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叶珈蓝是刚才从浴室洗漱出来,换衣服的时候注意到的。

        她床的前方,衣柜的旁边竖了一面比她高几寸的镜子,是放着用来平时整理仪表用的。

        结果今天随意瞥了一眼,她就看见腰上印了几个指痕。

        因为睡了一晚的原因,指痕已经消下去很多,她腰细,而且肌肤白嫩,这会儿只剩了几点浅浅的红色,看起来多多少少有些触目惊心。

        怪不得她今天早上觉得腰疼。

        叶珈蓝吃完了粥,去厨房把碗给洗了,再一出来,苏锦珂还没回复她。

        她发消息问她:【人呢,怎么不见了?】苏锦珂:【还在……】

        不仅还在,而且视线寸步不离手机屏幕。

        她正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叶珈蓝事实的真相。

        思前想后,苏锦珂先试探性地问了句:【对了弯弯,你确定唐遇结婚生子了吗?】这个问题问得非常有技巧。

        叶珈蓝立刻就忘了她腰被人用力掐过的事。

        她一颗心像从高空被人抛下,不受控制地往下坠了坠,盯着后面几个字近半分钟,她才回了一个字:【嗯。】百分之八十是确定的。

        但是她没心情去打“百分之八十”那几个字。

        苏锦珂郁闷的抓了抓头发。

        叶珈蓝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心里是清楚的。

        别说老婆孩子,唐遇这几年分明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过。

        苏锦珂跟唐遇没有直接交集,但是她跟谢景非向来交集不少。

        这俩人以前走得就近,唐遇和叶珈蓝分手以后,这两个人每天都有了共同的烦恼。

        一个不敢跟叶珈蓝提唐遇。

        一个不敢跟唐遇提叶珈蓝。

        于是变成了苏锦珂和谢景非两个人互相提。

        一直提了几年,直到前些日子唐遇回国才终止。

        所以苏锦珂是可以确定唐遇身边没有女人的。

        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叶珈蓝说,只掰了下手指头旁敲侧击地帮着唐遇辩解:【弯弯,你是不是想多了啊?】叶珈蓝眉头皱了又皱,【算了,不管他结没结婚有没有孩子,反正都跟我没关系了。】苏锦珂:“……”

        怎么没关系了啊!

        这不前一晚上还提她换了衣服煮了粥,还……掐了她的腰吗?

        指不定还干了别的呢。

        这么一想,唐遇正人君子的形象在苏锦珂心目当中摇摇欲坠。

        叶珈蓝前一秒跟她说了“去上班,下班聊”,苏锦珂后一秒就骂了谢景非一顿:【法克!我真是看错唐遇了!】于是过了几分钟,清晨起来上厕所的谢景非看到短信,蒙了。

        叶珈蓝八点前到的医院。

        日常查完房以后再回办公室已经是九点多,许恋在病房里安抚了会儿病人,比她晚了十几分钟才推门进来。

        刚关上门,她就生无可恋地“啊”了一声:“弯弯,小公主今天不大对劲儿啊……”

        叶珈蓝抬头看她:“怎么了?”

        刚才查房的时候云欢还挺正常的。

        没哭也没闹,头发打理地漂亮干净,病号服也穿得整整齐齐。

        许恋一屁股坐下,把标着职位和姓名的工作牌往桌前推了推:“刚才你一走,她就开始换衣服化妆。”

        “换什么衣服?”

        “嗯……就跟上次跑医院外面那次穿的裙子差不多。”

        “……”

        那不是又得搞出什么乱子来。

        叶珈蓝捏了捏额角起身,“我过去看看。”

        住院部在另一栋楼上。

        叶珈蓝过去的时候还下了一层楼,五分钟后,她停下,敲了敲301的房门。

        敲完三声,里头人娇滴滴应了一声:“谁呀?”

        叶珈蓝直接推门进去。

        云欢正在照镜子,眼睛一抬看见她,眼神很明显地晃了下,手里的镜子差点被她扔出去:“叶……叶医生,你怎么又过来了啊?”

        她可是还记着上次脚抽筋的时候,叶珈蓝脸上的表情呢。

        叶珈蓝温柔惯了,所以稍微有点不温柔就能被人轻易察觉出来。

        她那天太不一样了。

        沉默得有点冷漠。

        云欢想着,叶医生可能是生她的气了,所以后面几天特别老实,一点乱子都没给她惹。

        叶珈蓝瞥了一眼她的穿着打扮,“打算去干什么?”

        云欢不是强制性住院的患者,所以平常可以自由活动。

        她支支吾吾半晌:“去……去看医生啊……”

        云欢扁了扁嘴,眼泪汪汪:“叶医生,我病了……”

        她对自己的认知还挺清楚。

        叶珈蓝以为她说的自己精神病这事儿,她轻轻叹了口气:“以后会好的。”

        云欢挤了几滴眼泪出来,“叶医生,我真的病了,是身体不舒服……”

        叶珈蓝这才反应过来,俯身摸了摸云欢的额头。

        不烫。

        温度正常。

        所以,“哪里不舒服?”

        “疼……”

        叶珈蓝耐心问:“哪里疼?”

        云欢眼睛转了转。

        她听隔壁病友说医院来了个帅哥医生,但是不知道是哪个科室的,只好笼统地答了句:“全身都疼。”

        叶珈蓝:“……”

        她算是看出来了。

        这丫头换了一身漂亮衣裳,是打算借着装病去干点儿什么呢。

        叶珈蓝把手收回来,直起身皮笑肉不笑地弯了弯唇,“那我们先去放射科拍个片子?”

        云欢忙不迭摇头。

        她不喜欢那种地方,去一次仿佛都能少一年的寿命。

        “不是全身疼吗?”

