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刚才有保安过来把人弄出去,许恋本来也是跟着人群一起出去了的。

        毕竟里面这两人什么情况她心里也清楚,一直杵在这里当电灯泡总归不大好,何况被保安弄走的人还是她远方亲戚,于情于理都要跟过去看看。

        只不过刚出办公室没多久,许恋就碰上了刚从楼梯口过来的余秋华。

        许恋自然是认识余秋华的。

        她和叶珈蓝关系不错,彼此都去过对方家里吃过饭。

        叶珈蓝刚工作那年,余秋华来医院的频率还挺高,总是怕女儿吃医院的食堂吃不惯,隔三差五就要送一次饭过来。

        后来叶珈蓝工作渐渐步入正轨,余秋华放下心来,也就很少再来医院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过来了。

        许恋刚通知晚叶珈蓝,余秋华的声音已经响起来,“刚才被保安带走的那个人怎么回事……”

        下一秒,叶珈蓝还没来得及从唐遇怀里出来,余秋华话音一止,顿了两秒才又试探性地问了句:“……小遇?”

        她已经几年没见过唐遇了,猛然碰上还以为是自己老花眼看错人了,心想着叶珈蓝别因为和唐遇分手了就找了个和他相似的男人恋爱,一口气刚往上提了半分,就听那人说了句:“余阿姨。”

        余秋华当即就松了口气,她五官生的温和,笑起来的时候越发和蔼,“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回来几个月了。”

        余秋华视线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转了几个来回,“那你们……”

        “妈,”叶珈蓝赶紧从男人怀里钻了出来,她刚才还被那个撒泼的病人吓得脸色发白。这会儿耳根又微微泛了红,她先唐遇一步解释道,“我们和好了。”

        余秋华虽然惊讶,但是刚才看见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她就觉得十有**是又在一起了,她张了张嘴,虽然叹了口气,但是听得出语气隐隐约约带了几分欣慰:“你这丫头,和小遇又在一起了怎么不告诉妈妈?”

        她喜欢唐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时叶珈蓝分手时说两个人还年轻,性格不合适的时候,余秋华还觉得挺可惜的。

        好好的一个准女婿,就这么跑了。

        余秋华眼角一弯,眼尾的皱纹都像是发了光,“也不带回家吃顿饭。”

        “他太忙了。”

        这是真话,唐遇确实太忙了。

        能准时吃饭都是难如登天的事,更别说抽时间去家里吃饭了。

        余秋华眉开眼笑地走过来,把唐遇从头到脚都打量了遍,“比前几年长得更帅了。”

        唐遇唇角轻勾笑了下,“阿姨好像更年轻了。”

        叶珈蓝:“……”

        唐遇这种在余秋华面前向来是个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三好青年,他骨子里的坏全都用在了叶珈蓝身上。

        三言两语下去,余秋华被他说得眼角弯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叶珈蓝嘴角动了动,盯着两人半分钟,最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姐姐”两个字咽了回去。

        今天气氛太和谐,不适合提这种让人沉闷的话题。

        叶珈蓝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有些郁闷地低了低头。

        烦。

        烦的要死。

        叶珈蓝咬了咬唇,因为用力过重,下唇血色尽失,牙齿刚松开嘴唇,那人就凑到她耳边轻声问了句:“不疼吗?”

        低头一撇,叶珈蓝刚才咬唇的力道像是在自虐。

        唐遇伸手握了握她有些冰凉的手指,“昨天晚上没疼够?”

        叶珈蓝脸一热,伸手就用力拍掉了他的手。

        余秋华越看这俩人越满意,她是叶珈蓝亲妈,一点也不想打扰她和男朋友亲热,“今天过来本来就是想逼你带我去见见男朋友的,既然现在见到了,妈也就不多待了,诊所现在还是邻居帮忙看着呢,弯弯,你待会儿和小遇记得吃饭,妈先回去了啊。”

        叶珈蓝连忙又把头抬起来,“妈,我送你下楼。”

        “不用了……”

        叶珈蓝却已经跟了出来。

        “你就这么把小遇扔下了?”

        “他工作还没忙完,估计还得十几分钟呢。”

        余秋华又想起刚才那个人,边下楼边转头看了眼叶珈蓝:“弯弯,刚才那个人怎么回事,怎么还被保安带走了?”

