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3章

第43章

        谢景非糊里糊涂地跟着唐遇来了政法大学。

        作为一所重点大学,政法大学的教学楼安安静静,教室里的同学不是在上课就是自习,楼道里偶尔有几个同学坐在台阶上背法律条文。

        声音不大,像蚊子在绕。

        谢景非完全不知道唐遇今天来这里干什么。

        他一个医学高材生,来这种专攻法学的学校,在谢景非看来,除了浪费时间,还是浪费时间。

        谢景非不好破坏这安静得氛围,但他又实在好奇,把声音压得低了又低:“遇遇,你干什么来了?”

        谢景非这几年叫“遇遇”叫得越发熟练。

        而唐遇本人,可能因为和夏至的人格融合的原因,居然也破天荒地没怎么纠正过他。

        刚说完,下课铃声响起来。

        刚刚经过的教室门立刻被人打开,里头学生鱼贯而出。

        谢景非盯着几个人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奔过去,试探性地问了句:“有认识的人在政法读书?”

        唐遇嗯了声。

        确实有,不过那人很多年前就已经不在了。

        今天是余莹的生日。

        唐遇不是第一次来政法大学。

        余莹刚住进唐家的时候心态还不错,她年纪轻,长得又漂亮,虽然安静但也阳光。

        跟唐遇熟了一些之后,余莹带着唐遇来过一次政法大学。

        那次来的就是这间教室。

        教学楼虽然装修过几次,但是格局和位置没怎么变过,加上这边正对体育场的看台,所以唐遇记得挺清楚。

        教室里上一波人还没走干净,下一波上课的已经开始往里挤占座位了。

        等人都进去地差不多了,唐遇才从后门进去,然后坐到了最后一排,谢景非毕业几年,再坐到教室里总觉得不自然,他挪了挪屁股:“遇遇,我们要在这里听课吗?”

        “你是学医的我是学媒体的,听这个不大合适吧?”

        正说着,已经有讲师走上讲台,她打开多媒体屏幕,上头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刑事诉讼的案例,“下面我们开始上课。”

        教室里顷刻安静下来。

        为了避免待会儿被那个讲师注意到,谢景非闭紧了嘴不敢再说话,干脆趴在桌子上玩起了手机。

        他玩得认真,刷完微博后又开始打游戏。

        两节大课下来,谢景非玩得不亦乐乎,等下课铃打响的时候,他一转头,发现旁边的座位空了。

        唐遇不见了。

        谢景非立刻站起来,给唐遇发了条消息之后,随便抓了个女同学就问:“同学,你看到我旁边坐着的那个和我一样好看的小哥哥了吗?”

        女同学憋笑憋得厉害,“刚才去厕所的时候看到他在走廊最东边的那个窗口抽烟来着。”

        她纠正谢景非:“我觉得他长得比你好看一点儿。”

        就在刚刚,她还和舍友讨论他们两个来着。

        她猜唐遇和谢景非是本校的研究生学长,刚想问问是哪个专业研几的,就听那人道了谢之后跑出了教室。

        谢景非飞奔到女生说的那个窗户旁边的时候,唐遇刚好熄了最后一支烟。

        可能是开着窗户的原因,这边烟味不大重。

        他垂着头把烟摁灭,然后扔进了垃圾桶,“回去吧。”

        谢景非点了支烟:“人你找过了?”

        谢景非以为唐遇从教室里出来的这段时间,是去找人了。

        唐遇也不反驳,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去按电梯。

        谢景非:“晚上去玩儿?”

        “七点有台手术。”

        “什么时候能完啊?”

        “一天以内吧。”

        “……”

        唐遇已经进了电梯。

        谢景非烟抽到一半,连忙灭了烟一起跟了进去。

        他向来擅长活跃气氛,一瞥见唐遇手上戴了戒指,就又立刻起了个新的话题:“遇遇,我送你的戒指你戴上了啊?”

