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叶珈蓝不知道唐遇怎么想的,她就单纯觉得能让他说出这种话来,已经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了。

        她瞬间都把唐遇目前为止还没通过她微信请求的事给忘了,盯着最后那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到了最后,她连那几个都快辨认不得。

        叶珈蓝这才把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睛一头躺倒在床上。

        久违的甜蜜感。

        和突然倒在柔软的大床中间的感觉一样,如坠云端。

        美好的不真实。

        叶珈蓝扯过了枕头抱在怀里,呼吸渐渐轻了下来。

        而此刻的纽约某酒店内,一行人经过一楼大堂正要出门。

        一个身形高挑妆容精致的女人的紧紧跟在后头,她穿了近十厘米的高跟鞋,加上本身就长得高,往男人堆里一站,把其中几个男人的身高都压了下去。

        她红唇微启,声音柔媚带喘:“唐遇,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旁边立马有同事看了眼当事人,“唐医生,认识?”

        唐遇脚步微顿,眉头皱了又皱,最后还是转头看了女人一眼。

        他并不说话。

        但是女人已经心满意足,丝毫不尴尬地自己接上了下句话:“这么久没见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吧?”

        女人长得十分漂亮,颜值高气质又好。

        最关键的是,这是在国外偶遇到的国内同胞。

        要是放在平时,几个年轻男医生早就插科打诨地凑热闹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们刚才还亲耳听到唐医生和女朋友打电话了。

        这时候要再瞎掺和,那就叫毁人姻缘。

        一时间没人敢出声。

        唐遇瞥了一眼红唇微弯的女人,他眼神淡,只轻轻在她脸上掠过几秒,然后就把视线收了回来:“没空。”

        说完抬脚就走。

        后面几个人连忙跟上。

        其中一个长得不错的男医生还递了张名片过去,“唐医生没空,但是我有空啊……”

        付桐看都没看她一眼,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就追了上去,“唐遇,怎么说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吃个饭的机会都不给吗?”

        前面男人不语,脚步甚至都没有停顿一下,顺着旋转门出了酒店。

        付桐追了几步又停下,她怔在那里,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眼睁睁看着一行人上了车。

        下一秒,车开走,连尾气都消散地极快。

        旁边有另一道女声响起,开口就是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付,怎么了?”

        付桐紧咬得牙这才松了开来,“没事,碰上了老同学。”

        “只是老同学?”

        女人神情略带揶揄,显然是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付桐收回视线,她捏紧了手里刚才硬被那人塞进来的名片,低头看了一眼。

        她没说话,只眼光越发沉了些。

        叶珈蓝一觉睡到了晚上七点。

        天早就黑了下来,她一睁眼,莫名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错觉。

        直到下一秒,微信提示音响了一下。

        叶珈蓝没立刻起床,她把床头的台灯打开,然后才拿过了手机看消息。

        是苏锦珂发过来的一条链接。

        光是标题就赚足了噱头:震惊!北城华溪医院三番两次出现医患矛盾,近日有知情人爆料称某科男医生暴打病人家属,打人原因竟是……

        叶珈蓝愣了一下。

        她脑袋空白一片,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点在了链接上头。

        不知道是网速的原因还是怎么,这条新闻加载了足足有半分钟,时间久到加载出来的时候,叶珈蓝指缝间都渗出来了一层汗。

        标题下方就是一段几秒钟的小视频。

        下面的文字写的绘声绘色,把打人男医生的暴躁和凶狠描述地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珈蓝不用点开视频看,光是看封面上静止的那个画面,就轻而易举地辨认出上头的人。

        她手指越发地颤,呼吸也跟着重了几分。

        那几行字和那个停止的画面越发地模糊,叶珈蓝没再敢多看一眼,连忙退了出来。

        苏锦珂的消息刚好也发了过来:【虽然唐遇同学打人非常帅,但是这种新闻,肯定对他影响不小吧?】她这问题问的毫无意义。

        这种负面新闻发生在谁身上,都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唐遇刚来医院不久,尚处于一个上升期。

        可是事实明明不是这样的。

        叶珈蓝脑袋空了一瞬。

        等完全消化了这件事之后,拿了件外套披上就出了家门。

        叶珈蓝家里离医院不远,但是她过去的时候还是打了辆出租车。

        在车上的几分钟,她翻开微信群看了眼。

        里头果然也正在讨论这件事,现在闹翻了天一样,消息一秒钟就能刷出来好几条。

        叶珈蓝瞥见最近的几条,无一例外都是替唐遇说话的——

        【我看那家人是想碰瓷想疯了,居然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唐医生打人的视频!】【他们把叶医生推倒的视频呢?我们干脆也去保安室掉一下监控算了。】【不过唐医生为什么会打人啊?】

