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许恋明显是被刚才来的亲戚折腾得不轻,体力耗费不少,一听要吃饭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我今天要点一份糖醋排骨一份排骨汤,再来一份炸小排!”

        门口盆栽旁边就放了一个电子秤,要是放在平时,叶珈蓝肯定会调侃她几句。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

        叶珈蓝看了眼微信聊天界面,所以现在的情况,她是应该答应许恋,还是应该答应唐遇?

        她更倾向于前者。

        但是考虑到她和唐遇才和好没多久就拒绝他的话,多少是有些不合适,叶珈蓝想了半分钟也没想出个合理的方案来。

        许恋见她突然就没了动静,本来人已经走到了门口,这下又突然停下,“弯弯?”

        “……哦。”

        叶珈蓝选择困难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干脆就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个一块钱的硬币出来。

        “干什么?”许恋越发不解。

        叶珈蓝随口瞎扯,“不知道中午吃什么。”

        许恋点点头,也不打扰她抛硬币,就着门框靠着站了起来。

        她打开微信工作群看了眼,发了条消息问:【今天中午食堂有什么好吃的啊?】【红烧肉红烧排骨小鸡炖蘑菇各种肉类……太多了,小许中午不知道吃什么了吧?】【我知道吃什么啊,但是弯弯不知道吃什么,现在开始抛硬币了。】叶珈蓝丝毫不知道工作群的动静,她闭了闭眼睛,把硬币握在手心里默念了几句。

        正面就和唐遇,反面就和许恋吃。

        做好准备之后一抛,落在掌心的时候一看,正面。

        她对这个结果不大满意,于是又抛了一次。

        还是正面。

        叶珈蓝潜意识里就不想做一个重色轻友见色忘友的人,但她又得为拒绝唐遇找个合理的借口,所以两次不行,她就抛第三次。

        许恋:【她已经抛了三次硬币了。】

        【叶医生的硬币是多面体是吗,每一面写一道菜?】【就正常的硬币啊。】

        【这也太鬼畜了吧,两面的硬币她能抛出什么来啊?】这人消息刚发出来,唐遇收到了一条消息:【不去了。】隔了两秒,叶珈蓝嫌这三个字太僵硬,于是又打了两个字上去:【嘻嘻。】发完消息之后,她把硬币放回抽屉,“走吧。”

        “想好吃什么了?”

        “吃青菜。”

        她抛了三次,三次全是正面,不配吃肉。

        叶珈蓝已经走了过来,许恋捏着她的手腕上下摸了摸,“都这么瘦了还吃青菜?”

        许恋:“弯弯,你知道女人瘦的时候最先瘦哪里吗?”

        叶珈蓝开门,偏头看她一眼,她长得比许恋高一点,所以视线微微垂了些,“胸?”

        bingo!

        许恋刚要反问一句,就听叶珈蓝“哦”了句,“没关系,我不喜欢大胸。”

        说完不等许恋再说话,叶珈蓝抬脚走出办公室。

        为了避免和唐遇撞个正着,叶珈蓝步子迈的挺快,许恋小跑了几步才追了上来,“你喜不喜欢不重要,但是唐医生肯定喜欢胸大的……”

        “……”

        叶珈蓝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脚步没停,步子迈的越发快,结果才走出没几步,就听到许恋音量陡然转小:“……唐医生。”

        叶珈蓝:“……”

        这叫什么?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叶珈蓝不得不停下来,她嘴角抽了抽,转过头一看,唐遇果然刚从办公室出来。

        他看了眼许恋,然后才又看向叶珈蓝:“去吃饭?”

        许恋立刻捣蒜似的点了点头,“打算和弯弯去食堂吃饭,唐医生,你要一起吗?”

        “不了。”

        要是唐遇跟他们两个一起吃饭,到时候电灯泡是算唐遇还是许恋?

        想想都觉得尴尬。

        叶珈蓝刚松了一口气,就又听他说:“叶医生,吃完饭来我们办公室一趟。”

        “……啊?”

