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这大概是他们重逢以后,难得温情的时刻。

        温情到叶珈蓝有些分不清梦境现实。

        她用力眨了眨眼,直到确定手里抓着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她才弯了弯唇。

        下一秒,搂在她腰间的手微微松开。

        那人指尖轻捏住她的下巴轻抬起,然后他低头,吻铺天盖地就落了下来。

        叶珈蓝靠在墙壁上,头轻轻地后仰,刚配合地张了张嘴,旁边门就被人扣响。

        不长不短的三声,就真真切切响在耳边上。

        叶珈蓝下巴还被唐遇捏着,动弹不得,只下意识转了转眼睛,然后她余光瞥见了一个人影。

        那人就站在距离他们不足半米的地方,若无其事地看着他们两个亲热。

        叶珈蓝还没干过这种事。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她和唐遇晚上在树林的阴影底下接吻都觉得心惊肉跳,怕突然有人经过看到。

        明明是情侣热恋期正常腻歪的动作,但是可能和性格有关,关上门什么事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就不行。

        现在这人就站在旁边,像是有意欣赏他们两个接吻的画面,就轻倚在门框上,他低头看了要腕表,也不出声提醒。

        叶珈蓝反应过来,手伸手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唐遇,把脸偏了开来。

        新鲜的空气立刻钻进鼻子,然后进入胸腔。

        叶珈蓝深呼吸几口,她耳根烧的通红,微微把眼睫垂了下来。

        倚在门上的人终于开口问了句:“完了?”

        唐遇没说话,他伸手抹了下叶珈蓝泛着水光的唇角,然后才侧眸看了男人一眼。

        唐慕白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他怀里的女人,“吃饭了。”

        唐遇“嗯”了声,刚要拉着叶珈蓝下楼,就又被身后男人叫住:“等下。”

        叶珈蓝脚步停住。

        唐慕白这声叫得及时,她刚好停在了他的身侧。

        “我有话跟叶小姐说。”

        难得他还记得她姓叶。

        叶珈蓝抿了抿唇,把手从唐遇手里抽了回来:“唐遇,你先下去吧。”

        “小舅舅——”

        “放心,我不欺负女人。”

        唐遇眉心皱得紧了又紧。

        他看了眼叶珈蓝,后者冲他弯唇笑了下,用口型无声说了句“没事”之后,他才轻叹口气,抬脚出了书房。

        脚步声渐远。

        直到完全消失,唐慕白才抬了下手,随意地把房门轻掩上,走到书桌旁边坐下。

        叶珈蓝也跟着往那边走了几步,她嘴巴张了张,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安静不到半分钟,还是唐慕白先开的口:“你们两个现在是什么意思?”

        他长得和唐遇实在像,只是眼神比唐遇柔和几分,“和好了?”

        叶珈蓝点头,“算是吧。”

        虽然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但是也算是和好了吧。

        她总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

        “既然分手了,为什么要和好?”

        叶珈蓝突然就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唐慕白视线没落在她身上,跟前的电脑屏幕开着,他随意输入了“华溪医生打人”几个字,然后点了回车。

        网页上很快出来整页的新闻消息。

        最近的一条还是两个小时发布的。

        看来还没得到任何控制。

        唐慕白就看了两眼,然后他把视线收回,移到叶珈蓝的脸上。

        女人漂亮归漂亮,但他还是想不通能让唐遇这么着迷的点在哪里。

        他随手拿了旁边的一根笔,夹在两指间轻轻转了两圈,替她回答了:“因为发现还喜欢他,非他不可?”

        叶珈蓝也不跟他兜圈子,点头答:“是。”

        唐慕白看她半晌,然后突然扯了下唇:“分手也是你提的吧?”

        “……是。”

        得了,选择权完全不在唐遇这里。

        没出息。

        唐慕白指间转笔的动作顿住,然后轻捏住笔杆扣在了桌面上。

        叶珈蓝注意到,那是拿手术刀常用的姿势。

        ……该别是想把她解剖了吧?

        她视线落在那人手中的笔上。

        下一秒,她看见那只笔被轻放了桌子上,“唐遇的私生活我不管,他想和谁交往和谁结婚都随他的意愿,但是叶小姐——”

        “二次伤害一般比第一次更严重,你懂我的意思吧?”