        云欢扁扁嘴,直到下唇都扁得完全看不见,她都没再吭声。

        叶珈蓝见她这模样实在委屈,微微放软了语气:“说说这次又想去看哪个小哥哥?”

        “就是医院新来了个医生哥哥嘛……我想去看看,说不定是我的王子呢。”

        “……”

        还真是她的王子。

        叶珈蓝唇线微微抿直了些。

        “叶医生,我不会捣乱的,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我一起去。”

        “你自己去吧。”叶珈蓝看她一眼,到底是松了口,“记得别惹事,知道隔壁病房的病人被打了几次镇定了吧?”

        云欢点头如啄米,“叶医生,小哥哥是哪个科室的啊?”

        告诉她就不用整个医院乱跑了。

        叶珈蓝搁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微微握紧,声音压低,“神经外科。”

        “哎你隔壁啊?”云欢几乎立刻兴奋起来,“叶医生,你认识吗?”

        叶珈蓝面无表情地回:“不认识。”

        回答云欢的那半秒,叶珈蓝想,一日之计在于晨这句话果然有道理。

        她今天早上被唐遇的“妻女”影响的心情,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沉得发闷,和外头的天一个样子。

        叶珈蓝呼了口气,走出病房回了科室。

        精神科相对其他科室轻松不少。

        叶珈蓝一个早上都没什么事,半工作半休息地一直到了十一点多,宁致的微信发了过来:【在忙吗?】手机她在掌心轻转了转。

        她掐着时间点儿,过了三分钟,她回了句:【还好。】不冷漠也不亲近。

        不想深度交往的异性,她向来是这个态度。

        所以前面几个相亲对象,即使有不介意她精神科医生这种“奇葩”工作的,也被她的态度给击退,聊了几句就没了下文。

        但是宁致不一样,他又问了句:【那就是有时间跟我聊几句的意思了?】叶珈蓝往椅背上靠了靠,仰头盯了天花板几秒,“有时间”和“没时间”的天平摇晃几下,她打了几个字:【不好意思,有病人过来了。】消息刚发过去,门就被敲了一下。

        许恋趴在桌子上把门打开。

        病人还真过来了。

        云欢气鼓鼓地进来,“叶医生,有个女人抢在我前面了!”

        “什么?”

        云欢过去拉她,“刚才我刚上到这层楼,就看见一个女人敲了你隔壁的门进去了!”

        叶珈蓝脑袋发蒙,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等回过神时,云欢已经把她拉出了办公室。

        再往旁边走几步,一抬头,上头“神经外科”几个大字明晃清晰。

        门口有女性香水的味道,浓郁呛鼻,掩盖了楼道里的消毒水和药物的味道。

        叶珈蓝皱了皱眉。

        门这会儿关着,她看不见里头的人。

        云欢胆子大,这会儿已经抬手敲了敲门,“医生,我要看病!”

        很快就有人给他过来开门。

        是上次跟他们一起聚餐的某个男医生。

        叶珈蓝僵硬地冲他点了点头,“她身体不大舒服。”

        男医生了然,把门拉大让他们进去。

        一进去消毒水味似乎更重了些,还隐隐约约带了些血腥味,瞅见叶珈蓝皱眉,男医生开口解释:“唐医生刚从手术室出来没多久……今天早上附近不是出车祸了吗。”

        叶珈蓝点头。

        “从六点多做到十点多,”男医生和她也共事几年了,虽然不是一个科室,但是见面次数不少,荤段子张口就来,“**都做不了这么长时间。”

        叶珈蓝:“……”

        她把手从云欢手里抽出来,示意她自己过去。

        男医生现在挡在她跟前,她连声音都不敢出,迫不及待地想在唐遇发现她之前溜出去。

        结果刚要转身,她就听见一个比云欢更娇滴滴的女声响起:“唐医生,我晚上睡不好,今天好像还有点发烧了,不信你摸摸……”

        做作。

        男医生憋笑憋了几秒,嗤了一声回去工作了。

        他们科不必精神科,大大小小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的来。

        一分钟都耽误不得。

        他这一走,叶珈蓝瞬间就暴露了。

        她屏住呼吸,悄悄摸摸地往那边看了眼。

        唐遇就坐在她正对面的办公桌后面,他低着头,戴了眼镜,在看病人拍的ct片子。

        他拿着笔写了什么,“感冒去呼吸内科,睡眠不好去神经内科。”

        对面坐着的女人不肯走。

        唐遇头也不抬,“下一个。”

        云欢就是下一个。

        她连忙小声向叶珈蓝求救,“叶医生,神经外科是看什么病的啊?”

        万一她说错了,那岂不是和刚才那女人一个下场?

        云欢吓得抖了一下,刚又扯了扯叶珈蓝的袖子,就听见她同样小声说了句:“癫痫。”

        其他的像是开颅切瘤的放在云欢身上不大合适。

        云欢:“……”

        她觉得癫痫也不是太合适呢。

        刚要自食其力百度一下她就知道,那女人有轻轻“哎”了一声,“医生,你有女朋友了吗?”

        她眼睛在唐遇压在片子上的左手看了一眼。

        手指干净修长,没有戴戒指。

        那她就当没有了。

        女人倾了倾身,颇有女人味的撩了撩头发,“没有的话,医生喜欢什么样的?”

        叶珈蓝皱眉。

        办公室的味道已经完全被女人的香水味侵占,她刚要转身出去透透气,就被身后那人叫住:“叶珈蓝。”

        他叫的是叶珈蓝。

        不是叶医生。

        叶珈蓝脚步一顿。

        整个办公室的几个人视线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唐遇终于抬了下眼,他盯着她裸露出来的那半截脖颈,一字一顿,“你告诉她我喜欢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