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2章

第82章

        看哪个都比看这个强。

        叶珈蓝依旧保持着愤怒,只不过可能因为五官长得实在太柔和,所以愤怒起来也看着没多大威慑力。

        比起愤怒,她现在嘴角下倾,秀气的眉也皱的紧,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在委屈撒娇。

        唐遇不动声色地扯了下唇,“你想看那个?”

        叶珈蓝没说话,她低了下头,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指尖用力正要把两张票据揉起来的时候,猛然就看到了上头电影的名字。

        《请和我结婚》。

        叶珈蓝再一转头,看向贴着墙竖起的那一排宣传海报,挨着《午夜电话》的那一部电影就是这个。

        她眉头松了一下,然后又微微皱了起来,她心情多云转晴,故作诧异地问了句:“你不是要看恐怖片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

        “……”

        唐遇好像一开始说的是“到电影院就知道了”,只不过叶珈蓝潜意识里觉得他现在既然在装夏至,那应该也会和夏至一样专门挑恐怖片看。

        叶珈蓝咳了一声,又低头看了眼那两张电影票:“我以为你要看的。”

        唐遇垂眸睨她,眸光微微深了些。

        本来按照谢景非给他制定的计划是应该看恐怖片的,到时候天时地利人和,气氛都不用刻意烘托,叶珈蓝肯定吓得往他怀里钻。

        后来仔细一想,她胆子又实在太小了,看完这一场,估计要做几天的噩梦。

        唐遇没狠下心来,所以就算叶珈蓝不说,他也打算买普通的片子看。

        电影是八点四十分的。

        检票口那边已经开始检票进场了,唐遇没再出声,他还记得自己现在是夏至的身份,多说一句可能就多暴露一点,拉起叶珈蓝的手默不作声地往检票口走。

        过去检票的时候他还在想,夏至有没有牵叶珈蓝手的习惯。

        答案是没有。

        夏至更喜欢拉叶珈蓝的袖子。

        但是叶珈蓝也没出声,她半低着头,视线落在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上,然后上移,看到男人微微抿起的嘴角。

        唐遇从一开始就没忘记装夏至,但是从头到尾都装的不像。

        他的演技太拙劣,拙劣到要是谢景非在现场,也能一眼都看出来。

        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也不是说说的,叶珈蓝看着唐遇好看的侧脸,突然觉得这个夜晚都美好了起来。

        她抿嘴笑了一下,刚好那人头看了他一眼,“笑什么?”

        叶珈蓝摇头,“就是想起了一个笑话。”

        唐遇也没追着问是什么笑话,检完票之后,两人跟着人群一起进了放映厅。

        到了年底,今天又是周五晚上,所以来看电影的人不少。

        《请和我结婚》是一部爱情喜剧片,来看的基本都是年轻小情侣。

        唐遇买的票在最后一排,放映厅不算大,所以即使靠后也能把字幕看得清清楚楚。

        前面两排都是空的,两人所在的位置倒是落得个清闲。

        整部电影笑点不算少,放映厅里基本每隔几分钟都要爆发出一阵笑声。

        叶珈蓝也笑,不过她声音小,很快就被其他声音掩盖过去。

        唐遇就坐在旁边,一个半小时的电影,他看着大屏幕的时间还没有看叶珈蓝的时间过。

        幸亏叶珈蓝看得投入,看起来像是没注意到他的视线。

        一个半小时下来,剧情**迭起,喜剧收尾的时候难免会来个让人感动泪流的小**。

        最后是男主向女主求婚,然后一幕幕转换到以前两人经历的点点滴滴情景,放映厅里渐渐安静下来,有泪点低的女生已经开始抹眼泪了。

        看到这块,叶珈蓝必须承认这的确是一部适合年轻情侣看的片子。

        女生抹眼泪,男生就负责安慰女朋友,运气好的话还能来个亲亲抱抱举高高。

        最前面几排的气氛都变了。

        叶珈蓝泪点可能高了点,虽然也觉得感人,但是还没到让她潸然泪下的地步。

        她还是原来的姿势坐在座位上,这时候的前排观众的反应远比电影本身好看了,叶珈蓝看了几分钟,然后突然转头,恶作剧似的对旁边男人问了句:“你怎么不哭?”

