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他声音无波无澜,听不出半点起伏来。

        叶珈蓝抬了眼看他,四目相对没几秒,唐医生把视线转开,又推门回了办公室。

        另一个男医生跟了半步,“唐医生,我们……”

        男人头也没回,“我过几分钟就到。”

        男医生看他一眼,又看了叶珈蓝和季燃一眼,横竖搞不懂状况,只好把口罩戴好,冲门外的两人点了下头,先行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叶珈蓝还站着没动。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该不该进去,犹豫的空当,季燃出声提醒她:“刚才那位医生叫你应该是有事吧,赶紧进去吧。”

        他看了眼还开着门的神外科室一,后半句话语速放缓,“至于我们两个,以后还有时间。”

        “啊?”

        叶珈蓝没听明白。

        “在北城碰上老同学也不容易,而且我弟弟今天就要办理住院,以后可能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先熟悉熟悉也好。”

        “……”

        季燃抬手看了眼腕表,“我先去给我弟弟办理住院手续,晚点见。”

        他说完就抬脚离开,半秒钟的反应时间都没给叶珈蓝。

        直到整个走廊又恢复安静,再也听不到脚步声,她才后知后觉地转头看了一眼。

        走廊里空荡荡,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只有灯光打在地板上,晕开了层层模糊的光亮。

        叶珈蓝再转头过来的时候,唐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他轻倚着门框,慢条斯理的抬手摘了口罩:“怎么,不舍得了?”

        叶珈蓝不说话。

        唐遇站直身体,进去的时候又丢了两个字:“进来。”

        叶珈蓝突然就想起几个小时前的那条短信来。

        迟疑几秒之后,她又怕唐遇找她是真的有正事,还是拖着步子跟他进了办公室。

        唐遇站在靠近门口的办公桌边上,半低着头看了眼手机,“门关上。”

        “关门干什么?”

        叶珈蓝实在不理解这种行为,话刚问出来,那人就放下手机,抬眸反问:“你说干什么?”

        唐遇抬脚走近,眉梢轻挑,眼底深深。

        叶珈蓝直觉不会有什么好事,刚后退了半步,那人手伸过来,替她把门给关上了。

        门板拍过去的时候,带起来的风把她耳边的发丝吹得飞扬起来。

        叶珈蓝眼睛转了一下,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一拍,刚要随便说点什么缓解现在不大正常的氛围,腰就突然被人掐住。

        唐遇手稍微一用力就把她压在门上,他低下头,呼吸间全是叶珈蓝头发上的香味,他偏头,吻轻轻落在她的耳垂上:“fuckme?”

        叶珈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瞬间血气上涌。

        唐遇在国外生活那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两个词的含义,但是他偏偏给曲解成了最直观的意思。

        叶珈蓝耳根一热,下意识抬脚要去踩他的鞋,结果脚刚抬起来,那人就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一样,掐着她的腰往上提了提。

        她整个人被腾空抱起来。

        唐遇头再低下的时候,吻就不偏不倚落在了她的下巴上,然后再往下,到她脖颈处的时候,又把她放了下来。

        叶珈蓝双脚终于碰到地,还没来得及呼一口气,耳垂就被人轻轻咬住:“叫季燃是吗?”

        “……嗯。”

        也难得他还记得季燃的名字。

        “他还想跟你熟悉熟悉。”唐遇轻嗤一声,“熟悉哪里?”

        他搁在叶珈蓝腰上的手下移半分,挑开她的针织衫下摆探进去,“这里?”

        叶珈蓝怕痒,眉头微微皱起,但是发出的声音是带了半分笑意的。

        男人手指继续往上,“还是——”

        “唐遇。”

        叶珈蓝隔着衣服握住他的手,“这里是医院。”

        唐遇的手果真没再动。

        停了大概有十几秒,他的唇从叶珈蓝耳垂上移开,手也从叶珈蓝的衣服里拿了出来。

        叶珈蓝还吊着一口气,怎么都呼不出来。

        刚想转头看他一眼,针织上衣的衣摆就被推到了胸口的地方,她的半截腰全都暴露在空气中。

        叶珈蓝眼眶瞬间撑大,还来不及说话,那人的吻已经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

        医院办公室,中午十二点多。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叶珈蓝能感觉到他的指尖一点点地上移,像是带起了一把火,烧过之后留下了一层绯红色。

        她刚伸手推了推他,背后靠着的门就被人敲响,女声隔着门板传进来削弱了不少,但是依旧清晰:“唐医生,你好了没?”

