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3章

第73章

        这种感觉对于叶珈蓝来说,比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都好……比所有事都要好。

        路灯光线明明比以前更亮了,杆子上也多了许多繁杂的花纹,除了这条路什么都跟以前不一样,但是叶珈蓝却又分明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她伸手回抱住他,“你怎么过来了?”

        唐遇的吻落在她的头发上:“想你啊。”

        叶珈蓝把整张脸都埋进男人怀里,“我的意思是,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吗……”

        还没说完,唐遇就“嗯”了一声,“跟同事换了一天班。”

        他连续两晚睡眠不足,刚才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抱着叶珈蓝就不想动。

        唐遇不说话,也不乱动,就安安静静的抱着他。

        叶珈蓝被他抱了几分钟后,才想起对面的苏锦珂来。

        她耳根一热,虽然他们也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是公然虐狗毕竟不大好,叶珈蓝推了推她,“珂珂还在,你先放开我。”

        话音刚落,都不用她重复第二遍,唐遇的手就应声松开。

        男人站直了身体,他长得高,路灯光打过来,把他的身形勾勒出了亮亮的一圈。

        他手在叶珈蓝胳膊上停了几秒,然后上衣,替她拢紧了大衣的领子。

        唐遇动作细致温柔,半低着头,视线落在她的衣领上,“冷吗?”

        叶珈蓝摇头:“不冷了。”

        刚才被他抱了几分钟之后,现在就不觉得冷了。

        耳边这时候刚好有脚步声响起,苏锦珂的声音传过来:“真巧啊……”

        唐遇偏头看她一眼。

        苏锦珂声音一顿,抬头望了望天:“……今天天真冷。”

        某人的眼神比天更冷。

        她刚才在对面的甜品店门口的时候还不敢确定看见的是不是熟人,还没和叶珈蓝确定完,这俩人就抱在了一起,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

        不,比空气更可怕。

        空气至少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直接当她不存在了。

        苏锦珂觉得现在如果下了场雨,那绝对是她心里的眼泪。

        她今天不知道有想不开的,不仅要在外面受冻,还要被迫吃狗粮。

        苏锦珂视线转来转去,从天上转到了地下,然后才又看了那两人一眼:“那个,你们继续?”

        叶珈蓝瞪了她一眼,“回去吧。”

        三人行,必有灯泡。

        苏锦珂连忙摆手,“宾馆就在前面,我先回去了。”

        “今晚月色这么好,你们两个多赏一会儿。”

        “……”

        苏锦珂说完,已经拉上围巾转了身。

        她急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所以步子迈的快,很快就到了前面一个路灯下面。

        叶珈蓝转头看着她。

        最近女孩子出事的多,她不大放心苏锦珂一个人回去。

        宾馆确实就在前面一百来米的地方。

        直到苏锦珂进了宾馆的大门,叶珈蓝才松了口气,她把头转了回来,然后在地上跺了跺脚:“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怎么,”唐遇反问,“我才刚来,就开始催我回去了?”

        叶珈蓝嘴角翘了翘。

        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唐遇把她扎进毛衣领口的头发挑了出来,“弯弯。”

        叶珈蓝抬眼,目光刚好和他的撞在一起。

        男人眼神深邃专注,眼底星光点点,叶珈蓝突然就不想转开视线,怔怔回了声:“……嗯?”

        她盯着唐遇看了半分钟,感觉到他的手从她肩膀的发丝上移开,落到她的后颈,然后往前一按。

        他低头吻了下来。

        叶珈蓝眨了眨眼,眼底似乎泛起了一层水雾。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

        时间一晃而过,原来竟然已经过了近十年了。

        叶珈蓝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回吻他。

        唇舌交缠,这个吻由深及浅,唐遇最后用舌尖细细地勾勒她的唇形,开口时声音微微有些迷糊,但是叶珈蓝还是听见了。

        他说的是:我们结婚吧。

        叶珈蓝眼睛这才睁开了眼,她这会儿几乎整个人挂在唐遇身上,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刚要说什么,唐遇本来搁在她腰上支撑她站着的手微微松开。

        她连忙又扯住他的衣服。

        唐遇从她唇上移开,又重复了一遍:“我们结婚吧。”

