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二行诗

第28章 第二行诗

        叶珈蓝怕自己看漏,还特地又把收件箱翻了一遍。

        唐遇的消息,的的确确就只有这么一条。

        翻来覆去地看,也就这一个“嗯”字。

        简单的有点冷淡。

        尤其在谢景非那条长达五十个字的短信对比之下,这个字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敷衍。

        叶珈蓝拿着毛巾吸了吸头发上的水,心头上像是有小石子一颗颗的滚下来,压得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心情不大好。

        再转头瞥一眼付桐的礼物,心情就更不好了。

        叶珈蓝吧毛巾扔到一边,一手拿起吹风气打开,另一只手给谢景非发了条消息:【你跟唐遇在一起吗?】吹风机的“嗡嗡”声中,谢景非很快回复过来:【不在一起啊,怎么了?】【没事,随便问问。】

        叶珈蓝放下手机,专心吹起头发。

        她头发长,冬天也不比夏天,尽管吹风机风力不小,把头发吹到半干已经是七八分钟以后。

        谢景非的消息又发过来:【蓝姐,你的新年祝福是群发的吧?】不等她回复,那边又发了一串消息:【我刚才和遇遇坐车的时候,一起收到的消息,然后他把我手机里那条删了。微笑.jpg】叶珈蓝:“……”

        谢景非:【你给多少人发了啊?】

        叶珈蓝:【七八个吧。】

        谢景非:【……】

        他没再说别的,叶珈蓝也就没再搭腔。

        虽然群发了七八条,但是只要谢景非和唐遇是男生。

        她可是连季燃都没发一个字。

        身上的睡衣滴了不少头发上的水,黏在身上不大舒服,叶珈蓝又重新换了件衣服,刚用手指梳了下头发,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下。

        【开门。】

        叶珈蓝愣了下:【开什么门?】

        那头没回。

        叶珈蓝心跳突然就快了些,心底里有什么东西像是马上要破土而出,她呼吸微微摒了一秒,然后把手从半湿的头发中抽出,挪着步子往门口走去。

        手机没拿,那人再发的一条消息她没看见。

        上头五个字,作为对她刚才那个问题的回复:【你房间的门。】叶珈蓝没看见,所以她只当是唐遇让她开她家的大门。

        她手指在睡衣上轻攥了下,打开房门之后也没抬头,刚要转身下楼,就被人扯着胳膊又拽了回来。

        叶珈蓝的拖鞋在地上蹭了下,差点从脚上掉下去。

        她张了张嘴,一声“妈”都差点喊出来,结果一转头,看到那人熟悉又张扬的脸。

        不是余秋华。

        叶珈蓝用力眨了眨眼,确认自己没看错字之后才怔怔问了句:“你怎么进来的?”

        刚问完,余秋华的声音就从楼底下传来:“弯弯,你先和小遇一起待一会儿,你们两个也有一阵子没见了吧?”

        这个时间,余秋华正在厨房熬祛除寒气的姜汤。

        叶珈蓝嗓子被更了一下,“嗯”的一声极轻。

        楼下很快又没了动静。

        叶珈蓝猜出是余秋华给唐遇开的门,她动了动胳膊,又换了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她记得今天才初一,年都还没过完。

        果不其然,那人轻声答:“刚才。”

        叶珈蓝又不动声色地往回抽了抽胳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刚有收回来的趋势,那人手就顺着她的手肘向下,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刚才尚且还有一层睡衣隔着,这会儿直接肌肤碰触,叶珈蓝能明显感受到唐遇比她凉了几个度的指尖。

        他身上裹挟进来的凉气还没完全散开。

        叶珈蓝不自觉低了下头。

        少年手指骨节匀称,大概是因为外面温度低,他指节的地方还微微泛了一层红色。

        叶珈蓝还没看太清楚,下一秒,那人手腕一用力,突然轻拽过她把她抱在了怀里,唐遇的声音就响在耳侧,因为压得轻而显得暧昧朦胧几分:“想你。”

        叶珈蓝:“……”

        她差点被唐遇吓得咬到舌头。

        叶珈蓝心跳怦怦地愈加剧烈,不敢深呼吸,就怕把他身上的味道吸进去,然后就忘不了。

        她总感觉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和唐遇中间隔得那张窗户纸,好像有一点点被他戳破的趋势。

        叶珈蓝还没忘记他们两个现在正处于高中最关键最紧张的阶段,任何可能影响到他们高考发挥的都要不得,一想到这些她就立刻回过神来。

        刚伸手推了一下他,叶珈蓝就听见他开口:“别动。”

        “……”

        不是她想不想动的问题。

        “我妈……”

        叶珈蓝想说余秋华好像上来了,因为她似乎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

        她神思微微恍惚,神经越发地紧绷,果然下一秒,她就听见余秋华的声音,“弯弯,叫小遇下来喝碗姜汤,这种天儿容易生病。”

        他们两个站的地方隐蔽,刚好被栏杆给挡住了,所以余秋华还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余秋华的脚步还在持续靠近,“弯弯,听见了没?”

