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4章

第74章

        叶珈蓝手上那枚钻戒的杀伤力实在太强。

        苏锦珂平白无故就遭受了重击,接下来几天都没敢提唐遇这个人。

        五天后,两人从南城火车站坐车返回北城。

        上车的时候是傍晚,叶珈蓝一路睡了大半的车程,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车厢里其他乘客打鼾的声音此起彼伏,还有隐隐约约小声谈话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叶珈蓝就再也睡不着了。

        她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

        早上六点多。

        距离到北城还有大半天。

        隔壁的苏锦珂还在睡着,叶珈蓝轻手轻脚地从包里翻出洗漱用品,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

        回来以后叶珈蓝也没再躺下,拿出手机刷了刷微博,然后又看了眼微信群。

        因为出来的意义就是放松,叶珈蓝这几天压根没怎么看过群里的消息,这次一看,倒是刷出来不少的消息来。

        大多是吐槽工作上碰上的奇葩患者和工作强度大的。

        叶珈蓝翻了十来分钟,也没见唐遇在里面说过一句话。

        七点半的时候,叶珈蓝给她发了条消息:【起床了没?】那人回复地也快:【刚准备睡。】

        不等她问,唐遇就自己解释了句:【昨晚路北区有一起车祸,受伤的人很多。】叶珈蓝:【怎么回事啊?】

        【这两天下雪,可见度低,路上的雪清扫地也不及时,已经出了几次事故了。】叶珈蓝知道他又忙了一晚上,也不再打扰他消息,勒令威胁道:【赶紧关机睡觉。】手机那头,唐遇嘴角牵了牵。

        干他这行的,哪能随随便便就关机。

        不过他也没跟多说别的,特别配合地应了声“好”之后。

        叶珈蓝这才关了微信。

        火车正开到了华东地区,外头天气明媚,完全没有下雪的迹象,再打开天气预报一看,北城这几天果然连续降雪,包括今天也是中雪转大学。

        叶珈蓝光看上头的数字都觉得冷,连忙退了出来,抱着手机又躺下眯了一会儿。

        火车开的还算稳,一到北方,外头就是一片雪白。

        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皑皑白雪。

        苏锦珂刚从洗手间洗漱完回来,她睡得不好,这会儿还打了个呵欠,“雪这么大啊。”

        叶珈蓝趴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飞速掠过的雪景,“嗯”了声,“真大。”

        苏锦珂一屁股坐下,哀嚎道:“早知道我就带件羽绒服了。”

        叶珈蓝转头看她一眼,“我带了两件。”

        “……”

        “真细心。”

        叶珈蓝唇角一撇,笑眼弯弯,“唐遇提醒我带的。”

        “……”

        苏锦珂觉得,她特地腾出时间陪叶珈蓝出来玩就是个错误,她抽了几张只攒成团扔过去,“闭嘴叶珈蓝,你是狗吗?”

        “你是狗才对吧?”

        “……滚蛋。”

        因为天气不好,她们坐的这趟火车还晚点了一个小时。

        到北城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三点。

        一下火车,外面的冷空气直直吹过来,从四面八方地从衣服的缝隙间往里钻。

        叶珈蓝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喷嚏出来。

        头顶的天空阴沉沉,雪和霾都有,可见度确实不高。

        刚出火车站,苏锦珂手机上就来了一通电话,她哆嗦着手指头放在耳边接听。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苏锦珂应了两声之后挂断电话,转头看向叶珈蓝:“弯弯,我三点多有个高三生的心理辅导,现在得过去,你自己回去行吧?”

        叶珈蓝点头,“你赶紧过去吧。”

        “记得打出租车,把车牌号和定位都发给我,”苏锦珂最近被频繁出的事故吓得不轻,叶珈蓝又长得漂亮,她不太放心的下,“到家以后记得给我发条微信。”

        “行了赶紧过去吧,”叶珈蓝看了眼跟前地上铺的一层雪,“你开车的时候注意安全,别太着急。”

        苏锦珂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小步蹭着下了台阶。

        天气恶劣,即使在火车站,出租车也不大好打。

        叶珈蓝站了有十来分钟,最后连手指头都冻得有些僵了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男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北方口音:“姑娘去哪里啊?”

        叶珈蓝报了家里的地址。

        报完之后,她给苏锦珂和唐遇都发了条实时定位。

        前者给她回复了个ok的表情。

        后者直接把电话给她打了过来,叶珈蓝坐在后座,一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一手拿着手机接听:“今天休息吗?”