        “你……”

        叶珈蓝比谁都想答应,但是余秋华一天不同意,那个“好”字她就一天说不出口。

        她嘴巴张了张,半晌也没发出声音来。

        唐遇似乎也不介意,他半低着头,拉过她的手微微抬起,然后右手伸进口袋,拿了个蓝色的丝绒盒子出来。

        叶珈蓝呼吸一滞。

        她又不傻,一眼机智的里面装的是什么。

        叶珈蓝视线半分都移不开,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漂亮的手指优雅地打开盒子,然后拿了枚戒指出来。

        戒指上的钻石不小,但也不算太大,在灯光的照射下亮的晃人眼睛。

        唐遇轻轻分开她的手指,一点点地把那枚钻戒往她的无名指上推,“本来应该再正式一点儿……”

        他抬眼看她,把戒指一推到底,“但我等不及了。”

        “遇遇……”叶珈蓝手指动了动,“我妈……”

        她顿了顿,还是没再瞒着他,“我妈前几天找我了。”

        唐遇早就猜到了,他点了下头,等她继续说。

        “我妈知道我姐的事了。”

        剩下的话不用再多说,她知道唐遇会懂。

        果不其然,唐遇点了点头,“所以你又要跟我分一次手吗?”

        他脸上表情淡淡,语气也听不出什么起伏来,但是叶珈蓝怎么听怎么看都觉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一着急,伸出手去主动抱他:“我没有。”

        “我妈不同意……”叶珈蓝声音开始更咽,鼻音重了些,“我会让她同意的。”

        “唐遇,你等我好不好?”

        唐遇揽住她的腰,“别哭了。”

        怀里女人的肩膀轻颤,隐隐约约还有细微的抽泣声。

        唐遇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我等你。”

        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以前他和叶珈蓝刚分手的时候,跟他关系近的基本都问过他为什么不找女朋友。

        唐遇每次都不答。

        久而久之,其他人也猜到了其中原因。

        他是在等一个人。

        等她后悔和他分手。

        叶珈蓝没后悔。

        但是他后悔了,后悔那么干脆地答应了和她分手。

        所以,他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

        两人前一晚近十点才回的酒店。

        与其说是酒店,还不如说是一家卫生还不错的小旅馆。

        唐遇应该没住过这种地方,从一进门嫌弃的表情就没从脸上下去过。

        不过时间不早了,他也开口提重新找一家好的地方住,将就住了一晚。

        宾馆的墙隔音效果不大好,半夜的时候隔壁一直吱呀吱呀在响,叶珈蓝又羞又热,翻来覆去半天也没睡着。

        她索性滚到旁边男人的怀里,“唐遇……”

        唐遇声音不大,“怎么了。”

        叶珈蓝不信他没听见那种奇怪的声音,轻咳一声问了句:“隔壁好像有声音。”

        “什么声音?”

        “……”

        叶珈蓝不说话了。

        唐遇也不再开口,手指挑开她的睡衣钻进去,“想要?”

        “没有。”

        她的睡衣扣子已经被解开,唐遇轻声笑了下:“小骗子。”

        叶珈蓝呼吸不稳,但还记得问他正经的,“你什么回医院啊?”

        “明天。”

        “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

        也就是说,他睡醒就要去机场。

        “那你过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现在在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

        叶珈蓝踢了他一脚,“那你应该早点睡。”

        男人声音越发地轻,喘息声微重,他声音发哑:“做完就睡。”

        叶珈蓝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反正她第二天醒来,身边的床已经空了。

        叶珈蓝手机上有条消息,是唐遇的,就五个字:【我先回去了。】他来去匆匆,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发生过,全是叶珈蓝臆想出来的一样,只有手上那枚戒指提醒着她所有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叶珈蓝回了条微信,然后收拾好东西,敲门声刚好响起。

        她把头发随意扎起来,起身过去开门。

        苏锦珂就在外面站着,她伸着脖子往里看了看,“唐遇呢?”

        叶珈蓝:“走了。”

        “这也太快了吧。”

        叶珈蓝不置可否。

        “所以他昨天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为什么来的……叶珈蓝抬起手指在苏锦珂跟前比了比,“为了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