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唐遇眉头拧地越发深。

        他平时情绪极少外露这么明显,但是今天明明白白都表现在了脸上。

        吴主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心他这时候上手术台,他知道唐遇这时候心里不好受,微微放缓了语气道:“昨天就忙了一晚上,现在再去休息会儿。”

        唐遇微垂了下眼睫:“让我来。”

        “不行,”身边的医生护士一个个地往里面进,个个神色匆匆,吴主任瞪他一眼,“唐医生,你忘了医院的规定了吗?”

        像是为了提醒他,吴主任特地咬重了“医生”两个字。

        唐遇没说话。

        他当然没忘,医院规定了患者的大型手术现场不允许医生家属动刀,不仅不让碰刀,连手术室都被禁止进入。

        吴主任叹了口气,他把口罩戴好,“你进去会影响我们,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尽全力的。”

        “还有,”吴主任话音一顿,进手术室之前转头看了眼跟过来的一个护士,“把唐医生今天的手术全部撤掉,一台也不许留。”

        说完不再看任何一眼,他脚步匆匆地进了手术室。

        手术门很快在跟前合上。

        小护士看了眼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不外面的男人,咽了咽口水小声提醒道:“唐医生,你先去休息会儿吧……说不定睡一觉之后叶医生手术也做完了。”

        唐遇掀起眼皮看她一眼,片刻后才扯了下唇,“你去忙吧。”

        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思休息。

        小护士又看他几眼,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又去忙了。

        今天患者不少,各科室的人都忙得像陀螺,根本没工夫浪费。

        唐遇扯下口罩,先去把手术衣脱了才又回来。

        每个手术室的门口都有病人家属坐在门外的座椅上等,唐遇没坐下,就站在第三手术室的门口,抬眼看着上头亮着的灯。

        他表情平静,但是心跳很快。

        唐遇闭了闭眼,往身后的墙上轻靠了下。

        而此刻的手术室内,满脸是血的女人躺在手术台上。

        吴主任叹了口气,拿好手术刀准备开颅的时候才敢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他不由得愣了一下:“怎么不是小叶?”

        立刻有人接话:“没人说是叶医生啊……”

        “那唐遇怎么回事?”

        “唐医生可能弄错了吧,”年轻一些的器械护士接了呛,“叶医生没进手术室啊。”

        “……”

        吴主任松了口气,“该把他吓死了。”

        他心理压力也相对减少了不少,下刀的动作行云流水,整个人都比刚才轻快了不少。

        同一时间的普通病房里,之前跟唐遇说重伤患者中只有一个是女伤者的男医生对着病床上还在昏睡的女人睁大了眼睛,他反应了好一会儿,最后才伸手指了指床上的女人:“这,这个是叶医生,那手术室里的人是谁?”

        “是其他车上的女司机啊。”全程安排叶珈蓝进病房的女医生道:“叶医生坐的车不是直接撞到那辆货车屁股上去的,所以受到的撞击不大,她当时又系着安全带,所以没太大问题。”

        女医生把拍的片子往他这边递了递,“做过ct了,轻度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完全可以靠药物治疗和自身恢复能力把血肿吸收干净。”

        “……”

        女医生说着看了眼呆若木鸡的男医生,“你怎么不说话了?”

        男医生伸手挡了挡脸。

        他根本说不出话了,正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去跟唐遇澄清,门口就有人叫他:“沈医生,402的病人出了点问题,你过去看看吧。”

        手术室门口,唐遇还等在外面。

        他中午没吃饭,刚准备随便吃点的时候就接到了叶珈蓝的电话,急冲冲地就赶了过来,这会儿倒是不觉得饿,就是胃里翻滚地有些难受。

        唐遇找了一排空座椅,坐在了整排椅子的一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下午五点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术室里连护士都没有出来过。

        唐遇半低着头,眼眶微微有些发热。

        他不敢想里面现在什么状况,手术进行地顺利与否。

        所有与叶珈蓝有关的,他现在都不敢想。

        唐遇抬手捂住眼睛,微扬起头,头顶的灯光从指缝间透进来,他唇角轻轻扯了下,刚又把头低下来,旁边的位置就有个人坐了下来。

        他没转头去看,只垂眼看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上次送叶珈蓝那只的情侣款。

        他买的是婚戒,所以款式虽然查了不少,但是契合度高,一看就是一对。

        还是旁边的女人先开的口:“小遇。”

        唐遇视线一凝,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余阿姨?”

        余秋华刚才一接到医院的电话就过来了,办理完手续交完所有费用后,有个医生特别不好意思地告诉她唐遇还等在手术室外面。

        而且看情况,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等错了人。

        叶珈蓝情况虽然不严重,但是余秋华还是被吓得不轻。

        打车过来的时候,她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像是被一只手给握住,然后攥的稀巴烂。

        余秋华现在脸色都是白的,天气明明冷的不行,她额头却满是汗,直到现在,她还不敢松一口气,她伸手抚了抚心口的位置,深呼吸几口气之后才又开口:“你很喜欢弯弯吧?”

        唐遇把头转回去,没回。

        余秋华侧眸看过去,她对唐遇的记忆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几年以前,几年过后,他身上的张扬都被掩盖下去了不少,看着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而在这一刻,她好像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唐遇。

        唐遇的眼眶微微泛红,垂着眼一言不发。

        他不答,但是余秋华已经知道了答案。

        “弯弯姐姐的事,弯弯应该也跟你说过了吧?”

        “嗯。”

        余秋华又抬头看了眼手术室上的灯,还亮着,像是恶魔的颜色。

        她想象了一下如果里面真的是叶珈蓝的话,那她现在估计已经不能坐在这里说话了。

        余秋华又是庆幸又是后怕,语气也多了种种劫后余生的动容:“我这几天想了很多。”

        她话音一顿,思考下一句该怎么说出口。

        唐遇还是默不作声。

        他心思似乎根本不在这里,但是余秋华还是继续往下说了句:“一边觉得你父亲犯的错不应该牵扯到你身上,一边又觉得你们是父子,每次一看见你我就不可避免地会想起他,然后又想起莹莹……”

        唐遇“嗯”了声,他嗓子有些干,所以说话的时候微微有些哑,“余莹姐的事我很抱歉。”

        余秋华摇摇头。

        该道歉的又哪里是他呢。

        “所以前些日子的时候我跟弯弯说,我们都冷静冷静再做决定,”余秋华眼眶也一热,“本来还没决定好,但是弯弯今天……”

        她深呼了口气,把那口气平复下去之后才又继续道:“莹莹虽然现在还没找到人,但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实际上怎么样我自己心里也清楚。我就弯弯这么一个女儿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后会后悔一辈子。”

        越说越胆战心惊。

        余秋华抹了抹眼泪,“你跟弯弯认识很多年了吧?”

        唐遇“嗯”了声。

        他这一生的三分之一,都有叶珈蓝的存在。

        “也该结婚了吧。”

        唐遇转头看她,他眼角微红,眼底水光层叠,眸光深地惊人。

        余秋华勉强笑了下,“怎么不去看看弯弯?”

        唐遇眼神瞬间就暗了下来,余秋华这次是真笑了出来:“你等了一个多小时,都不知道自己等错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