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两人间距离实在太近,及时有外头魔音的干扰,叶珈蓝依然把这两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她目光微闪,两手搁在身侧,抓紧了料理台的边缘。

        难以自抑的惊喜一涌而上,持续不到两秒,紧接着就是深深的无奈。

        叶珈蓝当然无奈。

        唐遇和她根本就回不到过去了。

        叶珈蓝眼角微微发热,眼泪蓄在那里似乎在一点点侵蚀灼烧她的眼眶,她闭了闭眼睛,把脸偏向另一侧:“唐医生,你和谁睡过都跟我没关系。”

        她抬起眼看他,“能先把我放开吗?”

        唐遇唇线抿紧,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眼睛看。

        叶珈蓝的眼底黑沉沉,有清澈的水光在闪。

        里面明明只映出了他一个人,却又把他推到了千里开外。

        唐遇盯着她看了几秒,慢慢地竟扯出了个笑来。

        下一秒,他松开捏着叶珈蓝的手。

        叶珈蓝把头低下,“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她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自己都不想听见,但她偏偏又不得不说出口:“我们还是当普通同事比较合适。”

        唐遇一言不发,唇角扬起的弧度却越发明显了些,半晌,他意味不明地嗤了声,转身出了厨房。

        叶珈蓝还低着头站在那里,直到又过了两三分钟,小吴主任终于叫停了外头的钢琴声进来,她才又慢吞吞地转身继续洗菜。

        女人生性敏感心细,吴主任又是精神科主任,一眼就察觉出她的不对劲儿来。

        联想起刚刚出去的面无表情的男人,吴主任越发觉得事情不妙。

        她和老吴明明是看着这俩年轻人都不错,样貌人品也都搭,想试着促成一段姻缘的……

        结果就过了这么几分钟,这俩人怎么就跟打过了一架一样。

        作为主人,吴主任觉得自己有必要从中调解一下,于是她咳了几声,等叶珈蓝终于看她之后,她才悠悠开口:“小叶啊,你跟小唐刚才闹什么不愉快了吗?”

        叶珈蓝脸上的笑扯得艰涩无比,“没有吴主任。”

        “有什么事千万别憋在心里……我跟老吴也是看着……”

        吴主任叹了口气。

        她还是觉得事情不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老吴当时利诱唐遇回国利诱了好几年。

        钱人家不缺,经验在国外医院积累的也更快更好。

        老吴各种理由都用遍了,最后干脆直接问他有什么东西是他没有的。

        唐遇当时怎么回应的来着,想了几秒,然后说了句:“没有女朋友。”

        老吴一听,又开心又郁闷。

        开心的是医院从来不缺女医生女护士,光是从他手上带出来的就有一百也有几十。

        郁闷的是他知道唐遇要求高,这几十里可能几十个他都看不上。

        老吴都把这几年入职的员工表拿出来了,一个一个看下去,看到叶珈蓝的时候他随口说了句:“你师母科室有个姑娘,前几年来的医院,这两年正好也一直在相亲……”

        他都把名单翻到下一页了,结果沉默了半天的唐遇突然问了句:“谁?”

        “姓叶。”

        “叶什么?”

        “啊……叶珈蓝。”

        那头又是一阵沉默。

        这次时间更长,老吴刚叹了口气,就听见那头人轻轻“嗯”了声,“谢谢吴老师。”

        直到挂断电话,老吴都是蒙的。

        旁听了整个过程的小吴主任一个抱枕砸过去:“小叶过几天还要去相亲呢,万一真相中了,你怎么跟小唐交代啊!”

        老吴摸鼻子,“走一步算一步嘛……”

        于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今天。

        叶珈蓝相亲是没相中宁致,但是这对夫妻也没能把他们撮合上。

        小吴主任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叶珈蓝的肩膀:“你和小唐的私事,我和老吴不掺和。”

        “谢谢吴主任。”

        叶珈蓝低头浅浅的笑,眼泪却砸下来一滴,在盛满了水的盆里砸出了一个极小的水花。

        稍纵即逝。

        就像她从来没有流过泪一样。

        因为中途闹了点不愉快,叶珈蓝吃晚饭的时候基本没怎么说话。

        唐遇话更少,他坐在她的对面,视线一秒都没有移过来。

        整顿晚饭下来,活跃气氛的只有唐安宁和雪糕。

        一人一狗,勉强让这顿饭吃得不是那么僵硬。

        七点左右,吴主任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明显是要紧事,那头说了还没半分钟,他就拍了下唐遇的肩膀起身,“407的病人突发脑出血,今天值班的俩医生犯胃病,小唐你跟我去医院一趟。”

        话音落下,唐遇已经敛了眉。

        他放下筷子,然后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跟着吴主任出门之前,又回头看了眼背对着她坐的女人,话却是对着唐安宁说的:“宁宁,在奶奶家听话。”

        说完他开门出去。

        吴主任跟在后头恨铁不成钢地念叨:“都说了让他们不吃饭的时候少喝酒,胃病犯了吧!”

        那俩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门砰的一声关上。

        叶珈蓝看了眼对面那人的饭碗。

        米饭只下去了一个尖,饭他刚才好像也没吃几口。

        她手指攥紧了筷子,然后听见旁边唐安宁嘟囔了句:“哥哥饭又没吃完……”

        叶珈蓝转头摸了摸她的头发:“哥哥经常不吃饭吗?”

