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一行诗

第22章 第一行诗

        话音落下,两边都是长时间的沉默。

        谢景非明显已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愣了好半晌,他才轻咳了一声:“那个……蓝姐,这个你也不要跟别人说。”

        顿了顿,他像是怕自己表述地不清楚,又特地加了一句:“尤其不能和遇遇说。”

        “……”

        叶珈蓝把电话给挂断了。

        谢景非的声音还在耳边荡,意外地和苏锦珂之前那句“那就太浪漫了”重合在一起。

        叶珈蓝知道唐遇咬的是哪只耳朵,也知道到底是亲还是咬。

        她那天睡醒发现耳垂上有个浅浅的红印的时候,只当是趴桌子上午睡不小心被东西给硌到了,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苏锦珂那天晚自习和她一起回家,还特地问过耳朵怎么了。

        她脑洞大,而且喜欢把每件事都往魔幻浪漫的方向想,“是不是被谁给咬了?”

        那会儿叶珈蓝耳朵上的痕迹已经越发的浅,苏锦珂整个人都要贴上来才看得见。

        叶珈蓝伸手她的一张脸,轻轻揉了下耳朵:“可能被蚊子给咬了吧。”

        苏锦珂白她一眼,“一点浪漫情怀都没有。”

        叶珈蓝笑笑不说话,撕了个棒棒糖塞进嘴里。

        她本来就是写实派现实主义。

        现在再一看,她好像是过于现实了。

        叶珈蓝左耳耳垂这会儿仿佛被一根细针轻轻扎了下,微麻的痛感过后,是被火烫过一般的火热。

        她抬手摸了摸耳朵,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这一晚,叶珈蓝辗转到十二点半,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青春期的少女有一点最好的地方,不管晚上睡得多晚多好,第二天再一起来,对着镜子一看,还是满脸的胶原蛋白。

        叶珈蓝皮肤状态不错,除了眼底有浅浅的青黑色。

        余秋华夜班,这会儿还没回来。

        家里安安静静,只能听到公寓楼外面清脆的鸟鸣声。

        叶珈蓝在洗手间反复洗了几次的脸,直到完全清醒,然后才咬了片吐司去了学校。

        班上有比她去的更早一点的,正赶在英语早自习前发月考的英语卷子。

        重点班闹腾的同学本身就不多,这个点又实在太早,大多数人都趴在桌子上补觉。

        高三紧张的阶段,每个人都是能多睡一分钟就多睡一分钟。

        叶珈蓝晚上没睡好,眼睛还有些发涩,但是她睡不着觉,干脆起身和语文课代表一起发起了卷子。

        教室安安静静,一时间只有卷子翻折的声音。

        叶珈蓝发了七份卷子。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瞥见后桌上放着的卷子,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卷子不是正面,所以看不见分数。

        但是叶珈蓝视线范围之内,又分明看见那卷子的最后一面,空了一道作文题目。

        耳边又不合时宜地冒出苏锦珂的浪漫主义来。

        叶珈蓝抿了下唇,意外地觉得,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的……浪漫。

        简单纯粹到不易察觉的浪漫。

        叶珈蓝本来以为她这天上课肯定要走神,结果一天下来,她注意力都集中在课堂上。

        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唐遇又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节课。

        班主任不在,谢景非就趴在桌子,光明正大的翻起了漫画书。

        叶珈蓝坐在讲台上执勤,距离下课十分钟的时候,她轻咳了一声。

        后排俩男生全然不觉。

        叶珈蓝视线轻抬一下,看见后门的玻璃上年轻女班主任的一张脸,她眼神幽幽,像是死亡视线。

        她又咳了一声,“谢景非同学,你注意一下。”

        谢景非点点头,但是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

        身后的门悄无声息地被打开,班主任静静地站到了他们两个的身后。

        后排目睹全程的同学有人小声笑起来。

        谢景非肩膀被一根笔戳了戳,他往旁边挪了挪:“班长,你别对我动手动脚的,遇遇……”

        他一转头,“还在我旁边睡觉呢”几个字戛然而止。

        叶珈蓝头低了低。

        谢景非这个大嘴巴,差点就把她和唐遇给一起牵扯出去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和唐遇还是清清白白的。

        班主任一把扯过他的漫画书:“谢景非同学,你月考考得太好了是吗?”