        “有事跟你说。”

        “……”

        “正事。”

        “……好。”

        许恋眼神在他们两个身上转了几个来回,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

        唐遇又偏头看她一眼,“我不喜欢胸大的。”

        许恋:“……”

        叶珈蓝脸一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明明这些话是许恋说出来的,但是再由唐遇嘴里过一遍,就像是公开处刑,把她弄得有些无地自容。

        偏偏这人脸不红心不跳,看都没再看她们两个人一眼,先一步乘了电梯下了楼。

        许恋后知后觉地吐了口气:“听力真好。”

        叶珈蓝:“……”

        叶珈蓝中午还是吃了一个鸡腿。

        她饭量小,点的饭也比许恋少点,所以比她先几分钟吃完了餐盘里的饭。

        许恋还坐在对面吃,叶珈蓝就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微信上多了一条个人消息。

        【抛了三次硬币的结果,就是不和我一起吃饭了?】叶珈蓝回复地特别有诚意:【你问我之前,我先问了恋恋,把她扔下不大好,毕竟没有男朋友的人都需要关爱。】唐遇没再回复。

        叶珈蓝虽然吃的不算多,但还是有点撑,她摸了摸肚子,又问了句:【你吃饭了没?】【还没。】

        【你想跟我说什么事啊?】

        【吃完来我办公室。】

        叶珈蓝干脆也不多问了,她把手机装回包里,直到对面的许恋一口口地把饭扒完,她才起身收拾了餐盘,又去窗口打了一份饭。

        洗完餐具回办公室的时候是十分钟后。

        许恋直接回了精神科,叶珈蓝看了眼表,然后敲了唐遇办公室的门。

        里头男声应得快:“进。”

        门一推就开,叶珈蓝进去的时候,没看到办公室里的另一个医生,她视线在那张空桌子上扫了一眼,唐遇就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句:“有个病人出了点儿问题,他过去看看。”

        叶珈蓝“嗯”了声。

        视线刚收回来,唐遇食指就推着几张用回形针固定住的纸过来。

        叶珈蓝过去接过来。

        第一页是患者的体征信息,再往下翻就是几张脑部ct图,和一些文字的病情分析。

        叶珈蓝看不大懂图,但是光看文字分析就知道病情严重。

        她又把病历报告重新翻到了第一页,然后看到了患者的信息。

        年龄十一岁,性别女。

        不用唐遇说,叶珈蓝也知道这个人是谁。

        她把那沓纸放回桌子上,“安排住院了没?”

        唐遇“嗯”了声,“今天上午十一点住的院。”

        “那手术呢,安排了没?”

        “安排的周四,家属还没签字。”

        叶珈蓝视线从检查报告单已到唐遇脸上,“因为钱的事?”

        “嗯。”

        唐遇手指在报告单上轻点几下,“手术加上术后放疗化疗的费用,大概在十几万,还不包括住院和医药费用。”

        “而且髓母细胞瘤是恶性肿瘤,预后不良,生存率很低。”

        叶珈蓝手指收紧,把从食堂带回来装饭的袋子攥的有些紧,“有多低?”

        “几个月。”

        叶珈蓝虽然在医院工作有几年了,但是因为科室特殊的原因,还没怎么接触过这些死亡率高的疾病。

        她向来觉得生命顽强,但是真接触到了才能真切地体会到生命的脆弱。

        叶珈蓝吐了口浊气,手里的袋子把她手指勒的有些疼,她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拎着东西,她把带回来的饭菜放到唐遇桌子上,“早饭吃了没?”

        “吃了。”

        叶珈蓝把饭盒盖子打开,“那个小姑娘在哪个病房?”

        “409。”

        唐遇瞥了眼饭盒,“不想吃。”

        叶珈蓝把饭菜往他跟前推了推,“那也得吃。”

        谁知道下一台手术什么时候来,他又得手术室里头待多少时间?

        到处都是不确定。

        外科医生本身就是一个吃了这顿没有下顿的奇怪生物。

        叶珈蓝拿筷子夹了块肉递过去,“快吃,吃完了我去409看看。”

        唐遇抬眼看她,眉梢一扬,没张嘴。

        叶珈蓝干脆倾身凑过去,左胳膊肘轻抵在了桌子上,这样手一伸,刚好把那块肉递到了他的嘴边。

        两人视线相平,唐遇和她对视了半秒,然后视线一低。

        叶珈蓝还没来得及顺着他的视线低头,就听他开口说了句:“也不小。”

        话音落下,叶珈蓝头也刚好低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个姿势实在不太雅观,她胸口那片白皙露出来了一片。

        叶珈蓝手下意识要去把衣服的领口给拉起来,刚伸过去就又觉得这个动作有点猥琐,干脆抬起左手挡住了男人的眼睛。

        她上半身微微抬起来些,“张嘴。”