        电梯里其他人瞬间安静如鸡,盯着他们两个的眼神发生了质的变化,由最开始的惊艳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兴奋。

        唐遇瞥了眼他,“闭嘴。”

        谢景非果然乖乖闭了嘴。

        他怕待会儿再不小心说错话会被唐遇把嘴给缝上,于是一个字都没敢乱说,老老实实跟他出了教学楼。

        政法大学占地面积不小,从教学楼再到谢景非停车的那个门口,走了足足一刻钟还多。

        等终于上了车的时候,外头太阳已经落山。

        谢景非转头看了眼副驾的男人,“送你回医院?”

        唐遇视线一低,落在方向盘正中央的车标上,谢景非恍然大悟:“哦哦哦……遇哥的车啊……”

        他怕唐遇开车累,所以来的时候主动请缨要当司机。

        谢景非叹了口气:“遇哥,果然我是最爱你的。”

        他一个刚下飞机的人来给他开车,说不爱他都没人信,谢景非一时兴起,放了一首应景的歌——

        《最爱你的人是我》。

        唐遇抬手遮了遮眼帘,脑袋微微有些重。

        车子缓缓发动。

        还没半分钟,又被谢景非紧急刹停,他拍了拍副驾驶的椅背:“遇遇遇遇,你看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谢景非咽了口口水,把车往前面又开了点,“那不是蓝姐吗?”

        “……”

        唐遇手拿下,睁了下眼看过去。

        他虽然看不大清那人的长相,但是也知道十有**就是叶珈蓝。

        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她走路什么姿势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唐遇皱了下眉。

        紧接着谢景非的话让他眉毛皱的更深,“卧槽怎么还有个男人?”

        知道唐遇看不清,谢景非干脆给他来了个现场语音解说:“这个男人还给蓝姐开车门?”

        “蓝姐居然还对他笑了……上车了上车了!”

        “他们走了!”

        唐遇闭了闭眼,“开车。”

        谢景非瞬间热血沸腾:“啊……跟着他们吗?”

        “回医院。”

        “……哦。”

        宁致先前跟叶珈蓝说的那家餐厅是家法式餐厅。

        餐厅环境不错,每一桌都布置地精致巧妙,颇有一种烛光晚餐的氛围。

        叶珈蓝觉得她和宁致在这里吃饭不大合适。

        但毕竟是自己请客,对方选的地点她不好拒绝,只能尽量选了气氛不那么暧昧的桌子坐下。

        外面车水马龙,里头音乐轻缓。

        一顿晚餐吃到将近九点。

        因为两人都喝了酒没办法开车,餐厅距离叶珈蓝家里也不远,步行回家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宁致送她到楼下的时候,是在一刻钟后。

        小区里灯光不算太亮,叶珈蓝道谢:“谢谢。”

        宁致笑笑,“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他说的直白,但是语气并不让人觉得厌恶。

        叶珈蓝也笑:“好。”

        她正好有话跟他说。

        毕竟自己一个人生活久了,防备意识不弱,叶珈蓝进电梯的时候还不忘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半个小时后给我打个电话。】倒不是信不过宁致,纯粹是习惯问题。

        毕竟男人大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句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苏锦珂的消息很快回复过来:【没问题。】电梯门合上,几十秒后,又打开。

        叶珈蓝拿出钥匙开门,“随便坐。”

        她打开冰箱,拿了两罐可乐出来,一瓶放在自己跟前,一瓶递给了宁致。

        “谢谢。”

        叶珈蓝笑笑,她也不打开那罐可乐,只双手轻轻捧在了手心,“宁先生。”

        宁致挑眉。

        冰可乐的凉度从掌心一点点传到指尖,直到整个手都变得冰凉,叶珈蓝酒劲儿醒了大半,“我们不大合适。”

        宁致开始皱眉,“我哪里……”

        “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问题。”

        叶珈蓝直视他,眼神透彻干净,“我觉得我跟谁都不合适。”

        “……”

        “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宁致灌了半瓶可乐,“你有喜欢的人了?”

