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叶珈蓝当然知道包养什么意思。

        她百度了一下这个词,然后一字一句地照着上头的解释念了起来:“包养即基于经济交易的交往关系,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为了钱形成交往关系,以金钱的给予和索要建立。”

        这么一搜,还真跟她印象中的“包养”有了点差距。

        唐遇轻“嗯”了声,“什么交易?”

        “……”

        当然是经济交易,不然还能是钱色**交易吗?

        叶珈蓝拍了下男人横在她腰上的胳膊,“你想什么呢?”

        “往下看。”

        叶珈蓝手指于是继续往下滑。

        不滑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个词还算正常,越滑越觉得这个词色情得不行,各种类似情妇、满足**需求的不和谐词汇都出来了。

        叶珈蓝把界面关闭,然后看了眼时间。

        早上六点钟。

        她刚要闭上眼睛当没这一茬事发生过,身后男人就问了句:“看完了?”

        “……”

        叶珈蓝没吭声。

        可能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唐遇也没再逗她,他半张脸都埋进她的后颈,手往上挪了挪,“几点了?”

        “六点。”

        叶珈蓝头往后转了下,“你不起床吗?”

        按照唐遇平时的习惯,基本六点前就找不到人影了。

        但是今天不仅还没起床,而且压根都没有要起床的趋势。

        “今天下午和明天一天都有手术,吴主任给我休了半天假。”

        他大概是真的累了,说话声音都不大,可能还有整晚没进水现在刚睡醒的原因,他嗓音微哑,叶珈蓝动了动,“喝水吗?”

        “不喝,”他的手已经移到她胸口以下,微微用了力不让她再动,“别动了,陪我睡会儿。”

        “哥哥,你不上班我得上班啊……”

        “什么?”

        “……”

        叶珈蓝完全是受了苏锦珂的传染,苏锦珂对男性朋友表示无奈的时候就经常用这两个字,叶珈蓝早上头脑不清醒,居然也就脱口说了出来。

        她抿了抿嘴,飞快地回:“没什么。”

        在床上躺尸了几分钟,叶珈蓝好不容易等到身后的人呼吸平稳下来,刚要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起床,手腕就被人反握住。

        叶珈蓝动作一僵。

        “叶弯弯。”

        “……啊?”

        “我觉得你在暗示我。”

        “……”

        “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

        “我不想……”

        “但我想了。”

        折腾了有一会儿,叶珈蓝早上上班差点迟到。

        唐遇虽然上午休假,但是也就睡到八点多,洗漱完吃过饭之后,他给叶珈蓝发了条消息:【忙吗?】

        叶珈蓝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但是她心理憋着一口气,没理他。

        唐遇的消息也就没再发过来。

        一直到中午快吃午饭的时候,叶珈蓝才回了一条消息给他:【刚忙完。】

        其实她在科室里发呆了半个小时,然后觉得发呆是对生命的浪费,最后淘宝下单了几本心理咨询师专用书籍。

        唐遇:【吃饭了没?】

        【还没。】

        【想吃什么?】

        【我去食堂吃就行了。】

        【好。】

        叶珈蓝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边收拾边问许恋:“恋恋,去吃饭吗?”

        许恋一阵哀嚎:“我十二点半有个病人。”

        “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肉,是肉就行了。”

        叶珈蓝点点头,她已经走到了门口,干脆顺便再门边上放着的称上称了称体重。

        九十斤出头。

        好像也没太瘦。

        许恋抬眼一看,抓了个毛线球扔了过来:“赶紧滚,不要在我面前晃了。”

        叶珈蓝接过毛线球,翻来覆去看了几眼,然后放到了自己桌子上:“送我了啊,谢了。”

        “……滚蛋。”

        这天风平浪静,叶珈蓝除了正常看诊看书之外,基本上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下午三点前,唐遇进手术室前给她发了条消息。

        到六点半的时候,叶珈蓝整理完病历和患者信息后,给他发消息问了句:【手术完了没?】

        【刚做完。】

        也不知道是叶珈蓝的问题还是唐遇的问题,他现在说的每一个字叶珈蓝都觉得不正常。

        她盯着这三个字看了眼,然后问:【晚上一起吃饭吗?】

        【值班。】

        叶珈蓝已经习惯了他回消息的冷淡了,知道他忙,也没再多打扰他,拿过外套披上出了办公室。

        许恋今晚值班,刚从住院部过来,看见她出来就扯住她胳膊说了句:“刚才一个病人刚从手术室出来转到普通病房了,我路过的时候看到他的家属,长得还挺帅。”

        许恋拍了拍左胸口,“小鹿乱撞。”

        叶珈蓝白她一眼,“赶紧值你的班去。”

        把许恋推进办公室,叶珈蓝走了几步之后才想起许恋说的是谁来。

        病人今天手术,家属长得又好看……八成是前几天先来他们科看病的季燃。

        叶珈蓝想了想,还是没去住院部看,直接下了楼。

        但是今天意外的凑巧,刚走出楼梯口,她就和提着一袋子药要上楼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叶珈蓝往旁边挪了挪,见季燃已经抬头看了过来,嘴角一扯,“……嗨。”

        季燃也是一愣,然后才笑了一下:“下班了?”

