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6章

第46章

        叶珈蓝完全石化,衣服都忘了穿。

        她怔怔和男人对视了半分多钟,最后还是唐遇先开的口:“醒了?”

        “……”

        声音真切,不是幻听。

        叶珈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被子拉起来遮住身体:“你……你怎么在我家?”

        唐遇推门进来。

        他手里端了一碗粥,放到床头柜上的时候,浓浓的米香四溢出来,瞬间把满屋子淡不可闻的奇怪味道给掩盖下去。

        叶珈蓝不自觉皱了皱鼻子。

        唐遇没回答她那个问题,眼角微微一敛:“不是要去医院?”

        言下之意:她该起床了。

        叶珈蓝当然能明白他的意思。

        但是唐遇就在她身边不足半米的地方站着,别说起床,就连把被子拉下去的勇气叶珈蓝都没有。

        她攥着被子的手指一点点收紧,紧到指甲微微泛白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苏锦珂的回复刚好这时候发了过来:【弯弯,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接受,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昨天……不仅强吻了唐遇……】后面的话苏锦珂没说完。

        不用她说完,叶珈蓝自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她今天全身都像散架了一样,原来不是她做春梦梦到了唐遇。

        他的亲吻,他的拥抱,包括他毫不留情的侵占,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手机屏幕还亮着,叶珈蓝视线落在上头,她镇定了好一会儿,直到屏幕自然暗下去,她才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唐遇的手指在柜面轻点了下,叶珈蓝没敢看他的眼睛,所以就盯着他的手指看了眼。

        男人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款式简单,但是看着明亮又晃眼。

        几秒后,叶珈蓝盯着那枚戒指的视线开始发虚,“唐遇……”

        唐遇侧眸看她。

        叶珈蓝虽然没抬头,但是能感受到他认真炙热的视线。

        她轻咬了下牙关:“昨晚的事……是因为我喝醉了。”

        “所以?”

        他接话接得漫不经心,但是眼神里的光已经渐渐凉了下来。

        “所以,我们还是把昨天……”她实在有些难以说出口,顿了顿才又道,“给忘了吧。”

        那人不回答。

        安静了半晌,然后他轻嗤了一声。

        叶珈蓝下意识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结果脸刚抬起来,唐遇就突然压低身子凑了过来。

        他左手轻撑在了叶珈蓝的身侧,然后右手抬起,落在了叶珈蓝捏着被子的手上。

        男人身上还残留着和她身上同样清淡的沐浴露味道,叶珈蓝轻颤了下,直觉他不会做出什么正常的事来。

        果然,下一秒,唐遇撑在她身侧的手也抬了起来,一根根她叶珈蓝的手指掰开。

        他用力巧妙,不会让她感觉到疼,但是有能轻而易举地让她松开。

        “你能忘吗?”

        话音落下,唐遇把遮在她胸口上的被子拉了下来。

        叶珈蓝身上还穿了一件睡衣,是吊带的,虽然穿着,但是春光依旧没遮住多少。

        男人的手指就从她的锁骨向下,顺着她肩膀的弧度滑下来,“真的能忘?”

        他意有所指。

        叶珈蓝低头一看,然后看到自己锁骨下头的斑驳红痕。

        触目惊心,全都是昨天晚上留下的印记。

        叶珈蓝只看了一眼就把头偏过去,刚要回答,唐遇就同样偏了下头,他的吻落在叶珈蓝的耳垂上,“但是我忘不了。”

        “……”

        吻停留一秒,叶珈蓝的脸又偏了下,她避开男人的吻:“唐遇,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

        她需要冷静,

        需要一个足够的时间来思考他们的未来。

        叶珈蓝呼了口气,又转头看了眼唐遇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眼神微闪,“你……”

        “怎么了?”