        “嗯,晚上再去医院。”

        唐遇声音有水声响起,几秒钟又停下,“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坐上出租车了。”

        叶珈蓝说着轻叹了口气,“本来还打算回家经过医院的时候,去看看你……”

        “别回家了,”男人轻声笑,“来我家。”

        叶珈蓝低头看了眼左手上的戒指,“不去,我要回家睡觉。”

        “来我家也能睡。”

        “……”

        去他家她还睡个屁。

        叶珈蓝在火车上睡的时间虽然不算短,但是睡眠质量不大好,所以现在整个人都处在疲惫的状态。

        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轻声抱怨:“坐火车好累啊。”

        “来我家,我让你舒服。”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能啊,你来我家我就正经了。”

        “……”

        这人半句不离“来我家”三个字。

        叶珈蓝最近张了张,有句话就要脱口而出,一瞥见前面还有个司机师傅又生生咽了回来,她呼了口气,“我要挂了。”

        “等等。”

        叶珈蓝手指悬在挂断键上,没有落下去。

        她等着唐遇继续说,结果过了半分多种,那边的人也没有声音。

        叶珈蓝没忍住问了句:“怎么了?”

        “跟我说会儿话。”

        叶珈蓝皱了下眉,开始还没搞懂他的意思,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

        他大概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坐车,所以才想听到她的声音。

        叶珈蓝打开朋友圈,咳了一声清嗓子,一条一条地念了起来——

        “今天来的病人阳……”

        阳痿。

        叶珈蓝顿了下,手指上滑了下,换了一条重新读:“又见证了一对情侣从吵得不可开交要分手到和好骂我乱掺和历史……”

        她普通话标准,每句话的咬字都极清楚,读了几条之后,那人突然开口打断她:“弯弯。”

        叶珈蓝话音一顿,“怎么了?”

        “我想听——”

        “听什么?”

        男人声音渐渐低下来,暧昧又蛊惑:“听你**。”

        “唰”的一下,叶珈蓝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往脸上冲。

        唐遇这话虽然不是在她耳边说的,甚至隔着电磁波从手机里传出来的时候味道都弱了几分,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她脸红。

        叶珈蓝庆幸自己耳朵好使,所以平时听筒音量调的不大,车里的其他人听不见,但她还是做贼心虚地捂了捂手机:“你能不能别——”

        话还没说完,外面“砰”地一声巨响之后,前面司机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叶珈蓝甚至还没来得及抬眼看清前面的情况,身子就往前撞了过去。

        虽然上车的时候系好了安全带,但是抵不过冲力太大,她一头撞向了前排座椅,同感还没传来,她眼前就一黑晕了过去。

        另一边,唐遇握着手机的手指一僵,嘴角的弧度倾了不到几秒就又被他抿直,几秒后,他才开口问了句:“弯弯?”

        那边没人回他。

        只有嘈杂的人声响起,证明这通电话还没有被挂断。

        唐遇手指收紧,指骨出微微泛白,因为用力过度,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他面无表情的把电话挂断。

        不出三秒,他手机又进来一通电话,刚一接听,里头的男声就传了过来:“唐医生你可算接电话了,刚才医院接到电话,附近的路段发生了一起追尾车祸,现在救护车已经过去了……”

        不等那头说完,唐遇就应了句:“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一看微信,上头叶珈蓝分享的定位还在上头挂着。

        位置刚好就在医院附近。

        这种感觉,仿佛就是身上的力气被一点点地抽走,房间里明明开足了暖气,但他居然觉得有点冷了。

        如坠冰窟的冷。

        唐遇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

        他无比冷静地换了无菌手术服,刚一从科室出来,有个同事就迎面走了过来:“唐医生……”

        唐遇戴上口罩,“情况怎么样?”

        “毕竟严重的有六个人,三个骨折,三个颅骨碎裂,颅内大出血……”

        男医生越说声音越小,“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听见她们说叶医生也在里面……”

        “手术室已经安排好了吗?”

        “只有第三手术室是女病人,其他都是男病人……”

        他说的已经够明显了。

        唐遇眼神暗了暗,他“嗯”了声,抬脚下了楼。

        第三手术室外的灯亮着。

        唐遇到门口的时候,刚好和过来的吴主任撞上。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因为带着口罩,显得他眼神更冷,吴主任一把拽住他:“小唐,你不能进去。”

        唐遇微微皱眉。

        吴主任过来的时候,已经听他们说了情况。

        知道叶珈蓝也在这起车祸中受了伤,现在一看唐遇这样,已经猜到里面的人是叶珈蓝,他面色严肃:“以你现在的状态,别说进去给小叶手术,给谁手术都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