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1章

第51章

        可能是怕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这句消息刚发过来,唐慕白的电话紧接着就打了过来。

        唐遇的电话调的震动,一声声震动地掌心发麻。

        他瞥了眼还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叶珈蓝,然后跟病房里的另一个医生示意了一眼之后,拿起手机出了房间。

        房门轻掩上,唐遇沿着走廊走了几步才按了接听。

        唐慕白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体检表是从你们医院体检部门问的,流产这事儿——”

        他顿了顿,似乎是考虑到唐遇不好接受,简单组织了下语言,“她之前是来我们医院做的手术。”

        唐慕白会知道这事儿纯属偶然。

        他刚才下楼去拿叶珈蓝这几年体检表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妇产科的医生,女医生四十岁左右,刚给一个十七周的孕妇做完胎检出来,看见他手里拿的东西随意看了一眼。

        就那么一眼,她刚收回的视线就又放回到体检人的姓名和一寸照片上去,“这个小姑娘我见过啊。”

        唐慕白眉梢微挑。

        不等他问,女医生已经又凑近了些,她像是又确认了一遍,然后很确定地点了点头:“就是她。”

        这姑娘长得漂亮,名字又不是满大街都会撞的名字,和其他来妇产科的女人区别不小。

        不过女医生记住她的原因远远不止是这个。

        她记得叶珈蓝来做手术的时候年纪还不大,一看就还没出大学校园,她见怪不怪地递了张表格过去,然后简单问了几句她身体状况的问题。

        小姑娘一张脸雪白,但是耳尖又是红的。

        她安静沉默,也拘谨地紧,明显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女医生叹了口气,“你男朋友呢?怎么没陪你一起过来?”

        叶珈蓝视线低下去,她双手轻放在小腹处,轻轻地上下抚摸两下:“分手了。”

        医生抬眼看她。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被渣男给抛弃了。

        这姑娘看着实在讨人喜欢,就是坐在这种地方就足够叫人心疼,她的问题也比平时多了些,“没做措施?”

        叶珈蓝摇头:“做了。”

        整个晚上,她前半夜记忆是不大清晰的,但是清醒之后,她又确实在垃圾桶里看见了几个用过的避孕套。

        应该是做了措施。

        女医生又看依旧拘谨地女孩子一眼,“放轻松。”

        叶珈蓝轻松不下来。

        “我们预约个时间吧。”

        “好。”

        时间很快预约好,就在那周的周末。

        结果到了周末,那小姑娘站在手术室门口,手指绞在一起,指尖泛白,但是手指关节处是红的。

        她很紧张。

        来这种地方的人,只要不是来习惯的,每个人都紧张。

        女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担心,很快就好了。”

        叶珈蓝如坠冰窖,她咬紧了嘴唇,跟着一个护士进去。

        然后还不到五分钟,她又出来了。

        医生和她撞了个正着,惊讶的表情都没掩饰好,“怎么出来了?”

        “对不起医生……我不做了。”

        叶珈蓝也不多解释什么,交了钱,结果手术没做。

        医生从业十几年,给过数以万计孩子生的希望,也抹杀过更多小生命存活的机会。

        但她还很少碰到这种进了手术室又跑出来的小姑娘。

        科里当时的几个小姑娘那几天把这事儿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后来谈了没多久,叶珈蓝就又来了这家医院。

        不过和上次有点区别。

        上次是她自己来,这次是被别人送了进来。

        因为过马路的时候有个老奶奶差点被车撞到,她伸手拉了一把,结果老奶奶体型过于庞大,一不小心就把她给撞倒了。

        孕期前三个月本身就出问题,这么一推一撞,就算叶珈蓝第一次没能做完手术,这次也成功流了产。

        也亏得她自身身体不错,所以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叶珈蓝在医院里住了两天。

        女医生去看她的时候,她正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心想,这个傻丫头。

        要为了渣男生孩子不够,还为了别人没了孩子。

        她走到床边,轻拍了拍叶珈蓝搁在被子外的手:“好好休息几天,孩子没了,也未必就不是好事……”

        叶珈蓝还是盯着天花板,她不说话,像是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

        可是再仔细一看,女孩子眼角分明有行眼泪滑出来,虽然很快又没于发丝之间。

        “今天还不能出院,要不叫你家里人过来一下吧?”

