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

        唐遇理智一点点地抽离出去,再多想一分一秒,他可能都会控制不住自己。

        而此刻的楼上,叶珈蓝抱着一罐空了的啤酒瓶,她轻轻打了个嗝,见没人说话又看了眼来电显示:“唐医僧……诶,是唐僧吗?”

        旁边空的酒瓶散落了几个,她喝得多,而且急,所以酒劲儿上头上地也快。

        跟前的名字出现了重影,叶珈蓝说话时卷翘舌也开始分辨不清。

        “你取经回来了嘛?”

        叶珈蓝又摸了灌啤酒过来,开罐之前还晃了几下,结果一打开,晃荡出的泡沫喷的满手满脸都是。

        唐遇听她念叨半天,然后毫无征兆地,她就突然“啊”了一声。

        电话被那头女人挂断。

        唐遇拳头攥紧,再攥紧,直到左手的伤口又渗出来丝丝血迹才又松开。

        下一秒,他打开车门下车,进了叶珈蓝住的那栋楼。

        唐遇记得叶珈蓝家的门牌号,但是他没有她家钥匙。

        他怕叶珈蓝喝醉了在家里出事,犹豫反悔的时间都没有,就伸手敲了敲房门。

        里头没有动静。

        唐遇敲了第二下。

        还是没动静。

        他再拿出手机给叶珈蓝打电话,这次响了几声也没人接通。

        唐遇给谢景非打了个电话:“把苏锦珂手机号给我。”

        谢景非正在酒吧闹腾,音乐声震耳欲聋,他几乎是吼着报了一串数字。

        刚吼完,电话被唐遇挂断。

        他把苏锦珂的号码拨了出去,那头一接听,他就沉声开口:“我是唐遇。”

        “啊……哦哦哦。”

        苏锦珂停车不及时,差点一头撞在绿化带上。

        “你有叶珈蓝家里的钥匙吗?”

        “有,”苏锦珂心往上提了一下,“我现在到她家楼下了,马上就上去。”

        她前不久应叶珈蓝的要求给她打了个电话。

        结果她接倒是接了,就是说话颠三倒四,而且带着很重的鼻音。

        苏锦珂放心不下,连忙开车过来看看她。

        唐遇的电话挂断之后,苏锦珂快步进了电梯,在电梯里的那十几秒钟就把叶珈蓝家里的备用钥匙找了出来。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一眼看见叶珈蓝家门口站着的男人。

        他站的随意又笔直,听到动静才转头看她一眼,“她好像喝醉了。”

        苏锦珂点点头,没时间说多余的话,连忙拿了钥匙开门进去。

        客厅里光线极暗,只有玄关处亮着一盏灯。

        苏锦珂轻车熟路地把灯打开。

        光线一亮,地板上那摊不明液体无处遁形。

        啤酒罐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个,整个客厅里都充斥了一种淡淡的苦涩味道。

        叶珈蓝不在客厅。

        她的妈呀。

        苏锦珂被这灾难现场吓了一跳,连忙奔去叶珈蓝的房间去找人:“弯弯?”

        唐遇跟在她后面进来。

        苏锦珂跑到床上翻被子,唐遇去了浴室。

        浴室门一打开,他就看到衣冠不整坐在浴缸里的人,她就安安静静抱膝坐着,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唐遇敲了下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这儿呢。”

        苏锦珂连忙跑过来,从门口挤进去拍了拍叶珈蓝的脸,“弯弯?”

        幸亏浴缸里没水,不然明天非感冒不可。

        叶珈蓝眼睛张开了一条缝,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小声呜咽了声:“我要洗澡。”

        “……”

        苏锦珂转头看向门口唯一的男性。

        不等她开口,唐遇就关了门出去。

        浴室外的客厅一片狼藉。

        唐遇找东西简单收拾了下,然后进厨房给叶珈蓝煮了一碗醒酒汤。

        半小时后,苏锦珂总算给叶珈蓝洗完了澡。

        后者半梦半醒,眼睛大多数时候是闭着的,她还算乖巧,不哭也不闹,所以这澡洗得也还算顺利。

        苏锦珂给她套了一件睡裙,把她扶到床上躺下之后,拿了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

        再从卧室出去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干净了不少,窗户也被打开透风,里头酒味散开了不少。

        苏锦珂拿了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她注意到厨房有动静,但是为了避免见面不知道说什么的尴尬,苏锦珂没过去看,她给谢景非发了条微信:【唐遇现在在弯弯家里,我是不是应该安静得离开?】谢景非:【你有这个觉悟就好。】

        “……”

        话是这么说,但是苏锦珂还是放心不下。

        她得眼睁睁看着唐遇离开叶珈蓝家里,不然容易出事故。

        苏锦珂又转头看了眼厨房的地方,【唐遇居然还会做饭?】【你以为谁都是你?】

        【呵呵,你会吗?】

        谢景非不说话了。

        苏锦珂跟他扯了几句皮,刚打开冰箱拿了罐酸奶出来,旁边的房门就被人打开,叶珈蓝整个人挂在了门框上,“好饿啊……”

        她眼神朦胧,酒劲儿虽然还没过去,但是好像也有了点理智。

        苏锦珂“啊”了一声,“喝酸奶吗?”

