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4章

第84章

        叶珈蓝觉得自己特别不容易。

        再怎么说,她现在也还算得上是一个病号,身体还没恢复太完全,但是这话一说出来,暗示意味已经非常明显。

        叶珈蓝倒是不觉得自己美貌惊人,但是用来哄唐遇的话,应该半点问题都没有。

        毕竟唐遇还真就吃这一套。

        叶珈蓝自己在心里把结果都脑补好了,结果等了半分多钟,车子发动的声音响过了之后,唐遇转头看她一眼:“你想干什么?”

        明知故问。

        叶珈蓝也不扭扭捏捏,直言不讳道:“想看看你自制力有多差。”

        唐遇还侧着头看她,好几秒,他才扯了下唇角。

        车还停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里,旁边偶尔会有其他车开出去,只有他们这一辆,火都打着了好一会儿,但是始终没有什么动静。

        唐遇脾气虽然不算好,但是和叶珈蓝还真没生过气。

        今天是第一次。

        叶珈蓝让他担心了这么久,还干脆装模做样的把他给忘了,晾了他整整四五天,说一点都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尤其今天她那个莫名其妙的叫她“honey”的弟弟出来以后。

        唐遇的气堆了几天,整个人烦的不行,结果刚才叶珈蓝一个主动的亲亲抱抱,他气又立马消了大半。

        现在气倒是消下去了,但是火有起来了。

        偏偏现在这个女人脑袋伤还没好全,根本碰不得。

        叶珈蓝倒是好,越是碰不得,她越是明目张胆地勾引他。

        唐遇身体里的那把火一点即燃,熊熊往上燃烧,叶珈蓝刚才又用那种看起来坚定又无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更是在这把火上浇了一盆的油。

        越烧越旺。

        唐遇下腹微微有些发热,他打开车窗,刚降下来一条缝,瞥了眼旁边还没从冷空气中缓过来的叶珈蓝,又把车窗给升了上去。

        他随手打开储物格,想看看有没有能暂时帮他灭一下火的东西。

        结果刚一打开,里头的东西就毫无遮挡地露了出来。

        一盒烟,一个打火机,还有五颜六色的冈本。

        他手指微微一顿,再一转头,叶珈蓝正缩着靠在车门上,别有深意地看着里头的东西。

        “看什么?”

        “怎么还有这么多,”叶珈蓝抬了下眼,眼底有惊诧,还有那么点的不怀好意和幸灾乐祸:“唐遇,你每天到底都在想什么?”

        唐遇脸不红心不通地又把储物格关上,反问:“那你每天都想干什么?”

        他慢条斯理地解开安全带,然后又慢条斯理地倾身凑过来,“去我家吗?”

        叶珈蓝更往车门上缩了缩。

        她觉得唐遇应该没这么变态,会在车上干出这些事来。

        结果这个念头刚出来,男人手指就落在她的唇上,微微用力压了一下,然后移开。

        叶珈蓝张了张嘴,还没提醒他注意前面墙角上闪着红灯的摄像头,他的手指已经移开,沿着她脸颊的线条往上,然后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下,“不想要脑袋了是吗?”

        叶珈蓝呼了口气,解释道:“吴主任说出血吸收的差不多了……”

        唐遇和她眼对眼,两个人的鼻尖几乎碰上,他说话时呼出来的热气几乎圈洒在了叶珈蓝的唇畔,“还说什么了?”

        叶珈蓝想了一下,“不能着凉。”

        “还有呢。”

        “还有……”叶珈蓝摇了摇头,“没了。”

        “那我告诉你。”

        唐遇从她身边离开,坐回主驾驶上后重新系好安全带,“不能剧烈运动。”

        “……”叶珈蓝不出声了。

        “还要去我家吗?”