        叶珈蓝瞬间全身僵硬下来。

        唐遇头微微偏开,不咸不淡地应声:“嗯。”

        门外再也没了声音。

        叶珈蓝微微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半分。

        唐遇垂眸看她。

        女人脸色绯红,眼神迷离,但是显然神智还算清醒。

        他能明显感受她剧烈的心跳,视线一低,她胸口起伏果然剧烈。

        半晌,他突然轻轻笑了一声:“吓死你。”

        话音落下,唐遇把她上衣衣摆拉下,然后站直了身:“一点一刻有台手术。”

        他就是逗逗她。

        本来上午刚到医院的时候想着亲一下就完事了,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了一个季燃来。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情敌见面本身就分外眼红。

        何况季燃在叶珈蓝心目当中,还能算得上心头的一抹白月光。

        唐遇脑子一热,没把她衣服脱了已经算克制了。

        他把叶珈蓝被他弄乱的领口一点点地整理平整,“中午记得吃饭。”

        他说完已经收回手,拉着叶珈蓝的手腕把她拉开些,开门出了办公室。

        叶珈蓝再转过身的时候,门已经又被他关上。

        “你吃了没?”

        她的声音也被关在了门内,那人没听见。

        叶珈蓝中午吃的不多。

        她肠胃还没恢复得太好,所以点的外卖也清汤寡水的,吃了几口就没了食欲,那一半还是硬塞进去的。

        吃完饭后的几个小时,她嘴里的味道都寡淡地不行。

        从一点多到四点多,叶珈蓝往嘴里塞了三颗糖。

        五点多的时候,嘴里倒是不寡淡了,剩下的全是糖精的味道。

        堆积到一起微微有些发涩。

        叶珈蓝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桌子上,水蒸气一点点升起,然后再散开。

        她盯着看了几分钟,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方便进来吗?”

        叶珈蓝能听出这个声音。

        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个声音还说着要和她好好熟悉熟悉。

        虽然叶珈蓝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熟悉的,但是出于医生的职业本能,还是柔声应了句:“请进。”

        门应声被人从外面打开。

        季燃推门进来,“什么时候下班?”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吧。”

        周日的白班,没什么事的话可以早走几分钟。

        顿了顿,叶珈蓝又问了句:“你弟弟已经安排好住院了吧?”

        “嗯,后天手术。”

        叶珈蓝实在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憋了几秒憋出来一句:“希望手术顺利。”

        季燃笑了一下,视线又落到她桌子上印着名字的工作牌上,“你之前是高三一班的吧?”

        “……嗯,对啊。”

        季燃居然记得她。

        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叶珈蓝思前想后半分多种,也没想出自己和他有过什么交集。

        好像是之前有一次季燃和别人打篮球的时候,差点把球砸到了她的身上,然后一群人跑过来道了歉。

        剩下鬼屋那次,叶珈蓝压根和他没有正面交集。

        高中也就这么两次。

        大学两人不在一个学校,就更别提有什么交集了。

        所以叶珈蓝还真吃了不小一惊。

        可能是她表现得实在太明显,季燃没忍住笑了一下,解释道:“年级第一,学校还有不知道你的吗?”

        季燃自己是艺术生,学习每次除了吊车尾就是不及格,所以对这种每次考试都第一的学霸印象尤其深刻。

        越是自己身上没有的,就会越不由自主地关注更多。

        和叶珈蓝当初季燃的原因差不太多。

        因为季燃身上有她难以接触到的放纵和叛逆,所以叶珈蓝对他一直有种难以言明的好感。

        这种好感,在她年轻的时候被归结为了喜欢。

        现在长大了,她知道压根算不上喜欢,顶多算是一种向往和崇拜。

        但是叶珈蓝不知道,她崇拜季燃,季燃也同样崇拜着她,他唇角弯的弧度更大:“我还记得每年开学典礼,你都是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

        叶珈蓝垂了垂眼,有点不好意思。

        季燃:“你有次没拿到第一,我和朋友还在猜是为了什么。”

        “……”

        叶珈蓝还真不知道季燃以前这么关注她。

        季燃怎么说也算得上她青春期的小半个男神,这些话要是放在以前说,说不定还真能促成一段姻缘。

        但是放在现在,因为时机不对,叶珈蓝听得头皮微微有些发麻。

        所幸季燃也不是一个没事干的闲人,又闲聊几句话就被一通电话给叫走了。

        几年过去,他倒和之前女朋友遍地走的花花公子有了不小的差别,他看起来成熟稳重,说话时连少年时的那股子清冷劲儿都弱了不少。

        临走时,季燃和叶珈蓝开口问微信号。

        叶珈蓝思考几秒,委婉地拒绝了。

        五分钟后,她在季燃礼貌又不尴尬地离开后出了科室,然后在看到隔壁科室门口站着的女人时,她那么一点点的后悔了。

        应该把微信号给季燃的,她想。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