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叶珈蓝一怔。

        她确定自己以前没和唐遇余莹的事,这种事就是她心口上的一块疤,掀开一次就要疼一次。

        除了每年余莹生日那天,更多的时候叶珈蓝和余秋华都选择性遗忘。

        至于唐遇,在叶珈蓝的印象中,他是完全不记得关于余莹的记忆的。

        她不太清楚唐遇双重人格的治疗过程,也不知道他早在几年前就记了起来,所以今天从他嘴里听到这个名字,还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叶珈蓝呼吸停滞半秒,然后才又缓缓吐了口气。

        背后男人把她圈在怀里,唇轻轻在她后颈轻吻了下,他眼睛完全睁开,也看向叶珈蓝看着的窗框。

        “我记得她。”

        叶珈蓝右手垂下,攥紧了身下压着的床单,“能和我说说她吗?”

        自从余莹来北方上大学以后,就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她平时又好学,假期回来也都比一般同学早,在家待的时间基本超不过半个月。

        叶珈蓝对她的了解也越来越少。

        所以她知道余莹交了男朋友。

        但是不知道她交的男朋友是谁。

        唐遇闭了闭眼,轻声问她:“想听什么?”

        “讲讲她喜欢的人吧。”

        余莹喜欢的人,也就是徐震。

        这次身后的人却没再出声。

        男人呼吸声浅浅,温温热热地撒在她的颈上,但是叶珈蓝丝毫感受不到暖意。

        叶珈蓝抿了抿唇,先他一步开了口:“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夏至走的时候。”

        夏至走的时候,那也就是大一下学期,比叶珈蓝知道这事早了整整两年。

        两年当中,他完全没有提过一个字。

        “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唐遇顿了下,他的唇偏了位置,落在叶珈蓝的颈窝处,女人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味,他吻得小心翼翼,“然后等你跟我分手么?”

        叶珈蓝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她也不想分手。

        但是前有唐遇的父亲徐震,后有她的母亲余秋华。

        这两个人应该都不会支持他们两个的感情。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叶珈蓝当时不知道唐遇记起了这事。

        所以徐震问她万一有一天唐遇知道了这些事以后,对她一直愧疚怎么办的时候,叶珈蓝退缩了。

        她选择了及时止损,在唐遇想起来之前。

        直到今天,叶珈蓝才知道最晚知道真相的人是自己。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抓着床单的手紧了又松,松开然后又抓紧,她深呼了口气,直直把一张脸埋进了枕头里。

        能呼吸的气体越来越少,叶珈蓝反倒觉得舒服不少。

        她憋了一口气,等枕头都被她的呼吸染上了温度,她被人按着肩膀把脸从枕头里转了过来。

        唐遇手指在她肩上轻轻摩挲,声音越发地低:“对不起。”

        这种声音,叶珈蓝在什么时候听过呢?

        在叶珈蓝那次晕倒,被唐遇知道她流过产的时候。

        他还是对她愧疚了。

        跟徐震说的一模一样。

        叶珈蓝用力咬了下下唇,声音隐隐有些颤:“唐遇,你是不是觉得对我很愧疚?”

        或者说,叶珈蓝现在不确定他现在对她,到底是愧疚还是爱。

        徐震的话仿佛还清晰荡在她的耳边,她突然就怕听到答案。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想收都收不回来。

        叶珈蓝闭上眼,下巴在微微下压,就要碰到锁骨的时候,按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突然用力,然后把她转了个身。

        下一秒,唐遇翻身压在她身上。

        室内光线不充足,但是还是能勉强辨清他的五官和表情。

        叶珈蓝视线落在他的脸上几秒,然后转开,移到头顶上方的天花板上。

        唐遇抬手在她眼睛上去轻碰了下,“你觉得呢?”

        叶珈蓝又慢吞吞把视线移了回来。

        “我不知道。”

        “爱啊,”唐遇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片刻,他微低头,吻又落了下来,从她的额头到鼻尖,再到脸颊,掠过嘴巴直接吻在她的下巴上,“我只对你姐愧疚。”

        虽然徐震的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他犯下的错也没必要让唐遇背锅。

        但是没办法,即使他再不愿意承认,在血缘和法律上他们都是父子。

        就算不提父债子偿,但是干系还是脱不了的。

        徐震犯下的错,毫无疑问地会影响到他。

        叶珈蓝就是怕他心里那道坎过不去,所以快刀斩乱麻地提了分手。

        分了手就一了百了了。

        唐遇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余莹,就算想起来他们也分手了,不会再激起什么浪花。

        顶多是内疚郁闷几天,然后他的生活就会回到正轨。

        但是从他回来那天,所有的情节还是偏移了原来的轨道。

        叶珈蓝后悔了。

        后悔那么干脆地和他分手了。

        她没再逃避似的转移视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

        唐遇说爱她,那她就相信。

        男人眼底有细碎的亮光,温柔又晃眼,叶珈蓝盯着这双看了半晌,然后突然伸手抱住他,也在他下巴上亲了下。

        唐遇这会儿压在她的身上,肌肤相亲,叶珈蓝明显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滚烫的温度,以及抵在她腿根的某处。