        “……去。”

        唐遇呼了口气。

        他心口上的那团火还没压下去,刚才好不容易威胁了她两句,结果人家不肯听。

        叶珈蓝今天要是真去他家的话,那今天晚上,不是叶珈蓝生不如死,那就是他生不如死。

        唐遇觉得应该是后者。

        他抿了下嘴角,强迫自己这会儿不把车窗降下来,深呼吸了几口之后放了句没有任何威慑力的:“你别后悔。”

        说完发动车子,黑色轿车很快驶离停车场。

        叶珈蓝不再说话。

        她发现了,唐遇今天车开得尤其快,她以前坐公交车时彪悍的司机都不敢这么开。

        叶珈蓝被吓得攥紧了安全带,手心都出了一层汗,车开出去没几秒,她就没忍住开了口:“你慢点……要超速了。”

        唐遇从后视镜里瞥她一眼。

        刚才还一副慷慨赴死的坚定模样,现在被吓得呼吸都轻了不少,声音也在轻颤。

        他把车速减缓了不少。

        叶珈蓝撇了下嘴角,见车速恢复了正常才微微松开手,她转头看唐遇:“遇遇,你生气了吗?”

        唐遇没理她。

        叶珈蓝一低头,看到他搁在方向盘上的手,手指应该是用力不小,手背上隐隐可以看到青筋凸起来。

        看来气还没消。

        叶珈蓝刚要主动谢罪,就听他问:“想起来了怎么不告诉我。”

        “当时刚骂完你渣男……第二天就想起来了,怕你觉得我是装的,那天护士又说你心情不好,就没敢告诉你。”

        唐遇扯了下唇角,“还有你不敢的?”

        他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讽刺她。

        叶珈蓝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尤其唐遇的玻璃心几乎人尽皆知,但是再回过头来想想,生活这么无聊,偶尔来点小情趣也不错。

        她眼神晃了晃,心虚几秒后又坦然起来:“这不也是增进感情的情趣吗……”

        “你觉得这叫情趣?”

        唐遇弯唇笑了下,越发觉得她强词夺理,但他偏偏又觉得她无理取闹地有点可爱。

        前面是红绿灯路口,唐遇把车停下,转头看她,“按照你的意思,我那天是不是应该也答应和付桐吃晚饭?”

        叶珈蓝眼睛一瞪,回复地干脆利落:“你敢!”

        唐遇嘴角弯的弧度更大。

        叶珈蓝是吃定了他不敢,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这么两句话的功夫,红绿灯转换,后面已经有车开始按喇叭催促了。

        唐遇视线收回来,发动了车子之后才说了句:“我不敢。”

        叶珈蓝嘴角牵了牵。

        她向来最懂得见好就收,唐遇今天这么顺着她来,她也不想他还这么不上不下的,一点一点地解释道:“旭旭真的是我亲弟弟,一个爸生的那种,他从小生活在国外,爸妈都忙,也不经常管他,所以有的时候会比较黏我……我以为你对他有印象的。”

        唐遇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吃醋了吗?”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微不可闻地“嗯”了声。

        虽然是预想中的结果,但是叶珈蓝还是没忍住笑了一声。

        她脸上的笑意还没止住,唐遇就突然问了句:“美国?”

        叶珈蓝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点了点头。

        意识到他在开车没法分散注意力之后,她又“嗯”开一声。

        唐遇问的应该是叶家移民到了哪里。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叶珈蓝倒也不是没有提过父亲那里,不过最多也只是用简单的“国外”两个字替代,她想着早晚是要见家长的,所以也没急那一时半会儿。

        结果后来家长还没见到,他们两个就分手了。

        叶珈蓝眼皮微微垂下来,在心里叹了口气。

        唐遇声音淡淡:“美国哪里?”

        “纽约。”

        唐遇“嗯”了声,“去过那里吗?”

