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这边叶珈蓝压根不知道唐遇把车停在了一边。

        她顶着女人质疑的眼光又重重点了下头,“我刚才就是从他车上下来的,你应该也看见了。”

        不等女人应声,她已经先开口问道:“你们今天是特地来找唐医生的吧?”

        唐医生?

        哪有女朋友管男朋友叫x医生的?

        女人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儿,但是眼下情况由不得她多问,一把抓住了叶珈蓝的袖子就道:“既然你是他女朋友,那你也能替他赔偿我们吧?”

        叶珈蓝皱眉,“什么赔偿?”

        她转眸看向旁边的男人,他脸上连半点淤青都没有,明显是早就好的差不多了,“赔偿医药费吗,医院检查开药的单子方便给我看一下吗?”

        之前的视频叶珈蓝看了不下十次。

        唐遇虽然确实动了手,但是根本没用多大地力气,而且他是学医的,知道怎么避开关键位置。

        小磕小碰的话,医药费也用不了多少钱,叶珈蓝把包打开,刚要拿几张红币出来,女人就嘲讽似的哼了声:“是赔偿精神损失费!”

        叶珈蓝动作成功顿住。

        隔了几秒,她才又原封不动地把钱放回去,然后拉上包链,“那您先说说多少钱?”

        女人伸手出来,比了个手掌给她。

        叶珈蓝:“五百?”

        女人瞪她:“五万!”

        简直是狮子大开口的要价。

        北城这种城市虽然物价偏高,华溪神外医生月薪也确实不低,但是这个数字还是大了。

        非常大。

        叶珈蓝嘴角弯了下,她把视线转开,看向背后的停车场出口,然后抬手指了指:“现在开过来的那辆车三百万,您要不去试试?”

        女人愣了几秒,反应过来时指了指叶珈蓝:“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女人的丈夫很快过来拉她:“快别说了,钱的事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想什么想啊!都该没地方住了,你还能想出什么办法啊!”

        女人声音大,而且还带着无理取闹的哭腔。

        刚才好不容易散开的人群又看热闹地停了下来,反应快得甚至有人拿起手机录起了视频。

        叶珈蓝咳了声:“这位女士,您冷静一下。”

        “我不冷静!反正我告诉你,三天之内我收不到这五万块,你男朋友就等着被起诉吧!”

        女人因为被男人拉着,挣扎地衣服都有些凌乱,头发也像是没认真打理过,刚才吼过了一通,现在眼眶通红。

        看起来狼狈不堪。

        叶珈蓝刚要再说话,不远处就有人喊了一声:“大勇,婷婷刚才还问你们去哪儿了!”

        这一声对女人来讲仿佛是一剂镇定,她瞬间冷静下来,收回指着叶珈蓝的手指,嘴角咧了一下才回过身去。

        “王姐……你怎么带婷婷出来了啊?”

        “婷婷在家里一直吐,我寻思着带她出来看看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叫王姐的是个中年妇女,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女孩。

        女孩长得漂亮干净,就是脸色苍白,眼神无光。

        一听见这边女人的声音,她就扑了过来。

        女人怕她跌倒,赶紧蹲下去接住她,她眼眶越发地红,“婷婷在家里有没有听阿姨的话啊?”

        王姐叹了口气,“大勇大勇媳妇儿啊,婷婷视力好像又……她今天上厕所的时候,差点撞在门上……”

        经她提醒,叶珈蓝才想起哪里不对劲儿来。

        她把视线转到小女孩的眼睛上,她瞳孔失焦,无波无澜地看向前方。

        她看不清自己。

        或者,根本看不见。

        呕吐,视力下降……而这家人急需用钱。

        有什么东西似乎渐渐成型,叶珈蓝上前半步,开门见山地问了句:“去医院检查过了没?”

        女人抱着孩子点了点头,“前几天去了一家小医院,医生说脑袋里长了恶性肿瘤,他让我们最后来大医院做手术……”

        叶珈蓝伸手在小姑娘眼前晃了晃。

        小姑娘眼睛弯了弯,“姐姐,你是医生吗?”

        叶珈蓝喉咙一梗,她呼了口气:“再去做个详细的检查吧,主任现在还没下班。”

        “可是……”

        叶珈蓝知道这家人考虑的是什么,她深呼吸了一口:“我带你们过去。”

        说完转身就又往医院门口走去,她走得快,隔了几秒才听到后头的脚步声,女人声音随之传来,“医生,你是治这种病的吗?”

        “我不是,”叶珈蓝顿了顿,“我男朋友是。”

        唐遇在车上围观了整场戏。

        这场由激烈恢复到平静的戏落幕,一直到几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医院门口,他才把视线收了回来。

        陆以凝的电话刚好在这时候打进来。

        唐遇一接听,里头唐安宁软软糯糯的声音糊传了过来:“哥哥,你怎么还没过来啊?”