        叶珈蓝连忙应声:“听见了,马上就下去。”

        顿了顿,她实在不放心,又说了句:“妈你不用上来了。”

        要是被余秋华看见这场面,指不定要掀起什么风浪来。

        叶珈蓝说着又伸手推了推跟前的人,“你先松开我,我妈要上来了……”

        刚说完,余秋华的声音都比刚才大了些:“我正好上楼拿个东西。”

        她的声音近的像是下一秒就会出现在他们跟前,然后看见正抱得难分难舍的两个人。

        叶珈蓝光是想想就觉得害怕,她咽了口口水,刚要再伸手去推他,那人就微微送了轻搭在她腰上的手,然后握着她的手腕一拉,直接把她拽回了她刚才出来的房间。

        门很快被轻轻掩上,余秋华的声音也被掩去大半:“弯弯你们在学习吗?”

        她知道唐遇学习好。

        叶珈蓝回的有点心虚:“……对。”

        唐遇还是半抱着她的姿势,叶珈蓝轻轻靠在墙上,他下巴就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学习怎么早恋么?”

        叶珈蓝:“……”

        她可没说她和唐遇在早恋。

        虽然光看行为的话,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儿的少儿不宜。

        叶珈蓝反驳了句:“你不是说过你不早恋吗?”

        唐遇脸微微侧了下,轻声:“嗯。”

        他确实不早恋。

        不然现在肯定就不只是抱抱这么简单。

        他松开攥着叶珈蓝手腕不让她乱动的手,叶珈蓝相当于重获自由身,她轻轻动了下,眼睛眨了几下,但是到底还是没从唐遇怀里钻出去。

        叶珈蓝垂在身侧的手揪紧了睡衣衣摆,老老实实地由着他抱着。

        空气仿佛都被抹了一层蜜,带着丝丝的甜。

        天时地利人和。

        好像这种时候就适合拥抱。

        叶珈蓝抿了下唇,嘴边刚漾出了半分的笑来,就又听见唐遇问了句:“群发?”

        他指的应该是那条短信。

        他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高不高兴来。

        叶珈蓝想起谢景非的那串省略号来,觉得自己这么办可能确实容易让人误会,于是解释了句:“我就发了你和谢景非两个男生?”

        唐遇轻轻哂:“发给他干什么?”

        叶珈蓝:“……”

        还能干什么。

        为了不让唐遇发现她只发给了他一个人,所以找了个挡箭牌出来。

        这就相当于群发了所有人,但是真正想给看的只有一个人。

        其他人都是陪衬。

        叶珈蓝觉得也觉得这种心思别扭,但是当时发消息的时候还是顺手把谢景非的名字也给勾上了。

        不过她也没解释,只抿唇轻轻笑了下:“顺手。”

        当晚九点,唐遇回了自己的家之后,叶珈蓝才想起来付桐的礼物忘记给他了。

        她当然不可能愿意帮付桐送东西。

        抛开付桐跟她关系本来就不好不说,光就东西要送的人来说,她就不是很愿意帮忙。

        之所以还是把东西拿回来了,其实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她想看看唐遇有什么反应。

        九点十分,叶珈蓝拿了东西敲他家的门。

        唐遇给她开门的时候,正在打电话,他看她一眼,然后对着电话那头道:“七点多到的。”

        叶珈蓝把盒子递过去。

        唐遇没接:“你的?”

        叶珈蓝摇头:“付桐给你的。”

        唐遇没理她了,转身进去,“家里来人了,我先挂了。”

        他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叶珈蓝刚把盒子搁在茶几上,唐遇就偏了下头,他唇角一扯,“不要。”

        他视线从盒子上移开,落到她脸上,“你的呢?”

        叶珈蓝:“……”

        她倒是从美国带了东西回来,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适合他的,她只能摇了摇头:“我没有。”

        叶珈蓝把盒子又收回来。

        回绝付桐的说辞她都想出来了。

        唐遇不早恋。

        这真是个拒绝别人的万用理由。

        唐遇转身看她。

        他开的是最亮的灯,头顶灯光打下来,把他睫毛在眼底的眼影拉长,明暗分割的越发明显,他视线落在她眼睛上,一秒,然后下移。

        “嗯。”

        像是对她的回应,又像是一个简单的象声词。

        他视线再下移,停在叶珈蓝的嘴唇上。

        因为刚刚喝过水,这会儿嘴角似乎还沾了一滴水珠。

        唐遇没看清。

        他跟叶珈蓝想的完全相反,他觉得这一刻既不天时也不地利。

        时间过得真慢。

        他还没成年。

        高考还没结束。

        唐遇喉结轻轻滚了下,“那先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