        唐遇视线一低,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谢景非送自己的那枚戒指。

        他大概知道了叶珈蓝在意的是什么。

        “我之前说过,我没有过别的女人。”

        他慢慢站直身子,伸手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戒指是景非送的。”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事。

        叶珈蓝其实早就该知道的,唐遇应该没有女朋友。

        因为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他肯定不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来。

        唐遇性子虽然冷,但是肯定干不出这种渣男行径。

        她“哦”了声,心跳明明还没平复下来,但是语调又奇迹般地平静下来,“我要穿衣服了。”

        唐遇看她一眼,他眉头轻轻皱着,但是到底也没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只轻轻“嗯”了声,“记得吃早饭。”

        他自己知道饮食不规律的危害,所以不希望叶珈蓝也养成这种不好的习惯。

        唐遇没再看叶珈蓝,转身出门。

        开门的时候,叶珈蓝突然又叫住他:“唐遇。”

        男人站住,但是没回过头来。

        “……没什么。”

        “叶珈蓝。”

        “……嗯?”

        叶珈蓝怀疑唐遇下一秒也会说出一句“没什么”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看。

        看了几秒之后,唐遇突然就转头看了过来。

        然后,他眼角一挑,嘴角一弯:“我等你。”

        叶珈蓝觉得自己心都化了。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她觉得自己马上就想扑到他怀里,结果这念头还没坚定下来,那人已经出去关上了门。

        房间安静下来。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六点半。

        刚穿好了上衣,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叶珈蓝正在穿裤子。

        她身体不舒服,胳膊腿的都不大协调,裤子穿到一半就倒在床上去接电话。

        里头年轻女声立刻传了过来:“叶医生,你赶紧过来吧,307有个病人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非闹着要跳楼!”

        叶珈蓝一下子撑在床上爬了起来,结果刚坐到了床上,又不由自主地往床上倒了下。

        她急急嗯了声,“怎么回事,她昨天有哪里不对劲儿没?”

        她记得307的病人是个四五十岁的阿姨,因为被丈夫家暴多年状态一直不大好,直到儿女都长大成人了才把她送到了医院来。

        也不知道是纯粹为了治疗,还是嫌她累赘。

        叶珈蓝都没时间洗漱,拿着手机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到了玄关随手换了双鞋,刚要开门出去,就听见唐遇问了句:“怎么了?”

        “我们科室有个病人闹跳楼,我得过去看看。”

        唐遇皱了眉,三两步走到了她的跟前,“我送你过去。”

        叶珈蓝没拒绝。

        一是因为情况确实太紧急,而是因为即使作为普通同事,他送她过去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叶珈蓝还没这么矫情,应了一声之后轻声道谢:“谢谢。”

        唐遇垂眸看她一眼。

        叶珈蓝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额头和鼻尖冒出了一层薄汗。

        唐遇替她开了门,“什么病的患者?”

        他一出门,叶珈蓝立刻跟了上去,“精神分裂。”

        叶珈蓝低头跟着他进电梯,拿出手机用微信问刚才给她打电话的护士:【现在什么情况?】【刚才几个医生把她从窗口上拉了下来,但是情况还是不太稳定。】叮地一下,电梯门打开。

        叶珈蓝敲了几个字:【我马上到。】

        因为时间还早,上班族们大多还没开始工作,所以道路还算畅通。

        从叶珈蓝家里到医院,开车过去只用了几分钟。

        一到医院门口,车还没停稳,叶珈蓝就迅速把安全带解开,“谢谢”两个字说的十分敷衍,根本不等主驾的人听清,她已经开门下了车。

        她个子高,腿也长,走起路来带出了一阵风,长头发在背后飘起来,她估计是嫌碍事,边扎头发边往医院里走。

        还没半分钟,她的人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唐遇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把车开走,然后找了地方掉了个头。

        307病房的病人其实不能完全算是叶珈蓝的病人。

        她入院三个多月,叶珈蓝只负责了她一个月,后两个月是由科室的另一个医生负责的。

        之所以打电话给她,是因为那个医生请了年假去旅游了。

        护士想起她负责过那个病人,应该多少比其他人要了解情况,所以才叫了她过来。

        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叶珈蓝坐电梯上楼,刚出楼梯,在走廊里急得团团转的护士就迎了上来,“叶医生……”

        “现在怎么样了?”

