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二行诗

第30章 第二行诗

        叶珈蓝的目光随着他一直到门口。

        教室的后门开着,从她这个角度还能看到外面走廊地板上打下来的太阳光。

        明明媚媚,有些晃眼睛。

        唐遇的人影看不见,但是他在地板上映出来的影子拖出了长长的一道。

        叶珈蓝盯着看了几秒,手里的粉笔碎渣有些硌得掌心不舒服,她摊开手扔进垃圾桶,从书包里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

        苏锦珂的消息发过来:【弯弯,你去学校了吗?】她对叶珈蓝的行踪了如指掌,知道她今天有班级聚会。

        叶珈蓝看了眼时间。

        十点四十分,苏锦珂这会儿应该是刚起床。

        她回:【现在在教室。】

        【我去找你?】

        叶珈蓝想都没想,立刻拒绝:【不用了。】【?】

        【有人跟我一起过来了。】

        苏锦珂一猜即中:【唐遇?】

        叶珈蓝没回,又去拿了根粉笔。

        苏锦珂:【他回南城了?】

        隔了几秒,不等叶珈蓝回复,她又自问自答似的来了句:【哦对,差点忘了你们班今天聚会了。】苏锦珂:【天时地利人和,你可以把礼物送出去了。】她打字快,叶珈蓝转头写了一行字的半会儿功夫,她已经又发了一长串消息过来——

        【不过是他主动跟你过去的吗?】

        【他过去干什么啊,帮你写字吗?】【男生写字不都很丑吗?】

        三连问。

        叶珈蓝只回了一个字:【不是。】

        是她叫唐遇过来的。

        唐遇也不是来帮她写字的。

        唐遇写的字,也比一般男生漂亮。

        苏锦珂:【他不是去帮你写字,你叫他过去……嘿嘿嘿干什么啊?】整句话都因为中间三个字变得不和谐起来。

        叶珈蓝没回,关了聊天框继续写字。

        她不在状态,一行字写写擦擦了几分钟。

        本来十一点能写完的字,她硬生生多写了一刻钟。

        为什么叫一个不帮忙的人过来呢?

        叶珈蓝低了下头,抬手碰了下嘴角,嘴角温度似乎比手指要高不少,她弯了弯唇。

        因为想见他啊。

        毫无理由不可理喻,就是想见他。

        叶珈蓝一整天都不在状态。

        那人倒好,搅乱了她一池春水之后,跟没事人一样,中午居然还坐在她家饭桌上面不改色地吃了一顿饭。

        叶珈蓝食之无味,胃口比平时少了一半。

        余秋华又想给她盛饭,被她立刻拒绝:“妈,我吃饱了。”

        对面的人抬眼看她,唇角似有若无漾起了半分笑。

        叶珈蓝连忙收回视线,推开椅子起身,一言不发地回自己房间。

        身后余秋华不解的声音响起:“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吃得这么少。”

        “脸还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

        余秋华都差找个体温计出来了。

        唐遇端起水杯抿了口水,“可能早上吃过了。”

        “……”

        叶珈蓝差点一脚踩进垃圾桶里。

        她进屋,然后反手关门。

        “砰”的一声,关门动静巨大,余秋华盯着紧闭的房门看了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别是早恋未遂被人拒绝了吧。

        叶珈蓝不知道余秋华想的什么,她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滚了几圈,睡不着。

        今天反常,连困意都比平时来得晚。

        叶珈蓝干脆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

        她手机上游戏不多,翻来覆去都被她了个遍,一直从十二点半到三点多,困意才渐渐袭来。

        这一觉睡得不太踏实,但是时间又不短。

        叶珈蓝做了几个梦,全是一个个的小片段。

        醒来的时候是五点多,叶珈蓝摸了摸睡觉睡出的一额头的汗,竟然半点都想不起来梦里的场景了。

        谢景非发消息问她:【蓝姐,你来了没?班上的人都快到全了。】叶珈蓝简单回复了句:【马上。】

        她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然后又换了件裙子,出门之前想了想,还是把那个书包一起背上了——

        戒指在书包里。

        大概是最后一次狂欢的缘故,聚会的气氛高居不下。

        高三的班费没用完,这次用的东西基本都是用班费买的。

        叶珈蓝到班里的时候是六点多。

        天还没黑,但是班里的灯已经全部亮起,外头罩了一层的透明彩纸,灯光五颜六色,气氛烘托得恰到好处。

        谢景非一眼看到她,抬手招呼了句:“蓝姐坐这边!”

