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8章

第78章

        叶珈蓝的重点全放在了在护士中间的那半句话上,其余的根本没有仔细听。

        护士说唐遇开始不知道她失忆,所以整个晚上心情都不大好。

        那她如果只过了一天就回复正常的话,唐遇说不定会以为她昨天是装的……他如果真的这么想,叶珈蓝估计没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一想到这个,她思索几秒,决定将错就错地再装几天。

        决定下来之后,叶珈蓝果断摇了摇头,“想不起来……我脑袋有点疼。”

        护士以为她是因为思考过度但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的锅,连忙过来扶着她半靠到了墙壁上,“那就先别想了,主任说你的情况不严重,等脑袋里的血肿清除干净了,到时候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她说着转过身去,去给她配输液用的药水了。

        叶珈蓝听见她轻轻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了句:“就是可怜了唐医生……”

        他们这些医护人员也经常在没有病人的时候围在一起讨论八卦,叶珈蓝和唐遇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从一个简单的破镜重圆吃回头草,变成了一个无比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叶珈蓝有次听许恋跟自己转述的时候,还差点以为是很多年前那种青春疼痛类小说里的剧情。

        后来情节再细化一些,渐渐就能和她对上号了。

        叶珈蓝还是觉得太夸张了。

        但是她也不好回应这个护士,头一偏,全当做没听见。

        小护士陪她待了一会儿,近中午的时候,给她吊完了瓶水之后就出去了。

        不知道是脑袋真被撞坏了的原因,还是吊的药水里有镇定催眠的作用,护士出去没一会儿,叶珈蓝就有些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病房门被人推开。

        她脑袋重,有点意识,但是又睁不开眼睛来,只隐隐约约地听见两道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来自一男一女——

        “我听护士说小叶今天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我昨天和老吴分析了一下,她这种情况除了颅内有血块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这几天精神压力可能比较大,也就是说她现在想不起来,也多少会有点儿心理方面的原因……不过话说回来,唐遇啊,你也别太着急,等过几天应该就会转好了。”

        小吴主任尽量安抚他受伤的心灵:“其实想想也没太糟糕……至少小叶没把你忘了是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唐遇好不容易让叶珈蓝接受他的这几个月,全都不作数了。

        八年抗战,好不容易赢了,结果又回到了八年以前了。

        小吴主任没再多说,她叹了口气,“你趁着午休这会儿陪陪她吧。”

        唐遇应了一声。

        吴主任为了给他们留空间,很快出了病房。

        房门一关,瞬间就又安静下来。

        叶珈蓝半梦半醒地翻了个身。

        唐遇在床边坐下,他手指轻轻落在她脸上,没几秒,还在睡梦中的女人就皱了皱眉,不舒服地又把身子翻了过去。

        这一翻身,她直接用背对着唐遇了。

        被子被她折腾地掀开了一块,唐遇细致地替她掖好,手刚收回来,他的手机就亮了一下。

        谢景非:【遇遇,我听珂珂说蓝姐失忆了,是不是真的啊?】唐遇回了个字:【嗯。】

        【回到了几个月前?忘了你们已经滚过床单和过好了?】也就他能问出这种问题来。

        唐遇懒得理他。

        谢景非就权当他默认了,很快又发了几个字过来——

        【你也太惨了吧。】

        谢景非:【一夜回到解放前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吗?】唐遇倒也不生气,就是懒得理他。

        偏偏谢景非自己不肯停,消息一条接一条地发过来。

        【你打算怎么办?万一蓝姐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你是不是得重新把她追回来?】【我听珂珂说,蓝姐昨天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上次她那个相亲对象,有机会可以多接触接触。】【她还说你是渣男。】

        唐遇:“……”

        谢景非:【蓝姐现在是不是都不让你接近她?】唐遇想骂他一顿。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要是单纯的记不起来倒也好,关键按照昨天的情况,叶珈蓝不仅看都没看他一眼,还很抵触他碰她。

        谢景非:【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他终于回复了句:【说。】

        【你可以装作夏至回来了,你现在虽然不好碰蓝姐,但是夏夏肯定可以啊。】谢景非:【你到时候就装成夏至,约她去看场恐怖电影,蓝姐怕鬼是吧,到时候你就拉着她的手揽着她的肩……嘿嘿嘿。】唐遇:【我有病是吧?】

        还装成夏至的样子,叶珈蓝又不是不知道他病早就好了。

        唐遇根本没把谢景非的话当回事,又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儿,快一点才又回了办公室。

        接下来两天,唐遇每天都是中午去看叶珈蓝。

        她上午固定吊一瓶水,十一点半以后几乎就能睡着,然后睡到下午一点多。

        唐遇别的时候也抽不出时间来,所以干脆就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去病床旁陪她。

        但是他不知道,自从第一天护士告诉叶珈蓝唐遇中午在他床边陪她以后,她中午就没睡过觉。

        睡也睡不着,睁眼也不敢睁,叶珈蓝神经紧绷着装睡。

        唐遇倒也安静,他大多数时候是安安静静的看病历,看完之后偶尔会摸一下她的手或者脸。

        每到这时候,叶珈蓝手心就开始出汗,一颗心快要从胸口跳了出来。

        到了周四,唐遇中午照常来了病房,叶珈蓝也照常躺在床上装睡。

        一切步骤都跟前两天一样。

        叶珈蓝呼吸放轻,好不容易熬到时间差不多,男人起身时轻微的窸窸窣窣声音响了一下,她刚要松口气,脸上一阵热气拂过。

        下一秒,她的唇被一片温软覆盖。

        男人吻得轻,温柔又小心翼翼,末了才又凑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快点儿好啊……宝贝。”

        叶珈蓝差点破功。

        她耳根被热气染上了一片绯红,浑身都不舒服,像是过了一通电流之后,轻微的酥麻感从脚底升起,然后直冲脑门。

        叶珈蓝强忍着才没睁开眼。

        她就怕现在睁开眼的话,两人来一个四目相对,她就没出息地暴露了。

        那就是铁证如山的装失忆了。

        所幸唐遇也没再病房待太久,很快就接了通电话出了病房。

        直到关门声响起,叶珈蓝才猛地睁开眼。

        她刚才憋得那口气一下子全呼了出来,急促而热烈。

        不能再继续装了,明天一定要装作自然而然地恢复了记忆。

        叶珈蓝平复了几秒呼吸,然后才发了条消息给苏锦珂:【珂珂,下午有空没?】【怎么啦宝贝?】

        宝贝……

        叶珈蓝浑身抖了下,一边掀开被子下了床,一边从淘宝上找了张图片发了过去:【帮我去这家实体店里买个东西吧。】交代完之后,叶珈蓝打开病房门。

        房间里太闷,她得去透透气。

        结果刚一出门,她就被抱了个严严实实,清清朗朗的男声就在耳边响起:“honey,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都要担心死你了。”

        话音刚落,她听到不远处有人叫了句“唐医生”。

        叶珈蓝:“……”

        她现在回病房的话……还来不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