        叶珈蓝这才出了声:“医生,这事能不能别告诉我爸妈?”

        她不可能让父母知道,甚至连苏锦珂的电话都没有打。

        医生了然地点头:“你男朋友呢?不打算来看看你吗?”

        叶珈蓝摇头,“他在国外。”

        “后悔吗?”

        她还是摇头,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当然不后悔。

        如果会后悔的话,那她就不可能在做好了分手的决定之后,还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他。

        道理她听过太多了。

        叶珈蓝知道这辈子在唐遇之后,她还会认识很多不同的男人。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她以后会和别的某个男人结婚生子,到时候会后悔早早地把自己交付了出去。

        但是叶珈蓝不这么觉得。

        毕竟唐遇只有一个。

        即使不再是她的唐遇,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唐遇。

        女医生对唐慕白说了一刻钟的话,唐慕白用了三分钟的时间给唐遇转述了过去。

        末了他安静两秒,问:“你和她发生过关系没?”

        那头轻“嗯”一声。

        “没做措施。”

        “做了。”

        “你都不问是不是你的?”

        唐遇喉结轻滚吞咽了下,“没别的了吧?”

        “怎么突然问起她的身体状况了?”

        “她今天身体不舒服。”

        他连“好像”这种词都没用,直接用了肯定句式。

        唐慕白把体检表放在一边,“小遇,你想好了没?”

        “想好了。”

        “还想跟她在一起?”

        “想。”

        “如果她流掉的孩子不是你的呢?”

        唐遇微低了下头,他看到自己白大褂的衣角,衣角上衣口袋里装得两支笔,他安静几秒,然后轻扯了嘴角:“无所谓。”

        “挂了。”

        说完不等唐慕白说话,唐遇直接挂断电话。

        把手机装进口袋里的时候,再一抬头,不远处有两个人影正边探头探脑地往各病房看,边往这边走。

        是刚才在三楼吵架的那对夫妻。

        唐遇微微拧了眉。

        那两人很快走过来,他们没往这边看,女人还在说着什么,男人的衣领突然就被人揪住,下一秒,有拳头砸到他的脸上。

        男人后退半步,捂住脸愣了好几秒才想起看突袭他的人。

        旁边的女人明显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哆嗦着手指指了半天,话也说的不大利索:“你你你……医生打人啦!”

        唐遇没理会她,拎过男人的衣领刚要再砸下去,旁边经过的一个护士就跑了过来:“唐医生,冷,冷静一点儿!”

        他还冷静个屁。

        唐遇脸上没多大表情,只那双眼睛越发的沉,这次拳头再要落下去,叫他冷静的换了人。

        吴主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他咳了一声,难得这么严肃:“唐医生,你跟我过来一下。”

        唐遇皱了眉,手还没收回来。

        旁边女人还在哭哭啼啼,大概是真害怕,声音都比先前小了不少。

        见他不动,吴主任语气越发沉了些:“快点跟我去办公室。”

        他说着看了眼旁边聚过来的医生护士,“都看什么呢,还不赶紧去干自己的!”

        人群立刻做鸟兽散。

        唐遇瞥了眼捂着大半张脸不敢出声的男人,手一松,面无表情地跟着吴主任上了楼。

        吴主任沉着脸走了一路,不到办公室他不好说话,一路上所有人看着他的黑脸,连个敢跟他打招呼的都没有。

        唐遇也不说话。

        他走路声音没多大声音,脸上也事不关己地没多大表情。

        经过的几个医生八卦的声音传过来——

        “唐医生这是哪里惹到了主任了吗?”

        “不会吧,我记得主任很喜欢唐医生啊……”

        “所以一看就是被他气得不轻啊!”

        “说起来还没怎么见吴主任脸这么臭过呢……”

        唐遇视线都没转一下。

        前头吴主任已经把主任办公室的门推开,“把门关上。”

        唐遇跟进去,然后反手关了门。

        吴主任盯着他的脸看,“说说刚才怎么回事。”

        “就是您看到的那回事。”

        “我是问你为什么打人!”

        吴主任越说声音越大,他连忙喝了口茶水降火气:“我刚才听说小叶被人推倒晕过去了,因为这个?”

        唐遇和叶珈蓝之间不正常,他一早就开始留意了。

        男人站在门口,他表情淡淡,倒是不否认。

        吴主任顿时就不知道怎么下手了,他把被子搁在桌子上,“那也不能对病人动手啊!”

