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二行诗

第29章 第二行诗

        叶珈蓝也只能欠着。

        但是具体欠的什么东西,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唐遇和谢景非不一样,他要难伺候的多,根本不是一条祝福短信就能哄的人。

        更何况,那条短信因为是群发,好像也没能让他多高兴。

        当晚回到自己房间以后,叶珈蓝在床上滚了几圈都没想通应该送什么,最后干脆发了条短信跟苏锦珂取经:【男生的话,送什么礼物比较好?】【送给谁?】

        苏锦珂大概是跟身为男生的苏岩问了,几秒后又发了一条过来:【苏岩说他想要一双梅西穿过的球鞋,他让我谢谢你。】叶珈蓝:“……”

        这姐弟俩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幻想症。

        叶珈蓝解释了句:【苏岩的以后再说,我这次要送的不是苏岩。】苏锦珂跟她向来心有灵犀,一点就通:【是我想的那个吗?】【是。】

        苏锦珂:【我觉得那位像是神仙下凡,什么东西都不好配他……换句话说,正常人喜欢的东西他肯定不喜欢。】【少废话。】

        【你得投其所好啊,要不干脆就把自己送给他?】取经失败。

        叶珈蓝关了手机。

        年过完后,属于自己放松的时间少之又少。

        不管学习好坏,气氛感染之下,似乎每个高三生都一夜之间收了心,连付桐都不像之前一样每次课间就扭头往后看表了,她铆足了劲儿学习,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和唐遇考到一所学校去。

        叶珈蓝观察了几个月,然后她发现了一个道理。

        使人进步的不一定是虚心。

        成功的母亲也不一定是失败。

        两者归结到一处,可能都是爱情的魔力。

        即使只是付桐单方面的爱情。

        五月底最后一次模拟成绩出来,付桐成绩进步了整整二十个名次。

        叶珈蓝和唐遇的成绩稳定。

        年级第一和第二,从高二升高三的那次期末考试都没变过。

        高考这事儿没人敢轻视。

        这段日子时间又晃得飞快,叶珈蓝没敢在没用的事情上花太多心思,她每天除了学习就是休息,和唐遇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即使她心里清楚,自从唐遇上次初一晚上抱过她之后,所有的东西都发生了变化。

        潜移默化,但是又真真切切是在变的。

        可能用不了多久,量变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变成质变。

        不过叶珈蓝没想那么远。

        她既希望这段时间快点过,又希望这段日子过得慢一点。

        慢一点,再慢一点。

        前方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比如她和唐遇真的可能变成付桐口中的异国恋,再比如,她和唐遇可能根本没机会在一起。

        五月底六月初的时候,叶珈蓝心里这种感觉越发地强烈,她连续几晚都睡得不大好,不过好歹没耽误到学习。

        她心里还记挂着唐遇的礼物。

        从年后的深冬到五六月的初夏,每逢周末,叶珈蓝都会拉着苏锦珂一起去各种精品店和商场逛。

        几个月下来,她们两个把南城大大小小的礼品店几乎都逛了个遍,也没能敲定一件能送的东西下来。

        给别人买礼物确实是个困难活。

        尤其对方是个什么都不缺什么也不想要的有钱人。

        六月一号的时候,学校放了一天假。

        不知道是为了给他们过儿童节,还是怕他们压力太大最后集体发挥失常给的短暂假期,反正是有了自由活动的一天。

        儿童节晚上,叶珈蓝又拉着苏锦珂去了一次商场。

        苏锦珂啃着冰淇淋跟在她旁边,“弯弯,我早就说了你得投其所好。”

        她说着指了指旁边精品店里一个用来系在盒子上的蝴蝶拉结,“你就准备个一个大号的蝴蝶结,等唐遇生日的时候系在自己身上,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

        苏锦珂拍了拍手,“我真是太机智了。”

        叶珈蓝瞥她一眼。

        苏锦珂:“你知道唐遇生日是什么时候吧?”

        “这个月。”

        苏锦珂又问:“几号啊?”

        叶珈蓝摇头。

        再具体她就不知道了。

        连六月这个大概的数字都是她前段时间旁敲侧击跟谢景非问的,谢景非当时说的含糊,叶珈蓝脸皮又薄,让她再问一次多少有点困难。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精品店的前面,是一整排的金银店铺。

        真应了苏锦珂早前的那句话,好像什么东西都和唐遇不大配。

        不过这次至少不算毫无收获。

        她们两个从下午六点逛到近九点,最后总算是在一家卖饰品的地方挑了一款戒指。

        铂金的,单价四千多。

        苏锦珂差点看花眼:“弯弯,你送这么贵的戒指,到时候万一……的话,你可得想着把戒指要回来。”

        她省略的几个字是“分手”,叶珈蓝心里清楚。

        她扯了下唇,拿着那枚戒指对着自己的手指比划了下,她手指纤细,套上去大了几圈。

        柜台的姐姐端着一张微笑脸:“大小不合适的话,可以拿着票据来免费换。”

        叶珈蓝又看了眼上头的标价。

        苏锦珂盯着上头的4099道:“我可以借你一个零头。”

        叶珈蓝把戒指递回去,“装一下吧,谢谢。”

        她四千都能花出去,就肯定不差这种九十九块钱。

        苏锦珂眼睛睁大,语气有些夸张:“弯弯,你也太有钱了吧!”

