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叶珈蓝没跟那个女人待太久。

        跟女人简单解释了下众筹的注意事项和软件之后,两人又互加了微信,叶珈蓝就出了医院。

        夜幕降临,北城深秋的夜晚凉气侵袭而来。

        叶珈蓝拢了拢外套,今天没有霾,空气难得清新,她也没打车,步行回了家。

        一千米左右的路程,走路也就十分钟左右。

        叶珈蓝沿着路边的花坛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给唐遇发了条消息:【今晚值班吗?】消息发过去之后,直到到了家门口,叶珈蓝都没收到回复。

        十有**是在值班。

        叶珈蓝开门进去,直奔厨房,煮面吃完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唐遇还是没回复。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又跑到厨房煮了碗面,额外煎了一个蛋装在保温盒里,又提着去了医院。

        下班之后,她也算是个医生家属,是时候该尽一些作为家属的义务了。

        因为怕时间太久面黏到一起,叶珈蓝回去医院的时候刻意加快了步子,把走路的十分钟缩减到了一半。

        然后刚走进医院,就和里面出来的人迎面撞上。

        那女人走得急,差点撞在叶珈蓝肩膀上,幸亏她及时挪了半步才没撞在一起。

        女人似乎是懒得开口,轻飘飘瞥她一眼,本来想要说什么来着,结果一看到叶珈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班长啊——”

        她刻意把三个字都拖得很长,“呦,这饭是自己吃还是给别人吃啊?”

        叶珈蓝懒得理她,刚要从她身边过去,就又听她在身后笑了一声,“别是给唐遇带的吧……唐遇吃过了哦。”

        “……”

        叶珈蓝脚步一顿,回头看她一眼,“给谁带跟你有关系吗?”

        “没事别老往医院跑。”

        “你什么意思?”

        付桐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下句话来,门外就有几道声音放大了几杯喊了起来,“让一让让一让——”

        她还没回头去看,胳膊就被人扯住往旁边拖了几步,叶珈蓝皱眉,“医院地方有限,你老往医院跑挺挡路的。”

        “……”

        不等付桐发作,叶珈蓝松开她的胳膊,转身走了进去。

        电梯里刚进去一批抬着担架的医生护士,叶珈蓝也没往里挤,直接走了楼梯上楼。

        她不常运动,四楼走下来气息已经有些不均。

        叶珈蓝深呼几口气,抬手平复了下因为运动而有些急促的心跳,然后才走到唐遇办公室敲了下门。

        里头很快有人回复:“请进。”

        一看措辞就不是唐遇说出来的。

        叶珈蓝推门进去,果然没在正对面看到唐遇的人影,倒是门边上,另一个男医生从病历中抬了下头,“叶医生啊……唐医生去查房了。”

        “好的,谢谢。”

        “叶医生,你也值班啊今天?”

        “我今天不值班,”叶珈蓝抬手把手里的保温盒举了一下,反正男医生都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情况了,她也没就再藏着掖着,笑了一下解释道,“这算是……探班?”

        男医生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羡慕死唐医生了。”

        “叶医生,”男人眼睛一亮,“你不知道我们多羡慕唐医生。”

        他们羡慕唐遇,许恋还羡慕她呢。

        叶珈蓝也没多说,把保温盒放到唐遇的桌子上,随手扯了张椅子就坐了下来,“牛医生,唐遇晚上吃饭了没啊?”

        “没有,这不准备查完房再去吃呢吗?”

        “刚才有别人来找他吗?”

        “哇,叶医生,你这算是查岗吗?”

        叶珈蓝抿唇一笑,“算吧。”

        “就上次来医院那个美女,刚才来过一次,也是带了饭过来,不过唐医生跟她说吃过了,她又只能提着饭回去了。”

        叶珈蓝点点头,她趴到桌子上等人回来,随手翻了翻那一摞的患者病历,看到那个小姑娘名字的时候才想起看了眼微信。

        她手机里联系人不多,大多还都是同事。

        当医生的一般都比较忙,这会儿朋友圈更新的动态不太多,所以点进去一看,没刷几条就看到了小姑娘母亲发的众筹分享。

        叶珈蓝点进去,帮忙实名了一下,然后又没跑去看了眼银行卡余额。

        还有八千多。

        她捐了五千块,然后又把这条动态转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牛医生。”

        “啊?”

        叶珈蓝看他也在看手机,所以很委婉地提醒了句,“你看看刚发的朋友圈。”

        牛医生点进去一看,再一看筹集金额,“就是那个髓母细胞瘤的小女孩吧?”