        叶珈蓝腿一软,怕待会儿又不小心勾起了他身上的火,连忙又退了回来,一把推开他翻了个身,扯过了被子装睡。

        唐遇的火已经被勾了起来。

        他在床上平躺了半分多钟,虽然没碰到叶珈蓝,但是她身上的香味一点点地飘了过来,某一处的火怎么都灭不下去。

        唐遇深呼了口气:“叶珈蓝。”

        叶珈蓝见她老实地不行,也没再故意装睡:“……嗯?”

        “我在国外这么多年,没有交过女朋友,没有和女人上过床,也没有碰过异性的手。”

        “……哦。”

        明明是温馨感人的时刻,叶珈蓝却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身后的呼吸声靠近,然后她的睡衣被扯了下去,“所以,你懂吗?”

        “我不懂。”

        叶珈蓝还没来得及拉着被子往前爬,就又被他箍住腰拽了回去,“不懂我教你。”

        “不用……”

        话刚说出口,嘴就被人吻住。

        那人手指一路点起了火,叶珈蓝脑袋也像是被烧了一把火,烧的她理智不大清醒,连推拒的动作都忘了做出来。

        房间温度一点点地攀升。

        唐遇难得放纵一次。

        他刚才说的话其实半句不假,除了最后一句。

        他是医生,难免会和异性有些肢体接触,不过他的学科比唐慕白好了很多,最多也就是碰到写无关痛痒的地方。

        国外对爱和性向来开放,大学公寓里的几个舍友也不是没人带过女朋友回去。

        一到晚上,各种声音连门板和墙壁都不能完全遮住。

        唐遇是例外的那一个。

        他无动于衷地听着那些亲热的声音,偶尔也会觉得是叶珈蓝欠了他的。

        欠了他这么多次。

        但是冷静下来,这个念头又很快被他抛到脑后。

        就当是他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地为她守身如玉这么多年。

        叶珈蓝早上醒来的时候,床的另一侧已经空荡荡。

        她伸手摸了摸那侧的床单,已经凉了。

        叶珈蓝看了眼表,早上六点半。

        外头天还没亮,但是微信上倒是有条新消息,点进去一看,备注就把她吓了一跳。

        上头就两个字:老公。

        老公?

        叶珈蓝差点以为自己账号登录错了,反复确认没问题之后,她才又点开备注“老公”之人的资料看了一眼。

        朋友圈空白,头像也是空白。

        叶珈蓝试探性地发了句:【唐遇?】

        那人回的倒快:【嗯。】

        “……”

        刚要去改备注,唐遇又发了一条过来:【不许改。】“……”

        他倒是了解她。

        叶珈蓝看着这两个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从床上爬起来,【这样被别人看到不太好。】【怎么不好?】

        【我们又没结婚。】

        而且目前甚至根本没有结婚的计划。

        一想到这个,叶珈蓝轻叹了口气。

        余秋华现在是不知道余莹和徐震的破烂事,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掀出什么惊涛骇浪呢。

        叶珈蓝走了几秒钟的神。

        几秒钟后,唐遇的微信消息发了过来:【怎么,人都给你上了,你还不打算对我负责?】“……”

        叶珈蓝刚滋生出来的伤感情绪就又被一盆水迅速浇灭,她瞪了一眼手机屏幕,嘴角弯了下又迅速抿直。

        她没再理唐遇,去了洗手间洗漱。

        出来以后,换完衣服后叶珈蓝才又问了句:【你怎么走这么早?】【开会。】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

        不到九点,她打了几个字上去:【辛苦了。】发过去之后不放心,她又问了句:【吃早饭了没?】【没。】

        那人越发的言简意赅。

        叶珈蓝没再打扰他工作,简单扑了层水乳之后出了房间。

        早上时间不充裕,叶珈蓝都没来得及做早饭。

        她在医院附近的早点店买了两份早餐,一份拿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份交给了和唐遇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男医生看她的眼神已经不是简单的暧昧来形容了,他冲她十分猥琐地笑了笑,叶珈蓝扯唇,苍白无力地解释:“……礼尚往来。”

        刚说完,身后男声响起,似笑非笑:”礼尚往来……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