        叶珈蓝瞄了一眼他手里的药,“手术还成功?”

        刚才听许恋说的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而且季燃现在还能笑得出来,想来应该也是没多大问题。

        果不其然,季燃冲她点了下头,“预后不错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视线落到她脸上,“晚上有空没,一起吃个饭?”

        叶珈蓝点头,然后又连忙摇头。

        “那方便先加一下微信吗?”

        叶珈蓝还是摇头,她总归是觉得这样拒绝别人不大好,所以解释了句:“那个……季燃同学,我有男朋友了。”

        季燃挑了下眉。

        “我的意思是我男朋友看见可能会吃醋。”

        季燃眼底的光晃了晃,嘴角抿直然后又弯了下,“男朋友也是医生吗?”

        他就是随口一问,结果没想到叶珈蓝还真点了点头。

        叶珈蓝回想了几秒,然后又加了句:“就是今天给你弟弟做手术的一助。”

        神外每天手术那么多,她之所以会这么确定唐遇是负责季燃弟弟手术的医生,完全是因为三点以前,唐遇给她发的那条消息——

        【三点手术的患者姓季。】

        叶珈蓝回了个“哦”字。

        本来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了,结果那人又发了句:【好像跟你心上人一个姓。】

        “……”

        叶珈蓝没理他。

        她现在这么一说,季燃倒是瞬间就想起来了。

        弟弟情况虽然不算太差,但是毕竟是大脑出了问题,不容乐观,进手术室之前季燃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医生说的每一句话他都非常认真的在听。

        那个男医生是话最少的,全程没说几句话,带着口罩和眼睛,但是即使只露出来一双眼睛,依旧能看出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而那个好看的男人,进手术室之前,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

        季燃当时就觉得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

        高冷得不大友好。

        现在他知道她对他不友好的原因了,季燃自嘲似的轻扯了下嘴角,“他技术应该很好,我弟弟的手术预期中成功很多。”

        华溪医院的手术,不是特别困难的手术,一助动的手基本比主刀要多,所以季燃这么说也不奇怪。

        叶珈蓝也笑了一下,“我们科的医生刚才还夸你长得帅来着。”

        “有机会认识认识,”季燃也顺着她的话找了个台阶下,“那我先回病房了。”

        他沿着楼梯上了楼。

        叶珈蓝的转了下头,视线跟着他的背影转了半圈,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叶珈蓝才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隔壁就是电梯门口,两个下来拿药的护士站在那里等电梯,边等边在吐槽今天碰上的奇葩事,个子高的那个声音不小:“今天又来了个奇葩男人,说她老婆几年都没怀上,来检查一下,这一检查你猜检查出了什么?”

        “什么啊?”

        “她老婆前不久才怀过一次孕,但是流产了他们家居然也没一个人知道,连她老婆自己都不知道,主任当时就觉得这个孕妇不大对劲儿……结果旁敲侧击试探了半天,才打探出来,那个女人精神不大正常,所以当时流产不知道怎么回事……哎,你说这样怎么要孩子啊?”

        叶珈蓝本来是要走的,结果一听他们这么说,脚步顿了下,转身就又上了楼。

        她平时看完诊都有个习惯,病人的病历纸质保留一份,还有一份扫描到电脑上。

        纸质的病历被她锁到了抽屉里,叶珈蓝回到科室以后也懒得再开,打开电脑翻了起来。

        许恋出了个门的功夫,再回来一看,发现刚下班的走人叶珈蓝又回来了,她吓得手里的手抓饼差点掉在地上,“弯弯……你怎么又回来了?”

        “有点事,”叶珈蓝已经找到了患者信息,拿出手机输入了上头的联系方式之后就要出门,“我先去打个电话。”

        刚一出门,那头就接听了:“喂,谁啊?”

        “您好,您是昨天来华溪精神科看病的病人家属?”

        那人明显也听出了她的声音,“怎么了啊?”

        “先生,建议你们不要这时候要孩子。”

        那头安静几秒,然后下一秒,劈头盖脸就骂起了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