        之所以夸张,是因为她本身就知道叶珈蓝不差钱。

        她虽然是跟余秋华生活,但是余秋华大大小小也是一个大医院的主任医师,工资不算少。

        更何况,她还有个富豪爸爸,光是过年的红包都没低过几万。

        苏锦珂咬着习惯喝掉最后一口奶茶,“这回觉得合适了吧?”

        叶珈蓝摇头。

        当然不合适。

        再贵的东西,好像都配不上他。

        不过叶珈蓝没说这句话,她接过收银台递回来的票据之后,转头捏了下苏锦珂的脸:“待会儿请你吃夜宵,想想吃什么?”

        苏锦珂很快被她转移了话题:“吃虾饺吧,不长肉。”

        叶珈蓝:“……”

        神逻辑。

        欠好的礼物买好之后,叶珈蓝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很快就到了六月七号。

        前一天晚上学校难得没上晚自习,叶珈蓝八点就睡了觉。

        第二天闹钟六点半响起,关掉手机闹铃之后,叶珈蓝看到谢景非给她发的消息:【蓝姐,加油考省第一啊!】叶珈蓝抿唇笑了下。

        她八点检查好东西,出门前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今天不和你一起去学校了。】苏锦珂的咆哮体仿佛是被渣男抛弃了一样:【你是不是为了男人不和我一起走的?!】叶珈蓝:【是。】

        【……】

        苏锦珂:【你连骗我的心思都不肯花了是吗?叶珈蓝,你好像一个渣男。】叶珈蓝:【……】

        苏锦珂:【我发现上一句还挺押韵的。】叶珈蓝没再理这个神经病。

        她把手机关了机,出门敲了两下对面的房门。

        门很快被打开。

        那人穿了一件最简单的白色t恤,上头明明半点图案都没有,但偏偏又被他穿出了一种金贵来。

        叶珈蓝摸了摸头发:“夏至今天不会出来吧?”

        “应该不会,”唐遇关上门,“出来也没关系。”

        虽然就这么一句话,但是叶珈蓝还是轻而易举听明白他的意思——夏至大概也是个学霸,所以对成绩基本没多少影响。

        叶珈蓝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又换了个问题问:“你前几次考试是不是故意空了几道题没写的?”

        唐遇偏头看了她一眼。

        他眼神干净,嘴角轻轻勾了下:“没有啊。”

        没有才怪。

        叶珈蓝收回视线,边往前走边开口道:“你这次不要空题了。”

        唐遇没说话。

        叶珈蓝等了几秒也没听到他回答,干脆停下脚步转头看他。

        虽然唐遇给她放水,她心里也偶尔会有那么丁点儿的甜蜜。

        但是高考毕竟是人生大事。

        唐遇的前途和未来都不能因为那几道题耽误了,叶珈蓝下巴轻抬了下,“听见了没?”

        “嗯。”

        “那你不要空题了,”叶珈蓝声音弱下去半分,“不空题说不定也没我分高。”

        这句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

        唐遇垂眸看她,半晌,他“嗯”了一声。

        叶珈蓝微微松了口气,她转头继续往前走,几步后她停在电梯门口,按了下楼键:“唐遇。”

        电梯在上升。

        对面电梯门里映出两人的身影,不清晰,甚至有点扭曲模糊。

        叶珈蓝也不转头看他,她视线落在上面,怎么都收不回来,“你这次好好考,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她不怕唐遇想不开。

        就怕这么多次考试之后,他形成了一种每次都空几道题的习惯,她不放心,恨不得一直提醒到进考场。

        电梯门打开。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唐遇视线微低,目光随着叶珈蓝按关门键的手轻轻移了下,然后再一抬,落到她脸上,他微微眯了眯眼睛:“你么?”

