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苏锦珂惊得嘴巴张大,刚放进嘴里的那口面还没来得及咬开,就又滑回了碗里。

        她“啊”了一声,饭完全吃不下去了,干脆就放下筷子,正襟危坐地盯着她看:“多少钱?”

        “空白的。”

        “让你自己填?”

        叶珈蓝点了点头。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才知道,唐遇家里其实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富裕。

        “然后呢?”

        苏锦珂横想竖想都觉得应该没这么简单,她上半身前倾,“弯弯,你家里应该不缺钱吧?”

        好说歹说,叶家虽然算不上豪门,但是也能算得上富足人家。

        果然,叶珈蓝点了下头:“不缺啊。”

        她往后靠了靠椅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以及每根手指指尖上的指甲。

        自从前几年有个医生被病人骚扰时还了次手,一不小心用指甲把病人的脸刮花了之后,她们科室就不让女医生留指甲了。

        几毫米都不行,必须一周一剪。

        叶珈蓝的指甲前几天才剪过,现在圆润整齐,没有任何攻击力。

        她盯着自己的手看得失神,直到对面苏锦珂敲了下桌子,她才又把视线抬了起来:“所以不是因为这个。”

        苏锦珂认真观察她的表情,因为怕撕开她血淋淋的伤口,所以用了一种极其温柔又小心翼翼地语气问了句:“那是因为什么?”

        她平常催眠病人就是用这种语气。

        问完之后,苏锦珂的注意力也没从从她脸上转移开半分。

        所以叶珈蓝微微的皱眉,嘴角不自觉的轻抿,以及抬手下意识遮眼睛的动作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到底是多年好友,苏锦珂叹了口气,也没再继续追着问:“算了弯弯,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叶珈蓝对提分手原因这件事的抵触,从眼神神情上都表现了出来。

        苏锦珂看了眼表,“时间不早了,先去休息吧。”

        叶珈蓝长长地吐了口气,她从椅子上起身,“吃完了碗先放着就行,我明天收拾。”

        说完不再看苏锦珂复杂又无奈的眼神,她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

        因为心情不大好,叶珈蓝这一晚的澡都比平时洗的时间长。

        十点半的时候,她才从浴室出来。

        外头苏锦珂敲了敲门:“弯弯睡了没?”

        “还没呢。”

        “睡不着?”苏锦珂要后悔死了,“要不我给你热杯牛奶安安神?”

        叶珈蓝心底一软,“我没事,马上就睡了。”

        外头人这才放下心来,应了一声后,没了动静。

        叶珈蓝拿毛巾擦了擦头发,然后扯开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

        拿出手机一看,微信消息多了几条。

        有吴主任问她安全到家了没的,还有一条是宁致问她睡没睡的。

        叶珈蓝回了前者。

        至于后者,她看了眼时间,决定不回复。

        这个时间点儿,不适合回这种消息。

        同事群里今天消息也不少,叶珈蓝不怎么看,但她今天无聊,又实在没有困意,就随手点开看了眼。

        这个微信群里的成员是他们整层楼的医生护士们,算下来也有几十个人。

        叶珈蓝一边擦头发一边看里头的聊天内容。

        明显是今天在值夜班的人起的头:【距离下班还有九个小时。】【大半夜的,急救室还亮着灯呢。】

        【神外谁进的手术室啊今天?】

        【唐医生。】

        【今天不是该你值班吗周医生?】

        【别提了,晚上吃了几只小龙虾犯了肠胃炎,刚吊完水回来。】立刻有个护士回应:【这个我可以证明,周医生和刘医生集体犯胃病,把唐医生给坑回来了。】一个办公室的,其实也说不上坑不坑。

        叶珈蓝把手机锁了屏,定好了闹铃随手放在桌子上。

        唐遇七点多去的医院。

        现在十点半多。

        叶珈蓝呼了口气,强迫把心思从他身上收了回来。

        北城已经入了秋,晚间气温低了不少。

        叶珈蓝把门窗都关好,没办法光用毛巾把头发擦干,只能拿吹风机简单吹到了半干。

        她头发长,吹了大概十几分钟。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叶珈蓝还是丝毫不觉得困。

        她也没着急上床,趴在桌子上,从手机里找了个老电影看了起来。

        电影播到一半的时候,关机提醒横在了屏幕上头。

        十二点了。

        又是新的一天。

        叶珈蓝盯着提醒界面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倒数只剩下了最后几秒,她才按了“取消”的选项。

