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叶珈蓝拎着袋子的手一松。

        男医生完全把早餐接了过去,他暧昧不明地看了眼叶珈蓝,然后才又抬眼看向她身后的男人:“这么快就开完会了?”

        唐遇已经抬脚走了过来。

        他身上白大褂干净得不染纤尘,连袖口都是平平整整的,他微微把袖口挽起来些,轻“嗯”了一声。

        男医生也没多问,他又笑眯眯看了眼叶珈蓝:“叶医生,你刚才说礼尚往来是吧?”

        “啊?”

        男医生似乎怕她听不清,所以还特地低了下头,两人距离拉近了些,叶珈蓝一抬眼就看见他的脸被放大了些,她连忙后退了半步,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嗯。”

        “那我明天给你送早餐的话,你后天是不是也要礼尚往来地给我送一次?”

        他当然是随口说说。

        现在这情况,不是瞎子都能看见这俩人之间有猫腻,他又不是喜欢坏人姻缘从中横插一刀的人。

        更何况按照这两人的择偶标准,他百分百插不进去。

        男医生就是想看看叶珈蓝的反应。

        结果只看到她眼光闪了下,还没说话,他就被人扯着领口推进了办公室里。

        男人动作快,而且利落。

        叶珈蓝只觉得眼前像是花了几秒,有什么东西模糊地闪过之后,那位八卦男医生被关进了办公室里。

        唐遇手还搭在门把手上,他转头看了眼叶珈蓝,“昨晚怎么不见你礼尚往来?”

        “……”

        和他比起来,叶珈蓝纯洁地简直像是一张白纸。

        这方面的反射弧都比常人更长,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瞪了唐遇一眼之后,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砰”地一声,她把门关的震天响。

        就在门旁边不足半米坐着的许恋被她吓了一跳,“大早上的谁惹你生气了?”

        叶珈蓝转头看了眼许恋,然后面不改色地扯了个慌:“……有风,风吹的。”

        “起风了吗?我来的时候外头还挺闷的。”

        叶珈蓝笑了下,没再接话。

        她平复了下心情,然后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恋恋,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老家有个远方亲戚前几年得了精神分裂,打算今天来城里看看,我一大早就被我妈叫了起来。”

        叶珈蓝端坐好,打开电脑导出几个病人的病情报告:“几点过来啊?”

        许恋看表,“不堵车的话大概八点多到吧。”

        叶珈蓝点了点头。

        “弯弯。”

        “嗯?”

        “你今天有空没?”

        叶珈蓝偏了偏脑袋,看向许恋,“想让我给你亲戚看病啊?”

        “可不是嘛,”许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医院不允许我们科的医生给亲人朋友就诊。”

        “看看情况吧。”

        叶珈蓝实在不敢贸然答应下来,毕竟等着她的还有一堆事。

        307的曹阿姨要去看一下,曹阿姨的孙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住院治疗。

        大大小小的都是事,堆在一起压得叶珈蓝有些烦。

        她晃了晃脑袋,不再想这些烦心事,集中注意力看起病情报告来。

        北城今早上还是堵车了,堵得几条路上的车都寸步难行。

        许恋的远方亲戚意料之中地没有在八点多到达医院。

        叶珈蓝也没刻意等他们,查完房以后又去307病房看了看曹阿姨。

        曹阿姨没有家人在旁边照顾,平时也就负责这个病房的小护士帮忙照顾她,才几天不见,念过半百的女人好像就又瘦了一圈,连头发都似乎比前些日子花白不少。

        叶珈蓝进去的时候,护士刚要从里面推门出来,一见她就弯唇笑了一下,“叶医生,你来了啊?”

        里头的人瘦骨嶙峋,手背上插了跟针管,输着液睡着了。

        “刚睡着,”护士把门关上,“这两天没怎么好好吃饭,一直再输营养液。”

        叶珈蓝隔着门上的玻璃又往里看了一眼。

        护士叹了口气:“叶医生……曹阿姨的住院费该交了,上次交的期限是到这周六的,眼看就没几天了。”

        叶珈蓝也叹了口气,“刘医生该回来了没?”

        刘医生就是负责曹阿姨的医生。

        护士点头,“今天下午就回来,前天跟刘医生说这事的时候,刘医生可高兴了。”

        “高兴什么?”

        “刘医生说,不交住院费就能赶出医院了,省的在她手上出什么事,到时候责任还有一部分归到她头上……”

        叶珈蓝微微皱眉。

        “叶医生,你也知道刘医生该评职称了,恨不得早点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扔出去呢。”

        叶珈蓝又瞥了眼里头病床上安安静静睡着的老人,长长地吐了口郁气,“她这几天状态怎么样,除了不吃饭之外还有没有轻生的念头?”