        叶珈蓝没否认。

        她低头看了眼可乐易拉罐,上头水珠很大一颗,从上头滑下,一直落到她的指缝:“我喜欢他很多年了。”

        宁致深呼了口气,“告诉他了吗?”

        叶珈蓝摇头:“不敢告诉。”

        “……”

        感情还是一段旷日持久的暗恋。

        宁致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输地一败涂地。

        “宁先生,我今天就是想跟你说明白,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妈那里我也会说清楚,我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去打扰到你的生活。”

        叶珈蓝声音很轻,“对不起,本来应该早点说的。”

        宁致摇头。

        其实叶珈蓝对他的拒绝从一开始就很明显,只不过宁致觉得接触还少,只是时间没到而已。

        “那你以后怎么办?一直不打算找男朋友了吗?”

        “再说吧。”

        忘不了唐遇之前,她找谁就是对谁不公平。

        宁致叹了口气,把剩下的半罐可乐一饮而尽,“谢谢你。”

        叶珈蓝抬了下眼,宁致自嘲一笑,“起码没把我当备胎对待。”

        他起身,颇有君子风度,“坐也坐完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这时候挽留的话都显得无力而且虚伪,叶珈蓝起身送他到门口。

        电梯还是停在这层的,所以下楼键才按下,电梯门就很快打开,宁致抬脚进去,站定之后又冲她笑了一下:“不过我还是不太甘心啊叶医生,希望有机会能和你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见一面。”

        话还没说完,电梯门缓缓合上。

        宁致的话又半句关在了里面,叶珈蓝没听太清。

        她盯着楼层数字一节节的下降,一直到停在了一楼,她才转身回了家。

        而此刻,叶珈蓝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就坐在她家楼下停着的黑色卡宴里。

        唐遇在车上待了二十分钟了。

        今天晚上的手术用时极短,七点开始,八点多就结束了。

        因为病人颅内大出血,没有抢救过来。

        一出手术室,唐遇就被吴主任勒令回家好好睡一觉,他眼底血丝显而易见,吴主任还特地给他多放了半天假:“明天下午之前,不要让我见到你。”

        唐遇九点出的医院,然后直接开车到了叶珈蓝的小区。

        他记性好,所以还记得她家住在哪里。

        但他现在心情不大好。

        因为他刚才把车停下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跟叶珈蓝一起进去了。

        唐遇刚来的时候,手上还带着淡淡的血液和消毒水的味道,这会儿过了十几分钟,他的指尖完全被一种厚重的烟味覆盖。

        唐遇点了第五支烟。

        抽到一半的时候,刚才那个男人出来了。

        因为距离太远,他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和表情,但是他能看出那人步子迈的大,而且快。

        唐遇觉得,应该是轻快。

        那男人在叶珈蓝家里待了十几分钟。

        十几分钟能干什么?

        聊天,拥抱,接吻……

        速度再快一点直入主题的话,爱都能做完一次。

        唐遇视线抬起,叶珈蓝家窗口的位置灯还亮着,他盯着看了几秒怕,夹着烟的手指一用力,那半截烟就折断在了他手里。

        烟星还没灭,在他食指指腹重重烫了一下。

        但是唐遇没太感觉到疼,他把烟蒂扔到烟灰缸里,在车里靠了半个小时,直到烟味都渐渐散开,他才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他用的左手。

        男人手指干净白皙,只不过虎口偏上的位置多了一道口子。

        是晚上做手术时手术刀划破的,刀尖锋利,他的血和那个大出血的病人混在了一起。

        但是现在他丝毫不觉得疼。

        唐遇头微微抬起,盯住那盏还亮着的灯,下一秒,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喂……你是哪个唐医生?”

        叶珈蓝喝醉了。

        唐遇第一秒想的是,他和叶珈蓝的第一次,就是因为她喝醉了。

        喝醉了,所以有胆子酒后乱性。

        所以,她和刚才的男人,是不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