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说完也不等叶珈蓝再开口,唐遇把车钥匙塞到她手里,然后起身下了车。

        叶珈蓝在后座躺了半分多钟,耳边的脚步声一点点减弱,直到完全听不见她才爬了起来,从后座转移到了副驾驶上去。

        谁知道唐遇去干什么了。

        为了防止待会儿唐遇回来兽性大发,叶珈蓝还能考虑周全地把安全带给系上了。

        叶珈蓝在车里玩了五分钟的手机。

        五分钟后,主驾的车门被打开,男人裹挟着外头浅淡的凉意坐了进来。

        叶珈蓝转头看他,“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

        唐遇嘴角轻勾了下,“活动了一下。”

        叶珈蓝不知道他的“活动”指的什么,但是这会儿看他脸不红心不跳的,只觉得越发地狐疑,她的视线从他脸上定了两秒,然后一直往下,落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上。

        男人手指干净白皙,沾了点红色的东西。

        叶珈蓝皱眉,把安全带扯开些凑近了些,“手怎么了?”

        伸手一摸,是红色的粘稠状液体,叶珈蓝把沾上了液体的手指凑近鼻子闻了闻,“流血了?”

        她眉头皱的越发深,一把抓住唐遇的右手,刚要拽过来看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手就反被他握住,唐遇半笑不笑地看她,“没事。”

        “我看看。”

        叶珈蓝不大相信,再要伸另一只手过去的时候,唐遇就突然松了手。

        下一秒,他倾身凑过来,“看什么?”

        “看……你的手啊。”

        不然她还能看什么。

        “别看手了。”

        唐遇上半身几乎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手沿着她的左肩下移,到手腕的时候又松开,转而轻放在她的腰上,“看点儿别的。”

        叶珈蓝没敢顺着他的话问。

        唐遇的语气非常不正常,暧昧又充满了暗示性。

        叶珈蓝只能强行打断这个话题,“你不是想去吃饭吗?”

        “不想吃了。”

        话音刚落,叶珈蓝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咔哒”声。

        她开始还没听出是什么来,直到身前的束缚感减轻,她才低头看了眼。

        安全带被她解开了。

        叶珈蓝眼睛不由自主睁大了些,还没搞懂他要做什么,男人已经从坐直了身体,利落地开门下车。

        不出几秒的功夫,叶珈蓝这边的车门也被打开。

        “不吃饭了?”

        “吃。”

        唐遇眼睫一垂,遮住眼底涌上来的深色,“等会儿在吃。”

        叶珈蓝现在倒是不饿,所以也没多想。

        她整理了一下衣领,不等她自己下车,手腕就被人握住拽下了车。

        叶珈蓝脚下踉跄了下,还没站稳脚,后座的车门又被拉开,她再次被推了进去。

        到了这会儿,她要是不知道唐遇想干什么,那就是傻得直冒烟了。

        叶珈蓝反应过来,脸一热,手下意识就去推他,“这里可是停车场,有监控的,你,你别乱来。”

        “监控中午坏了,明天才会修。”

        “……”

        唐遇面不改色的把车门关上。

        后座宽敞,但是他们两人这种姿势坐着的话,就显得逼仄了不少。

        车里明明没开暖风,叶珈蓝鼻子上却已经开始冒汗,她连忙坐直了身子,往另一边车门边上挪了挪。

        她余光瞥见唐遇把眼镜摘下,然后随手搁在了一边。

        叶珈蓝又往门上贴了贴。

        她手伸出去,刚要摸到把手去开车门,腰就被人扣住往那边揽了过去。

        叶珈蓝一口气卡到了一半,没能呼出来。

        惊呼声都没出来,她就被唐遇抱到了腿上,下一秒,男人炙热的吻落下来。

        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车里的温度极度攀升。

        短短几分钟过去,叶珈蓝就被吻得头昏脑热,她双手有些无力地攀着男人的肩膀,呼吸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

        唐遇的手沿着她的面部轮廓细细勾勒下去,然后从衣领伸进去,干脆又直接地半解半扯地把她的衬衣给脱了下来。

        叶珈蓝简直绝望,“我等会儿还得去值班呢,你轻点……”

        唐遇半低着头,轻“嗯”了声。

        虽然应得挺真诚,但是他好像根本没听进去,撕扯的动作半点温柔都见不到。

        叶珈蓝就怕自己的衣服见他全都交代在他手上,眼睛追着他的手看了几秒,看向被他随手把她的衣服仍在旁边的座位上。

        再然后,他手没立刻收回来,而是去开了前排两个座椅中间的储物格,拿了两个红红绿绿的安全套出来。

        叶珈蓝愣了一下,然后下一秒,手指隔着衬衣紧紧抓着他的肩膀,“你车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景非上次放的。”

        “我不信。”

        什么帽子都给谢景非扣。

        这又不是谢景非的车,他在车里准备避孕套干什么?