        顿了几秒,他又加了句:“我们分手以后。”

        叶珈蓝:“……”

        她没想到唐遇的关注点在这里,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去过几次。”

        去过几次,但是他毫不知情,所以连个偶遇的机会都没有,

        唐遇都不知道,他在国外读书那几年,也和叶珈蓝有距离这么近的时候。

        他眼神亮了又暗,闪烁几下之后他听见叶珈蓝轻声开口:“我爸后天来国内。”

        唐遇猛地刹了车,“什么?”

        “你和我一起去见他吧……我爸不常来国内的。”

        唐遇紧盯着看了她几秒,然后才笑了下,“不打算藏着了?”

        叶珈蓝撇了下嘴角,刚扬起来又抿了下去,“但是我爸不知道我姐的事……我妈那边……”

        这种事情不能想。

        越想越郁闷,叶珈蓝叹了口气,“我这几天给我妈打电话,都没敢在跟她提这事……”

        她不提,余秋华也就没提。

        循环往复之下,叶珈蓝对她昏迷时手术外面余秋华松了口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该怎么跟我妈说啊……”

        叶珈蓝转头看他,“遇遇,要不我们先去把证领了吧,领完证她就没办法不同意了。”

        唐遇无奈道:“你妈已经同意了。”

        “什么?”

        “你前几天出了车祸,你妈来医院的时候和我说了几句,应该是想明白了,让我以后好好对你。”

        他刻意省略了自己在手术室外面错等了两个小时的蠢事。

        叶珈蓝仔细盯着他的表情,确定他不是在哄她之后才狠狠松了口气,她立刻拿出手机,刚要给余秋华打个电话肉麻一下,结果一看时间快十一点了,又只能作罢。

        她心口大石一落下,整个人都轻松不少,心情大好的唱起歌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唐遇瞥她一眼。

        他不觉得是个好日子,毕竟他某一处的火还没消下来,今晚说不定又是个难眠之夜。

        唐遇声音淡淡,但是隐隐有些发涩,“弯弯。”

        叶珈蓝歌声骤停,“嗯。”

        “我明天有台手术。”

        “……哦。”

        叶珈蓝完全没懂他的意思。

        唐遇:“不能晚睡。”

        “……哦。”

        “所以,”他声音更哑,“你帮我。”

        叶珈蓝心想,她又不是助睡眠的,更加不解:“帮你什么?”

        唐遇没说话。

        车已经开进他的小区门口,直到分钟后,他把车停到了车库,他才转头看她。

        车里没开灯,车外面灯光又暗淡,里面昏昏暗暗的,叶珈蓝只能勉强辨认出他的五官,连他什么时候把手伸了过来都不知道。

        唐遇准确地握住她的手腕,然后拉过来,往下轻轻压了下。

        叶珈蓝甚至能听到他微微带了喘的声音,干涩沙哑,“你说呢?”

        “……流氓。”

        “是我让你来我家的?”

        “……”

        叶珈蓝懒得跟他再说话,收回手就去解安全带,刚解开要开门下车,唐遇就又扯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里,“在车上吧。”

        叶珈蓝一惊,眼睛睁大,好一会儿才哆嗦着嘴角问了句:“你你你……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

        她记忆里,这应该不是唐遇第一次想在车上。

        叶珈蓝的语气明显又露骨,惊讶之情毫不掩饰,唐遇掐了她的腰一把,“我要是有怪癖,你还能活到现在?”

        “……”

        好像有点道理。

        “那你为什么要在车上?”

        “我怕在床上控制不住……”叶珈蓝的水还被他拉着,下一秒,皮带扣打开的声音响了一下,唐遇在她耳垂上轻咬了下,“宝贝,动啊。”

        叶珈蓝脸一热,低低骂了句:“……不要脸。”

        叶珈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太舒服。

        昨晚折腾的时间不长不短,唐遇事舒服了,她翻来覆去到半夜才在床上睡了过去。

        因为睡的不好,眼底都出来一层青色。

        叶珈蓝对着镜子几秒,然后才掬起把冷水洗了脸。

        出来的时候,唐遇正在系扣子,叶珈蓝哀怨地瞥他一眼,“我要回家一趟。”

        唐遇这里,没有她的衣服,也没有她的化妆品。

        叶珈蓝虽然不常化妆,但是今天熊猫眼实在厉害,不得不用遮瑕遮一下。

        唐遇看她一眼,然后唇角一弯,笑了:“没睡好?”