        “刚才碰上了点儿事。”

        下一秒,里头声音的主人换了,“什么事啊?”

        女声不解,猜测道:“你又在医院把病人家属给打了?”

        “没有。”

        唐遇点了支烟,“我晚点过去。”

        “那你注意安全……”

        “学姐——”

        陆以凝是唐慕白的老婆,按照辈分,唐遇应该叫她小舅妈。

        不过他们两个同校,学姐都叫了几年了,加上陆以凝觉得“小舅妈”这个称呼把她衬得像中年大妈,所以也没纠正过他。

        这样一来,吹灰不费地把她和唐慕白的年龄差距从听觉方面拉了开来。

        陆以凝不仅没纠正,反倒还乐在其中。

        她笑眯眯地泡了壶茶,“学弟你说。”

        “晚上饭多做一个人的。”

        “没问题。”

        那边果断挂断电话。

        陆以凝看了眼安静下来的手机,然后和唐安宁大眼瞪大眼几秒,“哥哥刚才说了什么?”

        “让妈妈晚饭多做一个人的。”

        “多做谁的?”

        “一个人的。”

        “……”

        叶珈蓝带着一家三口去挂了个号。

        缴费的时候还是用的她的银行卡,收钱的小姑娘看她一眼,“叶医生,是你亲戚吗?”

        叶珈蓝摇头,收到票据后朝她道了声谢之后,跟那三人乘了电梯上楼。

        四楼的身外科主任办公室门关着,叶珈蓝敲了几声之后,里头吴主任大喊一声:“进!”

        叶珈蓝赶紧推门进去。

        这一进去,她正好听见第八套广播体操的声音响起,吴主任背对着他们在做雏鹰起飞。

        叶珈蓝咳了一声:“吴主任,有病人找您。”

        吴主任的身形一僵,怔了几秒以后慌忙把声音掐断,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转过身来的时候又是一派正经严肃的样子:“大的小的?”

        他定睛一看,然后拖长调子“哦”了一声,“你们不是……”

        叶珈蓝又咳嗽了一声。

        吴主任这才收住话头,“哪位要看病?”

        “那个小姑娘。”

        叶珈蓝刚才问过大概情况,这会儿简单把之前在别家医院的诊断结果转述了一下。

        吴主任:“之前的ct片子带过来了没?”

        女人立刻拿出手机,“我拍了下来。”

        上头果然有一张大脑的黑白片子,叶珈蓝看不太懂,看了一眼就把视线移开。

        吴主任推了推老花镜,“什么时候拍的?”

        “上周……”

        “再去拍个颅脑ct吧,过了一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

        也不知道有没有恶化。

        叶珈蓝又带着那小姑娘去拍了个脑部ct。

        折腾了近半个小时,她还没听到吴主任的结果分析,就被他给请了出来:“小叶啊,你又不是我们科的,听也听不懂。”

        “……”

        叶珈蓝根本来不及反驳,门就在她面前关了个严实。

        门内,吴主任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亮着,上头分明躺着一条消息——【吴老师,能让她出来了吗?】唐遇发的。

        他把叶珈蓝从她办公室里要了出去。

        只不过叶珈蓝自己不知道。

        她出医院的时候是七点多,外头天已经暗了下来。

        秋季接近尾声,晚上空气赌越发地凉。

        叶珈蓝把风衣的扣子一颗颗扣上,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她倒着走回路边的停车位,然后看了眼车标和车牌号。

        车标低调,但是车牌号挺显眼,是唐遇今天开的车。

        叶珈蓝去拉副驾驶的门,没拉开。

        她只好开始敲车窗,三声过后,车窗才降下来。

        叶珈蓝开门上去,她看了眼旁边的男人,“怎么还没走?”

        唐遇闭着眼靠在椅背上,“等你。”

        他声音轻,像是还没睡太醒。

        “刚才睡着了啊?”

        “……嗯。”

        折腾了一晚上,一天都没怎么休息,刚才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叶珈蓝小声嘟囔了句:“几天没睡觉了啊?”

        唐遇没说话。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

        从她下车,再到又上了车,过去近一个小时,车里多了烟味。

        “抽烟了?”

        “嗯。”

        唐遇供认不讳。

        叶珈蓝撇了下嘴,“不是说不抽了吗?”

        “不抽的话——”

        唐遇掀了掀眼皮,偏头看她,“火灭不下去。”

        他的语气意味不明。

        叶珈蓝下意识垂了垂眼,视线刚要触及到男人不可说的部位,眼睛就被他抬手遮住:“再看就又起来了。”

        她立刻闭紧了眼睛。

        等了几秒,唐遇把手收回去,“晚上去我家?”

        “去你家……干什么?”

        也不怪她想多,唐遇的语气听着就不大纯洁友好。

        男人偏头看过来,唇角半勾轻挑了下眉,明知道她误会了什么,偏偏语气暧昧恶劣得反问了句:“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