        小姑娘连着点了好几下头。

        她坐在比她腿还高的椅子上,小脚丫一晃一晃的,“姐姐,你要是能每天给他做饭吃就好了。”

        叶珈蓝笑笑,没说话。

        “我哥哥可喜欢你了……”

        旁边小吴主任被汤呛到,转头面色尴尬地咳了几下。

        “他刚才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看你。”

        唐安宁顿了顿,“用那种要吃了你的眼神。”

        叶珈蓝:“……”

        这不是喜欢她,这是想杀了她吧。

        叶珈蓝在吴家待到了九点半,七点出去的那俩人也没有回来。

        唐安宁已经被吴主任哄着抱去了客房,这会儿客厅里安安静静,只有雪糕呼呼的喘气声。

        叶珈蓝揉了揉眼睛,等吴主任关门出来之后才起身:“吴主任,那我先回去了。”

        “都这么晚了,小叶……”

        “没事,外边现在人正多呢。”

        这话说的不假,北城这种一线城市,九点多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她都这么说了,吴主任也不好再多挽留,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之后,把她送到了门口。

        叶珈蓝怕黑,所以不敢再往树影地下走。

        她就沿着路灯走,走了还没几步,就接到苏锦珂的电话。

        一接听,里头苏锦珂装模作样地呜咽了几声:“呜呜呜弯弯我无家可归了?”

        “你妈又逼你回家相亲了?”

        “可不是嘛……我骗我妈说这几天出差,结果人家倒好,住到我租的公寓里去等我了!”

        “现在在哪儿?”

        “你家门口。”

        “……”

        叶珈蓝打车回的家。

        小区不让出租车进去,叶珈蓝下车又走了半分多钟,一到楼下就看到苏锦珂红色的小轿车。

        她过去敲了敲车窗:“下车。”

        苏锦珂等的都快睡着了,一边打哈欠一边开门下来:“弯弯……”

        “吃饭了没?”

        “没有。”

        叶珈蓝瞥她一眼,“想吃什么?”

        “随便随便,你做什么我都吃!”

        苏锦珂锁上车门就扒了过来,“弯弯,我有事跟你说……”

        叶珈蓝觉得她应该没什么好事,但她还是点了点头,配合地问:“什么事?”

        “唐遇还没有老婆孩子。”

        两人已经进了电梯。

        叶珈蓝面不改色地按了楼层数,“我知道了。”

        “他跟你分手这几年,甚至都没有过女朋友!”

        “……”

        这个她也知道了。

        叶珈蓝点了点头。

        苏锦珂打量她几眼,见她排斥的心理不算重,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句:“你和唐遇当时到底为什么分手的?”

        以前没问过是不想提起叶珈蓝的伤心事。

        但是现在唐遇都回国了,俩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叶珈蓝盯着一节一节往上蹦的数字:“你猜?”

        “唐遇提的?”

        不对啊,苏锦珂连忙摇了摇头,“你提的吧?”

        要是唐遇提的分手,一回国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跟她搂搂抱抱,还送她回家,那就不是一个“渣”字可以概括的了。

        果不其然,叶珈蓝点了点头。

        电梯门刚好这时候打开。

        苏锦珂跺了跺脚,楼道的声控灯亮起。

        还没来得及再继续追问,叶珈蓝已经开了门进去,“吃面行吗?”

        “……行。”

        叶珈蓝进了厨房。

        苏锦珂:“……”

        好不容易起了个头,结果就这么无疾而终。

        苏锦珂一边想着待会儿怎么再把这个茬给接上,一边拿出手机,无聊地翻了一本言情小说。

        累了一天,她的脑袋需要放松。

        几分钟后,叶珈蓝端着面出来的时候,苏锦珂正从几十本里挑符合自己口味的书。

        好不容易挑出来一本,她激动地把简介念了出来:“他是桐城最金贵最有权势的男人,而她只是一个丢了水晶鞋的灰姑娘,一次意外,两人坠入爱河……”

        叶珈蓝:“……”

        她拿筷子敲了敲碗,“赶紧吃饭。”

        苏锦珂“哦”了声,她的表情因为这个狗血剧情十分精彩,亢奋的边吃面还边在念:“就在来那个人情到浓时,男主的妈妈突然出现在女主面前,甩下一百万的支票扔在女主脸上,‘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这句话的话音还没荡开,叶珈蓝握着筷子的手一松,筷子尖轻轻在碗上轻轻磕了一下。

        不大不小的一声。

        苏锦珂的吸引力瞬间被转移,她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然后落到叶珈蓝的脸上。

        对面女人眼底空荡荡,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牙齿不自觉地咬住下唇。

        肯定不是被她刚才念得剧情吓到了。

        苏锦珂一看她的表情,愣了半秒才咽了口口水:“卧槽……”

        “弯弯,你跟唐遇分手的原因……不会这么狗血吧?”

        苏锦珂知道唐遇母亲去世的早,所以直截了当地从唐遇父亲那里入了手:“他爸拿着支票找你,让你跟他分手的?”

        太狗血了。

        狗血,而且雷人。

        苏锦珂不大敢相信。

        叶珈蓝眼睫垂了垂,过往记忆一帧帧浮现,她扯了下嘴角:“我们分手前一天,他确实拿着支票来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