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6章

第76章

        旁边偶尔有医护人员匆匆经过,走廊里人声不大,但是脚步声明显。

        一声一声,仿佛踩在了唐遇的心上,他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了些,下意识又转头看向紧闭的手术室门口。

        他眼底的光闪了闪,没立刻说话。

        余秋华觉得这孩子是太过紧张担心所以反应迟钝了,她又咳了一声,“弯弯现在在普通病房,医生说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她虽然不是从事神经外科的,但是对这种简单性的名词还是有所了解的,安抚性地道:“虽然还没清醒,但是不太严重,没有伤到颅骨,目前也没看出有脑震荡的迹象。”

        快的话,明天就能清醒。

        不过这话余秋华没说,唐遇就是学这个的,肯定一点即通。

        果不其然,唐遇点了点头。

        余秋华就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她甚至能听到他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唐遇没立刻起身,他头微仰,往身后的墙壁上轻靠了靠,好一会儿,他才轻声说了句:“余阿姨,我会好好爱她的。”

        这一辈子都好好爱她。

        余秋华眼眶一热,她连忙把头转过去,点点头道:“你爸应该不会这么容易你们在一起……以后尽量少带弯弯回家吧。”

        徐震当时找她时说的话她记得清清楚楚。

        他不同意唐遇和叶珈蓝在一起的原因无理又自私——只是单纯的因为叶珈蓝是余莹的妹妹,一看到她就会想到很多年前被自己间接害死了的余莹。

        和余秋华差不多。

        只不过余秋华不做贼心虚,想的也通透,所以即使现在心里还有点隔阂,依然不会再阻止他们在一起。

        但是徐震就不一样了,他这人再渣,背负着一个花季少女的命,也没办法完全坦然。

        所以他连看见叶珈蓝,都会觉得良心不安,像是余莹永远不肯放过他,时时刻刻来提醒他一样。

        所以徐震为了不见到叶珈蓝,想尽办法地不让唐遇和她在一起。

        唐遇这边他根本说不定,就只能从叶珈蓝这边入手。

        有余莹这么个万能的理由,叶珈蓝果然很快就和唐遇分手了。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们还能再复合,就在唐遇回国的两个月后。

        这次徐震没找叶珈蓝,而是直到找了余秋华,借了她的手让他们再分开。

        余秋华活了大半辈子,心里跟明镜一样,知道徐震找她的目的,也知道上一辈的事不应该影响到下一代,但是她还是顺了他的意。

        余莹的事就像是一根刺,梗在了余秋华的嗓子里,咽又咽不下去,把也拔不出来,只能通过时间让它慢慢软化掉。

        所幸的是,这根刺软化的时间很快。

        可能也有今天这起车祸充当催化剂的作用,只用了几天时间,余秋华虽然没有完全释怀,但是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余莹毕竟是过去式。

        余秋华现在唯一能做的,而且应该能做的,就是让叶珈蓝快快乐乐的。

        叶珈蓝太喜欢唐遇了,喜欢到跟别人连试都不想试。

        余秋华这几天连诊所都没去,牌友叫她打牌也都被她推拒了,就在家里翻看两个宝贝女儿以前拍的照片。

        翻了几天,翻到叶珈蓝大学那年照片的时候,医院电话打来了。

        然后她在手术室门口见到了这样的一个唐遇。

        沉默,也脆弱的唐遇。

        唐遇和叶珈蓝在一起的这几年也是她看着过来的,她心一软,本来还对他恨屋及乌的那点怨气也都散了一干二净。

        余秋华折腾了几天,也觉得累,她抬手捏了下眼角,“小遇啊。”

        “嗯,”唐遇应了声,“您说。”

        “莹莹肯定很喜欢你。”

        唐遇这次没再出声。

        余莹是真的很喜欢他。

        所以当时他们乘的那艘船出事故的时候,她即使自己没想活着回去,也拼着最后的力气把他救了上去。

        余秋华转头看他,“莹莹肯定也想让你们两个好好的。”

        她越说就越觉得自己话多,但是偏偏又停不下来,像是一个即将把女儿嫁出去的人,不放心地叮嘱未来的女婿,“弯弯这人平时虽然温和,但其实也是有点小脾气的,以后她要是惹你不高兴的时候……”

        “她没惹过我不高兴。”

        叶珈蓝最让她不高兴的事,应该就是跟她分手。

        其余的时候,只要叶珈蓝在他身边,他就不会觉得不高兴。

        “以前的时候她就跟我说过,小时候她怎么惹余莹姐不开心,余莹姐都不会对她发脾气,”唐遇已经起身,他冲余秋华礼貌地笑了下,“我也不会对她发脾气的。”