        “对。”

        牛医生捐了几百块钱,“唐医生今晚主要查的就是他们那个病房。”

        叶珈蓝点点头,没再说话,她又把朋友圈刷了一遍。

        刷到后面的时候,她看见余秋华分享了一篇文章——“单身女人二十岁以上应该相亲吗?”

        ……

        她点开余秋华的聊天框,然后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妈,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

        【我找到男朋友了。】

        【好,坏消息就不用告诉我了,妈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住刺激。】叶珈蓝手指一顿,到底是没把和唐遇复合的话发过去。

        她一字一字地又把那句话删除,还没删完,余秋华就又问了句:【什么时候带回家看看?】【过阵子吧,他最近太忙了。】

        母女俩又聊了几句,八点半的时候,余秋华终止谈话:【不值夜班的时候早点休息,我要去看《婆媳战争》了。】《婆媳战争》,八点档肥皂伦理剧。

        叶珈蓝没再打扰她看电视,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会儿。

        过了大概一刻钟,叶珈蓝隐约听到了开门声。

        她睡得不沉,但是一时半会儿也不想睁开眼睛,只眼皮轻颤了下。

        唐遇本来进门的时候脸上没多大表情,一看到趴在他办公桌上睡着的叶珈蓝时,嘴角还是轻弯了下,“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把声音放得很轻,牛医生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看了眼表之后答,“来了一个小时了吧。”

        唐遇走到窗边,把窗户白天开的那条缝关上,拿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叶珈蓝的肩上。

        牛医生小声问她,“那小姑娘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几天没吃东西了,呕吐情况很严重。”

        颅内压高,头疼得恨不得去撞墙,注射了复方甘油注射液才刚睡下。

        唐遇把白大褂脱下来,“手术可能要提前到周三。”

        牛医生盯着他脱衣服的动作看了眼,由上到下,看到他的鞋时差点惊讶地叫出来,幸亏他及时注意到旁边还睡着的叶珈蓝,赶紧捂了下嘴,“你的鞋怎么回事?谁敢踩我们洁癖医生的鞋?”

        唐遇也顺着他的视线低了下头。

        刚才去查房的时候,那个小姑娘不小心踩的。

        小姑娘年纪还太小,长得干干净净。

        她踩到他鞋上的时候,唐遇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叶珈蓝小的时候也这么踩过他。

        而且很凑巧的是,叶珈蓝那年刚好也十一岁。

        一转眼就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

        从查房开始到结束,唐遇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他心情阴郁了一路,然后一开门就看到了叶珈蓝。

        她就趴在他平常工作的桌子上,睡得安稳,眉眼温柔。

        唐遇心情突然就好了不少,她伸手摸了摸叶珈蓝的头发,低下头轻声在她耳边说:“回家了。”

        叶珈蓝没听见,睫毛动了动,半点反应也没有。

        牛医生连忙把头转了过去,为了不吃狗粮,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上。

        半分钟后,干扰他的罪魁祸首终于抱着另一个同伙出了办公室,牛医生吐了口气,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医生就不应该跟医生谈恋爱,秀恩爱的行为会严重干扰到其同事成为一名医术精湛的伟大医生!】-

        叶珈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在陌生的床上。

        窗帘是深色的,密不透光,整个房间可见度极其低下。

        叶珈蓝差点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没有睡醒,又闭上眼睛,她这一觉睡得时间长,连胳膊都有些发麻,结果刚一把胳膊从被子里伸展了下,就碰到了右手边的什么东西。

        温热细腻,应该是个人。

        叶珈蓝脑袋空白了一瞬,然后飞速运转起来。

        她记得昨天晚上去了医院,在唐遇办公室里睡着了。

        所以应该不会出现酒后乱性的情况。

        叶珈蓝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旁边那人一个翻身,把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醒了?”

        “……嗯。”

        听见唐遇声音的时候,叶珈蓝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她肩膀放松下来,转了个身去拿手机。

        一个晚上过去,谢天谢地没有未接来电。

        微信消息倒是有两条,都是婷婷妈妈发过来的:【叶医生,钱筹够了,主任说把婷婷的手术时间提前到明天,太谢谢你了!】【也替我谢谢你男朋友!】

        叶珈蓝揉了揉眼睛,点开那条众筹动态一看,十五万果然已经全了。

        她随手翻了下,然后看到捐款最多的那人,捐款数额十万元整。

        叶珈蓝一惊,手肘向后轻戳了戳身后的男人,“唐遇,你包养我吧。”

        “嗯?”唐遇没睡太醒,但是也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他音调轻而含糊,“你知道包养什么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