        “这要是被别人看见照个照片放到网上,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吴主任确实喜欢唐遇。

        也就是因为太喜欢他,所以他今天才这么生气。

        他今天这种打人的行为,完全是不计后果的莽撞行为。

        吴主任疾言厉色,一张脸因为生气有些涨红,他拍了拍胸口顺气,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唐遇都懂,等稍微平静了些才又问了句:“小叶现在怎么样?”

        “肠痉挛,现在在输液。”

        “还没醒?”

        “没有。”

        “这俩家属也真是的,怎么就在医院吵起来了?”

        唐遇没说话。

        “行吧,”吴主任气顺了不少,语气微缓道:“你待会儿跟那俩人道个歉。”

        唐遇道个歉,能和解最好和解一下。

        毕竟医患关系紧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能不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出幺蛾子。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他们做医生的不成文的准则。

        吴主任想的简单,结果刚说完,就听见唐遇轻嗤了一声:“也行。”

        他还有后话。

        吴主任还来不及松口气,就又听他道:“他们得先给叶医生道歉。”

        “……”

        难度一下子就高了起来。

        能和医生吵起来的病人家属,一般不会这么轻易地又跟人道歉。

        “吴老师,没别的我就先回去了。”

        吴主任郁闷地直抓头顶上仅剩不多的头发,“小唐啊……”

        还没说完,门被人关上。

        唐遇真的回去了。

        吴主任拔了根头发下来,又叫了精神科和叶珈蓝一起过去的医生过来——

        他得了解了解情况。

        叶珈蓝醒过来的时候,是中午一点多。

        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点,但是病房里还飘着浓郁的饭香。

        叶珈蓝仿佛听见了自己肚子叫的声音,刚要伸手去捂一下肚子,左手手背的针头就被牵扯到,她“啊”了一声,疼得皱紧了眉。

        这么一折腾,对面办公桌上坐着的男医生注意到她,转头看过来:“叶医生醒了啊?”

        他立刻起身走过来,“感觉怎么样?肠胃还有没有不舒服?”

        男医生起身的时候,叶珈蓝注意到他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纸筒。

        上头写了三个字:酸辣粉。

        叶珈蓝咽了咽口水:“还好……就是有点饿。”

        “叶医生想吃什么,我叫他们从食堂里给你带回来?”

        见她盯着自己的酸辣粉,男医生连忙摆了摆手,“那个你就别想了,你这几天肠胃不好,不能吃凉的和辣的。”

        “自己记得注意一点,对胃有刺激的食物最好都不要吃,还有那些膨化食品小零食啊……”

        男医生还没念叨完,门突然被人打开。

        这其实也算不上一个病房。

        只是肠胃科的其中一个办公室,只不过里面添了两张病床和几张椅子,专门给输液但是不住院的病人准备的。

        所以男医生才能在里面办公吃酸辣粉。

        听到动静,他话音一顿,转头看向门口,愣了几秒才道:“唐医生,你怎么来了啊?”

        下一秒,男人提着一个打包的盒子进来。

        男医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了眼表,见时间还早,连忙端起自己的酸辣粉,“突然想起我有事和老徐说,你们先聊……”

        说完,他脚底抹油了一样,飞快地出了办公室。

        叶珈蓝还没太反应过来,她盯着开了又合上的房门,然后看向唐遇,又问了他一个同样的问题:“你怎么来了?”

        唐遇走到床边,他把饭盒放到桌子上,低头解开袋子上的结,不答反问:“饿了没?”

        叶珈蓝很诚实地点头。

        岂止是饿,简直快要饿死了。

        “那怎么不吃早饭?”

        “……我忘了。”

        这个早上实在是事情太多了。

        她好好坐在办公室待上几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唐遇看她一眼,然后把粥端过来,拿勺子咬了一口,尝过了温度之后才放到她嘴边:“许医生说你爱吃他们家的粥。”

        他指的应该是许恋。

        叶珈蓝:“……”

        这叫什么……

        打入敌人内部吗?

