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9章

第49章

        几乎是下意识的,叶珈蓝就直接按了接听。

        然后下一瞬,听筒里熟悉的男声一传过来,她就想到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根本就不适合接听唐遇的电话。

        前方不足五米的地方,病人家属还在拿着纸巾抹泪,她眼眶红红,连眼角皱纹都显得深了不少。

        女人哭起来的时候果然容易变老。

        叶珈蓝轻轻呼了口气,她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接电话。

        她的心思分散了些许到了病人身上,所以唐遇刚才的话她没听太清,叶珈蓝也没问,直到出了办公室把门带上她才轻轻“嗯”了一声。

        表示她在听。

        虽然内容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唐遇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休息,声音很轻,比平时懒散随意了很多,他问:“在工作?”

        “嗯,刚才有个病人。”

        也不算瞎说,刚才确实有个病人。

        唐遇明显对有没有病人不敢兴趣,只低低浅浅地轻哼了声,“你没有什么?”

        他突然转移话题。

        叶珈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安静片刻才又重复了句:“什么都没有。”

        没有亲吻,没有拥抱,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什么都没有。

        唐遇安安静静地听,他呼吸声清浅平稳,不出声的时候更像是睡着了。

        叶珈蓝在心里默默地计算时间。

        到了第三十一秒的时候,她看了眼通话时间。

        旁边有小护士经过,见她打电话都有眼力见儿的没有出声打扰,只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又飞快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唐遇不知是沉默还是睡着的半分多钟里,叶珈蓝慢吞吞从精神科的门口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她站在窗边,把窗户拉开了半截。

        秋日凉风吹进来,把她的头发卷的微微扬起。

        叶珈蓝被风呛得轻咳一声,声音还没完全散开,她就听见那头男声响起:“我知道。”

        唐遇当然知道叶珈蓝和宁致之间什么都没有。

        因为他吻她的时候,没在她的唇间尝到属于别人的味道,他要她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些。

        叶珈蓝像是第一次,生涩得有些过了头。

        唐遇那晚的郁气就在那一秒,顷刻间烟消云散。

        他不是嫉妒别的男人和叶珈蓝上床。

        他是嫉妒别的男人和她有任何越界的亲密接触。

        唐遇不是一个偏执的人,只不过他仅有的偏执和占有欲,全都用在了叶珈蓝的身上。

        男人唇角微微勾起,声音也染了半分低低的笑意:“不然你今天可能去不了医院。”

        叶珈蓝把窗户猛地关上。

        因为力道大速度快,带起来的风远远强过户外自然风,叶珈蓝的半张脸都被吹得生疼,她慢悠悠转过身来,单手插进口袋里,到底是没忍住问了句:“这么在意吗?”

        唐遇眼睛睁开。

        叶珈蓝不在他跟前,但是他似乎又能想象到她的表情。

        女人这会儿眉头微拧,眼睫低垂,插在口袋里的手指轻轻攥起来,耳根还隐隐有层薄薄的绯红色。

        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她在等待答案时不自觉表现出来的紧张。

        唐遇喉结微滚,反问她:“如果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你不在意吗?”

        “……”

        叶珈蓝竟然无言以对。

        当然在意。

        但是叶珈蓝说不出口。

        她现在和唐遇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这种话过于暧昧了。

        叶珈蓝手指攥了一下,又很快松开:“如果没有别的事——”

        “答我。”

        叶珈蓝怔住,然后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一分钟两分钟,可能更久,久到叶珈蓝肚子叫了一声。

        昨晚和今早都没怎么吃东西,又喝了不少酒,虽然醒酒汤也喝过了,但是两者抵消地不多,她现在头是不晕,但是肚子难受。

        有反胃过后酸酸的气顺着喉咙往外冒,叶珈蓝连忙捂住嘴快步往厕所走。

        她上班是只穿平底鞋,但是因为走的快,还是能听见脚步声。

        唐遇微微皱眉,他起身拿了衣服穿,“怎么了?”

        刚问完,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干呕声。

        她有意克制,声音不大,混合着水龙头里的流水声一起,听着越发的让人心疼。

        叶珈蓝把电话从耳边拿下,右手捏着手机搭在洗手台的边沿,左手捂着肚子微微弯下腰。

        唐遇后面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清。

        她甚至不知道电话有没有被她刚才不小心挂断。

        叶珈蓝吐的脸色发白,脸上出了一层汗,但是再一看洗手池,好像没吐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吐了半天,肚子总算舒服了不少。

        叶珈蓝用凉水洗了把脸,抽了几张纸巾随意擦拭几下,也不管擦没擦干就出了洗手间。

        她这才想起看一眼手机。

        正在通话中,唐遇的备注还在上头显示着。

        叶珈蓝轻咳了一声。

        那人这才开了口,“不舒服?”

        “嗯。”

        叶珈蓝没否认。

        “想吃什么?”

        叶珈蓝这会儿浑身没多少力气,也不知道单纯是因为饿了还是吐的没了力气,说话时声音都轻声细语的,软绵绵一片:“唐遇,你什么意思?”

        唐遇已经拿了车钥匙出门。

        他向来直白,能一句话说清楚的事一个字都懒得多用,他尾音清扬着“嗯”了声,像是思考了几秒,“追你的意思。”

        叶珈蓝没搭这一茬。

        她半靠着墙壁往科室走,有匆忙经过的同事都不由得放慢步子问了句:“叶医生,你还好吗?”

        叶珈蓝点点头,“我没事。”

        “不舒服一定要去看医生啊,生病了就不好了!”

        她还是点头,“好。”

        那个护士走后,叶珈蓝再一看手机,唐遇居然还没挂断。

        他今天大概是太闲了。

        听她干呕了半天不说,还把她和别的同事毫无营养的对话也一并听了下来。

        叶珈蓝实在没什么力气,干脆就靠墙站定,休息几秒,“唐遇。”

        “嗯?”

        大概是神智有些不清,她盯着头顶的白炽灯问了句:“如果我真的和那个男人有过,你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

        他还能杀了他不成?

        “但是叶珈蓝,”唐遇声音转低,像是梦中呓语,“能不能别对我这么狠?”

        话音未落,电话被他挂断。

        这大概是第一次,叶珈蓝在清醒的时候,被唐遇主动挂断电话。

        连半点给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叶珈蓝半晌没回过神来。

        视线范围之内,灯光一圈圈地放大,然后重叠起来变得模糊。

        她突然想起大学那会儿,她刚学给患者扎针的时候怎么都扎不好,舍友一个个都被她扎了个遍,最后一看见她就开始躲。

        叶珈蓝也实在不好意思拿舍友再练手,但是不过关又不行,所以她开始拿好不容易回一次国的唐遇练起了手。

        她害怕地手发抖,血管位置经常找不对,力道也控制不好,不是轻的扎不进去,就是重的让他皱眉。

        扎到第六次的时候,唐遇倒吸了口凉气以后抬眼看她:“下手这么狠,我是你男朋友还是仇人?”

        “……”

        叶珈蓝郁闷地看他一眼。

        “过来。”

        叶珈蓝边准备第七针边往那边挪了半步,刚找准位置扎进去,那人就勾住她的脖颈吻了下来。

        然后,叶珈蓝居然奇迹般的扎准了。

        就几秒,唐遇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就又把手收回来,他伸手把胳膊上针眼里渗出来的血迹揩去,“幸亏你不是外科。”

        “什么意思?”

        “不然早晚被你弄死。”

        他还有后半句话没说。

        被你弄死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