        “……”

        放映厅里安安静静,叶珈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他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唐遇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有什么好苦的。

        叶珈蓝半真半假地又说了句:“你以前和我看这种片子的时候,看到后面都会哭的。”

        唐遇脸上没多大表情。

        别说他刚才根本没看几眼这个电影,就是看了,让他一个男人哭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哦对,他现在不算是“男人”。

        唐遇嘴角扯了下,权当自己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叶珈蓝轻咳了声清嗓子,刚张了张嘴要重复一遍,就想起了什么一样抬手朝他勾了勾手指,“你靠近点。”

        唐遇倾身凑过来。

        下一秒,叶珈蓝抬了下头,在他唇角吻了下,她小声说:“别演了。”

        唐遇愣了下。

        叶珈蓝又道:“你演技好差啊。”

        “……”

        叶珈蓝又回到座位上,目视前方看向大屏幕。

        屏幕上已经开始播放片尾曲,叶珈蓝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排排地演职员表刷过去,直到后面屏幕彻底黑下来,然后放映厅的灯被打开,她都没听到唐遇再说话。

        观影的人陆续离场,叶珈蓝等了半分多钟,实在没忍住转头看了一眼。

        唐遇刚好也在看他,他脸上表情淡,看上来不大好。

        叶珈蓝咽了口口水。

        “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一开始叫我姐姐的时候……”

        唐遇:“……”

        他看着她不说话,好一会儿起身,先一步出了放映厅。

        叶珈蓝连忙小跑着跟上去,下意识就伸手去拽他的袖子:“唐遇……”

        唐遇还是不说话,但是脚步明显慢了些。

        叶珈蓝总算不用再小跑着跟着他,她声音低下来:“遇遇……”

        她还知道把责任均摊一下:“谁让你假装夏至……我得配合你的表演啊是不是?”

        唐遇:“……”

        她的理由还是一如既往地多的数不过来。

        要不是叶珈蓝不让他碰她,他至于用上谢景非出的这个鬼法子?

        唐遇眉梢微敛,本来不打算再继续说话,这会儿却又想起叶珈蓝刚才的一系列反应,他脚步顿住,转头看她,“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叶珈蓝低下头装了几秒钟的死,然后才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唐遇的声音还算平静,但是叶珈蓝平静不下来,她不擅长撒谎,更何况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撒谎,犹豫了几秒就诚实地说了出来:“前几天就想起来了。”

        呵呵。

        唐遇嘴角勾了下,”前几天是哪一天。“

        叶珈蓝头低得更低,恨不得马上就埋到地底下去:“就……骂完你渣男的第二天。”

        唐遇:“……”

        他虽然多少觉得有点生气,但还是有理智的,更何况叶珈蓝现在低着头的样子像是犯了错等待受罚的小学生,他就算有气都半点发不出来。

        唐遇都觉得自己没出息。

        隔了几秒,他语气微微缓了些:“今天那个男人怎么回事?”

        顿了顿,唐遇一字一顿道:“新欢?”

        叶珈蓝连忙抬起头来。

        头低得太过,刚才这一抬头又猛又快,脑供血有点不足,晕眩感维持了几秒,她闭了闭眼,腿有些发软,不自觉就往唐遇那边栽了下。

        男人眼疾手快,立刻一手扶着她的胳膊,一手揽住她的腰。

        他声音低低,“别想这时候勾引我。”

        叶珈蓝:“……”

        她反倒更往他怀里靠了,刚靠过去就想起他刚才的话,迟疑了几秒问道:“你是说旭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