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师母找她?

        现在不是在医院,叶珈蓝想了两秒才想到师母指的应该是她们科室的主任。

        神经外科吴主任的妻子,也姓吴,有的时候为了区分所以叫她小吴主任。

        叶珈蓝去吴主任家里吃过几次饭,还和他们两个老来得子小名三桂的儿子见过几面,她和这家人关系近,所以今天上午吴主任进她们科室的时候才丝毫不见外。

        小吴主任找她再正常不过

        但是她们主任有她的手机号啊。

        叶珈蓝想到这个,语气多了半分的不确定:“吴主任?”

        那人“嗯”了声。

        他就站在叶珈蓝的斜上方,但是她没抬头去寻,微微皱了眉:“现在吗?”

        “现在。”

        叶珈蓝更觉得诧异。

        犹疑两秒,她还是问了出来:“吴主任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这边唐遇站在楼上,他上半身微微前倾,手肘轻轻撑在栏杆上,之前嘴里咬着的那根烟被他拿下夹在了左手的两指间,依旧没点着。

        他视线一低,看到叶珈蓝打电话的片刻功夫,她对面的男人给她把每道菜都夹了一点。

        也不知道用的是哪一双筷子。

        如果是他自己筷子的话,这样是不是也算间接接了吻。

        唐遇眼神暗了暗,他舌尖轻点了下嘴角,“那你得去问她。”

        叶珈蓝:“……”

        这句话一出来,可信度瞬间就提升了几个度。

        她慢吞吞“哦”了一声,低头看了眼盘子里堆成了一座小山的菜,把电话给挂了。

        对面宁致开口问她:“怎么了?”

        “不好意思宁先……”她想起宁致前不久说的直接叫他名字,话音僵硬地顿了下,“我们主任叫我回医院一趟。”

        叶珈蓝是真觉得不好意思,愧疚和纠结都明晃晃表现在了脸上。

        宁致早就做好了她中途被叫走的准备,也不恼,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他两手撑着托了下下巴,看了眼叶珈蓝盘子里的菜,“回去之前至少要尝几口菜吧?”

        他语气和眼神都温和地让人没办法拒绝。

        叶珈蓝今天本来就觉得不好意思,当即就夹了几筷子的菜进嘴,来不及细尝,她拿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包起身:“谢谢,下次我请你。”

        她想表达的意思只是简单的不想欠他人情,这一桌子也应该有上千了,虽然不算大手笔,但是也不是几十一百的小钱,不还回来她心里不舒服。

        叶珈蓝说的时候没想太多,出了门的时候收到宁致微信的时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他说:【我很期待你下次请我。】

        叶珈蓝:“……”

        算了,下不为例。

        唐遇不回来的时候她不想找男朋友,他回来了之后,叶珈蓝就更不想找男朋友了。

        原因再简单不过,落差感一出来,她的心理找不到安慰。

        这种心理也叫攀比心理。

        只不过叶珈蓝攀比的对象,是几年前和唐遇在一起时候的她自己。

        唐遇在楼上那个位置待了五分钟。

        她看见叶珈蓝对着对面的男人笑得温柔,然后她拿起筷子,吃了男人夹给她的菜。

        不止一口。

        再然后,她拿着东西起身,她生的高高瘦瘦,手腕和腰肢细的仿佛一折就断。

        直到她走出门口,唐遇才收回视线,直起身去了吸烟区。

        吸烟区烟味刺鼻浓重。

        唐遇以往不喜欢过来这种地方,所以在公共场合基本能不碰烟就不碰烟。

        但是今天不行。

        唐遇一想到叶珈蓝吃了别的男人夹的菜,可能真的和其他男人间接接了吻,他心里就有一股子火横冲直撞地往外挤。

        他嫉妒地要死。

        短短几分钟,唐遇抽了三根烟,那股子火还是没有压下去,唐慕白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你是抽烟去了还是干什么去了?”

        唐遇挂断电话,走出吸烟区。

        进包厢的时候他身上的烟味不轻,里头小姑娘一见他进来就往他怀里钻,小鼻子皱了又皱:“哥哥,你身上烟味好大。”

        唐遇把她抱起来放在一边的沙发上,到了一杯冰水喝了几口。

        “抽了多少?”

        “没多少。”

        唐遇回国几天,唐慕白还是第一次跟他面对面交流。

        唐慕白的眼睛跟唐遇的极像,只是笑起来的时候风流气更重,“就打算在华溪医院,不考虑别的了?”

        华溪医院,是唐遇现在在的那一家医院。

        “嗯。”

        “理由呢?”

        明知故问。

        旁边陆以凝给女儿夹了一个流沙包,随口回了句:“不是说华溪神外国内最厉害吗?”

        唐慕白似笑非笑,视线落在对面男人脸上,“只是因为这个?”

        唐遇神色淡淡地又喝了口水,“不是。”

        “那是为什么?”

        唐遇皱了皱眉,他越问,叶珈蓝的脸越是在他跟前晃,她的嘴一张一合,本来该和他接吻的唇,吃下了别人夹的菜。

        他把筷子放在一边,胃口全无,拿了烟盒又要出去。

        唐慕白在身后问:“干什么去?”

        唐遇脚步没停,“我回医院。”

        叶珈蓝到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们主任。

        结果主任办公室去了一趟之后,连病房她都走了几个,一个小护士告诉她主任这会儿不在医院。

        再一问主任有没有找过她,小护士摇头,“这个不知道。”

        叶珈蓝又回了自己的科室。

        许恋这会儿趴在办公桌上休息,她在办公室里待了几分钟,最后还是拿了手机出门,刚要找个打扰不到别人的地方打电话,迎面就看到小吴主任提了一个盒子走过来:“哎小叶,正要找你呢。”

        她把盒子递过来,“家里今天包了粽子,你和小许两个人尝尝。”

        叶珈蓝抿了下唇角,“主任,您中午打电话叫我过来是因为这个吗?”