        叶珈蓝瞪他,“废话。”

        话音落下,那人刚好扣好最后一颗扣子,“要搬过来住吗?”

        “不要。”

        叶珈蓝拒绝地干脆利落。

        她可不想每天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

        唐遇也不多说,“我送你回去。”

        叶珈蓝回家上了个妆,然后又换了一件新的毛衫。

        她晚上没睡几个小时,早上怕困还特地泡了杯咖啡,好不容易挨到中午,刚想倒头补个觉,手机就震动了下。

        叶珈蓝皱了皱眉,点开微信一看,是叶明旭的消息。

        叶明旭:【姐,我睡醒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过了几秒,【我昨天在微博上搜了下,你们医院附近好像又一家粤菜馆,我想去吃,honey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叶珈蓝揉了揉眼睛,然后应了下来。

        想到叶明旭心心念念的“姐夫”,叶珈蓝还是给唐遇发了条消息:【我弟弟中午要去南粤吃饭,你去吗?】

        【好。】

        唐遇的消息回复的迅速,【但是我现在有个病人,可能晚点儿。】

        【那我先过去?】

        【注意安全。】

        叶珈蓝没再回复,又拿出镜子补了个妆之后,穿上外套出了门。

        南粤离医院就几个路口,叶珈蓝解锁了辆自行车骑过去。

        几分钟后,她定好了包厢后,把房间号一起给唐遇和叶明旭一起发了过去。

        发完之后,她又问和叶明旭一起来了国内的莫妮卡:【宝贝,有空过来吃个饭吗?】

        【宝贝不行啊,下午两点要拍封面,晚上吧,晚上我去你家睡。】

        【我男朋友请客。】

        【……】

        莫妮卡想了几分钟,然后发了两个字过来,【地址。】

        叶珈蓝把定位和房间号发了过去。

        包厢里就她一个人,叶珈蓝先点了两道点心,准备边吃边等。

        五分钟后,叶明旭第一个进来。

        他大概是昨天打游戏打得太晚了,今天看起来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比起昨天,他今天简直可以用不修边幅来形容,虽然没有胡子拉碴,但是头发微微蓬乱,衣服也穿的还是昨天那套。

        叶珈蓝咳了声,“你的白西装呢”

        叶明旭坐下,一脸的理所当然,“跟你吃饭,我还穿什么白西装啊……溅上油怎么见我姐夫?

        叶珈蓝嘴角扯了下,没有残忍地提醒他一个事实。

        叶明旭夹了块点心放进嘴里,刚嚼了嚼,还没咽下,门又被人推开,金发碧眼的高个子女人一脸兴奋,“宝贝儿,你的男朋友呢?”

        “男朋友?”

        叶明旭不知所措。

        莫妮卡看他一眼,然后紧接着又把整个包厢都环顾了一遍,“你姐说今天她男朋友请客,不然我干嘛过来,陪你吃饭吗?”

        叶明旭嘴里的糕点卡了一下,突然难以下咽。

        他的头发!

        还有他的白西装!

        叶明旭腾的一下站起身,“姐,我姐夫是不是还没过来?”

        叶珈蓝点点头。

        唐遇这会儿应该刚出医院,或者还没出医院。

        叶明旭用手捣饬了下头发,拿起刚进来时脱的衣服就往身上披,“我回去换上我的白西装……”

        刚要往外走,包厢门再次被打开。

        衣冠整齐长相精致的男人推门而入,叶明旭心里仿佛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看清那男人的时候,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算了。

        穿什么在这种人面前都白搭,完全逃不过当陪衬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