        叶珈蓝刚要推门进去,就又被小护士给拽住,“叶医生,病人刚才注射了异丙嗪,这会儿才刚刚睡着。

        “打了几针?”

        “两针。”

        叶珈蓝嗯了声,“那我先回办公室换件衣服。”

        她转身就走。

        护士赶紧又跟了上来,“叶医生,刚才我想了一下,然后想起昨天下午病人家属来过医院看她。”

        叶珈蓝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她昨天下午不在医院,所以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他们说了什么我肯定不知道啊,但是家属走了之后,病人就一直安安静静的,连句话都不说……”

        “嗯,”叶珈蓝顿了两秒,“等她醒了叫我一声,谢谢。”

        说话间,两人到达精神科的楼层。

        叶珈蓝按了下眉心,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

        许恋还没到。

        办公室里安静而且滞闷。

        叶珈蓝把窗户开到最大,她心静不下来,干脆打开手机随手点了歌单里的一首纯音乐放了起来。

        早上不到七点钟,歌曲循环第二遍的时候,叶珈蓝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睡了一个小时,她被许恋叫醒,“宝贝,该去查房了。”

        叶珈蓝睡眼惺忪,“……哦。”

        “昨天不是周日吗?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没精神?”

        “睡得有点晚了,”叶珈蓝去洗手池旁边用冷水洗了把脸,“恋恋,你昨天下午在医院吗?”

        “在啊,怎么……”还没说完,许恋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议论307的那个阿姨了。”

        “我昨天看见她儿媳妇过来医院了。”

        “不过也就不到十分钟吧,她就走了。”

        叶珈蓝点了点头。

        她记得那个病人的症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又时而疯癫。

        反复无常,所以才叫做精神分裂。

        她和唐遇以前的人格分裂虽然都属于精神类疾病,但是情况完全不一样。

        许恋没过多在这个话题上耗费时间,她瞥了眼叶珈蓝睡觉时在眼角压出来的红印子,“你大早上被叫过来的?”

        叶珈蓝有气无力的点头。

        她还是腰酸腿软,干什么都觉得提不起力气。

        “吃饭了没?”

        叶珈蓝摇头,她想起唐遇早上给她端进屋的那碗粥,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半秒后,她抬头看许恋:“我还没有洗脸刷牙。”

        后者立刻浮夸地退开几步远,“去去去,嫌弃死你了。”

        塑料姐妹情。

        叶珈蓝微微扁了下嘴,她声音压低,“有人不嫌弃我就行了?”

        许恋:“谁不嫌弃你?”

        叶珈蓝装作没听见这个问题。

        有人就是有人啊。

        那人今天早上还亲她耳朵来着,即使知道她那时候还没有洗漱。

        不能想。

        叶珈蓝晃了晃脑袋,理了一下被压皱的白大褂袖子,然后拿了病历夹拉着许恋出了办公室。

        叶珈蓝早上本来是没心情吃饭的。

        查完房又被云欢缠了半个小时,饿的劲儿也早就过了,结果刚回办公室不久,门就被人敲了一下。

        隔壁科室的男医生探头进来,“叶医生,我能进来吗?”

        叶珈蓝点头。

        男医生立刻推门进来,他咳了一声,然后十分郑重地把背在身后的保温盒递了过来,“叶医生,你早上还没有吃饭吧?”

        许恋本来以为他找叶珈蓝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结果说了没几句,方向突然就变了。

        她一脸茫然地抬了下头。

        叶珈蓝同样一脸茫然,共事了几年,只要不是新入职的,医院的男医生基本都知道她什么情况。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弯不下去的钉子,碰都碰不得。

        已经很久没人给她送过花和早午饭之类的东西了。

        叶珈蓝嘴角轻轻一抽,“我……不用……”

        那医生不管三七二十一,根本不等她说完,就把保温盒塞到了她的手里,“叶医生,这可是唐医生特地给你准备的爱心早餐,你就吃了吧!”

        许恋:“……”

        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