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0章

第50章

        叶珈蓝闭紧了眼睛。

        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人小臂上的温度,她跟当初给唐遇扎针时状态差不太多,手指和眼睫都颤得不行。

        叶珈蓝突然就不想睁开眼睛。

        她轻轻靠在走廊墙壁上,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耳边有声音响起,每说一个字,声音就越清晰。

        叶珈蓝以为是自己状态不好出现了幻觉,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叶医生——”

        过来叫她的是科室里少有的一个男医生。

        工作原因,两人平时接触不少,但他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叶珈蓝这样。

        她眼眶微微泛红,眼睛睁开的时候里头水蒙蒙一汪,像是马上就能哭出来。

        男医生不自觉放轻了声音,“307的家属过来了。”

        叶珈蓝抹了把眼睛,然后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刚才闭着眼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再一睁眼,走廊头顶的光圈晕开,刺白晃眼。

        消毒水的味道似乎也重了些,叶珈蓝深呼几口气,往那边走的时候又问了句一起跟过来的同事,“病人的儿子?”

        “还有儿媳妇,叶医生,我跟你一起过去吧?”

        “不用了,”叶珈蓝脚步加快,她侧眸看他一眼,“你去忙自己的,我自己去就可以。”

        男医生皱眉,犹豫几秒之后,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不行,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刚说完,他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道:“叶医生,你不知道,她那个儿媳妇看起来可凶了,眉毛一竖,万一生起气来一个能打两个你……”

        叶珈蓝:“……”

        她还没见过那个病人的儿媳妇,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由得皱了下眉。

        “我跟你过去看看吧,前几天还有病人家属冲到肿瘤科主任办公室砸东西了……”

        他的意思叶珈蓝清楚。

        主任办公室都有人去闹,更别说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医生了。

        叶珈蓝皱眉,也知道这种事经常发生。

        她这次没再拒绝,只轻轻点了下头,“你今天上午事情不多吧?”

        “不多不多,才松了一个患者出院。”

        “痊愈了?”

        “没有,转移到精神病院了。”

        “……”

        男医生话密,加上两人还算熟稔,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没几分钟就到了307。

        病房的门开着,但叶珈蓝还是敲了下门:“曹女士的家属对吗?”

        病人第一天入院的时候,叶珈蓝是见过她家属一面的。

        当时来的就是她的儿子,长得人高马壮,看起来格外敦厚老实。

        这会儿男人就在站在病房里,比前几个月来的时候似乎沧桑了一些。

        他绕着病床已经转了几分钟,直到听到有人说话才停下来,他转头看向门口,脸色不大好:“是是是……医生,我妈她……”

        还没问完,旁边女人就咳了一声。

        她也不说话,就沉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嘴角下耷,眼角皱纹很深。

        叶珈蓝视线转开。

        老人还躺在床上睡着,为了不吵醒她,叶珈蓝把声音放轻了些:“方便出来说话吗?”

        女人立刻给男人使了个眼色。

        男人欲言又止半晌,最后还是拖着步子出了病房。

        叶珈蓝把门关上,她头还没转回来,隔着门上的玻璃窗看了里面一眼,“您母亲今天早上爬到了十七楼走廊的窗户上……”

        她没把话说全。

        但是男人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这么大的事,发生的时候医院就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

        叶珈蓝刚才给他打的那通,已经不知道是今天接到的第几通了。

        男人摸了根烟出来,打火机还没找到,就又听见对面女人说了句:“不好意思,医院禁止吸烟。”

        他只得又把烟收了回去。

        大概是无法发泄苦闷,他眉头皱的越发深,在病房门口焦躁地踱起步来。

        叶珈蓝脸色还没恢复过来,但他眼神亮的吓人:“这位先生,您的妻子昨天好像来看过病人。”

        她仔细盯着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化,看着他像是咬了牙,侧脸咬肌明显凸起半分,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叶珈蓝声音微微一顿,“医院早上人少,要不是十七楼有个孕妇不舒服,可能根本没人发现您母亲要跳楼。”

        她没力气,所以把每个字都说的极慢。

        越是慢,越是一把刀子,在男人的身上一刀刀地凌迟。

        男人嘴巴张了张,刚要说话,病房门就突然被人打开,女人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他,然后又看向叶珈蓝:“医生,我们把病人送到医院就是为了治病的,你们现在不仅没把我婆婆的病给治好,反倒把她治得要跳楼,你们的医院开着就是为了草菅人命的吗?”

