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想把命给唐遇的那个,是八年前的叶珈蓝。

        而八年后的叶珈蓝,过往画面一帧帧闪过,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她和唐遇站在路灯下第一次接吻,姿势和表情青涩单纯,旁边偶尔有几个路过的社会青年驻足,口哨声阵阵。

        蛋糕掉到了地上,装戒指的盒子也被捏地皱巴巴一团。

        而此刻再一睁眼,她不得不从回忆中抽身而出——

        ktv走廊的灯光明亮,和初吻那晚昏昏暗暗却又缱绻万分的路灯光完全不重合。

        唐遇刚才也确实吻了她。

        但是这个吻,也和第一次的纯情甜蜜完全不一样。

        时间打马而过。

        她从当初十八岁的青春少女,变成了一个二十七岁的大龄剩女。

        叶珈蓝在这一刻才模模糊糊地认知到,她现在和二十六岁的唐遇,在ktv的走廊里。

        跟前伸手就可以推开的那扇门内,他们医院神经内外科和精神科正在联谊聚餐。

        她和唐遇已经分手了。

        分手五年了。

        一个个的事实正在接连不断地往她脑袋里涌。

        叶珈蓝攥紧了手指,指甲掐进食指的指腹,痛感传来,她才完全分得清回忆和现实。

        跟前唐遇已经松开她的手,他往旁边的墙壁上轻轻靠了下,又恢复到刚开始打电话的姿势。

        几年过去,他身上少年时的青涩几乎褪得一干二净,眉眼好像更深邃了些,只有表情依旧,冷淡地有些疏离。

        叶珈蓝偏着头看他,

        唐遇这会儿微微低着头,额前短发遮住了小半的额头,他半闭着眼睛,不说话,也不转头看她。

        叶珈蓝知道他不能喝酒。

        今天醉酒后干的事,到了明天,可能被忘得一干二净。

        也说不出是庆幸还是郁闷来。

        叶珈蓝呼了口气,收回视线后,她转身重新去推包间的房门。

        里头刚才要开门出来的小护士刚好又伸手试探性地开了下门,门拉开一条缝,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护士旁边被她叫过来壮胆的男医生“哎”了一声,“这不是能打开吗……都说了你想多了,还闹鬼,这么热闹的地方能闹鬼吗?”

        男医生叹着气摇了摇头,又回到人堆里继续喝酒划拳去了。

        小护士嘴巴撅得老高,“叶医生,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叶珈蓝情绪不大好,声音也低低的,“刚刚。”

        “有没有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啊?”

        小护士伸手比划了下,“就是那种飘在空中的黑影啊什么的……”

        她还沉浸在鬼神论中出不来。

        叶珈蓝干巴巴地扯了下唇角,笑容发涩:“没有。”

        她把门推开些,从这个小护士旁边侧身进去。

        身后门半掩上。

        叶珈蓝听见小护士又模糊不清地跟门口的人问了句:“唐,唐医生,你还好吗?”

        之后的声音完全被包间里的音乐声遮盖下去,也不知道是唐遇的声音太小,还是他根本没回答。

        叶珈蓝猜是后者。

        他酒劲儿醒得快,但是醉着的时候,压根就不喜欢说话。

        叶珈蓝脚步在门口停顿几秒,然后才又坐回许恋旁边。

        她倒了整杯的白兰地,然后一颗一颗地往里面加冰块。

        许恋靠近她,手里因为拿着麦克风,所以声音极大:“弯弯,你怎么了啊?”

        叶珈蓝不说话,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冰凉微苦,咽下去之后,那股子辛辣又渐渐漫了上来。

        她眼眶里的水汽也一下子漫了上来。

        明明是同一种酒,但是喝在唐遇的嘴里和喝在她的嘴里好像就不一样。

        那人的吻留在她嘴上的味道迟迟压不下去。

        叶珈蓝又倒了一杯,再想喝下去的时候,许恋一把拉住她的手,她把酒杯从叶珈蓝手上拿下来,“虽然明天你休假,但也不能这么喝啊。”

        因为她刚才那一声放大了几倍的话,整个包间的人都看了过来。

        男男女女对视几眼,连拳都不敢划了——

        他们医院温柔漂亮的叶医生,嘴角抿直,眼角隐隐有了点点的湿润。

        再划下去就有点分不清轻重了。

        许恋离得近,所以看得也比别人清楚,她连忙放下话筒,抽了张纸巾给她擦眼泪:“弯弯,你到底怎么了啊?”

        旁边的无关人士还在互相对视。

        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人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许恋想到她是因为接前几日的相亲对象电话出去的,小心翼翼地猜测道:“宁致说跟你不合适,不打算继续了?”

        因为长相突出,许恋还记住了她相亲对象的名字。

        叶珈蓝不说话。

        许恋就以为她是默认了,抚了抚她的背安慰道:“没事弯弯,三条腿的蚂蚱不好找,但是三条腿的男人满街都是啊。”

        她说着抬头看了眼包间里的男同事们,“你看隔壁科不都是男医生吗。”

        隔壁科男医生们:“……”

        叶珈蓝又拿了一个空杯子,她这次没喝酒,只倒了杯白水,捧在手里慢慢地喝了一口:“跟他没关系。”

        刚说完,门又被推开。

        叶珈蓝不由自主地抬了下眼。

        不是唐遇。

        刚才出门的小护士推门进来,见气氛不像刚才那么热闹,有些诧异地问:“咦,怎么回事啊?”