        “这倒没有。”

        “那就好,药照常给她吃就行,”叶珈蓝转身就要离开,走了几步之后又猛然顿住,“小芸,曹阿姨的孙女生病了,平时跟她聊天的时候最好先避开这些。”

        “好的叶医生。”

        叶珈蓝冲她笑了一下,然后去了别的病房。

        叶珈蓝负责的病人不多,一圈都转下来之后也才不到十一点。

        她在自动售货机处买了罐可乐,拿在手里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走到距离精神科几米远的地方,他们办公室里的声音就已经远远传了出来——

        “小恋啊。你同事什么时候回来啊?”

        “能不能不收钱啊?不能的话能不能便宜点啊?”

        叶珈蓝脚步放缓,走得越近脚步声就越轻。

        里头男人嗓门不小,“能不能顺便查查你婶子身体有没有问题啊?这都好几年了都没怀上……”

        叶珈蓝脚步顿住,她两手捧住那罐可乐。

        自动售货机出来的听装饮料都是冰的,她右手抓了半天冰可乐,手指都冰的有些发僵。

        可乐罐上水珠汇在一起,在她手指接触的地方留下来。

        叶珈蓝手指挪了挪,刚要抬脚进去,旁边科室的门被打开。

        男人从里面出来,看见她时脚步微微顿了下,“站外面干什么?”

        叶珈蓝下意识要把那罐冰可乐背到身后,结果那人视线微微一低,动作比她快了些,一手捏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把那罐可乐拿了过来。

        “怎么又喝冰的?”唐遇抬眉看她。

        “只有冰的了。”

        “那就去喝热水。”

        “……”

        叶珈蓝嘴角撇了下,盯着他手里的可乐看了几秒,然后才不情不愿地应了声,“你干什么去?”

        “昨晚上过来的那小姑娘家长带她来拿详细的书面病情报告,吴老师叫我过去。”

        “那你还不赶紧过去……”

        唐遇却站着没动,他空着的那只手碰了碰叶珈蓝的指尖,“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刚才的问题……站外面干什么?

        叶珈蓝脑子一抽,随口就扯了句出来,“等你啊。”

        唐遇看着她的眼睛,几秒后,他突然低头,在叶珈蓝额头上亲了下,“走了。”

        “……”

        叶珈蓝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心想,有句话果然没有说错。

        恋爱中的人是没有智商的。

        这句话不止对女人适用,对男人也同样适用。

        她随口用来哄他的话——

        唐遇居然信了。

        叶珈蓝叹了口气,觉得既无奈又甜蜜。

        她嘴角弯了下,然后又在听到自己办公室里男人的声音是倾了下来,她指尖还沾着水珠,在白大褂衣角上随意擦干净之后,推门进去。

        开门声响起的时候,男人声音骤然弱了不少。

        叶珈蓝看见他转头看了眼她,然后又飞速转头看向许恋,“小恋啊,这是你的同事吧?”

        许恋已经被他吵得一个头两个大,皱着眉“嗯”了一声。

        “医生啊……”

        男人上来就要握叶珈蓝的手,“你快给我媳妇看看病。”

        叶珈蓝视线一转,看到那个呆呆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女人目光呆滞,落在某一点就不肯移开。

        叶珈蓝过去坐下,拿出登记表来先让男人登记了身份信息。

        这个病人病情不算特殊,就是精神疾病类最常见的精神分裂症。

        看诊时间不长,十二点多的时候,叶珈蓝给她开了药:“看诊费就免了,药也都是开的性价比高的。”

        开药一般关系到医师的提成,所以有的无良医师最喜欢开贵的药。

        叶珈蓝不缺钱,也懒得干这种事,她把单子递过来,“刚才听您和许医生问孩子的事,您妻子现在的状况,我不建议要孩子,而且今天开的抗精神病药吃了也有可能会导致胎儿畸形。”

        她把诊断单也一并递过来。

        上头不建议要孩子几个字被她用笔着重圈了出来。

        “病人要坚持服药并定期复诊。”

        叶珈蓝退出电脑界面,“您可以去药房拿药了。”

        男人看她一眼,欲言又止半晌,最后还是拉了妻子一起出去。

        门一关上,许恋就哀嚎一声,“刚才我跟他说不能要孩子,他还觉得是我骗他。我有什么可骗他的啊?就算有了健康的孩子,就他们家的状况也未必能把孩子养好吧?”

        “所以说苦的还是孩子,”叶珈蓝起身,“去吃饭吗?”

        刚说完,她的手机震动了下。

        有条微信消息发了过来:【去吃饭吗?】与此同时,许恋瞬间从椅子上起身,大喊一声:“去!吃他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