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叶珈蓝没回头,她目视前方,视线刚好是落在办公室的门上的。

        几个人的目光全集中到她身上,她身后的那一道尤其炙热。

        叶珈蓝越来越搞不懂唐遇的意思。

        他以前喜欢什么样的她还能勉强答出来,至于现在……她只想到了那天在茶楼看到的女人。

        温柔和善,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由不得她不多想。

        实在是当时的气氛实在温馨的过了头,谁一眼看过去都会觉得像一家人。

        叶珈蓝轻轻吞咽了下。

        旁边云欢率先按捺不住,扯住她的袖子就问:“叶医生,你怎么不说话?”

        她催促的意味十分明显。

        叶珈蓝皱眉,“我也不知道。”

        这声不大不小,语气也不温不火。

        刚才那个女病人轻轻嗤了声,“唐医生,她说她不知道呢……”

        她边说边又撩了撩头发,身上的香水味又随着这个动作散开不少,女人浑然不觉,单手撑住办公桌的桌面往唐遇跟前凑了凑,“唐医生,我爸妈给我买了两套房子,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了,我把两套房子都转到你名下也可以。”

        叶珈蓝:“……”

        这是要包养唐遇吗?

        这个想法刚成型,云欢就哼了声,“才两套你装什么大款!”

        她也不等着从叶珈蓝嘴里套出话来了,眼神十分轻蔑地瞥了一眼那女人,然后从包里翻出了几张银行卡,一掌拍在了那女人压着的桌子旁边。

        女人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一白,手不自觉就往回缩了缩。

        云欢捻了捻裙摆,视线一瞥向她的白马王子,声音登时又软了下来,“小哥哥,你跟我在一起吧,我家比她家有钱多了。”

        她把银行卡往他跟前推了推,“钱都给你花!”

        叶珈蓝觉得云欢痊愈之后可以进击娱乐圈。

        脸说变就变,关键家里还有钱,完全捧得起她。

        她回头看了眼,那两个女人已经完全把唐遇的身形给遮住,看不清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倒是那俩女人,目光如狼似虎,几乎下一秒就会在办公室里打起来。

        唐遇手指在一张片子上点了下,笔被他放到一边,他微抬了下眼,“说完了?”

        两女对视一眼,没人出声。

        “两套房子就想包养我?”

        他眼神凉下来,连声音都透出了一股子不近人情的凉薄来:“做梦。”

        那俩人更不说话了。

        叶珈蓝听他这么说,堵在了胸口的那口气反倒顺了下去。

        她最喜欢的就是唐遇这一点。

        拒绝人的时候从来不留半分余地。

        虽然他现在可能是为了别的女人拒绝的。

        唐家有钱,叶珈蓝一早就知道。

        关于唐遇的父亲,她来北城医科大上学之后,也曾经见过一次。

        就见过那么一次。

        后来没多久,两人就分了手。

        北城毕竟是一线城市,人口千千万,同在北城,她和唐遇的父亲却一次都没再碰上过。

        叶珈蓝轻轻叹了口气,视线转回来的时候,瞥见另一个男医生从厚厚的一沓病例里抬了下头,“我们唐医生家里有钱着呢……不如你们考虑考虑我,我一套房子就行……”

        她没再继续往下听,抬脚出去。

        半分钟后,叶珈蓝回到自己的科室。

        办公室门一关,她就喷了满屋子的空气清新剂,这还不够,她呼吸几口之后,又拿了漱口水漱了几次口。

        许恋目瞪口呆:“弯弯,你……你被病人强吻了?”

        这么折腾下来,刚下盘踞在鼻腔里的香水味总算淡了下来。

        叶珈蓝一屁股坐下,舒服的呼了口气,“没有。”

        许恋盯着她的唇看。

        唇色很淡,唇部饱满。

        看样子不像是被人蹂躏过的。

        许恋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去食堂吃饭吗?”

        叶珈蓝看了眼表,正好到了饭点,她起身,“去。”

        华溪医院的伙食是北城出了名的好。

        叶珈蓝还记得自己大四在另外一家医院实习了几个月,那家医院像是经费不足,土豆炖牛肉里土豆和牛肉的百分比大概是一千比一,西红柿鸡蛋汤里全是葱和西红柿。

        她实习了几个月,从九十多斤瘦到了八十几斤。

        余秋华看着心疼的不行,苦口婆心劝了她半天,说什么也不让她留在那家医院。

        劝了等于没劝。

        叶珈蓝本来就没想留在那家医院。

        她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华溪来的。

        苏锦珂刚知道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地问她为什么非华溪不可。

        华溪医院是好,但是精神科比它强的光北城就有好几家,她完全有能力去更好的医院。

        叶珈蓝当时只笑笑:“他家食堂饭菜好。”

