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这一声“唐安宁”,像是坐实了叶珈蓝心中所想。

        感性总是比理性先快一步,她手指下意识攥紧了些。

        唐安宁还拉着她的衣摆没撒手,小姑娘的手刚刚有她手一半的大小,看着胖嘟嘟软乎乎的。

        叶珈蓝嘴角动了动,刚想把衣服从她手里抽出来,那只狗就冲她吐了吐舌头。

        像是她再动一下,他就立刻咬上来一样。

        叶珈蓝动作顿时僵住,动也不敢动。

        身后男人已经走近。

        有烟味从她身后飘散开,一点点地涌进鼻腔,叶珈蓝闻不惯,抬手遮了遮鼻子。

        唐遇嘴里咬着的烟点上还没几秒,他唇角一歪,抬手把烟拿下来,摁灭在了垃圾桶边上的熄烟凹槽里。

        唐安宁立刻扑了过去,一把抱住男人的大腿,“呜呜”了两声,撒娇道:“我刚才找不到路了……”

        看得出来,小姑娘很黏唐遇。

        叶珈蓝没转头去看那俩人的交流。

        她的心思主要放在了这只苏牧上,苏牧是大型犬种,站起来的话说不定比她还高,轻而易举就能把她给扑倒。

        最主要的是,唐安宁扑过去之后,把狗给扔下了。

        现在这只狗正对着叶珈蓝流口水。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想把她当成午餐享用馋的。

        她猜两者都有。

        叶珈蓝头皮发麻,试探性地往后挪了半步。

        就挪了半步,那条苏牧就跃跃欲试地抬了抬前爪。

        叶珈蓝瞬间又跟点了穴一样定在那里。

        僵持半分钟之后,她刚求助似的望向那个水汪汪的小姑娘,那只狗就扑到了她的脚上。

        它用力极轻,在叶珈蓝裙子下头裸露的小腿上轻蹭了蹭。

        尽管看起来挺友好,半点攻击性都没有,但是叶珈蓝还是吓得腿软。

        她这次不是不敢动了,是完全没力气动了。

        叶珈蓝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一头栽下去,幸亏唐安宁发现地及时,抬手轻拍了下苏牧的脑袋:“雪糕,快点从姐姐身上下来!”

        雪糕还在哈着舌头。

        唐安宁见它不听话,扁着嘴去看了眼唐遇。

        唐遇嘴里的烟味还没散开,他只看了一眼雪糕,然后实现上移,落在女人纤细的脚踝上,他抬手摸了下烟盒,“听话,起来。”

        欺软怕硬的雪糕这才把身子从叶珈蓝脚上蹭下来。

        它看起来委屈巴巴,连舌头都不吐了。

        叶珈蓝没办法同情它。

        因为唐遇刚才那句“听话”,以前经常对她说来着。

        叶珈蓝体质不算差,但是基本一到冬天都会感冒,她最不能吃的就是苦。

        单纯味觉上的苦。

        偏偏有些药是没有糖衣的,每次她不想吃药,唐遇就会对她说这两个字。

        他声音好听,声线一软下来,比糖衣要甜很多。

        叶珈蓝数不清被他哄了多少次。

        唐遇的大学在国外读的,有的时候碰上不在国内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哄她吃药。

        不管他哪里是早上还是半夜,每次都是等叶珈蓝药劲儿上来,睡熟了才挂断电话。

        那时候叶珈蓝就在想,除了她,应该不会有人见到这么温柔的唐遇了。

        现在一看,有没有人见到她不确定。

        但是肯定有狗见到了。

        唐遇刚才对着雪糕说话的语气,跟以前跟她说话一模一样。

        叶珈蓝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如一条狗。

        她心里一空,收回视线,不再看他们一大一小一狗,趁着雪糕老老实实地没再凑上来,刚抬脚要走,唐安宁就软声提醒她:“姐姐……你鞋带开了。”

        叶珈蓝一低头。

        应该是雪糕刚才爬上来的时候蹭到的,她左脚的鞋带果然开了。

        她今天穿的裙子虽然不算短,但是长度也仅仅是及膝,这要是一蹲下去,十有**是要走光的。

        叶珈蓝和唐安宁对视一眼。

        然后她对着那双和某人相似的眼睛,耳根一热。

        刚想看看附近有没有能坐的地方方便她系鞋带,旁边那人就抬脚靠近了半步,他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烟味,和须后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清淡冷冽,不难闻。

        下一秒,叶珈蓝还没反应过来,唐遇就半蹲下身,勾起她松开的鞋带简单打了个结。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只几秒,他起身,抬手碰了碰雪糕的头,“走了。”

        叶珈蓝的视线还低着。

        她看到唐遇去去摸雪糕的那只左手,手指形状漂亮,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银色的戒指。

        不是她送的那一枚。

        叶珈蓝眼神轻轻一晃,眼眶热了一瞬,再用力一眨眼,眼底的湿润就这么被她眨了下去。

        她胡了口气,直到那人走到几米开外,她才抬脚往吴主任的家走去。

        因为是高档小区,所以植被都比普通小区茂盛。

        虽然临近黄昏,但是太阳依旧有些晒人。

        叶珈蓝一直走在树影里。

        走了几十米她发现,她和唐遇的方向是一样的。

        她看了眼阳光底下的那一大一小,唐安宁刚好在这时候回了下头,小姑娘调皮,先是冲她扮了个鬼脸,然后又抛了个飞吻过来。

        叶珈蓝唇角弯了弯。

        对方是个可爱的小孩子,她下意识也回了个飞吻,结果手刚贴了唇印伸出去,牵着唐安宁的唐遇就回了下头。

        叶珈蓝:“……”

        她连忙又把视线给偏开。

        这边唐安宁蹦蹦跳跳,不肯好好走路,“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姐姐啊?”