        【就打了一拳而已,居然被无良媒体夸张成了把他打得半死一样!】【就是,而且根本不了解前因后果就乱写一通。】……

        不能再往下看了。

        叶珈蓝抬手拍了下额头,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聊天界面上移开。

        出租车自己这时候刚好把车停在路边,“姑娘,到了。”

        叶珈蓝道谢,付了钱下车,快步往医院走去。

        她们科室在四楼,叶珈蓝连电梯都没坐,爬上四楼只用了半分多种。

        办公室的门一推开,许恋吓了一跳:“……弯弯,你怎么来了?”

        刚问完,她就像是想起什么来了一样,恍然大悟地张了张嘴:“因为唐医生的事吧?”

        叶珈蓝也没否认,“嗯”了声,“看到吴主任了没?”

        “吴主任现在在手术室,还没出来呢。”

        许恋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大量叶珈蓝,在她看来,跟前女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只有叶珈蓝知道,她的手心全是汗,只能紧紧攥着以寻找支撑感。

        她有些脱力地往墙上一靠,“恋恋,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好像是你那次晕倒……唐医生可能太心疼你了吧,所以就打了那个男的一拳。”

        怕她担心,许恋还特地解释了句:“真的就打了一拳,当时周围也没什么人,本来还以为不会出什么乱子……”

        越说越郁闷,许恋叹了口气:“我看他们这家人是想毁了唐医生吧?”

        叶珈蓝没说话,双手捂住脸,然后紧贴着墙根,一点点滑下去蹲下。

        手机安安静静。

        铃声没再响起,她突然不敢想象唐遇知道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唐遇是因为她。

        因为她,让自己站在了悬崖边上。

        唐遇接通唐慕白电话的时候,是在一小时后。

        中途权威专家在前面讲台上做研讨,他挂掉了几通。

        直到到了中场休息,他才把电话给唐慕白给回了过去。

        “看新闻了没?”

        唐慕白声线极淡,语气稀松平常,但是唐遇知道他一般这么说话的时候,都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他把电脑的浏览器界面打开,上头的新闻还是国内时事新闻,所以他轻易看见上头的头条。

        唐遇“嗯”了一声,“看见了。”

        “小少爷,打人打得爽吗?”

        “还行。”

        唐慕白轻嗤一声,“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出医院再说吗?你穿着白大褂在医院干出这种事的时候,想到后果了没?”

        “想到了。”

        那头沉默。

        片刻后,男人到底是退了一步,开口:“行,我让寒声先帮忙把新闻撤下来。”

        唐遇不置可否。

        又过了半分钟,他才扯了下唇:“不用了。”

        不等唐慕白再说话,唐遇把电话掐断,“挂了,小舅舅。”

        电话挂断。

        休息时间还没过,唐遇把浏览器关掉,然后打开微信看了一眼。

        手机上这会儿登的微信是他的个人常用账号,里头的哥大同**友群里已经有了不少消息。

        点开一看,最上头的一条就是纪寒声的:【我叫人撤一下新闻?】唐慕白:【不用了。】

        纪寒声:【?】

        唐慕白:【刚才给小遇打过电话了。】傅晏:【转发过500属于造谣传谣,属于刑事犯罪,遇遇不要怕。】唐遇没说话。

        下一秒,那人又问了句:【你为什么打人家?】唐慕白替他答了:【因为前女友。】

        【……】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没见过遇遇的前女友。】【跟他一家医院的,你正好有空去挂个科见见。】【哪个科室的?】

        【精神科。】

        傅晏:【滚。】

        几个人难得都不太忙,一聊就聊了半个小时。

        聊到最后,新闻果然没撤,一直在各新闻网的头条上挂着。

        从北京时间七点一直挂到了八点。

        国内,华溪医院精神科办公室。

        叶珈蓝每隔十分钟就要点进去看一眼,底下评论的人数越来越多,各人观点也五花八门。

        上面点赞最多的一条是这么写的:【虽然这种av画质也抵挡不了男主的帅,但是再帅也不能打人啊!】后面也有几个理智的看客,不偏不向,中立地发表看法:【这种事基本会有反转,现在不清楚医生打人的具体原因,所以不站队,等医院方面的回应。】后面跟的几层楼也还算理智——

