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因为觉得在北城不太安全,所以就回了老家。

        这个理由完全说的过去。

        叶珈蓝点了点头,“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具体周几我也不记得了。”

        “被谁打了啊?”

        “他也不知道是谁……”

        叶珈蓝觉得诧异,“白天?”

        “傍晚吧,就在我们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重要提示。

        许恋说到这里,叶珈蓝心里基本猜出了个七七八八,但她还是旁敲侧击地问了句:“他没看见打他的长什么样吗?”

        许恋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人打他之前把他眼镜给摘了,他八百度近视,眼镜一摘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别说长什么样了,他连打他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叶珈蓝嘴角扯了下。

        怪不得唐遇那天手上沾了血,感情是干坏事去了。

        这次他倒是有了技巧,知道在没监控人又少的地方,叶珈蓝也不知道该说他智商高还是心思坏,她把视线收回来,继续整理病历资料,“严重吗?”

        “不严重,就是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那孩子……他们怎么办了?”

        “回家前本来还不肯拿掉,我爸妈还有几个亲戚都轮流劝去了,人家就是不听,”许恋耸了耸肩,“可能是命吧,他老婆身体不好,本来就有习惯性流产,又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一个没看好,出去的时候被台阶绊了一下,孩子就这么掉了。”

        许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苍天有眼。”

        虽然这话说着不好听,但是还挺有道理。

        叶珈蓝笑笑,没接话。

        许恋看她一眼,又道了句:“不过你我还挺好奇打他的人是谁的,这么厉害,打完人后半点证据都不留。”

        叶珈蓝:“……”

        她垂了下眼,给当事人发了条微信:【你前几天是不是干坏事去了?】五点半。

        叶珈蓝记得唐遇下午有台手术,这会儿应该还没尅做完,半小时过去也没回她消息。

        半小时过去,她把病历整理地差不多了,关上电脑,然后又把桌子上放着的文件收好放进抽屉。

        全都整理完毕之后,还没到下班时间。

        叶珈蓝干脆一条条地给唐遇发起了消息——

        【我明天跟珂珂回南城玩几天,不要想我。】【不,记得想我。】

        【我不在的日子,记得按时吃饭。】

        【不工作的时候早点休息。】

        【还有就是,不许看别的女人。】

        发完之后,叶珈蓝从头看一遍,觉得不大对劲儿。

        明明就是去放松几天,结果被她搞出了一种类似分手前的临别感言。

        叶珈蓝手指按在最后一条的聊天框上,刚要把后面几句都撤回,唐遇的消息就回了过来:【来我办公室。】【干什么?】

        【过来就知道了。】

        叶珈蓝没再多问,拿好手机起身:“恋恋,我先回去了。”

        “好,注意安全。”

        叶珈蓝出门,走了几步之后停在隔壁科室门口。

        门开着一条缝,从外头听不出里面的任何声音来。

        叶珈蓝怕办公室里有别人,进去之前特地敲了下门,等里头传来一声“进”之后,她才把门完全推开。

        办公室里就唐遇一个人。

        他背靠着椅背,闭着眼脸微仰对着头顶的灯,听见推门的声音才睁开眼转头看了眼。

        叶珈蓝掩上门走过去,“刚做完手术?”

        “嗯。”

        在手术室里待了大半天,唐遇眼睛有些疲劳,这会儿都觉得办公室的灯光有些刺目,他抬手遮了下,“打算去几天?”

        “请了一周的假,打算去个四五天吧。”

        叶珈蓝走到他身后,抬手搁在男人太阳穴的地方,轻轻按了起来,“我刚才跟你说的你记住了没?”

        唐遇眉头渐渐松开,嘴角一勾,“什么?”

        “记得按时吃饭。”

        唐遇轻哂一声,“好。”

        “注意多休息。”

        “嗯,”唐遇眼睛微微睁开,眼底光亮乍现,“还有呢?”

        “还有,”叶珈蓝顿了几秒,还是说了出来,“不许看别的女人。”

        刚说完,她就听见男人轻哂了一声。

        叶珈蓝手指一僵,还没来得及再继续给他按摩,那人靠着的转椅轻转了下,然后搂着她的腰把她抱到了腿上。

        唐遇抬手拨开她耳边的发丝,“这么不放心我,还去这么长时间?”

        ……这么长时间?