        是真是假只有她自己知道。

        其实不是因为华溪的食堂好不好。

        她是为了唐遇。

        华溪是国内神经外科最强的一家医院,叶珈蓝当时来面试的时时候就在想,如果有有一天唐遇回国了,华溪肯定是他的不二之选。

        于是时隔几年,他真的来了华溪。

        叶珈蓝觉得自己的心理不大正常。

        唐遇在国外的时候她总想着有一天见面;唐遇回来了就站在她跟前,她却分分秒秒都想躲着他。

        想靠近,但是又必须远离。

        尤其是上次在茶楼看到那三个和谐的身影之后。

        叶珈蓝当时就在想,她这次是真的再也迈不出更近的一步了。

        也挺好,绝了她的念想。

        医院食堂的午饭丰盛,而且不限量。

        叶珈蓝却吃得索然无味。

        米饭和菜她就吃了几口,她细嚼慢咽,总共加起来可能还不足十口的饭,她硬是吃了足足一刻钟。

        有她这功夫,坐在她对面的许恋已经吃了她三倍的饭菜。

        末了两人一起去清理餐具,许恋因为吃得太撑,边跟她说话还边打了个嗝:“吃这么少饱了没?”

        叶珈蓝“嗯”了声。

        旁边有两个小护士在洗饭盆,水流声哗哗的响,俩人怕对方听不清,刻意放开了嗓门说话。

        “唐医生中午没来吃饭啊?”

        “对啊,他早上就没时间吃饭吧?”

        “我刚才去办公室送东西,看见他眼睛有点红。”

        “废话,你大早上就在手术室里待半天眼睛能不红吗?”

        “哇,好想亲亲他的眼睛。”

        “……你是变态吗?”

        两人吵吵闹闹地又走远。

        叶珈蓝洗饭盆的手却僵了一瞬。

        许恋察觉出她的不对劲儿,“怎么了?”

        叶珈蓝低头把水龙头关上,“没事,我去趟洗手间,你自己先回去吧。”

        “……噢。”

        叶珈蓝没去洗手间,她在一楼的小花园里转了几圈。

        下午十二点多,太阳光正强,叶珈蓝迎着烈日在秋千上坐着,她仰头看着天空,然后视线一点点移到了太阳上。

        就一秒,她眼睛被阳光刺地迅速闭上。

        下一瞬,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也没看就滑到接听,“喂,你好。”

        “叶医生。”

        叶珈蓝眼睛瞬间又睁开。

        她没出声。

        “你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吗?”

        “……”

        叶珈蓝掐了一把手心,立刻马上就把电话挂了。

        唐遇就站在四楼办公室的窗边,低头就能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

        距离太远,他看不见她的表情。

        唐遇盯着那道身影看了几秒,然后对着早已经被挂断通话的手机说了句:“你这样的。”

        可惜她听不到。

        手机从耳边拿下的时候,唐遇微微皱了眉。

        胃疼。

        翻来覆去地绞痛了几秒。

        苏锦珂最近接了几个心理辅导。

        她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连叶珈蓝的感情生活都没空过问,更别说替唐遇澄清了。

        这事儿自过了唐遇送叶珈蓝回家之后,苏锦珂一度把它抛到了脑后。

        再想起来已经是周六的时候。

        苏锦珂给叶珈蓝发了条消息:【弯弯,晚上有时间吗?】叶珈蓝正在练瑜伽。

        腰刚压下去,她头倒着看到了那行字,她单手支撑着,然后拿了另一只手给她回:【今天不行,我要去吴主任家吃晚饭。】苏锦珂叹了口气,退而求其次:【明天呢?】【ok。】

        是真的ok。

        叶珈蓝明天也休班。

        整套瑜伽做完之后,叶珈蓝出了一身的汗。

        去吴主任家之前,她又去浴室冲了个澡。

        五点半的时候,叶珈蓝打车到了吴主任的小区。

        小区同样在医院附近,是一处高档别墅区。

        因为来过几次吴主任家,所以叶珈蓝对里面的构造轻车熟路。

        从门口到她家,要走个五分钟的路。

        叶珈蓝进小区门口的时候看了眼时间,手机刚放回口袋里,走了没几步,一抬头,她就看见前面的台阶上站了个小女孩,手里还牵了一只灰白相见的苏牧。

        她有点怕这种大型犬,尽管百度百科上说这种犬类生性温和。

        叶珈蓝还是没敢多看,连带着那个女孩,她也只是浅浅瞥了一眼。

        她打算快步从那一人一狗跟前过去。

        刚经过她们旁边的时候,上衣一摆突然就被拽住。

        叶珈蓝吓了一跳。

        她以为是被那只苏牧给咬了。

        结果一回头,那个小姑娘正对着她吸了吸鼻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泪,刚一眨眼就哭了出来:“姐姐,我找不到家在哪儿了……”

        叶珈蓝一怔。

        这双眼睛,她前不久才见过。

        是那天趴在唐遇肩膀上跟她撒娇的小姑娘。

        叶珈蓝嘴角僵硬地一扯,“你……你家人呢?”

        “爸爸妈妈今天都不在家,我跟哥哥……”

        还没说完,身后有男声响起,声音很淡,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宠溺:“唐安宁。”

        叶珈蓝眼睫一垂。

        果然。

        是姓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