        班级热闹,叶珈蓝只听了个尾音。

        谢景非的左手边是唐遇,右手边是班里的另一个男生。

        教室里准备了一堆花哨的地方,气球水果占了不少地方,剩余人活动的地方不多。

        叶珈蓝本来还在犹豫,结果硬是经过的几个同学推推搡搡地挤了过去。

        然后那人抬眼,两人对视了几秒。

        叶珈蓝站着,唐遇坐着,几秒之后,他把叶珈蓝要坐的椅子往后轻轻踢了下,握了她的手腕拉她坐下。

        谢景非趴在桌子上看她:“哇塞,你们今天又穿的情侣装吗?”

        “……”

        之所以说是情侣装,不过是颜色都是白色。

        叶珈蓝抬头看了眼四周,然后指了指另一头的某个男生,“他穿的也是白衣服。”

        谢景非:“……”

        没人配合,他转过头不说话了。

        唐遇瞥了眼叶珈蓝刚才指的那个男生,就一眼,他把视线收回来,然后压低,看到自己还握在叶珈蓝腕上的手。

        他扯了下唇,本来该松开的手下移,握住了她的手指。

        叶珈蓝不大适应这种接触。

        她心跳漏掉几拍,大脑运行缓慢,直到旁边的椅子被人拉开,有人坐下,她才反应过来,下意识转头看了眼。

        冤家路窄,坐到她旁边的是付桐。

        付桐这种天之骄女不大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瞅见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不屑和厌恶都表现在了脸上。

        叶珈蓝刚把头转回来,就听见付桐压低声音说了句:“不属于你的东西迟早会被人抢走,不信我们走着瞧。”

        叶珈蓝权当没听见。

        那边谢景非那群男生也聊得热火朝天,大概是注意到叶珈蓝在听,谢景非止住刚才的话题,转头问她:“蓝姐,我问你个问你。”

        “什么问题?”

        “有一次小明被一个贼打劫,他不但不怕,反倒兴高采烈地要去扒他的裤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叶珈蓝摇头:“……为什么?”

        她是真的不知道。

        男生这些荤段子她基本没接触过。

        “因为贼几……”

        话还没说完,唐遇一脚踹了过去:“闭嘴。”

        谢景非是不出声了,但还是用口型偷偷给叶珈蓝说了后面几个字:“把好看。”

        叶珈蓝抬手摸了摸耳朵,没搞明白:“什么好看?”

        话音刚落,唐遇转头看过来,他眼睛微眯了下:“想知道我回去告诉你。”

        叶珈蓝:“……”

        她好像不太想知道了。

        这次聚会没有节目,但是又好像全都是节目。

        有故事库坐到中间讲起了故事,还有同学即兴上台唱起了歌。

        手机伴奏一开,教室静下来,那位同学就这么开起了一个演唱会。

        演唱会完毕,所有同学都捧场。

        高三年级的是单独的一栋教学楼,所以只有不是在班里蹦迪,几乎不会影响到其他楼的同学学习。

        叶珈蓝也被感染,心情不错,脸都笑得有些发僵。

        快八点的时候,外面天暗下来。

        班里有人开始给每个人倒酒,气氛一起来,会喝的不会喝的都意思地喝了点。

        叶珈蓝喝了一口,旁边的唐遇喝了半杯。

        再往旁边,其他男同学基本都喝了满满一杯。

        叶珈蓝不大喜欢喝这种酒,她喜甜,但是普通的白酒和啤酒都只有辛辣和苦涩的味道,半点甘都回不了。

        她喝了一口之后,又赶紧灌了一杯果汁下去。

        嘴里的苦涩这才压了下去。

        没过半会儿,有人组织大家玩起了游戏。

        说是游戏,但是其实更像是一个深入交流。

        游戏规则极其简单,就是每个同学都写两个自己的优点传给右边同学。

        很快有人发了纸下来,笔从组织者那边传过来,每个人依次写好。

        就几个字的事,笔很快传到了他们这边。

        叶珈蓝视力好,看见谢景非传给唐遇的纸条,上头写了三个字:帅,有钱。

        她嗤地笑了一下,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果汁。

        再放下杯子的时候,刚一低头,就看见旁边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

        那人长指间夹了一张纸条递过来。

        上头简短五个字,外加几个标点符号——

        “听话,

        不粘人。”

        叶珈蓝:“……”

        这不像优点,像一种潜意识的表白,如果后面再跟一句“却男朋友吗”的话。

        旁边谢景非还在关切的问他,他喝得多,说话时有点大舌头:“遇遇……你喝醉了没,写的什么啊?”