        “没事,就是一个病人家属。”

        余秋华也不是没在医院工作过,即使叶珈蓝说得风轻云淡,她还是一眼就看出了端倪来,她把叶珈蓝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医闹的?”

        叶珈蓝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大了些。

        余秋华一副姜还是老的辣的样子冲她摇了摇头,“闺女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以后碰上这种事千万不要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要是会跟你讲道理还会干出医闹这种事,以后他们一进来,你就直接打电话给保安室,一般医院事故出的多,所以保安还都挺干实事的。”

        叶珈蓝点点头。

        她脾气好,极少碰到这种病人家属,所以一着急都忘了叫保安。

        余秋华:“再不济你喊一嗓子,你们这层楼男医生这么多,小遇也在这一层……叫一声他们就都过来了。”

        叶珈蓝没搭话。

        唐遇脾气算不得好,把他叫来的话说不定还会引发血光之灾。

        他今天光抱着她没动手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好脾气了,叶珈蓝还没忘记上次的时期呢。

        余秋华传授完经验还不忘确认:“听明白了没?”

        叶珈蓝只能点头,“明白了。”

        “这行就是高危高压,既然决定干下去了就得好好干,但是也不能平白被人欺负是不?”

        余秋华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上去,等小遇有时间了一起来家里吃饭。”

        “好了妈,”叶珈蓝笑了下,“那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把余秋华送出医院之后,叶珈蓝没再上楼,直接去了一趟保安室。

        许恋也在里面,一见她进去就把她又扯了出来,“弯弯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

        她隔着门窗往里望了一眼,“里面什么情况?”

        “在登记信息呢,这种不听医生话的人还来什么医院啊,干脆就在家里自医行了。”许恋撇撇嘴,转了话题,“你妈走了?”

        “刚走。”

        “待会一起去吃饭?”

        “……今天不行。”

        许恋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冲她摆了摆手,“行了你赶紧去。”

        叶珈蓝安抚性地抱了抱她,也没在里面多待,刚一出门就发了条微信给唐遇:【好了没?】

        【去取车。】

        唐遇的车一般停在地下停车场,叶珈蓝反正自己待的无聊,干脆也乘电梯下了负二楼。

        负二楼是医院职工专用停车场,这个时间点车不少,叶珈蓝找到第三排的时候才找到唐遇的车。

        一辆黑色的卡宴。

        这种车放在北城这种豪车遍地跑的城市,再普通不过。

        叶珈蓝绕着车走了半圈,刚站定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男人下巴上有浅浅的胡茬冒出来,蹭在她的侧脸有些痒还有些麻,“胆子怎么这么大?”

        叶珈蓝偏头避了避,“怎么大了啊?”

        “前阵子还有个女性在停车场被劫财劫色的新闻,没看过?”

        叶珈蓝好像还真没看过。

        她这几天被烦的没心思看别的,现在经唐遇这么一提,她浑身一个激灵,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就又听他轻声问:“我是应该先劫财,还是先劫色呢?”

        叶珈蓝差点翻个白眼。

        她脚抬起,还没踩到唐遇的鞋上,那人就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一样,开了后座的车门直接把她推了进去。

        叶珈蓝栽到后座上,刚要起身,就又被他压住。

        她听到他说:“钱我不缺。”

        叶珈蓝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色你也不缺。”

        她这个动作几乎是下意识做出来的,男人温热的鼻息全撒到她的手指上,有些痒还有些烫。

        叶珈蓝觉得不舒服,刚要把手抽回来就又被攥住。

        唐遇握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过她的指尖,眉梢一挑,眼底艳色浓重,“怎么不缺了?”

        “你别乱来,现在可是在停车场。”

        叶珈蓝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儿。

        现在这个情况,好像唐遇要强迫她的变态一样。

        叶珈蓝自己都觉得羞耻。

        刚好这时候不远处电梯门打开的提示音响了一下,唐遇松开她的手,“等我几分钟。”

        他说着就要起身,叶珈蓝连忙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去?”

        唐遇嘴角一弯,他笑起来好看,嘴角弧度柔和,但是眼底又分明沾了些凉意,他伸出手指按了按叶珈蓝的下唇,“乖乖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