        谢景非觉得这涉及到了歧视。

        旁边的唐遇睡觉半点事儿都没有,他就挨了一顿批评。

        班主任:”漫画书先没收,等你什么时候进了班级前十名,什么时候来拿。“谢景非“哦”了一声。

        也不是很困难。

        他这次考试成绩,也就和第十名差了三十四个名次。

        “唐遇同学身体不舒服吗?”

        谢景非点点头。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地又看了谢景非一眼,又从后门走了。

        叶珈蓝满脑子都是那句“唐遇身体不舒服”。

        她咬了咬笔尖,有些心烦意乱地把练习册合上,“啪”的一声,整个班的同学齐刷刷地抬头看过来。

        包括刚才还在睡觉的唐遇。

        他眼角有被书页硌出的红痕,微微皱了眉,“怎么了?”

        谢景非想起刚才班主任的区别对待就觉得郁闷,他妄图让唐遇也不开心一次,不怀好意地打击报复道:“蓝姐肯定生你的气了。”

        唐遇瞥他一眼。

        “整个班上就你一个人在睡觉。”

        “……”

        叶珈蓝这天回家回得格外早。

        余秋华给她准备了夜宵,一碗面和一个荷包蛋。

        叶珈蓝吃了小半,然后一溜烟的跑回到了房间里,从医药箱翻了一堆药出来。

        再出来的时候,余秋华看着她一脸惊讶:“大半夜的,你还打算出去卖药啊?”

        叶珈蓝扯了下装药的袋子,声音有些含糊:“唐遇好像身体不舒服。”

        “那你也不能拿这么药过去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搬家。

        余秋华过来翻了翻药:“知道哪里不舒服吗?”

        叶珈蓝摇头。

        她刚才问谢景非,他说不知道。

        多余的话他倒是提醒了叶珈蓝一句:【遇遇家里没药。】所以她才拿了这么多药。

        余秋华叹了口气:“行吧,你先都拿过去,体温计也带上一只。”

        叶珈蓝点点头,提着一袋子药敲响了对面的房门。

        没敲几声,门被打开。

        唐遇站在门内看她。

        走廊的灯是声控的,几秒没有声音就又暗下去。

        叶珈蓝往灯光强的那边挪了挪,主动解释了句:“谢景非说你不舒服,我妈让我给你拿药过来。”

        她一瞎说就容易脸红,所幸外面光线暗看不清。

        唐遇知道她怕黑,往里退了半步,“进来说。”

        叶珈蓝赶紧跟进去。

        里头灯光明亮,叶珈蓝过去把袋子打开,一边把药往外拿一边解释:“这个是治感冒的,”

        里头乱七八糟的药一大堆。

        叶珈蓝连用法用量都记得清楚:“这个是管肠胃不好的……”

        话没说完,被一道男声打断:“叶珈蓝。”

        叶珈蓝动作一顿。

        她好像是第一次听唐遇叫她全名。

        唐遇微微歪着头看她,“今天生气了?”

        叶珈蓝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茬。

        她摇了摇头,“我为什么生气?”

        因为他偷偷咬了她的耳朵?

        叶珈蓝下意识摸了摸耳朵,然后她眼睫一抬,“你是不是真的,咬了……”

        唐遇视线一偏,看见叶珈蓝手底下的那只耳朵又渐渐红起来,他轻轻舔了下唇角:“咬了。”

        而且,还想再咬一口。

        话音刚一落下,不远处的上方突然有人咳了一声,正要下楼的男人咳了一声:“对不起,我马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