        叶珈蓝嘴角一撇,“变态。”

        唐遇也不反驳,凑在她耳边上,边吻边开了口:“我回国那天就准备好了。”

        他慢条斯理的带好,然后再慢条斯理地进入。

        “准备随时……”

        男人声音低低,因为情动染上了半分的沙哑,“吃了你。”-

        叶珈蓝当晚还是没能去值班,她打了个电话跟许恋说,打算跟她调一下班。

        许恋只以为叶珈蓝是被她那个远方亲戚影响到了心情,完全不想值班,她还觉得内疚地不行,一个劲儿地让她好好休息,班她替她值了就行。

        挂断电话的时候,叶珈蓝觉得自己不大地道。

        她这算不算是利用许恋的善良了……叶珈蓝在床上滚了几圈,良心实在不安,又给许恋发了条微信:【不用你替我值班了恋恋,跟下午的事没关系……我就是身体不大舒服。】

        【不舒服?】

        许恋的消息轰炸过来,【恶心反胃犯困?】

        叶珈蓝无语。

        照她这意思,还不如直接问她是不是有了。

        叶珈蓝:【没怀孕。】

        唐遇每次都会做措施,安全套避孕几率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应该也不可能像第一次一样会意外中招。

        那么小的概率,被她碰上一次都属于火星撞地球了。

        许恋失望万分:【哦,那你好好休息。】

        叶珈蓝应了句“好”之后,就没再继续和她聊天。

        现在时间不晚,才九点多,唐遇也还在医院值班。

        叶珈蓝躺着无聊,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电脑做了几道心理咨询师二级的题。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道,叶珈蓝笔记本丢在一边,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累。

        大概是因为白天见到了余秋华的原因,晚上做梦也梦到了她和余莹。

        所有人都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怪物朝她张开血盆大口,叶珈蓝猛然从梦中惊醒。

        窗帘拉的紧实,看不到外面亮不亮。

        叶珈蓝嗓子干涩,呼吸声很重。

        也不知道她刚才是不是喊出了声音,正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就听见旁边人问了句:“做噩梦了?”

        “……嗯。”

        叶珈蓝翻了个身,窝进他怀里,“唐遇,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唐遇伸手揽住她,“不会的。”

        “还有你爸……你爸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唐遇听到这几个字时猛地睁开眼,“他找过你?”

        叶珈蓝没出声。

        她到底是没把那张支票的事情告诉他。

        但是挨不住唐遇心思精细,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他就知道了大概经过。

        他把叶珈蓝往怀里紧了紧,“他不同意也没关系。”

        “万一他因为这个要跟你断绝关系怎么办?”

        唐遇和徐震早就跟断绝关系差不多了,虽然还有父子这层关系在,但是平时极少有往来。

        他越发觉得叶珈蓝有意思,嘴角刚弯了下,就听她又说了句:“那你是不是就没钱了?”

        “……”

        唐遇轻轻笑了声,“我是跟我妈姓唐的。”

        “我知道。”

        “唐家比较有钱。”

        徐震当初是入赘唐家,所以唐遇才随了母姓。

        叶珈蓝点点头,可能是刚做完噩梦,脑子还不够用,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养十个你都没问题,”唐遇摸了摸她的头,“所以你乖乖再睡一会儿。“

        叶珈蓝没再吭声,周遭安静下来,她又沉沉睡了过去-

        连续几天,叶珈蓝每晚都会做不同的梦。

        醒来以后她记不清内容是什么,但是也能猜出不是什么好梦,因为每次醒来都处在一种疲惫的状态。

        她一直觉得徐震会再来找她,然后又甩来一张空白的支票。

        叶珈蓝这几日一直在琢磨徐震第一次来找她的日期,翻来覆去看了几百遍,也没能研究出什么规律来。

        她心神不宁了几日,尤其是到周五的时候,叶珈蓝右眼皮狂跳。

        周五下午六点钟,叶珈蓝抬手按住右眼皮,“恋恋,右眼皮跳是好事还是坏事来着?”

        “左眼皮跳福,右眼皮跳灾?”

        许恋话刚说完,叶珈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拿过来一看,上头备注两个字:妈妈。

        估计是问她和唐遇明天有没有空回家的。

        叶珈蓝嘴角弯了下,眼底的光微微一亮,接听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余秋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弯弯,你今晚回家一趟。”

        “妈,我今晚值班……”

        “那就请假,”余秋华强硬地不容她拒绝,“你自己一个人回来就行,不要叫唐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