        她走神的几秒,那人手里的勺子已经递过来,蹭过她的嘴角,然后不容拒绝地把粥喂了进去。

        叶珈蓝也没在乎勺子有没有被他试用过,就着他的动作把一盆粥都喝了大半。

        肚子垫了不少,但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叶珈蓝注意到旁边放着的鸡蛋,视线黏在上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唐遇嘴角轻扯了下,但是眼底半点笑意也没有。

        从他一进来,叶珈蓝就注意到了不对劲儿。

        这会儿更明显,她看见男人伸手拿过鸡蛋剥起了皮,他手指漂亮,左手食指下方果然还有一道伤口。

        还没结痂,但是也没有血往外冒了。

        叶珈蓝盯着他的手看,等他把鸡蛋递过来的时候才把视线转开。

        男人的声音响起:“张嘴。”

        叶珈蓝顺从地把嘴张开。

        一颗鸡蛋她吃了五口,用了两分钟。

        等完全把最后一口咽下之后,点滴正好也流的差不多了。

        唐遇看了眼瓶子里的液体,又过了几秒,他才单手轻按在针头上方的位置,然后快速利索地把针头抽了出来。

        叶珈蓝甚至没能感受到疼。

        只有男人手指按在针眼地方的时候,那一处隐隐有些压迫感。

        叶珈蓝掀了下眼皮,看向就坐在她对面不足半米的男人。

        他今天整个人都不大正常。

        唐遇平时虽然话也疏,但是也没像今天这样过。

        叶珈蓝看得难受,没忍住问了句:“你……怎么了啊?”

        总不能是因为她今天晕倒的事吧?

        叶珈蓝没由来地紧张起来,她脸上刚被粥的热气蒸腾地带了半分红晕,眼底朦胧,光一下一下地忽闪。

        唐遇微微歪着头看她,他轻眨眼的动作似乎被放成慢动作,每一帧都清楚到极致。

        叶珈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右眼角下方的那颗小泪痣,心底一点点地软下去。

        下一秒,她毫无征兆地被男人抱进怀里。

        唐遇的下颌轻搭在她的肩膀上,搁在她腰间的手一点点地收紧,紧到她的呼吸都不大通畅。

        叶珈蓝对着正对面的房门眨了眨眼。

        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唐遇本来放在她后背的左手突然下移,然后掠过她的腰迹,停在她的小腹下方,没再动。

        安静片刻之后,叶珈蓝听到他问:“流过产,是吗?”

        叶珈蓝一怔。

        全身血液像是凝固了一瞬,然后迅速倒流,她似乎还幻听到了血液流动的声音,哗哗声源源不断刺激她的鼓膜。

        她没想到唐遇会知道这件事。

        也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件事不对劲儿。

        叶珈蓝手指慢慢攥紧,眼睛才眨了一下,眼泪就涌了上来。

        半晌,她听到自己异常平静的声音:“是。”

        腰上的那只胳膊又紧了些。

        男人把脸深埋进她的颈窝中,他声音低,有些哑,还有些含糊不清:“对不起,弯弯,对不起。”

        叶珈蓝盯着门口,她眼泪一刻不间断地往下掉,但是声音居然连半点更咽都没有:“没关系,应该是意外。”

        她没问唐遇那晚是不是做了措施。

        因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唐遇肯定是做了的。

        她从头到尾都相信他不会只顾自己连套都不带。

        所以没必要问。

        但是她还是微微屏住呼吸,等着唐遇解释一句。

        然后他就真的解释了:“我那次做措施了。”

        只不过当时两个医学生都忘了,避孕套的避孕几率只有百分之八十五。

        还有百分之十五的受孕几率他们没考虑到。

        所以才说命运最会开玩笑。

        最不该怀孕的人,偏偏因为那次一次就中了招。

        叶珈蓝这几年刻意不去想这事儿。

        时间久了,连她自己都快忘了的时候,却又不知怎么被唐遇给知道了。

        不过到了现在,他是怎么知道的都不重要了。

        叶珈蓝也没过多纠结这个问题,她任由唐遇抱着他,他的呼吸声很轻,落在她耳边似有若无。

        他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她,没说话,也没别的动作。

        叶珈蓝的肩膀还微微绷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脖颈上突然黏上了一点湿润。

        带着热烫的湿润。

        叶珈蓝微微偏了下头,“唐遇……”

        “嗯。”

        他声音越发地哑,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一样。

        叶珈蓝的脖子像是被烫了一下,她下意识缩了下肩膀,“……你是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