        关闭电影,她看见菜单页的日期。

        9月27日00:01。

        今天是余莹的生日。

        叶珈蓝中午要去陪余秋华吃饭,她揉了揉眼睛,拉开抽屉,拿出安眠药的药瓶看了眼。

        这种药虽然总在抽屉里备着,但是叶珈蓝已经有几年没碰过了。

        安眠药副作用大,而且依赖性强,她平时给病人开药的时候都会提醒不要常吃。

        但是叶珈蓝自己以前是吃过这种药的。

        她刚和唐遇分手那会儿,连着几天失眠,好不容易睡着还成宿成宿地做噩梦,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容易从梦里惊醒。

        叶珈蓝不敢告诉余秋华和苏锦珂,自己去医院挂了神经内科,拿了一瓶安眠药回来。

        幸好那段时间学业比较重,吃了几天之后,她重心渐渐从失恋转移到了学习上头,也就没再碰过这东西。

        是药三分毒。

        何况是和精神神经大脑类相关的药。

        叶珈蓝把药瓶的瓶盖拧开又合上,反复几次之后,她把药瓶又放回了抽屉里。

        但是这次,她没有立刻把抽屉合上。

        她的手从药瓶上移开,轻轻放到了旁边,那一排礼品盒上。

        盒子不大,一共五个。

        上头写了数字,从22到26。

        有领带,有手表,还有袖口。

        每个盒子里装的东西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是男士的。

        这是分手以后,叶珈蓝给唐遇准备的生日礼物。

        从二十二岁到二十六岁,她不在他身边的每一年。

        二十一岁是个例外,这一年没有礼品盒。

        但是叶珈蓝觉得,唐遇可能对那年的生日礼物永生难忘。

        因为那年生日,叶珈蓝真的听了苏锦珂的话,把自己送给了他。

        然后第二天,她跟唐遇提了分手。

        叶珈蓝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凌晨一点多都没有睡着。

        最后她还是去客厅热了杯牛奶,然后吃了一粒安眠药。

        药效发作的快,也就十几分钟的时候,她抱着被子沉沉睡了过去。

        但是这觉睡得不太踏实。

        叶珈蓝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和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咖啡厅里。

        下午五点多,天气不大好,明明是六月份的夏天,外头天气阴沉得像是到了晚上,路灯还没有到亮起的时间点儿,黑漆漆一片。

        咖啡厅里灯光明亮,但是冷。

        冷到了骨子里。

        叶珈蓝听到对面的男人起了开场白:“你是小遇的女朋友吧?”

        “……”

        “我是小遇的爸爸。”

        “……”

        后面的对话像是消了音,叶珈蓝听不到他的声音,只能看到她的嘴巴再动,然后动着动着,那张嘴突然变成了血盆大口,像是要把她吞得尸骨无存。

        提前见了家长,叶珈蓝没有紧张没有无措。

        她异常冷静,冷静到她清楚看见对面男人递了张支票过来:“小姑娘,我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了,你跟唐遇不合适。”

        见她不接,那男人又把支票放在桌子上,伸手推过来:“就当是我对不起你们叶家。”

        叶珈蓝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咖啡厅。

        她只记得那天雨下得特别大,不宜外出。

        但是叶珈蓝还是在外面待了几个小时,一直到晚上九点多。

        然后她喝了酒,吃了药。

        再然后,她借着酒劲儿,到了唐遇住的酒店,把他给睡了。

        她和唐遇在一起三年,双方有一个人把火点起来,其余发展都顺理成章。

        叶珈蓝被他压到床上的时候还在想,如果她一直清醒不过来,多好。

        那晚前戏漫长又短暂,身上那人进入的时候叶珈蓝疼得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然后眼睫一垂,她看到唐遇肩膀上的两三寸长的黑色线条。

        是一个文身,没有完成的文身。

        叶珈蓝记得夏至有次提到过这个文身。

        它存在的原因是夏至想要,所以趁着主导唐遇身体的时候跑到了文身店;而没有完成的原因,和夏至那次偷偷去穿耳洞时情况一样。

        文到一半,唐遇又回来了。

        夏至当时叙述这件事时哀怨又无奈的语气仿佛还在耳边,叶珈蓝指甲掐进那个文身印记上,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

        她眼泪掉的压抑,只有隐隐约约吸鼻子的声音。

        但是唐遇还是发现不对劲儿,他动作停了下,偏头吻了吻她的耳垂发梢:“疼吗?”

        叶珈蓝眼泪掉的更欢,她也不说话,只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当时就在想,最后一夜吗,起码要好好地记住他的样子,还有他身上的味道。

        过了这一晚,他就不再是她的唐遇了。

        叶珈蓝那天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自己睡的不好,她喝了酒,头晕犯恶心,再睁开眼的时候外头天还没亮。

        唐遇要赶早上飞纽约的飞机,也不知道是睡醒了起床还是根本就没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随手翻了页杂志。

        叶珈蓝趴在床上,大半张脸埋进了枕头里,她声音轻轻,但是又坚定无比。

        她说:“唐遇,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