        吴主任四十多岁,长得年轻而且和善,听到她的话一挑眉,半分犹豫都没有地否认道:“我没打电话叫你过来啊!”

        叶珈蓝:“……”

        所以说唐遇骗了她?

        有那么几秒钟,叶珈蓝想找他当面质问,不过几秒后,她冷静下来,还是决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还是不问的好。

        她好不容易要开始把他当成普通同事对待了,这个时候去问,她怕会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叶珈蓝跟吴主任道了谢,拎着盒子进了屋。

        整个下午风平浪静。

        到了七点多钟,手机屏幕亮起,苏锦珂的电话打进来。

        叶珈蓝去301病房陪云欢说了会儿话,看着她乖乖吃了药才出来,再一拿出手机,未接电话十几个。

        她连忙给苏锦珂回过去。

        苏锦珂晾了她几秒才接,她故作恼怒:“叶珈蓝你真的是个渣男,居然不接我的电话。”

        叶珈蓝懒得跟她瞎扯,但是嘴角还是不自觉勾了起来,“你回北城了?”

        苏锦珂:“可不是嘛!”

        她前几天去了外地出差听讲座,今天才回来就打电话给叶珈蓝:“弯弯,你是不是想死我了?”

        叶珈蓝顺着她的话说:“想死你了。”

        她的科室就在前面,刚说完,然后在不远处看到了从隔壁出来的男人。

        两人视线相对了一秒,她把视线收回来,“灯红?”

        灯红是本市的一个酒吧,不清净但是也不算太热闹,适合小聚闲聊。

        唐遇看她一眼,两人擦肩而过,她又看见她笑了下,右颊的酒窝明显,“好,晚上见。”

        他扯了扯唇,眼底越发的沉,表情不大好。

        但是叶珈蓝背对着他,没有注意到,她回科室脱了白大褂,然后愉快地去赴苏锦珂的约。

        叶珈蓝到灯红的时候,苏锦珂已经给她点好了一杯鸡尾酒。

        玻璃杯中的酒液是鲜红色,在酒吧五颜六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暧昧血腥,叶珈蓝小口尝了下,味道居然意外地不错。

        于是再喝第二口的时候,她放开了不少。

        苏锦珂去拽她的手,“这酒酒劲儿大,你慢点喝。”

        叶珈蓝当真喝的慢了下来,一口一口地浅啜。

        酒吧气氛不错,周围声音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人觉得吵,又不会让人担心被人偷听说话,苏锦珂往这边凑了凑,“弯弯,你和唐遇……”

        她以前不提是因为叶珈蓝不提。

        但是自从上次叶珈蓝给她发消息之后,苏锦珂的好奇心就战胜了理智,她眼巴巴地看着叶珈蓝:“你们上次是不是真的酒后乱性了?”

        酒劲儿上来,叶珈蓝眼神忽闪了下。

        苏锦珂顿时了然。

        她和叶珈蓝这种临床学科不一样,她学的是更职业性的应用心理学,加上本身就了解叶珈蓝,她一个眼神苏锦珂就能看出什么意思。

        “亲了还是上了?”

        叶珈蓝眼皮掀了掀,面无表情瞥她一眼:“他喝醉了。”

        “啊?”

        “想上也硬不起来吧。”

        “……”

        叶珈蓝是有点醉了,不然也不可能什么话都往外冒。

        苏锦珂盯着她看了几秒,还没笑出来,叶珈蓝眼睛眨了眨,嘴角就扁了起来。

        她突然想起了中午的那个小女孩。

        全脸她没看见,但是眼睛和唐遇的极像。

        酒精麻痹之下的大脑早已神志不清,叶珈蓝这会儿完全把之前要把唐遇当普通同事的念头抛在了脑后,她揉了把脸,然后抬手又摸索到了酒杯,仰头把杯底的酒一饮而尽。

        再想去倒酒,苏锦珂赶紧连她手带杯子一起拽了回来,“不能喝了。”

        叶珈蓝抬手支了支下巴。

        她脑袋轻晃了下,找回了半点理智:“珂珂,我今天和一个男人吃了饭。”

        苏锦珂“啊”了一声,“相亲对象?”

        “还没吃完……被叫走了?”

        “被谁叫走了?”

        叶珈蓝趴到吧台上,“一个……坏蛋。”

        因为喝了酒,她舌头有点捋不太直,咬字轻而含糊。

        苏锦珂没听明白:“哪个坏蛋啊?”

        吧台是大理石的,冰冰凉凉,叶珈蓝半张脸都有些冰,她吸了吸鼻子:“他老婆孩子都有了,还干嘛要掺和我和别的男人吃饭!”

        苏锦珂附和,脑子还没转过来,就先“呸”了一声,“渣男!”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试探性地问了句:“弯弯,你说的是唐遇吗?”

        叶珈蓝不吭声。

        苏锦珂再想问,结果一抬头,叶珈蓝身后不知道什么站了个男人,不足两步。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她们的话,男人微微拧着眉,眼底沉沉。

        苏锦珂没喝多,她咽了咽口水,“唐,唐遇同学……”

        唐遇抬脚走进半步,他微微俯身,刚要把叶珈蓝抱起来,就听见怀里的人小声嘀咕了句:“唐遇……哪个唐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