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1章

第71章

        本来余秋华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叶珈蓝还没觉得什么。

        这会儿第二句话一出来,她就立马发现了不对劲儿,呼吸滞了下,急急开口问道:“妈,有什么事吗……”

        “你回来再说。”

        那边余秋华声音平静,听不出多少多余的情绪。

        话音落下,不等她再说话,余秋华已经把电话挂断。

        叶珈蓝右眼皮又不受控制地跳了下。

        许恋看她表情不对,小声关切地问了句:“怎么了啊弯弯?”

        “我妈叫我晚上回家一趟。”

        “家里有事吗?”

        叶珈蓝点点头,“我妈没跟我多说。”

        她现在心思乱地不行,什么都不想干,但偏偏又得逼着自己去干点别的转移注意力。

        越干越乱。

        收拾东西的时候差点把被子碰掉在地上,织围巾的时候针几次都戳到了手指,针尖虽然不算尖锐,但是猛地被戳到还是很疼。

        几次之后,叶珈蓝被扎到的食指都有些红肿,她干脆也不硬转移注意力了,丢了毛线,捂住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许恋看着她做了一系列动作,最后竟然安安静静的靠着椅子不肯说话了,她放心不下,过来摸了摸额头,“没哪里不舒服吧?”

        叶珈蓝摇头。

        “你也别着急,既然你妈没叫你现在立刻回去,说明不是太着急的事……”

        叶珈蓝还是摇头,她基本上知道余秋华叫她一个人回去是因为是什么事了。

        这事是不着急,但是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

        但是许恋不懂。

        叶珈蓝也没跟她多说,呼了口气才把手从眼睛上拿下来,“恋恋,今明两天的晚班我们换一下吧。”

        “没问题,你放心去就行了。”

        叶珈蓝头微微底下,嘴角轻耷了下。

        她不放心,根本放不下心。

        叶珈蓝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异常难捱的下午。

        一到六点半,她就收拾好东西跟许恋打了声招呼下班。

        本来以为是办公室里空气不大流通所以闷,一出来才发现外面也是同样的闷。

        比在办公室更恶劣一点,不仅闷,而且冷。

        叶珈蓝站在街边等出租车,趁着这几分钟的功夫抬头看了眼,太阳早就看不见影子了,头顶天空阴沉沉,大有风雪欲来的架势。

        她再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正中央的日期。

        今年也马上要过去了。

        北城入了冬之后,天气越发地干冷,这几天直接低到了零下十几度。

        叶珈蓝手在外面放了没几分钟都冻得有些僵,她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伸手搓了搓手指,刚好一辆出租车停下,她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排。

        路上有点堵车,半小时后车停在余秋华的小区门口。

        叶珈蓝付钱下车,进小区之前给余秋华发了条消息:【妈,我到家了。】余秋华的消息马上就回复过来:【嗯,你先在家里待会儿,我马上从诊所回去。】刚要把手机装回口袋里,微信就又多了一条消息。

        是唐遇发来的,就几个字——

        【晚上想吃什么?】

        他平时说话简单,发消息更简单,像是多打一个字就会浪费了他宝贵的时间一样。

        叶珈蓝盯着这几个字看,嘴角弯了弯,眼眶却热了又热。

        幸亏今天天冷,冷空气袭来,她眼眶稍微睁大了些,眼底的热意就被降了温。

        因为冷,叶珈蓝打字打得极慢:【我晚上有事,你记得吃晚饭。】隔了几秒,那头人应了句:【好。】

        叶珈蓝这才收了手机,眨眨眼,快步走进小区。

        家里平时就余秋华一个人住,所以面积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和外加厨房厕所。

        叶珈蓝进屋之后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满满的热水,她双手捧在手心里小口小口地喝,喝到一半的时候,门被人打开。

        门口有动静传来,叶珈蓝转头看了眼,“妈。”

        “嗯。”

        余秋华叹了口气,“吃晚饭了没?”

        “还没。”

        “我给你煮碗面,先凑合吃一下吧。”

        “不用了妈,”叶珈蓝把杯子从嘴边拿下,手指握紧了杯壁,“先说事吧。”

        不说完事她也没心情吃东西。

        余秋华看了她一眼,随后把拎回来的包随手搁在了玄关处的鞋柜上,“今天上午唐遇爸爸来找我了。”

        “……”

        叶珈蓝握着杯子的手收得越发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余秋华。

        “他跟我说了和你姐姐的事。”

        过了大半天了,余秋华情绪早已经平静下来,她的表情甚至跟平时没多大区别,就是说话的语气太过没有情绪,“弯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

        余秋华又叹了口长气。

        意料之中的答案。

        怪不得当时她和唐遇会分手,和好以后又迟迟不肯告诉她。

        余秋华走过来,在另一面沙发上坐下,“你怎么想的?”

