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她不敢相信,但是脖子上晕开的湿意让她不得不相信。

        叶珈蓝没见过唐遇哭,但是她是见过夏至哭的。

        她记得夏至那次哭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抱着她,很紧很用力,像是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

        她同样看不到夏至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又清晰地传到耳中。

        夏至一遍遍说着的,和今天唐遇跟她说的话,甚至没有多大差别。

        她当时说的是:“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一遍又一遍。

        声音越发地轻,渐渐地和唐遇重合在一起。

        叶珈蓝想转头去看他,结果刚动了一下,就又被他抱得更紧。

        唐遇的声音更轻,“别动。”

        叶珈蓝听见了,于是就真的没再动。

        她两只手还垂在身侧,隔了好几秒,她才慢吞吞地抬起手来,轻轻放在男人的背上。

        她抱得小心翼翼,手还在微微发抖,因为觉得太不真实。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她以前做过的梦。

        好像一用力就会扑了个空。

        这次没能抱几分钟,房门被人敲响,刚才出去的男医生声音从门外传来:“唐医生叶医生,那个……你们好了没?”

        他的语气就像是他们在办公室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还是唐遇先反应过来的,他揽着叶珈蓝腰的手松了松,脸也从她的颈窝间抬起来,他哑声回:”稍等。“一门之隔,门内两人明明再正经不过。

        门外男医生却根据这声音脑补出一场恶战来了,他张大了嘴巴,连着“哦”了好几声之后才了然地道:“明白明白……”

        叶珈蓝觉得他这话别有深意。

        还没来得及仔细听,她就被人完全松开。

        腰间似乎还停留着那人手掌滚烫的温度,叶珈蓝反应过来,手也猛地垂下来,刚要转头去看唐遇脸上的表情确认一下,眼睛就被他轻捂住。

        眼前立刻漆黑一片。

        叶珈蓝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画面,她嘴角动了下,不自觉地出了声:“唐遇……”

        唐遇这次没应。

        两秒后,他把手拿开。

        叶珈蓝再抬眼的时候,男人神情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除了眼角有些红以外,甚至根本看不出来哭过。

        她盯着这张比几年前更好看的脸,视线半点都移不开。

        直到敲门声又响起,“唐医生……有病人来挂急诊了……你们好了没?”

        唐遇转头看了眼门口,然后又回过头来看叶珈蓝。

        因为吃过了饭,也休息过了一会儿,她脸色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

        叶珈蓝眼睛很大,黑白分明,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眼角的泪虽然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但是唐遇还是伸出手,轻轻蹭了下她的眼角,“好了没?”

        “……好了。”

        搞得像是她不让他出去一样。

        叶珈蓝嘴角轻撇了下,抹了下眼睛,然后掀开被子下床。

        脚底发软,她着地以后,适应了几秒之后才又抬脚跟上去。

        唐遇走在前面,才一开门,就对上正在往里头张望的男医生。

        男医生刚才半点动静都没听到,还以为他们两个在里面亲热,本来还想看看热闹,结果被当事人给撞了个正着,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么快就好了啊?”

        唐遇抬手按了按眉心,叶珈蓝就站在他身后十几厘米的地方,轻声道谢:“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大家都是同事嘛……”

        男医生视线不动声色地在两人之间转了一个来回,转来转去也没发现谁脸上有办事过后的红晕来,他眼睛瞬间睁大了些,不等再说话,跟前的男人已经开了口:“麻烦让一下。”

        他一怔,然后立刻退开半步。

        唐遇没再看他,抬脚出了办公室。

        叶珈蓝又冲他点了下头,“再见。”

        男医生脸上的表情僵住。

        还是病人催促了他一句他才想起来进去。

        病房里还弥漫着清淡的米香,但是吃完的饭盒已经被收拾好拿走了,输液管被人扯下扔进了垃圾桶里,除了这些,跟他出门时没有任何差别。

        半点别的迹象和味道都没有。

        男医生非常不理解。

        刚刚敲门的时候,唐遇“稍等”两个字明明是哑着声音说的,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餍足之后的沙哑。

        所以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两个到底在里面干了什么?

        男医生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觉得应该把这个问题归类为华溪医院十大未解之谜。

        叶珈蓝跟唐遇一前一后回了各自的科室。

        才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许恋就扑过来抱住她:“弯弯,你还好吧?”

        “本来还好,但是现在要被勒死了。”

        许恋立刻松开手。

        她上下打量叶珈蓝一眼,然后又拉起她的手看。

        叶珈蓝手背上贴的平口贴,中间还隐隐渗出小米粒大小的血迹,许恋盯着看了几秒,“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

        “胃口不大好。”

        叶珈蓝说的是实话。

        许恋叹口气,抬着下巴点了点,示意她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饭盒,“唐医生做的爱心早餐你还没吃。””刚才吃过了。“

        叶珈蓝边撕平口贴边往办公桌那边走。

        饭盒还开着,这会儿已经完全凉透了,她把饭盒盖上,“午饭吃了没?”