        “喝粥。”

        “……”

        她不会做粥啊。

        苏锦珂抓了抓头发,想着反正唐遇这会儿在厨房,干脆就厚着脸皮跑到了厨房门口:“那个……唐遇同学,弯弯她说她想喝粥……”

        也不知道叶珈蓝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苏锦珂扒着左边的门框,她就扒着右边的门框,用力点了点头:“我想喝粥……遇遇。”

        苏锦珂:“……”

        她突然就搞不懂叶珈蓝这会儿是醉着的还是清醒着的了。

        唐遇明显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叫他,开火的动作顿了半秒,然后他偏头看过来。

        他看的是苏锦珂。

        “……”

        巨型电灯泡苏锦珂默默地退了出去。

        所幸叶珈蓝也没什么太特别的举动,苏锦珂坐在沙发扶手上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几秒,又给谢景非发了条消息:【弯弯和唐遇现在在独处,我是不是不该打扰他们?】【是。】

        【但是弯弯喝醉了啊。】

        【喝醉了好啊!】

        【?】

        【我的意思是,喝醉了遇哥就更不可能跟她发生什么了,你知道遇遇不喜欢喝酒,他对着一个满口酒气的女人,亲都亲不下去口的。】苏锦珂觉得有道理。

        刚要放下心来喝自己的酸奶,厨房里就传来一声动静。

        再一抬头,厨房门口早就没了叶珈蓝的人影。

        苏锦珂酸奶都顾不上喝了,拔腿就跑过去一看,叶珈蓝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唐遇的身上。

        她喝了酒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大一样,手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正在解男人衬衣的扣子。

        “……弯弯?”

        叶珈蓝像是没听见,半点反应都没有。

        好不容易解开了一颗,要解下一颗的时候,她的手被人握住,唐遇眉目微敛,声音低下来,“别闹。”

        苏锦珂从唐遇的表情来看,他下一秒就会把叶珈蓝从厨房里丢出去。

        但是他没有。

        唐遇只是把她扯开了半分,转身把醒酒汤端了过来,“张嘴。”

        叶珈蓝嘴角轻轻扁了下,“你喂我。”

        “……”

        苏锦珂觉得,她越来越像是一个电灯泡了。

        而且她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叶珈蓝明天醒了之后会恨不得弄死自己。

        唐遇现在就想弄死她。

        他喉结重重地滚了几下,耐着性子把碗递了过去,结果那女人刚喝了一口,就趁着他低头的功夫扬起脸,把嘴巴凑了过来。

        苏锦珂再次默默退了出去,出去的同时还无比贴心的给他们关上了门。

        厨房内外瞬间冰火两重天。

        外头苏锦珂摒着呼吸听里头的动静,而厨房里头,唐遇的几颗扣子完全是被叶珈蓝扯掉的。

        叶珈蓝手上指甲再短,但是用力的时候,还是在他脖颈上留下了几道印子。

        她手腕细的像是一折即断。

        唐遇没敢用力扯她,他身上出了不少汗,眉头越皱越紧,好不容易把她扯开些,才刚把那个碗放到料理台上,叶珈蓝就又贴了过来。

        她这次贴的比刚才都要更紧。

        因为没穿内衣,所以身体贴在他身上的时候,曲线柔软又曼妙。

        唐遇觉得自己这会儿还能忍得住,自制力强的已经不像是个男人了。

        他握住跟前女人纤细的腰肢,还没来得及又什么动作,叶珈蓝的手就从他的小腹向下,然后胡乱地开始扯他裤子的拉链。

        唐遇也顾不得弄不弄得疼她了,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再动,“叶珈蓝。”

        叶珈蓝虽然醉了,但还是能分变出自己的名字,她“嗯”了一声,没被唐遇固定的那只手又伸过去摸索起来。

        下一瞬,她的睡衣被撩起来。

        叶珈蓝手上动作只僵了一瞬,就扬着声音“啊”了出来。

        客厅里的苏锦珂吓得酸奶盒掉在脚边,她鞋都没顾得上穿就奔到厨房门口,刚握住门把手把打开,就有被人从里面关上。

        唐遇声音低低,明显压抑着什么:“别进来。”

        苏锦珂在外面饶了个小圈圈,“唐唐唐……唐遇,弯,弯弯她今天喝多了,你不能强强强迫她……”

        唐遇把叶珈蓝压在了厨房的门上,低头一看,身下的女人眉眼都皱着,眼泪都挤出来了几滴,他轻轻扯了下嘴角,“你确定是我强迫她?”

        “……”

        苏锦珂说不出话来了。

        唐遇轻轻动了一下,里头又立刻传来女人婉转绵长的一声轻哼。

        苏锦珂面红耳赤,“弯弯明天还要上班,你……你……”

        “嗯,”里面男人声音低得有些发哑,“我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