        唐遇这次总算听话地配合了一次。

        下一秒,叶珈蓝刚把肉放进他嘴里,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打开。

        外头的人明显还用了不小的力气,开门的声音挺大,把叶珈蓝吓得手一抖,筷子差点从手里掉下来。

        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背后男声就响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进来的不是时候,我什么都没看见……”

        他说着像是马上就要退出去。

        叶珈蓝动作僵了一瞬,然后立刻直起身子,她把筷子放到饭盒上,“不用出去了,我已经好了……”

        无论怎么说,该出去的人都应该是她。

        叶珈蓝整理了一下衣领,转头冲男医生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也顾不得看男医生脸上五彩纷呈的表情,她从他身边出了门。

        门一关上,男医生就“哇塞”了一句:“你对叶医生干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拉领口?”

        唐遇瞥他一眼,没理他这茬。

        什么叫他对叶医生干了什么……明明是叶医生对他干了什么。

        上班时间勾引他。

        当天下午下班以后,叶珈蓝才去了407一趟。

        毕竟不是她负责的病人,上班时间去不大好,叶珈蓝从唐遇办公室出来之后纠结了几分钟,还是决定下班以后再过去。

        下午六点四十分,外头天已经暗了下来。

        已经是深秋,医院楼下的落叶铺了满地,这会儿在楼上还能看到楼下打扫卫生的清洁阿姨。

        叶珈蓝到407门口的时候,病房门没关。

        里头一共两个床位,一个头发花白得了血栓的爷爷,还有一个,就是今天上午入院的那个小姑娘。

        叶珈蓝没立刻敲门进去。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小姑娘床边的女人,女人正拿着一本故事书在读,声音不大,隐约能听出些沙哑来。

        叶珈蓝站了几秒,然后敲了敲门。

        女人像是没听见这声音,还在翻故事书,刚要继续王新爱读,那小姑娘就伸手试探性地摸了摸女人的胳膊,“妈妈,有人敲门。”

        见女人转头看过来,叶珈蓝这才推门进去。

        女人明显没想到是她,愣了一下才站起身来,“医生……”

        那小姑娘视力降得极快,现在已经看不清楚东西,连人影都辨得极其模糊,“是上午的那个医生哥哥嘛?”

        “不是……”女人耐心解释,“这次是医生姐姐。”

        小姑娘嘴角弯了弯,“医生姐姐,你来和我玩了吗?”

        “对啊,”叶珈蓝走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吃不下……”

        女人叹了口气,“吃了就吐……已经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

        叶珈蓝低头,果然在小姑娘的手背上看到了几个针眼,应该是输营养液留下来的。

        “姐姐,你给我读故事书好不好?”

        “婷婷,姐姐很忙……”

        叶珈蓝冲旁边女人点了下头,接过她手里的故事书,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

        中途只翻了一页书,不到十分钟,婷婷就睡了过去。

        叶珈蓝把书放下,眼神示意了一下女人之后,先一步出了病房。

        女人给小姑娘掖了掖被角,两分钟后才跟了出来。

        病房外的走廊有几排座椅,叶珈蓝找了个地方坐下,女人就坐到她旁边。

        两个人安安静静,叶珈蓝先开了口:“不打算进行手术吗?”

        “我们也想手术啊……可是能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现在打电话过去根本没人愿意接,医生,你也知道我婆婆的病也花了不少钱了……现在家里能卖的也都卖了,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根本。”

        叶珈蓝低头,两手交叉握在一起,“什么时候查出来生病的?”

        “也没多长时间,”大概是这几天奔波地实在累了,女人精神不大好,前几天来医院闹的飞扬跋扈全都没有了,整张脸看起来苍白又疲惫,“就是半个月前吧,婷婷说看不清东西,我和孩子她爸还以为她是近视了,带她去配了副眼睛,后来没过几天她还说看不清东西头疼,饭也吃不下几口,有次还晕倒了……我们这才害怕了,带她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您那天来医院跟曹阿姨说了这事吧?”

        “我是说了……但是我没怂恿她跳楼啊……”女人抹了抹眼睛,“我那天可能是说的有些过激了,但其实也不想她出什么事。”

        “那唐医生打人的视频——”

        “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女人声音弱了又弱,头发散开,看着沧桑地紧,“你也知道,我们是真的太缺钱了,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手术费用可以众筹的……”叶珈蓝顿了顿,然后抬头看她一眼,“他是个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