        “吃了,”许恋靠在门口看她,“别转移话题,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叶珈蓝刚坐下。

        负责的患者近况记录还没翻开一页,她就抬头看许恋,“为情所困。”

        她说的有模有样,一边说着一边叹气,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许恋却不大相信,狐疑地盯着她问:“真的假的?”

        叶珈蓝点头:“千真万确。”

        “和宁致出问题了?”

        “我们不合适,发展不下去。”

        叶珈蓝对宁致实在是不上心。

        许恋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那你为谁的情所困?”

        “前男友啊。”

        许恋:“……”

        “你还有前男友?”

        叶珈蓝抬眼看她,嘴角一扯,“不像吗?”

        许恋果断摇头。

        不仅不像,她看着还像是不喜欢男人的。

        “什么时候谈的啊?”

        “高三暑假。”

        许恋吃了不小一惊。

        一般高考完就搞在一起的两个人,基本上就是高三的时候就眉目传情许久有了征兆,许恋记得叶珈蓝是典型的学霸,看着根本不像是会干出这种事的人。

        她惊得水都忘了喝,放下水杯凑过来,“这么刺激?”

        叶珈蓝:“……”

        她当时不但不觉得刺激,反而觉得顺理成章。

        “异地恋?”

        叶珈蓝点头,她终于翻开了患者的近况记录,一行一行字地看下去。

        许恋丝毫没有打扰到她工作的意识,还在接着问:“什么时候分的手啊?”

        “大三。”

        “所以……他现在是想和你复合吗?”

        “算是吧。”

        叶珈蓝已经把第一个患者的记录看完了。

        “到底是哪位大神,因为要和你复合,你就茶饭不思了?”

        叶珈蓝拿着笔杆敲了下脑门,“你认识。”

        “啊?”

        “唐遇。”

        “啊!”

        许恋眼睛瞬间睁大,一把扑倒她的桌子上,“真的?”

        叶珈蓝点头。

        许恋愣了几秒,几秒过后,她冲叶珈蓝比了个大拇指:“牛x。”

        “……”

        “弯弯,我觉得你不应该当医生。”

        “为什么?”

        “你应该去写书,书名就叫《征服男神那些年》。”

        “……”

        她觉得许恋才应该去写,脑补能力一绝。

        叶珈蓝懒得再理她,低下头继续工作。

        五分钟后,她做了一个决定。

        虽然做出这个决定用的时间短,但是叶珈蓝觉得很有重大意义,她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我想跟他试试。】她以为苏锦珂理解她,所以宾语用了“他”代替。

        结果半分钟后,苏锦珂的电话打过来,才一接通就劈头盖脸一阵乱猜:“你要跟那个叫宁致的试试?”

        “卧槽弯弯你不是吧,昨天才和唐遇上过今天就要和别的男人试试?”

        “是不是唐遇技术不行啊?”

        “你们以前分手不会也是因为他活不好吧?”

        “不行不行,我得去问问谢景非……”

        叶珈蓝一字一句地听完,等她说完最后一句话,她才轻咳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和宁致试了?”

        “那你和谁?”

        苏锦珂冥思两秒,有些不确定地问:“唐遇吗?”

        “对。”

        “……”

        “怎么突然就……想和他再试试了啊?”

        “因为——”叶珈蓝声音一顿。

        因为她想起了夏至那次抱着她,哭着跟她说“对不起”,然后第二天,夏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怕唐遇以后也不会在她面前出现了。

        非常非常怕。

        叶珈蓝声音轻轻更咽了一下,“怕他不愿意等我了。”

        也不知道中午闹腾的那两个病人家属是不是因为惹出事情消停了下来,叶珈蓝整个下午过得异常平静。

        307的病人没出问题,家属也没再过来闹腾。

        下午下班的时候,叶珈蓝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出办公室,余秋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她直入主题,听得出来不是很开心:“弯弯,你和小宁是怎么回事?合着刚回家一起吃了顿饭,回去就一拍两散了?”

        “妈,我们两个不合适,早散了对我们两个都不合适?”

        “……”

        那头沉默许久,女声才又传过来,“闺女啊,你今年都二十七了,找个男朋友也得处一段时间吧,到时候再结婚也不早了。”

        “你还是医生,知道空闲的时间少,到时候当大龄产妇对你和孩子都不好啊。”

        叶珈蓝叹了口气,“妈,我自己找吧。”

        “你确定你自己能找?”

