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还真被许恋说到了点子上。

        唐遇现在有没有胃病她不知道,不过她知道他大学的时候饮食确实不太规律。

        到了医院忙,在医学院也轻松不到哪去。

        叶珈蓝这种还好点儿,虽然也学的临床,但是毕竟毕竟是主精神科的,后期安排的实验也不算太多。

        她吃饭的时间从来不缺,所以身体健康。

        但是唐遇——

        叶珈蓝和他在一起三年,大三学期末的时候分的手。

        分手以后的前半年,两人桥归桥路归路,谁都没有打扰过谁。

        半年后,大三寒假过完年后,叶珈蓝去生父叶璟那里住了两周。

        叶家定居纽约,邻居夫妻的女儿叫莫妮卡,是个和叶珈蓝差不多大的一个本地女孩子,金发碧眼,虽然语言不大通,但是和叶珈蓝相处地竟然意外地好。

        从纽约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叶珈蓝和莫妮卡去了一趟哥大校园。

        那是她第一次去唐遇在的学校。

        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当晚九点钟,叶珈蓝在医学院实验楼外停下。

        整个实验楼灯光明亮,像是哈佛的图书馆,日夜不分。

        莫妮卡捧着一杯热奶茶,不解地看了眼实验楼,又看了眼叶珈蓝,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汉语混着英语问她:“叶,你要等人吗?”

        叶珈蓝摇头,但是也没继续往前走。

        她猜唐遇在里面。

        实验楼外面种了几棵树,每棵树底下都有一排石凳。

        路灯光不暗,但是隔着层层枝叶打下来,石凳上头光影婆娑,几乎成了整个校园最暗的地方。

        叶珈蓝盯着实验楼几秒,然后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气温不算太低,但是毕竟是夜晚,凳面冰凉,叶珈蓝穿的又不多,一件薄毛衣,外面连件大衣都没披。

        莫妮卡又朝实验楼的门口看了眼,“叶,那你是打算和医学院的帅哥来段艳遇吗?”

        叶珈蓝低头哈了口气,这次她点了头。

        她是打算来段艳遇。

        她和唐遇单方面的艳遇。

        叶珈蓝静静坐在树底下,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门口。

        她从九点坐到了十一点多,然后她发现,石头真的是能焐热的。

        叶珈蓝在石凳上头坐了两个多小时。

        她屁股底下的那一块都有了温度,但是那人还是没出来。

        莫妮卡已经喝了三杯咖啡,哈欠还是在不停地打:“叶,你确定要来艳遇吗?”

        “你看这两个小时出来的那群男人,歪枣裂瓜的。”

        她成语还用的不太好,伸手一握叶珈蓝的手,冰凉一片。

        莫妮卡慌忙把她拽了起来,“我们赶紧回去,你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今天可别生病了。”

        叶珈蓝等的灰心丧气,连脑袋转的速度都慢了不少。

        她叹口气,用了几秒钟消化掉莫妮卡的话,然后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说不定唐遇今天根本不在实验室呢。

        叶珈蓝搓了搓手指,把毛衣的袖子拽的老长,遮住了半截的手,刚要跟莫妮卡出学校,实验楼的门口就又出来两个人。

        都是高个子的黑发男生。

        叶珈蓝要转身的动作一下子僵住。

        莫妮卡轻轻吹了声口哨,“哇,艳遇真的来了。”

        “叶,说不定他们和你都是中国的呢。”

        叶珈蓝眨了眨眼。

        刚才莫妮卡吹口哨的声音似乎被那边的人听见了,她看见唐遇旁边的人往这边看了眼。

        叶珈蓝想,这应该是半年甚至以后很多年她和唐遇距离最近的一次。

        就几米而已,双方谁再迈出几步就能走到一起。

        那边的人说话不刻意压着声音的话,她这个位置甚至能听得一清二楚,然后她听见另一个人说了句:“遇,刚才有没有听到口哨声?”

        唐遇那会儿就站在路灯光下醉明亮的地方,他戴了眼镜,半低着头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点上,“没有。”

        唐遇高中的时候不喜欢戴眼镜。

        他和叶珈蓝在一起三年,也从来没有碰过烟,唯一的一次,是再事后。

        旁边莫妮卡忍不住又吹了声口哨:“抽烟的时候也太性感了吧!”

        叶珈蓝没听见前半句,她就听见了一个“sexy”。

        莫妮卡这声因为激动放大了半分,那边另一个人又戳了下唐遇,“好像又吹了一声。”

        唐遇没说话,摁了烟扔进垃圾桶。

        他对这种话题没有兴趣,转身迈出路灯底下。

        那男生跟在他身后,“吃晚饭了没?”

        叶珈蓝也下意识往前跟了半步,这半步一迈,她从树影底下走出来。

        她想,如果这时候唐遇回一下头,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她。

        但是他没有。

        他背对着叶珈蓝走远,只淡淡丢了两个字出来:“忘了。”

        他忘了吃晚饭了。

        而且指不定忘了多少次了。

        叶珈蓝知道学医的普遍累。

        思绪一点点收回,她轻轻呼了口气,唐遇胃好不好,都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们现在,只是在同一家医院工作的同事。

        她和唐遇,跟许恋甚至其他任何一个人跟唐遇,关系都是一样的。

        远也远不到哪儿去,但是也再进不了一步了。

        叶珈蓝晃了下头,不想再想这些有的没的,她重新分析起病例来。

        到了中午近十二点的时候,叶珈蓝收到一条微信:【叶医生,今天有时间和我吃个饭了吗?】她的相亲对象,宁致。

        叶珈蓝拒绝的话都打出去了,一条来自余秋华女士的微信又发了过来:【弯弯啊,小宁说今天中午想请你吃个饭,你就别在医院的食堂吃了。】余秋华颇感欣慰:【难得有一个有后续的了,你先别这么快就拒绝人家。】叶珈蓝又打开宁致的聊天框。

        盯着他的头像看了半分多钟之后,她又把打好的草稿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换成了一个字:【好。】宁致明显准备充足,几乎立刻就把地址发了过来。

        是医院附近的一家特色茶楼,消费不低。

        叶珈蓝:【随便吃点就行了。】

        【随便吃不适合你。】

        【那谢谢宁先生。】

        【直接叫我宁致就行了。】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好,我现在过去。】消息一发过去,叶珈蓝就把白大褂脱掉挂在旁边的衣架上。

        许恋“哎”了一声,“去哪儿吃?”