        喝醉的人,更像是谢景非。

        叶珈蓝刚这么想着,结果转头一看,她就对上唐遇的眼睛。

        那人眼角微眯,眼底朦朦胧胧,醉意隐隐约约地漫出来。

        就算没有醉地太厉害,但是肯定是醉了。

        叶珈蓝盯着他看了两秒,刚要给他倒一杯白水,手还没抬起来就有被他握住。

        那张纸条被放到了她手心里,一寸一寸,像是在灼烧她的掌心肌肤。

        叶珈蓝下意识攥紧,倒水的动作终止,几秒后,那人像以往课间睡觉一样趴在了桌子上。

        谢景非还在旁边大舌头地解释:“遇遇喝不了酒,一杯就醉。”

        叶珈蓝低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倒了杯白开水晾在了旁边。

        留着他醒了以后喝,省得胃里不舒服。

        聚会到九点三十分结束。

        剩下的三十分钟是打扫卫生的时间。

        从八点左右一直到九点半,唐遇睡了一个半小时。

        这一觉作用不小,叶珈蓝把他叫醒的时候,他酒劲儿基本已经解了大半。

        全班上手,还不到十点就收拾完毕。

        一行人浩浩荡荡跟着高一高二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一起出了校门,然后各回各家。

        校门口路灯光明亮,路边停了一辆宾利。

        谢景非没睡觉,加上喝得又多,胆子都比清醒时大了起来,胳膊一抬就要搭到叶珈蓝肩膀上,只是还没碰上就被唐遇给扯下来。

        他的胳膊于是顺坡下搭到了唐遇的肩膀上,“遇遇,我送你们回去吧。”

        唐遇皱眉,“不用。”

        谢景非眨巴眨巴眼,又劝说几次无果之后,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那辆黑色宾利。

        他是真的喝醉了,走的路线是s型,迈的步子是模特的猫步,走到车边的时候,还掰着车镜当门把手要开门。

        叶珈蓝盯着那边刚笑了一声,手就被人轻轻握住。

        不是第一次牵手,但是她心跳还是不可自抑地快了些。

        他们的小区离学校实在太近,过了一个红绿灯之后很快就要到家。

        距离小区门口不足十米的地方叶珈蓝停下,她把手从唐遇手里抽回来:“你先等我一下。”

        话音未落,她转身小跑着穿过马路,直直奔向对面的甜品店。

        五分钟后再回来的时候,叶珈蓝手上多了一个蛋糕。

        尺寸小,也就手掌那么大。

        叶珈蓝把蛋糕递过来:“还没过十二点。”

        “不吃,”唐遇半低着头看她,唇角微扯笑了下:“你替我吃。”

        叶珈蓝知道唐遇不爱吃这种东西,皱了下眉,当真拿了叉子吃了一口。

        奶油味厚重,她刚抿了下唇角,就又听见问了句:“礼物呢。”

        叶珈蓝突然就想起来上午的那个吻。

        蜻蜓点水的甚至不能算是吻的吻。

        她脸一热。

        今天明明只喝了一口酒,结果好像就这么上了头。

        叶珈蓝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她呼了口气,从书包里掏了一个纸盒出来:“回家再拆。”

        唐遇伸手去接,然后再刚要碰上那个盒子的时候,他手又突然往前,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往前带了下。

        叶珈蓝左手拿着盒子,右手拿着蛋糕,还没太反应过来,少年脸低下来,吻就直直落在她的唇上。

        这次不是嘴角。

        他吻得细且密,甚至把她嘴角沾的那半点奶油也一起卷了过去。

        甜得发腻。

        但是他居然意外的觉得也能忍受。

        这个时间点儿出来活动的年轻人多,有路过的人看见他们这样,还特别暧昧地吹了声口哨:“现在的小弟弟小妹妹这么大胆吗?”

        叶珈蓝反应不大灵敏的脸这才一下子红了起来。

        唐遇的唇从她唇上移开,细微辗转到她的耳侧,然后轻轻咬住她的耳垂,“想我吗?”

        叶珈蓝微仰了仰头,头顶的星星被路灯光遮住,看不清,但是月亮又弯又亮。

        她像是受了蛊惑,轻轻“嗯”了一声。

        耳边上,那人似乎低低笑了声,“我也想你。”

        他声音不大,所以听起来格外缱绻。

        叶珈蓝呼吸不太平稳,她看着头顶的夜空,只觉得星星一颗颗都亮了起来。

        心脏跳动的剧烈又甜蜜,苏锦珂常说的一句话应景地在耳边荡了几声。

        苏锦珂前几年是个标准的追星女孩,叶珈蓝跟她去了几次她偶像的演唱会。

        每次演唱会现场,她最常喊的一句话就是:把命都给你。

        叶珈蓝以前只觉得她浮夸,根本体会不了这种感觉。

        但是今天,她好像突然就能理解了。

        因为就在这一刻,她也想把命给跟前这个,最干净温柔的少年。

        校园部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