        【对啊,说不定是那两个人碰瓷呢?】【还是等回应吧,免得胡乱站队到时候打脸。】【而且光看视频,也没新闻里写的拳打脚踢那样吧……】叶珈蓝刷评论刷了几分钟,最后实在刷不出新鲜的内容来了才又把手机放下,去洗手池旁边,拧开水龙头,掬了捧冷水洗了把脸。

        许恋今晚没班,但是她实在放心不下叶珈蓝,去食堂打了两份饭回来,准备在医院陪叶珈蓝待会儿。

        “弯弯,先吃点饭吧。”

        叶珈蓝没什么胃口,但是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折腾不得,还是勉强吃了半份的饭下去。

        她已经有十分钟没有开口说话了。

        许恋怕把她憋坏了,想办法给她转移注意力:“弯弯,你给我讲讲你和唐医生以前的事吧?”

        她对他们不了解,但是光是想想也知道,肯定会是一段难以忘记的感情。

        不然也不可能过了这么多年,两个人还对彼此念念不忘。

        叶珈蓝嘴角弯了下,“其实过程挺俗的。”

        “我想听听。”

        叶珈蓝知道许恋是为她好,她也不想让别人太担心自己,沉默几秒后,轻声开了口:“我和唐遇是高二那年暑假认识的,他当时刚从北城转到南方上学……”

        她说话声音柔,语速又慢,一句话下来,许恋正好能消化完全。

        叶珈蓝安安静静地讲,许恋就安安静静地听。

        听她从高中讲到高考以后,从她们刚在一起讲到到了大学两个人都学了医,然后再从大学讲到了分手。

        叶珈蓝全程语气都听不出什么大的起伏来,只到了最后的时候声音才低了些。

        许恋问:“所以为什么这么喜欢还会分手?”

        叶珈蓝轻轻摇头,摇着摇着,她慢慢用双手遮住脸,然后趴到了桌子上。

        她哭的时候没有声音,但是肩膀一颤一颤的。

        虽然幅度细微,但许恋还是能看得出来。

        她轻叹口气,听了一场爱情故事之后,突然就懂了叶珈蓝这几年一直不想找男朋友,连宁致那种上等男人都看不上眼的原因了。

        放在谁身上,之前经历过这么一场感情,可能短时间都不会从中抽身出来。

        许恋抬手轻拍了拍她的背给她顺气,手刚放上去没几秒,旁边放着的手机铃声就骤然响起。

        叶珈蓝还趴在桌子上,但是她能听出是自己的手机铃声来,她声音还带着哭腔,鼻音厚重:“恋恋,帮我接一下。”

        许恋拿过手机,一看到来电显示,本来要拿到自己耳边接听的手顿住,一接听就立马把手机防到了叶珈蓝的耳边。

        下一秒,叶珈蓝听到耳边男声响起:“弯弯?”

        许恋因为保持着给她拿手机的动作,即使无心听他们的对话,但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她心想,原来真的有人温柔起来是会让人沉沦的。

        视线再一转,叶珈蓝的手已经从眼睛上拿开,她还是之前那个姿势趴着,两只眼睛又红又肿,双眼皮都快被哭没了。

        然后许恋听见她轻轻应了一声。

        “哭了?”

        那头似乎根本不知道这边有个旁听的电灯泡。

        叶珈蓝抽了张纸巾抹鼻子,“没有。”

        鼻音太重,信了就有鬼了。

        唐遇似乎笑了一下:“哭什么?”

        明知故问。

        她还能哭什么?

        所有人都在担心他的职业生涯会不会受到影响,也只有他自己,事不关己地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叶珈蓝又抽了张纸巾。

        眼泪是止住了,但是鼻涕止不住了,一直在往下淌,她干脆直接把纸塞到了鼻孔里堵住。

        这么一来,说话时鼻音就越发重了,像是含了什么东西一样不太清晰:“是不是因为我?”

        那人没否认。

        旁边隐隐有闲聊的男声透过听筒传过来,应该是和他一起出差的几个医生。

        叶珈蓝抬了下眼,怕许恋给自己拿着手机的手抽筋,把手机从她手里接了回来,用口型给她道了句谢,微微直起上半身:“这件事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停职。”

        唐遇连“吧”都没加。

        叶珈蓝呼吸蓦地一滞。

        出过这种事,在华溪医院被停职甚至辞退的医生,想在国内大医院在任职都是一件难事。

        叶珈蓝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刚停下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隔了好一会儿才问了句:“万一真停职了……怎么办?”

