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许恋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下意识问了句:“唐……医生?”

        男医生立刻回,“唐遇唐医生啊!”

        “……”

        感觉更像是许恋耳朵出了问题。

        世界仿佛都变得玄幻起来,唐遇和叶珈蓝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身份瞬间颠倒过来。

        她眼中一直以来都是被人追求的高岭之花,突然变成了追求别人的二十四孝男友。

        许恋无比震惊的视线从保温盒挪到叶珈蓝脸上。

        叶珈蓝似乎也愣了一下,看了眼保温盒,又看了眼对面的男医生。

        她眼神有点飘,看在男医生眼里,还以为她是在犹豫,他连忙再接再厉地又加了句:“唐医生手昨天手被手术刀划伤了还给你做饭,叶医生,你不会也跟外科医生一样铁石心肠吧?”

        外科医生见惯生死,相比于她们这种科室的医生,总容易给别人一种铁石心肠的感觉。

        男医生觉得叶珈蓝肯定不是这样。

        她对谁都温柔,拒绝别人也都是温温柔柔的。

        可能是因为对叶珈蓝的期望值太高,以至于等了半天没得到自己想象当中的回应,语气也跟着变得不确定了起来:“叶医生……?”

        刚说完,叶珈蓝抬眼看了过来,“他手怎么了?”

        “就是昨天晚上七点那台手术,唐医生是一助,手术的时候不小心把左手划破了……”男医生轻叹了口气,“虽然这个对于外科医生是常事,但是我听吴主任说,唐医生以前很少会出这种问题。”

        这人的每一个字都模模糊糊地落到她的耳朵里,但是组合起来又变得无比清晰。

        叶珈蓝眼底有微不可察的慌乱闪过,声音都比平常颤了半分:“他人呢?”

        今天早上的时候因为心里乱,叶珈蓝有意避开和他肢体和视线上的接触,所以根本没注意到他手上有没有伤口。

        现在听男医生这么一说,她已经脑补出来了唐遇伤口的样子。

        几厘米长,血肉外翻,横亘在掌心——

        叶珈蓝不大敢想了。

        她不太能见血,下意识闭了闭眼,声音更颤:“很严重吗?”

        “还行吧,唐医生那反应一看就是习惯了,连眉毛都没皱一下……”

        “他今天早上休班吗?”

        “本来不是的……但是昨天吴主任觉得他状态不好,让他休息半天,”男医生说到了激动处,连音调都高了起来,“所以唐医生是特地为了给你送早餐才来医院的。”

        “……”

        “我看他今天状态也不是太好。”

        见叶珈蓝看他,又连忙解释了句:“看着像是昨晚没睡好。”

        叶珈蓝:“……”

        她想着唐遇应该也睡不好。

        神外的医生时间向来紧,他边说边看了眼表,然后再看一眼叶珈蓝手里的保温盒,“不过叶医生,马上有个预约的病人要过来了,我得先回去了,爱心早餐你记得吃。“他着重强调了“爱心早餐”四个字。

        说完也不等叶珈蓝回复,直接逃跑似的出了办公室。

        门一关上,许恋就从椅子上站起凑了过来,“你跟唐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珈蓝还想着男医生那句“他状态不好”的话,迟钝了几秒才“啊”了一声,“什么?”

        一看就是没认真听她说话。

        许恋把保温盒从她手里拿过来放在桌子上,“他追你?”

        叶珈蓝不说话。

        许恋就当她是默认了,眼底的震惊显而易见,“他居然真的在追你?”

        许恋:“我昨天还跟隔壁的护士说,唐医生这种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亵玩?”

        “……”许恋差点给她一拳,“我就是打个比方。”

        叶珈蓝心思还没收回来,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然后呢?”

        然后?

        然后她今天就被打脸了。

        许恋多少有点想不通,她看了眼放在桌子上的早餐,又看了眼叶珈蓝,“他什么时候开始的?”

        “……今天。”

        昨晚有过一次意外之后,唐遇好像突然就把窗户纸捅破了。

        叶珈蓝知道唐遇本身多多少少对她还有心思,但是这段时间一直朦朦胧胧的,她本来以为还要一直朦胧下去,直到有了昨晚。

        叶珈蓝短时间内接受不了,他倒是坦然,居然连早餐都送到了她的科室来。

        许恋盯着她脸上的表情一瞬不瞬,“你们昨天干了什么?”

        她仔细回想刚才男医生说的话,想了几秒后,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我刚才听见他说唐医生看起来像昨晚没睡好——”

        许恋觉得自己的第六感准到令人发指,“是我想的那样吗?”

        叶珈蓝点头,“酒后乱性。”

        她突然直白起来,许恋反倒有觉得有点不适应了,被噎了几秒才轻轻咳了一声,“哦……我估计隔壁那几个小姑娘肯定会后悔自己没喝个酒也乱一次性了。”

        叶珈蓝扯了下唇,没回复。

        刚把保温盒的盖子打开,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备注唐医生。

        叶珈蓝没有唐遇的微信号,分手以后,她就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给删了。

        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她断的还算干净利落。

        即使她放不下。

        即使她删了之后还能清楚的记得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手机屏幕上,那人只发了一句话:【吃了没?】他问的是自己做的早饭。

        叶珈蓝视线一偏,看到保温盒里的饭菜,有清粥有小菜,还有一个煎蛋。

        许恋自觉看别人消息不礼貌,连忙把头转过去,边往门外走边嘀咕了句:“我去看看那个天天吃青菜的病人。”

        办公室门很快被打开,然后再被关上。

        叶珈蓝视线没偏开半分,她绕过办公桌坐回椅子上,隔了半分多钟才回复了句:【没有。】【怎么了?】

        【刚查完房回来。】

        不等那边人回复,叶珈蓝立刻问了句:【你昨天手是不是受伤了?】【嗯。】

        【吴主任说你状态不好,为什么状态不好?】她直觉昨天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过。

        不然在唐遇身上,的确不太可能出现这种问题。

        叶珈蓝大一做实验的时候,有同学抓个小白鼠都能被咬伤,被手术刀割伤止血钳伤到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但是唐遇不一样,他心思细,专业能力又强,叶珈蓝从来没有哪一次听说他被手术刀伤到过。

        一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