        满打满算,最多也就一周。

        到底是哪里多了。

        叶珈蓝这种姿势坐在他腿上,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跌了下去,她连忙抬起胳膊环住唐遇的脖子,“我要去放松一下。”

        唐遇脸微微侧开,眉梢一挑,眼底的光暗了暗。

        叶珈蓝这几天的状态不大对,他看得出来。

        而且他基本能猜出导致她状态不好的原因来。

        除了余秋华,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唐遇唯一庆幸的是叶珈蓝在她面前还算正常,没有过分热情也没有半分的冷淡。

        就跟平时一样,好像这些外来阻力都不存在一样。

        唐遇求之不得。

        他拉起叶珈蓝的左手,一根根细细摩挲过她的手指,到无名指的时候,他拇指在她纤细的指节上轻轻碾过,“明天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

        “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

        叶珈蓝没忍住在他肩膀上轻掐了下,“你怎么不给我打?”

        男人轻声笑,偏头在她侧脸上轻吻了下,“我今晚值夜班。”

        “……哦。”

        唐遇握着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从大拇指到小拇指,最后又从小拇指转回去,到中指的时候停下。

        “按八天算的换,一晚三次……”

        叶珈蓝本来嘴角还挂着笑,结果一听到他的话,立刻就抿直了嘴,“闭嘴。”

        她从唐遇腿上跳下来,“流氓……我回家收拾东西了。”

        叶珈蓝说完转身就走,唐遇唇角弯了下,“裙子。”

        “……”

        叶珈蓝把裙子拉下,整理好之后头也不出出了门口。

        唐遇呼了口气。

        刚才哪里算得上流氓,还有更流氓的,叶珈蓝没注意到。

        他有反应了。

        就因为刚才抱了她一下。

        唐遇扯扯嘴角,抬手把衬衣领口扯开两颗,然后起身去了洗手间。

        叶珈蓝和苏锦珂坐火车去的南城。

        北城距离南城远,坐火车过去要一天一夜。

        但是因为本身就是过去放松的,她们两个也就没太赶,就当是欣赏沿路的风景了。

        两个人都请的一周的假。

        来回途中耗费两天的话,在南城的时间只剩下四天多。

        四天时间,叶珈蓝和苏锦珂去了学校一趟,然后又去了以前家里住的地方。

        两家人早在前两年搬到北方居住的时候就把在南城的房子卖了出去,现在再过去一看,早已经住上了新的人家。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叶珈蓝经过家附近的路灯,突然就想起她和唐遇第一次接吻就是在这个地方。

        马路对面的蛋糕店还开着,规模比以前大了好几倍,这会儿灯火通明。

        两人进去去买蛋糕准备当做夜宵,苏锦珂中途碰上了一个同班同学,这会儿还在蛋糕店跟她叙旧。

        叶珈蓝不认识那人,加上甜品店的音乐她不喜欢听,所以先一步出来了,她穿过一条马路,坐在了路灯底下的一排木椅子上。

        路灯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路灯,灯光明亮了不少,暧昧的气氛大不如前。

        叶珈蓝把装蛋糕的盒子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拿出手机给唐遇发了条微信:【你猜我在哪里?】南方不比北方冷,温度虽然要高一些,但是空气湿冷,叶珈蓝把高领毛衣的领子往上扯了扯,然后拢了拢大衣。

        唐遇这次回复地尤其快:【在哪里。】【你猜嘛。】

        【在我第一次吻你的地方。】

        叶珈蓝觉得他简直神了,兴奋地戳键盘的时候还戳错了几个字:【你怎么知道?】【猜的。】

        【猜对了。】

        叶珈蓝拿起手机对着对面的甜品店拍了张照片给他发过去:【这家店居然还开着。】毕竟是女孩子,一回忆到美好的过往,话要比平时多出来不少,叶珈蓝手就没停下来过:【我那次还送了你戒指……我以前都没见过女生送男生戒指的。】【那戒指花了我四千多呢,我把我爸给我的压岁钱都拿出来了一半。】叶珈蓝把自己说的无比可怜。

        说了一通之后,那头毫无反应。

        叶珈蓝:【?】

        还是没有反应。

        【怎么不说话?】

        叶珈蓝还以为唐遇是中途又被主任或者病人叫走了,刚打算放下手机过会儿再看消息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

        唐遇的消息没发过来,苏锦珂的消息倒是发来了一条:【弯弯……我好像看见了一个熟人。】叶珈蓝:【谁啊?】

        【你站起来看。】

        叶珈蓝不明所以地站起来。

        苏锦珂在对面,所以她下意识就往对面看了眼,结果除了甜品店的灯根本看不到别的。

        叶珈蓝又看了眼手机,还没来得及问她,就突然被人扯住胳膊转过了身去,下一秒,她被人抱了个严严实实。

        男人身上还带着深冬的凉意,但是叶珈蓝却觉得温暖地不行,她一愣,声音颤了下,眼泪差点掉下来:“……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