        顿了几秒,他又纠正道:“我对她发不起来脾气。”

        余秋华一愣,然后才慢慢笑了起来,“去看看弯弯吧,201病房。”

        唐遇进病房以后看了眼ct结果。

        结果显示蛛网膜下腔血块不多,其他头部损伤也基本没有。

        但是叶珈蓝第二天早上还没有醒过来。

        沈医生觉得万分对不起唐遇,因为自己传播了谣言导致他在病房门口伤心欲绝了一个多小时,当天下午从手术室门口经过的医生护士们无一不驻足了几秒。

        一是因为唐遇长得好看,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站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生不忍。

        当天沈医生的朋友圈里基本被唐遇的照片刷了屏——

        女医生们艳羡不已:【好羡慕叶医生啊,有个这么好的男朋友。】男医生们就不一样了,他们脑回路清奇,而且出口简单粗暴:【唐医生太可怜了,好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啊。】沈医生晚上睡觉都没睡好,第二天主动帮唐遇值班,好让他专心在病房里陪女朋友。

        中午的时候,他内心不安,还特地从食堂里打好了午饭送到了叶珈蓝的病房里。

        男人下巴上已经有浅浅的青黑色胡茬冒出来,但是看起来倒也不邋遢,他依旧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样子,礼貌地对他道谢。

        沈医生转头看了眼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叶珈蓝,“唐医生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叶医生说不定下午就醒了。”

        唐遇没说话,只扯了下嘴角作为回应。

        沈医生揽了两个人的活,也没时间在这边多待,没几分钟就出了病房。

        门一关上,病房里又恢复安静。

        唐遇伸手握住叶珈蓝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然后上半身前倾,小臂抵在床沿,拉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下。

        五分钟后,唐遇把叶珈蓝的手放回被子里,又细致地把被子给她掖好之后,抬脚出门,回了神外的科室。

        虽然上午有沈医生帮忙处理工作,但是病历还是堆了十几张。

        他在办公室里待了一个下午,把病历分析整理完之后,还接诊了两个病人。

        吴主任考虑到他这两天的状态不好,所以干脆把他这周的手术都停了。

        停了之后也没好到哪儿去,该忙依旧还是忙。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办公室门被人敲响。

        同办公室的牛医生正准备出去,顺手就把门打开了,一见到外面的人,他到了口中的“你好”两个字都没能说出来,“美女,又来找唐医生?”

        唐遇皱了皱眉,他本来在看电脑屏幕上的ct图,听他这么说才抬眼看了眼。

        付桐就站在门口,她身形高挑,手里勾着脖子上的项链把玩了半秒,“朋友来医院体检,所以我顺路过来看看。”

        唐遇收回视线,没理她。

        牛医生见风向不对,赶紧溜了出来。

        “唐遇,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没有,”唐遇扯了下唇,他把眼镜摘下,然后起身,“我有女朋友了。”

        他说话不给人留情面,但是又不会显得太唐突,“付小姐,请你自重。”

        付桐嘴角抽了抽,愣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就当是老同学一起吃顿饭都不行吗?”

        “不行,”唐遇从她身边经过,然后又把门拉开,“她会不高兴。”

        说完也不理会付桐,他先一步出了门。

        来都来了,好不容易没看到叶珈蓝和他在一起,付桐哪里肯放弃,立刻就跟了出来,“就吃顿饭,唐遇,我们这么多年同学了……”

        唐遇身高腿长,步子迈的大,付桐边走边说有些累,她抿了抿嘴,干脆也不说了,默不作声跟着他一路去了住院部。

        201病房内,叶珈蓝已经醒了过来。

        身边的小护士正开心地和她说着话,“叶医生,你脑袋现在还疼不疼啊?”

        叶珈蓝不敢摇头,梗着脖子说了句:“还有点。”

        小护士被她的动作逗得笑了一声,刚要再开口,门外走廊的女声就传了进来,”喂,唐遇,你等一下……“小护士口水一咽,刚才要说什么现在全都忘了。

        叶珈蓝眉头皱了皱。

        她记得这个声音,是付桐的。

        果然,下一秒,那两人一前一后地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叶珈蓝抬头一看,结果动作有些猛了,她眉头皱的更深。

        她伤到了脑子,记忆多少有些混乱,只记得唐遇好像刚来医院不久,前不久还在ktv里吻了她来着。

        再往后,她的记忆戛然而止,完全不记得自己和唐遇已经和好了。

        叶珈蓝这会儿耳边都是付桐喊唐遇时候腻歪得不正常的声音——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男人,前脚刚吻过了她,后脚就和付桐搞在了一起。

        她嘴角一撇,表情难看地不大明显。

        呵呵。

        这个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