        叶珈蓝皱眉。

        女人来势汹汹,当真应了同事那句“看着就很凶”。

        她尚且还能沉得住气,但是一起跟过来的男同事看不过去了,语气也强硬起来:“这位大姐你怎么说话的?精神类疾病是说能治好就能治好的吗?再说了,要不是因为你昨天来医院不知道跟病人说了什么鬼话,她现在能这样?”

        女人哼了一声,“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看我婆婆都不让看了是吗?你们医院是强盗吗?”

        “你们医院治不好病人,还收这么高德文住院治疗费用干什么?”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老公,“你愣着干什么呢?还不替我说两句话?”

        男人沉默不语。

        叶珈蓝注意到,他已经第五次去摸装烟的口袋了。

        明显是举棋不定。

        事情的走向突然就诡异起来。

        突然闹自杀的精神病人,态度截然不同的夫妻两个人,以及女人出来后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往他们医院不干实事乱收费迫害病人上引导。

        叶珈蓝眉头皱了又皱,就走神几分钟的时间,这俩人已经吵了起来——

        女人指着男同事的鼻子骂着医院,骂了几句还嫌不过瘾,还要伸手去抓他的脸;后者反应敏捷,立刻利落地后退了几步,“嫌我们医院治得不好你们去别的医院啊,看看别的医院住院费多高效果怎么样——”

        “去就去,”女人又扑上来,“先把我们这几个月交的钱还给我们!我婆婆要自杀的事儿也没完,责任都在你们身上,精神损失费也要赔偿我们!”

        “大姐,你碰瓷也不是这么碰的吧?”

        刚说完,他“啊”的一声,脸上被抓花了一道。

        叶珈蓝也顾不得想这么多了,旁边看热闹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她抬手挡了下拿着手机要拍照的病人,“对不起,别录像谢谢。”

        这要是传到网上去,就算理在他们这边,指不定也会被带歪了风向。

        叶珈蓝皱眉去拉那个还要往男医生脸上挠的女人,结果那人明显是对这种事十分有经验,抬起胳膊用力一扫,不仅轻而易举避开了她的手,还用力把她推到了一边。

        女人力气本来就重,加上还在气头上,所以半点儿分寸都没有。

        叶珈蓝被推得肩膀在墙壁上用力撞了一下,她今天没什么力气,这一下无疑是雪上加霜,全身像散架了一样,她贴着墙壁轻轻滑了下去。

        头疼,肩膀疼,肚子也疼。

        哪里都疼,叶珈蓝出了一身冷汗。

        围着看热闹的人群越发热闹起来,叶珈蓝闭了闭眼,嘴巴微张着呼吸几口。

        叶珈蓝听见男医生有些着急的声音传过来,但也只是能听见,他说了什么完全听不清。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像有人把她抱了起来。

        再然后,眼前一片黑暗,她完全没了意识。

        唐遇是十一点多到的医院。

        有个下午进行手术的病人出了点问题,他到了住院部看完病人核对完信息,刚一走出去,就看见另一边聚了不少人。

        一男一女正吵得不可开交。

        他没打算多留,却在转身要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张脸在他眼底晃过不到半秒,就因为被那女人推了一把,转瞬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唐遇想都没想,抬脚就走了过去。

        他腿长,步子迈的开,白大褂的衣角带起阵阵凉风,一起过来的护士忙跟上来,“唐医生,你干什么去啊?”

        他没回答。

        走近了些就看到叶珈蓝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她有些发抖,嘴唇咬得紧,半点血色都看不到。

        唐遇瞥了眼那明显呆滞的夫妻俩,然后半句话没说,抱起她就下了楼。

        十一点半,叶珈蓝拧着眉闭着眼躺到了病床上。

        肠胃科的医生是个年轻男人,她把点滴配好,然后把针插进她的手背:“就是这几天天凉,加上饮食方面不大规律,肠胃有点痉挛,输几天液就好了。”

        他看了眼唐遇:“不过唐医生,为什么是你抱着叶医生过来的啊?”

        唐遇没看他,他的视线还落在叶珈蓝的脸上。

        女人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干了又湿,头发一缕缕地都黏在了上面,看起来脆弱不堪,像是一碰就碎。

        “唐医生,你是也喜欢叶医生吗?”

        唐遇喉咙梗住,没接这话。

        下一秒,他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唐慕白的消息发过来:【刚才找人帮忙问了一下,根据这几年体检的记录来看,身体还不错,不过——】【说。】

        【她流过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