        “什么?”

        “我在你家看到过这个姐姐的照片。”

        不然她也不可能上去就扯人家衣角。

        唐安宁掰了掰短短的小手指,“你刚才还给姐姐系鞋带了诶。”

        “我爸爸只给我妈妈系鞋带的。”

        唐安宁:“但是姐姐好像不喜欢你诶。”

        “……”

        “哥哥,你好可怜啊。”

        “……”

        从小区门口到吴主任家,大概要走五百米。

        叶珈蓝一路都没敢四处乱看。

        到吴主任家门口的时候她才抬了下头,唐遇和唐安宁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吴主任家的别墅带了个小院子,里面种了不少花花草草,花期还没完全过去,这会儿满院子的芬芳。

        院子的门开着,叶珈蓝进去之后才敲了敲房门。

        三声过后,门很快打开。

        里头站着一人一狗,不约而同地眨巴了下眼:“姐姐,你来找我玩吗?”

        叶珈蓝确认自己没走错。

        她愣了几秒,刚要再确认一遍,客厅里吴主任就喊了声:“小叶来了吧?宁宁这小丫头堵在门口干什么呢啊?”

        叶珈蓝:“……”

        她还不如走错了地方。

        这样一来,不是意味着,她和唐遇要一起吃晚饭了?

        虽然不只有他们两个人。

        唐安宁已经听话地退了回去,她顺便扯走了雪糕,“姐姐你进来吧,雪糕不咬人的。”

        叶珈蓝点点头,尽量扯了一个温柔和善的笑。

        唐安宁:“他是男的,所以爱往女孩子跟前凑。”

        “……”

        叶珈蓝在玄关处换了拖鞋,然后进去。

        客厅宽敞,放了一架钢琴。

        吴主任站在跟前,戴着老花镜在翻谱子:“小唐啊,这个怎么弹来着?”

        他在跟唐遇学琴。

        叶珈蓝对乐理不太通,以前听唐遇弹琴,眼神也只跟着他在琴键上翻飞的手指移动。

        一曲下来,叶珈蓝的评价也就几个字:好听,太好听了。

        虽然听不出什么门道来,但是她还挺喜欢唐遇钢琴的样子。

        他穿着白衬衣坐在钢琴前,坐姿笔直优雅。

        光看背影就知道这人生的矜贵来。

        叶珈蓝几年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了,神思一走,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她是被腿上突然蹭上来的雪糕吓回神的。

        雪糕可怜巴巴地仰头望着头,两只前爪规规矩矩地趴在地上,不敢越雷池半步。

        唐安宁拖了把矮凳坐在旁边,在钢琴声中小声问她:“姐姐,我哥哥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叶珈蓝没听清。

        她蹲下身把耳朵挪过去,“什么?”

        唐安宁抬手一指:“他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叶珈蓝点头。

        这是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唐安宁笑眯眯,“那你喜欢他吗?”

        现在的小孩子一个个鬼灵精怪,叶珈蓝眨了下眼,没回答这个问题,起身前对她说了句:“姐姐去厨房帮忙。”

        其实按照她的年龄,唐安宁应该叫她阿姨了都。

        但是她既然愿意这么叫,叶珈蓝也就顺着杆子往下爬了。

        毕竟姐姐这个词,听着比阿姨不是好一点半点。

        叶珈蓝没再客厅多待,真的去了厨房小吴主任准备晚饭。

        今天来了客人,吴主任家里准备了不少菜。

        叶珈蓝负责洗菜。

        刚把西红柿拿到水龙头底下去洗,小吴主任就凑了过来,“小叶啊,你觉得小唐这个人怎么样啊?”

        叶珈蓝手里的西红柿掉进盆里。

        她连忙又捡起来,“……挺好的。”

        “你喜欢这种吗?”

        叶珈蓝用力搓西红柿,“吴主任……人家孩子都有了,不太好吧?”

        “什么孩子?”

        见她手里的西红柿快要被捏爆,吴主任连忙伸手夺过来,“谁说他有孩子了?”

        “外头的不是吗?”

        吴主任简直哭笑不得,“不是啊,那是他妹妹,他今天带一天而已。”

        客厅里的钢琴师越来越不成形。

        听着辣耳朵。

        小吴主任一把甩了清洁球,“这个老头子弹得是什么鬼东西!”

        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擦干净了手走出厨房。

        她嗓门大,出门之后的喊声里头还能听得一清二楚:“老吴你能不能好好和小唐学!”

        这对夫妇的日常。

        虽然吵闹,但是有种温馨的生活气息。

        叶珈蓝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被气氛感染,还是单纯因为吴主任刚才给唐遇解释的那句话。

        她捞了豆角继续洗。

        叶珈蓝不着急,一根一根地洗,洗到第三根的时候,她听见厨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她只以为是小吴主任受不了外头魔音的荼毒,关上门图清净,所以连头都没抬一下就说了句:“吴主任……”

        刚说完,一只手伸过来,在水龙头下冲了冲,然后拿了根豆角,跟她一样不疾不徐地洗了起来。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

        叶珈蓝闭上嘴,往旁边挪了半步,不说话了。

        唐遇的袖口被挽上去了半截,他偏头看她一眼:“刚才你说的孩子都有了的人……是我?”

        叶珈蓝愣了一秒,然后低头若无其事地继续洗菜:“嗯。”

        她也想不出别人来。

        唐遇把洗好的那颗豆角扔进盆里,叶珈蓝刚要转身再离他远点,他就握住她的手腕往前一压,她的腰卡在了料理台的边缘,动弹不得。

        叶珈蓝听见他轻轻吞咽的声音:“我就跟你睡过,哪儿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