        他的“你”是宾语。

        但是叶珈蓝理解的是主语,她点了点头,“考完试给你。”

        她表情认真,一双眼睛隐约泛着水光。

        唐遇盯着看了几秒,然后视线再下移,落到她的嘴巴上,半晌,他才轻轻弯了下唇角:“好。”

        高考的两天过得最快。

        似乎眼睛一睁一闭,这两天就这么过去了。

        叶珈蓝发挥正常,如果没有唐遇的话,她应该还是稳妥的第一名。

        各科答案在考完的第二天就出的齐全。

        高二和高三的班级群里,两个班主任都在里面发言:【同学们不要对答案,先好好放松几天。】话是这么说,但是当天下午就一堆人对了答案。

        叶珈蓝连答案都没搜。

        她心里有底,加上看的也透,不想因为这个影响心情。

        在她看来,有对答案的时间,还不如去拜拜佛求个高分扭转乾坤来得更实际一点。

        结果当天晚上,苏锦珂就发了一张在寺庙里拜佛的图片过来,【弯弯,我来拜佛了。】叶珈蓝:【……】

        苏锦珂:【放心,我也替你拜了。】

        叶珈蓝点开照片看了眼。

        再退出去的时候,苏锦珂又发了条消息过来:【你礼物送出去了没?】【没有。】

        倒不是她不想送,实在是唐遇不在南城。

        昨天考完试的时候,她看见有辆车停在了校门口等他。

        主驾上的人她有印象。

        是上次国庆节在唐遇家里碰上的其中一个,好像是唐遇的舅舅来着。

        长得好看的人一般都让人印象深刻,加上他和唐遇的长相有几分像,所以叶珈蓝看到他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然后到了昨天晚上,叶珈蓝发现对面一直没人回来。

        她这才知道他又回了北城。

        这一回,也不知道过多久再回来。

        叶珈蓝叹了口气,又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谢景非在南城吗?】那边隔了一会儿:【不在。】

        【什么时候回来?】

        【起码得几个礼拜吧。】

        叶珈蓝突然就心烦意乱起来。

        她把手机放下,翻了日记本出来。

        叶珈蓝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都会写,但是每次内容都不多,大多数时候只记录一两句话。

        就连到了高三,这个习惯都没有被她放下。

        日记本都被她写完了一个,昨天才刚刚换了一个新的,叶珈蓝拿了根笔出来,在上头写了日期。

        六月九号,星期四,阴天。

        客厅里电视开着,正在播放暑期大型连续剧《情深深雨蒙蒙》,剧里桥段刚好播到女主角在写:“书桓走的第一天,想他。”

        叶珈蓝视线落在屏幕上,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的蛊惑,她一下笔,不自觉也写成了这句话。

        等反应过来低头一看,“书桓”两个字被替换了,其余半个字都没差。

        叶珈蓝觉得自己疯了。

        她手在那页纸上搁了几秒,要撕下来的前一刻,她又把日记本给合上了。

        上头的字被盖住,完完整整——

        “唐遇走的第一天,想他。”

        叶珈蓝闷在家里整整一周,完完全全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一周里,她写了七篇日记。

        千篇一律,但是也有差别,比如第一天变成了第二天。

        以此类推。

        到了第二周的时候,她睡个午觉的功夫,醒过来一看手机,班级群像被炸弹炸过了一样,消息多得看都看不过来。

        叶珈蓝往上拉了几页,最后实在懒得看,特地发了一条消息问怎么回事。

        很快有人回复:【班长,我们在商量过几天的同学聚会。】底下有人附和:【这不是趁着成绩还没出来,再最后狂欢一次嘛!】再有一周多成绩出来,肯定有人欢喜有人忧。

        一个班的人再想聚全,难上加难。

        同学a:【打算在班里搞,就是不知道学校那边……】毕竟是最有意义的一年。

        谁都想在高中班级里留下点美好的回忆。

        男同学的话戛然而止。

        叶珈蓝没太睡醒,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堪堪将这句话消化完。

        他们都是毕业生,连学校都不太能自由出入,更别说是教室了。

        所以看他们的意思,是打算让她这个当班长的去征求班主任的同意借用教室。

        叶珈蓝揉了揉眼睛,转头给班主任发了消息过去。

        不出五分钟,班主任同意的短信发了过来,同时还特别贴心地给出了时间:明天整天都可以。

        这个很快在班级群里传开。

        整个高三一年,群里都没这么热闹过。

        叶珈蓝盯着屏幕叹了口气,然后又编辑了一条消息:【班里明天聚会,你们回来吗?】唐遇和谢景非两个人,她发了后者。

        谢景非回得也快:【明天几号?】

        【十五号。】

        【回去啊!当然回去!】

        叶珈蓝:“……”