        “宁先生请客。”

        她还是没能把称呼转换过来。

        许恋眼睛立刻就放了光,“怎么怎么,有情况吗?”

        她和余秋华一样,对叶珈蓝的终身大事无比关心。

        叶珈蓝:“我是迫于我妈的淫威才过去的。”

        她现在是真的没有心情谈恋爱。

        但是余秋华说试试,她也就想着试试,反正再过段时间,宁致肯定也会发现他们两个不合适。

        到时候还是皆大欢喜。

        叶珈蓝拿了包湿纸巾装在包里,人都出了科室,又扒着门框把上半身叹了进来,“对了恋恋,上次聚餐花了多少钱?”

        aa制,这是聚餐的非明文规定。

        许恋摆摆手,“不用掏了。”

        “你给我出了?”

        “想的美——”许恋白她一眼,“唐医生出的ktv的钱。”

        叶珈蓝皱了皱眉。

        “唐医生说他请客,不用我们出钱了。””隔壁科的另一个男医生看见有人请了ktv的消费,他自己也就请了那天晚上的饭钱。

        叶珈蓝:“所以那天晚上在ktv花了多少钱?”

        许恋比了两根手指给她。

        “八百?”

        “你不想想你喝的那瓶白兰地多少钱,”许恋轻哼了声,“八千。”

        “……”

        资本家还是那个资本家。

        叶珈蓝也不aa了,把门带上去了约定的地方。

        茶楼虽然开在了北城,但是它有一个极具迷惑性的名字,叫江南茶楼。

        这里消费普遍偏高,成千上万都是常事。

        叶珈蓝特地带了张银行卡过来。

        到茶楼的时候是十二点一刻,宁致已经在窗口的地方找了位置坐下。

        这个点儿的茶楼人满为患。

        一楼的大堂都没剩下几张空桌子,宁致坐在对面给她倒了杯西湖龙井,“二楼包厢要提前两天预定。”

        叶珈蓝点了点头,接过茶杯,“谢谢。”

        服务员很快拿了菜单过来。

        菜如其名,南方菜系居多。

        叶珈蓝随便点了两道,然后把菜单递给宁致。

        对面男人温文尔雅,说话的声音也温柔礼貌,叶珈蓝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视线收回,微垂这眼喝了口茶。

        一楼人虽然多,但是并不显得嘈杂。

        他们坐的位置靠近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这边更安静,只有偶尔传来的高跟鞋上楼的声音。

        叶珈蓝一杯茶喝完的时候,服务员上了第一道菜。

        与此同时,踩楼梯发出的“登登”声传过来,虽然不大,但是很急。

        叶珈蓝视线在那道菜上停了半秒,然后转头,往楼梯口的方向看去。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从楼上跑下来,一股脑钻到了男人的怀里,张开两条小胳膊,“宝宝。”

        旁边女人笑了笑,无奈又宠溺:“知道你忙,本来没打算叫你过来,但她非要跟你一起,不然不肯吃饭。”

        男人背对叶珈蓝站着,趴到他肩头的小姑娘眨巴了下大眼睛,桃花眼眼尾挑的极漂亮。

        像唐遇的眼睛。

        叶珈蓝咬了下下唇。

        她视线再一偏,又看向那个跟女人一起上楼的男人。

        抱着那个小姑娘的男人,是唐遇。

        叶珈蓝胸口憋了一口气,她又倒了杯茶水用力压下。

        宁致笑着看她:“这么渴吗?”

        叶珈蓝扯了扯唇,面不改色:“有点。”

        她不再说话,盯着茶杯里清透浅绿的茶水看了眼,水面像是一块镜子,里头映出她的一张脸。

        白,但是有点扭曲。

        叶珈蓝突然想起刚才那个漂亮女人。

        唐遇上了楼之后没立刻去包厢,他把肩头的小姑娘放到地上,半蹲着身柔声哄她:“乖,跟妈妈先进去。”

        “那你呢?”,小姑娘扁了扁嘴,“你不进去吗?”

        唐遇起身,旁边女人立刻又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她转头看他,“该吃饭了,你干什么去?”

        “我去抽根烟。”

        女人皱眉,抱着小女孩进包厢进屋前提醒了句:“少抽点。”

        “嗯。”

        包厢门关上。

        唐遇拿了根烟出来咬在嘴里,他转了下身,手肘轻打在了二楼的楼梯栏杆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完完整整地看到楼下的那对男女。

        唐遇轻咬了下那支烟,没去拿打火机,而是拿了手机出来拨了通电话出去。

        同一时间。

        叶珈蓝手机铃声响了一下。

        医院可能随时有情况,所以她休息的时候从来不静音。

        是陌生的本地号码,叶珈蓝想着可能是某个患者,半分犹豫都没有就按了接听。

        那头男声响起,带着半分鼻音,有些低还有些哑,“叶医生。”

        叶珈蓝嘴巴张了张,还没来得及回应一声,就又听见那人慢悠悠吐了四个字:“师母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