        唐慕白已经站起身,“要不从现在就别开始,要不……”

        “学长。”

        叶珈蓝记得唐慕白和她一个学校。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和唐遇一样叫“小舅舅”不合适,所以她嘴一快,这两个字就直接出来了。

        叶珈蓝看着他的眼神坚定了不少,“我今天会和唐遇过来,您就应该知道什么意思了。”

        唐慕白被她叫得愣了一下。

        就几秒,他就轻轻嗤了声,“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

        “下去吃饭吧,”唐慕白把电脑合上,“不然唐遇该以为我欺负你了。”

        唐慕白是没欺负她。

        但是叶珈蓝手心还是出了不少汗,她两只手都因为在书房的那几分钟攥的太紧,一直到吃完晚饭,她手都还有些没力气。

        这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唐遇和唐慕白话都不多,但是唐安宁比较闹腾,把气氛活跃起来不少。

        吃完饭的时候近九点钟。

        唐遇开车送叶珈蓝回家,把车停在她家楼下的时候,他才开口问了句:“我舅舅跟你说什么了?”

        叶珈蓝本来正在解安全带,听见他的话手僵了一下,她转头看他:“让我对你好一点。”

        唐遇挑眉看她。

        “真的。”

        “那你怎么说?”

        “我说好啊。”

        叶珈蓝把安全带解开,“我会对你好的。”

        唐遇弯了下唇角,他也把安全带解开,“不请我上去做一下?”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

        九点一刻。

        还不算太晚,她点了点头,先一步拉开车门下车,“十点以前从我家出来。”

        唐遇眨了下眼,没说话。

        叶珈蓝这几天比较忙,在医院的时间长,家里已经有几天没有好好收拾过了。

        不过好在她平时整洁,家里不收拾也不算乱。

        叶珈蓝开门进去,从鞋柜里翻了半天也没翻到一次拖鞋,她只得耸了耸肩,“穿鞋进来吧。”

        她把客厅的大灯打开,进去之后就直奔冰箱,拿了两罐冰可乐过来。

        刚把其中一罐递过去,她就听见唐遇说了句:“少喝凉的。”

        “……”

        叶珈蓝乖乖的把自己那瓶也推到了一边,没敢喝。

        “饿吗?”

        “……嗯?”

        “看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

        “下午吃了不少水果。”

        医生说肠胃不太好的话,要多吃水果。

        自从她上次犯过肠痉挛之后,办公室就备了不少的水果,无聊的时候就吃。

        下午的时候吃了太多,所以到了饭点就不太饿了。

        唐遇视线掠过她平坦的肚子,然后再上移,落到她的脸上。

        叶珈蓝注意到他的视线不大对劲儿,想了几秒打算先发制人:“坐也坐了,明天还要上班,你该回去……”

        “做什么了?”

        “……”

        “你刚才不是说上来坐一下吗?”

        “嗯,”唐遇低头,漫不经心地解开衬衣和袖口,“是做一下。”

        他有意加重后面三个字。

        叶珈蓝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站了起来,刚要进屋就又被她扯住手腕拽了回去。

        男人手腕用力,把她翻了个身压在沙发上,“还没做,走什么?”

        这个姿势被他压在身下,叶珈蓝一抬眼就能看到头顶的吊灯。

        太亮了。

        叶珈蓝下意识眯了眯眼。

        这一眯眼的功夫,她不久前才刚刚换上的毛衣就被掀了起来,凉空气侵入,她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干什么……”

        刚说完,那人食指轻轻压在她的唇上,“别说话,就一次。”

        “你……”

        “说话的话,就两次。”

        “……”

        简直是霸王条款。

        叶珈蓝完全处于劣势。

        她当然不抵触和唐遇亲密,半推半就地任他脱了上衣,然后又落下半裙。

        然后她被抱到了卧室的床上。

        再然后,一片黑暗中,感官无比清晰,喘息声在静寂的房间里响起,一声接一声。

        唐遇真的只要了她一次。

        他自制力向来强,完事之后还抱着她去洗了澡。

        两人赤身**亲密接触,但也没能碰撞出什么火花来。

        被温水泡了近半个小时,叶珈蓝神经放松下来,差点在浴缸里睡过去。

        最后又被重新放回床上的时候,她意识才又清醒了些,身后床陷下去一侧,有只手臂横在她的腰间,把她往怀里抱了抱。

        然后卧室的台灯被关上。

        叶珈蓝眼睛睁开,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轻声开口:“唐遇。”

        “嗯?”

        男人声音极轻,调子拖得长了些,有餍足后的心满意足,还有不大明显的疲惫。

        “你怎么都不问我为什么和你分手?”

        “问过了。”

        他确实问过了。

        叶珈蓝当时随口就用了个借口搪塞,说他们不合适。

        她的眼睛渐渐能适应黑暗,甚至能看到窗口白色的边框,她又问了句:“那为什么不问哪里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

        叶珈蓝在心里叹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声线淡开了些:“你知道我有个姐姐吧?”

        身后的男人睁开眼,一双眼睛幽深明亮。

        他“嗯”了声。

        叶珈蓝:“我姐姐叫……”

        “余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