        她没搞懂谢景非突然兴奋的点,不过这几个字映入眼帘,她还是轻轻松了口气,抿了唇角浅浅笑了下。

        组织聚会的任务很快分布下来。

        叶珈蓝写字漂亮,所以负责在教室前后两个黑板上写点烘托气氛最好能让人潸然泪下的文字。

        她语文不错,但是好写歹写地写了几句又觉得太肉麻,最后干脆拿了个本子出来,随便在网上摘抄了几句。

        隔天上午,叶珈蓝睡了个自然醒。

        高考后的第二周,她觉得异常无聊。

        想做的事暂时没有,相见的人还见不到。

        叶珈蓝又看了眼时间,上午九点半。

        她该去教室煽情了。

        叶珈蓝穿好衣服,进洗手间洗漱完以后再出来的时候再一看表,九点四十五分。

        叶珈蓝把本装进书包里,纠结了几秒之后,她给唐遇发消息问:【你回来了没?】【嗯。】

        【现在在家吗?】

        【嗯。】

        这感觉,有点像自动回复。

        叶珈蓝皱了下眉,又问:【你能跟我去一趟学校吗?】那边总算不是“嗯”了,【好。】

        他居然也不问去学校干什么。

        叶珈蓝盯着手机屏幕,光是看着这个字,嘴角都控制不住地往上扬了下。

        半分钟后,屏幕的光暗下去。

        叶珈蓝这才收回视线,把前两周买的戒指盒子也一起装进了书包里。

        一周不见,唐遇好像又好看了一点。

        叶珈蓝有这个认知的时候,正在教室里对着黑板写诗。

        黑板是护眼的绿色,写着写着,上头像是印了一张张唐遇的脸,然后她写的每一个字,都印到了他的脸上。

        叶珈蓝晃了晃头,揉了几下眼睛才继续写。

        唐遇刚才去了洗手间,所以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只有粉笔划过黑板时发出的声音。

        因为这边的教室不是考场,所以桌子还都是并在一起的,椅子摞在桌子上头,放眼望去,更显得整个教室都空荡荡。

        早晨的阳光从窗口照进,空气中细微的灰尘飞扬,再往下,桌椅腿下打下了大片的阴影。

        一道一道,横平竖直地交织在一起,杂乱无章。

        叶珈蓝往后黑板上写最后一段话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她连头都没抬一下,踩了把椅子上去,一笔一划地往上写字:“我书包里有一本《鬼吹灯》,无聊的话可以先看看。”

        书是苏锦珂送的。

        她知道叶珈蓝不爱看邪魅校草,所以千挑万选买了一本有深度的。

        可惜叶珈蓝也不爱看。

        她就是怕唐遇跟她过来无聊,所以顺手把这本书塞到了书包里。

        那人没说话。

        窗户还大开着,初夏的风从窗口涌进来,带着不远处那方小池塘的水汽,闷热又潮湿。

        叶珈蓝写完最上排的字,轻轻巧巧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轻咳了一声:“唐遇?”

        “嗯?”

        唐遇声音不大,尾调上扬,轻轻落落。

        叶珈蓝拿着粉笔的手一僵,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人下一句不会说出什么话来。

        果然,她又听见身后那人轻轻笑了一声:“这是什么?”

        “……”

        叶珈蓝心跳加快,然后转身。

        那人也没看她,他视线微低,不偏不倚地落在她带过来的那个笔记本上,因为靠近窗户,笔记本被风翻开了几页。

        而那页敞开的纸上,非常不和谐地写了一行字——

        唐遇走的第一天,想他。

        叶珈蓝:“……”

        她笔记本和日记本居然用混了!

        叶珈蓝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往脸上涌,她手指的力道几乎要把那根粉笔掰成了几节,站在那里怔怔地不说话。

        唐遇终于抬头看她,这人长得好看,唇红齿白,眼尾微微上挑起来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少年惯有的张扬:“这么想我吗?”

        不等她回答,唐遇又接了一句:“我不早恋。”

        叶珈蓝愣了几秒,就几秒,她下意识地岔开这个话题:“忘了抄到哪儿了,把本递给我。”

        唐遇就半坐在课桌上,一脚着地,另一只脚搭在叶珈蓝刚才踩的椅子上,手指轻抬再桌沿上点了点,嘴角一扯:“自己拿。”

        叶珈蓝呼了口气,伸手过去拿的瞬间,唐遇突然伸手按在了那个笔记本上。

        他的动作干脆利落,叶珈蓝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腰就突然被人搂着往前带了一下,然后唐遇一偏头,无比准确地亲在了她的嘴角。

        叶珈蓝心跳陡然加快,只眨了个眼的功夫,她听见身后椅子被踢开撞到墙的声音。

        很轻很纯的一个吻。

        叶珈蓝被吓了一跳,下一秒,不等她推开,揽着她腰的那只手松开,“成年礼物。”

        她没理解唐遇这句话的意思。

        直到那人出去等她以后,她在自己笔记本上头看见了一张身份证。

        唐遇的。

        上头的男孩子眉眼精致,连最普通的身份证件照都拍得要比一般人好看。

        而照片的旁边,出生年月日写的清清楚楚:6月15日。

        怪不得谢景非听到十五号的时候,会突然兴奋起来。

        原来是唐遇的生日。

        他确实不早恋。

        因为他今天,成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