        “在找了。”

        “行吧,”余秋华明显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静了好一会儿才道:“希望你能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把我女婿带回来看看。”

        “……”

        还不等她说什么,余秋华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叶珈蓝捏了捏肩膀,她翻开微信群,从里头找到了一个纯白色的头像点开,然后申请添加联系人。

        一分钟过去,那人没回。

        两分钟过去,微信还是没有动静。

        五分钟过去,叶珈蓝皱着眉把手机装进包里,起身出了科室。

        连着好几天,叶珈蓝不仅没能把唐遇的微信加上,而且在医院都没碰上过他。

        平常她有意避着的时候一天还能碰上一两次,这次不避着了,反倒一次都没碰上过。

        像是真应了她之前的猜测。

        这偶遇几率小的,像是唐遇从来没在这家医院出现过一样。

        叶珈蓝内心越发的不安。

        到了周六,叶珈蓝没忍住,敲了一行字给唐遇的手机号发了过去:【你什么意思?】这次倒是有了反应。

        叶珈蓝上午发的,他黄昏的时候才回了消息。

        一个问号。

        叶珈蓝眼泪都该出来了。

        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不准备逃避了,结果这人反倒一下子冷漠了下来。

        叶珈蓝把手机放在一边,没再说话。

        五分钟后,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唐医生”。

        叶珈蓝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应该接,但是她的手已经控制不住地伸了过去,然后滑到接听。

        那人的声音瞬间传过来,低低的,像是响在她的耳边:“怎么了?”

        叶珈蓝不说话。

        “叶医生?”

        ……叶医生?

        叶珈蓝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

        半分钟后,电话再次打进来。

        叶珈蓝这次没接。

        她就任由手机铃声响着,本来几年都没有过这些小情绪了,今天轻而易举就被唐遇挑拨了起来。

        叶珈蓝都觉得自己无理取闹。

        因为一个称呼,挂掉了同事的电话。

        虽然这个同事是她的前男友。

        手机铃声响了半分多钟,然后自动中断。

        断了之后再响,响了再断。

        反复几次之后,叶珈蓝还是接了电话,她这次先发制人:“唐医生,你找我什么事?”

        “确定不是你找我有事?”

        “……”

        好像确实是她先发的消息。

        叶珈蓝嘴角微抿,“我上午发错了消息。”

        “嗯。”

        叶珈蓝等了几秒,没听见他再说话,刚要把电话挂断的时候,就听见他问了句:“生气了?”

        “……”

        就算生气她也不能说生气啊。

        叶珈蓝没说话。

        “弯弯?”

        “……”

        可能是因为没听到她的回应,那人声音低了又低,越发的暧昧:“宝贝?”

        “……”

        叶珈蓝手机差点从手里掉下去。

        唐遇以前是不常叫她“弯弯”的,他更喜欢连名带姓叫她“叶弯弯”。

        至于“宝贝”两个字,叶珈蓝更是只在床上听到过两次。

        他声音好听,干净温柔,在床上的时候又添了半分的性感。

        现在清醒,那就添了一分的性感。

        叶珈蓝被他叫的耳根发痒,刚下意识摸了摸耳朵,就听到听筒里传来另几道男声——

        “唐医生在跟女朋友打电话啊?”

        “唐医生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啊?”

        “你们不知道,唐医生前几天无名指上海带了个戒指呢!无名指知道吧,那可是婚戒!”

        “不过弯弯这名字,叶医生小名好像也叫弯弯吧?”

        叶珈蓝:“……”

        那头声音毫不间断,还隐隐约约有女声夹杂着传过来。

        说的似乎是英语,叶珈蓝没听太清,刚集中了注意力去听那道女声,安静了有一会儿的男人就开了口:“我这几天在国外,有时差。”

        “……哦。”

        唐遇确实在国外。

        这几天有神经外科的权威在国外有研讨会,他和几个年轻的男医生被吴主任安排过来出差学习。

        唐遇知道吴主任的意思。

        一部分是真的想让他学习,另一部分是怕这几天在医院会出问题。

        比较就在前几天,他还动了一个患者的家属动了手。

        美国纽约的某家酒店,唐遇和其他几个同行的医生一起走出电梯,“想我了?”

        这话一出来,没过两秒,叶珈蓝又听到那个女声。

        字正腔圆,这次是纯中文的两个字:唐遇。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

        叶珈蓝没仔细想,不自觉应了声“嗯”。

        电话那头,那人似乎低低笑了声,“我也想你。”

        呸。

        想她还不给她打电话?

        不仅没给她电话,连她的微信都没给通过。

        男人说的话都是屁话,叶珈蓝哼了声,挂断电话的时候嘴角还是微微扬了起来。

        挂断电话半分钟后,她收到移动提示她话费余额的消息。

        唐遇的消息就发了过来:【真的。】

        叶珈蓝打了一个字上去,想了几秒后又删掉,把刚才想问的问题发了过去:【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在等你。】

        他怕自己把叶珈蓝逼得太紧,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克制着,不给她发消息,也不给她打电话。

        至于微信,工作群用的是工作号,他这几天根本没登录。

        【如果我不打给你呢?】

        叶珈蓝又打出了一行“你是不是也不打算打给我了”,刚要发送出去,唐遇的消息就发了过来:【那我就打给你。】唐遇这种心理,说的好听点叫执念。

        说的不好听点,那就叫犯贱。

        无所谓。

        反正犯贱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