        那头突然沉默。

        叶珈蓝心里越发地没底,她深呼了几口气,明明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是到了嘴边,又只剩下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要不是因为我……”

        “刚才不是问我,万一停职了怎么办吗?”

        叶珈蓝一愣。

        唐遇的话题转移得太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应一声,那人就又说了句:“要不,你养我?”

        他只是一句玩笑话。

        就算停职了,他也不至于让叶珈蓝养。

        更何况,他根本停不了职。

        他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叶珈蓝不知道,但是他心里清楚。

        前段时间那对夫妻狗急跳墙来医院闹的原因,是为了钱,但又不是为了钱。

        他们十几岁才上初中的女儿,得了脑癌。

        唐遇那天会动手,也不是完全是因为叶珈蓝,还有一部分原因,单纯是看不惯他们这种赚快钱的方式。

        只不过那百分百的原因里,叶珈蓝占了半分之九十五。

        但是叶珈蓝不知道这些,她现在满心满眼地都是唐遇要被停职了,脑子乱嗡嗡一片,以至于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语气,略微迟疑了几秒就道:“那我要去考个心理咨询师的证书,不工作的时候就去给别人做咨询……”

        唐遇这种人,一看就是穿金戴银的命,钱少了肯定养不了。

        那人轻声问:“怎么?”

        “怕钱少了养不起你。”

        话音落下,那人突然低低笑了一声。

        叶珈蓝不出声了。

        两边都不说话,安静了片刻后,她听见男人低而温柔的声音:“我爱你。”

        “……嗯?”

        “永远爱你。”

        叶珈蓝眼眶一热,眼泪还没掉下来,那边把电话给挂断了。

        “……”

        叶珈蓝在医院待到十点多。

        八点半的时候,许恋接到了一通电话,叶珈蓝就没让她再陪自己一起等,让她先回去了。

        十点出头,吴主任总算从手术室出来。

        他身上的蓝色手术服还没脱,推了推眼镜,刚看见站在门口等的叶珈蓝就一愣:“……小叶?”

        “吴主任……”

        叶珈蓝等他和同样等在门口的家属寒暄了几句之后,然后才跟着他往科室的方向走。

        吴主任大概知道她是为什么等在这里的,他把口罩摘下提在手上,“因为小唐的事吧?”

        叶珈蓝点头。

        “这个小兔崽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吴主任虽然嘴上骂的不留情面,但还是叹了口气,“不过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们拿出去那几秒钟半点前因后果的视频出去,我们也可以拿视频出去。”

        “虽然多少会对小唐有影响,但是应该也不会太大。”

        吴主任虽然这么说,但是叶珈蓝还是半点气不敢松,她沉默半晌,然后问了句:“吴主任,唐医生什么时候回来啊?”

        “今天的飞机,”吴主任看了眼表,“明天到国内吧。”

        叶珈蓝:“那最坏的结果,是停职吗?”

        “停职?你听谁说的?”

        吴主任狐疑地看他一眼,“你当咱们医院神外的医生多到数不过来是吗?做到像他这种一助的医生就是个小宝贝了,一般不出工作上的大失误是不会停职的。”

        他越说越觉得不可思议,“顶多到时候评职称的时候会受点影响,我们又不是完全没理,虽然现在医患关系复杂,我们做医生的处于劣势,但是也不能完全被那些撒泼的患者踩在脚底下吧?”

        吴主任拍了拍叶珈蓝的肩膀,“小叶啊,你还是太年轻,我们医院合作的律师事务所也不是吃干饭的啊。”

        “……”

        所以,唐遇是在吓她?

        叶珈蓝嘴角僵硬了一瞬,吴主任又看她一眼,“谁跟你说的停职?”

        “……您觉得呢?”

        “反正不可能是唐遇,他又不是不懂这个。”

        吴主任:“他在国外的时候,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而且我记得他有个关系很好的学长,是在哥大学法律的,这种小事,退一万步讲,他也不至于停职啊。”

        叶珈蓝:“……”

        唐遇其实没想故意骗叶珈蓝。

        他也不想让叶珈蓝哭,更不想让她对自己愧疚。

        但是他怕她再退缩。

        所以他一步步的,把她逼到了一个再没有退路的地方。

        然后第二天刚下飞机,唐遇就收到了一条短信:【fuck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