        “妈……我知道是唐遇的爸爸间接害了我姐,但是这些都跟唐遇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

        余秋华目光犀利地看过来,“我现在一想到唐遇,就会想到你姐姐。”

        叶珈蓝低下头,盯着手里的杯子看了眼,里头的水纹一点点漾开,她的视线越发模糊。

        余秋华见她不说话,也沉默下来。

        两人相对而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珈蓝才抬了下眼,“妈,那你想让我怎么办?”

        余秋华嘴巴动了动,竟然就真被她问住了。

        她以前觉得叶珈蓝年纪不小了,应该早点结婚,但是现在结婚对象都有了,她又不希望她结了。

        可是叶珈蓝现在已经成年了,她有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

        余秋华叹了口气,“怎么办都得你决定,但是这段时间就先别带唐遇回家了……我现在没办法看到他。”

        以前不知道这些事的时候,她只当唐遇是自己好友的孩子,加上他长得又好看,所以余秋华也是打心眼里喜欢他的。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虽然做不到一竿子就把唐遇的好全都打死,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他是害她女儿的男人的儿子这个事实。

        余秋华疲惫地起身,“如果你们要结婚的话,也暂时别让我知道了。”

        叶珈蓝没再开口,她眼睫低垂着,好半晌才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起身出了家门。

        走出小区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路灯光线晦暗寡淡,可见度不高。

        叶珈蓝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珂珂,晚上有空没?】一刻钟后,苏锦珂把车停下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公交牌底下石凳上的女人,正微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苏锦珂连忙跑过去把她拉起来,“姐姐你坐在这里不嫌冰是吗?”

        叶珈蓝抬了抬眼,不等她说完,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开口的时候声音微微更咽:“珂珂……”

        “怎么了啊?”

        苏锦珂回抱住她,“不舒服还是怎么?”

        她本来以为叶珈蓝是和唐遇吵架了,可是再一看这地方,分明是余秋华的住处,苏锦珂试探性地问了句:“跟你妈吵架了?”

        叶珈蓝半真半假地应了声:“嗯。”

        “没事儿,亲母女哪有隔夜的仇啊,过几天就好了啊。”

        苏锦珂伸手去摸叶珈蓝的手,摸到了一手的冰凉,连忙边说边把叶珈蓝塞进了车里。

        叶珈蓝今晚情绪不好,被苏锦珂带到她家之后,从冰箱里拿了好几罐啤酒出来。

        她喝得多,而且猛,还没半个小时就软成了一滩泥倒在沙发上。

        手机铃声响起,还是苏锦珂替她接的电话,“喂?”

        那头的人轻而易举就听出接电话的人不对,静了几秒之后才说了句:“我是唐遇。”

        “我知道……”苏锦珂看了眼叶珈蓝,“弯弯喝醉了,现在接不了电话。”

        她和唐遇没什么好说的,几句下去之后刚要挂断电话,手机就突然被叶珈蓝抢了过去,因为喝的酒实在太多,她话都说得不太清楚,卷翘音不分:“遇遇……”

        那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叶珈蓝嘴角一扁,声音弱了好几个度:“我好想你。”

        苏锦珂目光一凝,怔了下。

        一起叶珈蓝喝醉酒之后也会对着电话说这四个字,苏锦珂当时只当她是醉的不清醒了,没想到这四个字前面是有个特指名词的。

        说完这四个字,她就又倒在沙发上,彻底睡了过去。

        苏锦珂拿过电话的时候,那头的人还没挂断。

        她低头瞥了眼抱着抱枕睡觉的叶珈蓝,尽量放轻了声音:“唐遇,你一定要对弯弯好。”

        那头沉默。

        好半晌,男人才轻轻应了声:“好。”

        叶珈蓝第二天请了半天的假。

        下午到了医院以后就研究起下一周的值班表来,她研究了整整半个小时,最后发了条微信问苏锦珂:【珂珂,下周有时间没?】【周几?】

        【整周。】

        苏锦珂差点被她吓到,【你要干什么?】【想回南城一趟,这几天心情不大好,打算去放松放松。】【你怎么不跟唐遇一起去。】

        【他没空。】

        【……】

        她就不该问,苏锦珂翻了翻日程表,【行吧,我把时间挪一下。】叶珈蓝这才放下心来去找主任请了几天的小长假。

        精神科的优势一下子就显露了出来,请假被批准的概率比其他科室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儿。

        叶珈蓝拿了假条回办公室,坐下之后一条条地整理病例,整理到一半以后,她抬头看了眼许恋:“对了恋恋,你那个远方亲戚呢?”

        “啊,他回老家了,”顿了几秒,许恋又加了句:“前几天被人打了一顿,觉得在北城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