        门口离她进的一个医生抬起下巴指了指叶珈蓝这边。

        包厢没人出声。

        但是小护士心里已经了然。

        喝完第二口水后,叶珈蓝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她抬眼环顾了下四周,“我没事,你们继续玩自己的就行。”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没人说话。

        在场男性居多,好几个都是给叶珈蓝送过花的。

        虽然每次都是被她拒绝。

        但是叶珈蓝拒绝人也拒绝地有技巧,委婉地连那层窗户纸都不捅破。

        大家都是同事,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起码有给对方留了做朋友的余地,也不至于让别人尴尬。

        叶珈蓝眼睫微垂,见还是没人动,干脆自己把刚才被人切掉的伴奏放了出来。

        是一首情歌。

        包厢里又立刻热闹起来。

        叶珈蓝把话筒塞到许恋手里,她眨了眨眼,“恋恋,我想听这首。”

        许恋一看屏幕。

        好家伙。

        是刚才那俩女护士点过的《爱情买卖》,兜兜转转绕了一圈又绕到了这首上面。

        许恋咳了一声,硬着头皮唱了起来。

        叶珈蓝轻轻靠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听。

        歌词她好像听不懂,只能零零星星听见几个情啊爱啊的字眼。

        越听越难受。

        叶珈蓝给苏锦珂发了条微信:【我们科今天和神外的聚餐。】【有帅哥吗?】

        【有。】

        【留着介绍给我认识,爱你!】

        叶珈蓝嘴角扯了下,然后打了几个字上去:【唐遇,你要吗?】苏锦珂发了一长串的省略号过来。

        她是真觉得不可置信,好一会儿才又问了句:【他去你们医院了?】【嗯。】

        苏锦珂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目睹了叶珈蓝和唐遇从在一起到分手的过程。

        分手五年,叶珈蓝从来没提过这个人。

        苏锦珂问都不敢问,更别说在她面前提了,她对着手机屏幕叹了好几口气,最后才挤出了一句话出来:【那你们今天见到……尴尬吗?】当然不尴尬,因为,【他喝醉了。】

        苏锦珂:【没酒后乱性吧?】

        跟酒后乱性其实也没多大区别,都是喝醉了干了不该干的事。

        叶珈蓝没再回。

        她轻轻闭上眼睛,明明今天没怎么耗费体力,但是却累的像是要虚脱一样。

        耳边嘈杂,叶珈蓝却睡意沉沉。

        就快睡着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叫了她一声:“叶医生?”

        叶珈蓝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

        那个小护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过来,她咳了一声:“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不开心了。”

        叶珈蓝挑了下眉。

        “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了唐医生……你刚才是不是跟他告白被拒绝了,所以才这样的啊?”

        “叶医生,你动作也太快了吧。”

        “唐医生还没正式入职呢,你就对他下手了啊?”

        叶珈蓝嘴角扯了下,没说话。

        她懒得解释。

        这个小护士不知道的事,很久很久以前,是唐遇对她先告的白。

        就在生日那晚吻过她以后,他吻落在她的耳侧,似亲似咬,他问:“喜欢我吗?”

        叶珈蓝沉浸刚和人亲密接触的羞涩中还没缓过来,闭紧了嘴巴不肯说话。

        那人似乎也没等她答,压低了声音又说了几个字,两人距离近,他说话时呼吸的热气有一部分都钻到了她的耳道里,有些痒还有些麻。

        他说:“我喜欢你。”

        叶珈蓝周一早上八点到的科室。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许恋去查房了还没回来。

        叶珈蓝坐在椅子上翻了翻病例佳。

        前面两页有个记录了前天新入住的病人,还有一个记录了因为记忆混乱昨天来看病的患者。

        八点半,她把病历夹放到一边,准备去301看看小公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

        神外的科室和精神科的科室离得实在太近了,基本走几步就能碰上。

        叶珈蓝手都碰到了门把手,犹豫几秒,刚要收回来,科室的门就被敲响。

        “小叶,你在不在啊?”

        叶珈蓝听出这声音,是神经外科的主任,年过半百,平时待他们这些晚辈相当亲和。

        她连忙应了声,握紧门把开了门。

        宋主任果然站在外面,“小叶啊,给你介绍一下新同事。”

        叶珈蓝视线还没转开,呼吸就先滞了下。

        神经外科,新同事。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叶珈蓝唇线微微抿直,好一会儿才轻轻扯了下,“吴主任……”

        她视线不敢偏开,就怕和那人撞在一起。

        “不用害羞,”吴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抬脚进来,“小唐也进来,你们两个年轻人认识认识。”

        叶珈蓝:“……”

        唐遇还站在门外,吴主任话音落下,他才不咸不淡的回了句:“我们昨天——”

        吴主任已经走到了窗户旁边透气,他把窗户拉开大半,“怎么,见过了?”

        叶珈蓝视线还低着。

        她看到唐遇的鞋。

        依旧是万年不变的白鞋。

        他倒是专一。

        叶珈蓝视线落在上面半秒。

        然后她听见唐遇“嗯”了一声。

        下一秒,唐遇抬脚靠近她半步,他微微低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说了句:“吻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