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一行诗

第21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当然吓到了。

        蟑螂老鼠她倒是不怕,但就是怕这些鬼神类的东西。

        叶珈蓝连恐怖片都没怎么看过。

        每次苏锦珂叫她一起看鬼片,她一边心痒痒,一边又无比坚定地拒绝。

        心痒是因为她骨子里藏着的那点叛逆好奇的性子;拒绝是为了她的生命安全着想。

        叶珈蓝和那些标准意义上的坏女孩截然不同。

        在家长和老师眼里,她是从来不让人操心的乖乖女,但其实背地里,她在初中就背着余秋华和苏锦珂偷偷去打了耳洞。

        而且每只耳朵上都穿了两个。

        高中刚入学的时候,苏锦珂又拉着她去了文身店。

        苏锦珂闻了一朵玫瑰花,她在后背蝴蝶骨的地方文了一只蝴蝶。

        现在一看,跟杀马特一样。

        叶珈蓝青春期的叛逆,全都体现在了这种小事上。

        后来再长大了些,这些叛逆又通通收敛起来。

        叶珈蓝没再想过这些事,直到今天夏至叫她来鬼屋。

        她之所以没拒绝得太彻底,是因为自己本身就存了半分心思,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以为夏至不怕这些东西。

        结果没想到一进去,夏至抖得比她都厉害。

        叶珈蓝手指刚才被夏至掐的太用力,这会儿低头一看,指缝都还是红的,隐隐泛着疼。

        她五指曲了曲,刚才垂眼的时候余光瞥见唐遇手上也有浅浅的掐痕。

        两个人情况看着都不大好,像是在里面打过了一架。

        叶珈蓝瞬间又记起夏至在鬼屋里的样子,她不由自主抿了抿唇,“本来是挺怕的,后来发现你比我更害怕……”

        她还是没完全适应唐遇偶尔会变成夏至这件事,话说完才发现不对劲儿,又连忙把主语给改回来:“我是说夏至。”

        唐遇不像是会怕这些的人。

        毕竟就在刚刚,他还把一直往自己腿上的蹭尾巴给拽开了。

        唐遇微微歪了下头,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头一低,又伸手轻拉住她的手。

        他用力不重,指腹在她微红的指缝间轻轻蹭了下,声音和动作同样轻:“我问的是,被我吓到了?”

        叶珈蓝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又立刻摇了摇头。

        她还没真被他的另一个身份给吓到,最多也就是好奇和诧异。

        诧异他这样的人也会生这种病。

        好奇他是因为什么原因生的病。

        余秋华是医生,叶珈蓝小的时候经常一有空就去医院,病人她见的多了,各种各样的人群和症状。

        人格分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不过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身体疾病,它病的地方不一样。

        叶珈蓝微微仰着脸去看唐遇,少年背光站着,脸上半点阴郁的表情都没有。

        其实他和夏至也有一样的地方,比如最深粗的那种干净和纯粹。

        她心底突然就柔软起来,唇角微微弯起:“夏至很可爱。”

        “怎么。”

        就凭夏至把叶珈蓝的手攥成那样,唐遇就觉得她可爱不起来。

        “她叫我‘姐姐’的时候,特别可爱。”

        虽然顶着的是唐遇的脸。

        但是声音柔柔软软,又带着少年与生俱来的一种清冷和干净,像是夏夜微风,徐徐往她心里吹。

        叶珈蓝耳边似乎还有那声音在轻轻地荡,荡了几秒,她听见一声真真实实响在自己耳边的声音:“姐姐,”

        唐遇俯身和她平视:“这样?”

        “……”

        叶珈蓝喉咙轻咽了下。

        她把头撇开,又发现了一点唐遇和夏至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夏至拉着她手的时候,她的感觉和被苏锦珂牵着差不多。

        但是唐遇不一样,他稍微一凑近,她心脏就像是加了一个马达,跳的热烈。

        叶珈蓝晚上被苏锦珂叫过去给她辅导语文阅读理解。

        苏锦珂语文基本没及过格,这次月考,又以距离及格线差一分的成绩光荣挂科。

        苏父苏母都不在家,苏锦珂的弟弟正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游戏。

        他刚刚上高中,但是已经比叶珈蓝高出了一节。

        晚上九点多,苏锦珂趴在茶几上做题。

        叶珈蓝靠在沙发上翻起了《无人生还》。

        这本书烧脑,她今天又没带多少脑子,看了几页干脆放下,朝着苏锦珂的弟弟苏岩勾了勾手:“小岩你过来点。”

        苏岩不明所以地拿着游戏机往这边挪了挪。

        “再过来点。”

        距离太远,她没办法试验。

        苏锦珂正在抓头发,一抬头,看见她的好友正对着自己的弟弟虎视眈眈。

        她吓得差点从板凳上栽下去,下一秒,她就听见叶珈蓝又说了句:“再近点。”

        两人半臂之隔。

        苏岩不敢过去了,“弯弯姐,你不会是觊觎我的美色吧?”

        叶珈蓝懒得跟他废话,他不肯过来,她干脆自己凑了过去。

        距离二十厘米左右的时候她停下。

        心跳正常,完全没因为和异性接近而加速。

        叶珈蓝呼了口气,一头栽进沙发里,随手拿了一个抱枕捂住了脸。

        苏岩:“弯弯姐,你不会因为得不到我的心,伤心欲绝想要闷死自己吧?”

        叶珈蓝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苏岩噤声,苏锦珂丢了卷子凑过来:“怎么回事你今天?”

        叶珈蓝摇了摇头。

        “想谈恋爱了?”

        好像对季燃的心思消停了一阵子之后,又突然对异性起了兴趣。

        叶珈蓝继续摇头:“我也不早恋。”

        “也?”

        “……”

        “还有谁不早恋?”

        叶珈蓝眼前晃过唐遇那张脸,她揉了揉眼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这次进步了没?”

        “前进了三名。”

        苏锦珂又问:“你呢?”

        “不知道。”

        成绩单是今天下午学习委员发到班级群里的,叶珈蓝还没又看。

        苏锦珂嘿嘿一笑,知道她对唐遇有点阴影,干脆直接拿过了她的手机翻起来。

        两秒后,她“哎”了声,“第一啊。”

        叶珈蓝抬眼看她,反应了几秒才又问:“他呢?”

        她指的是唐遇。

        苏锦珂:“第二啊。”

        不可能吧。

        叶珈蓝直觉不对劲儿,拿回手机自己看了眼。

        上头白纸黑字排的清清楚楚,第一名叶珈蓝,第二名唐遇。

        分数差了四分。

        苏锦珂感叹:“我们弯弯的宝座又回来了。”

        “……”

        “要是唐遇同学这次故意放水的话,就太浪漫了。”

        叶珈蓝皱了皱眉。

        她也说不好唐遇是不是故意的。

        下一秒,苏锦珂:“我已经脑补出了十万字的情节。”

        “什么情节?”

        “学霸小哥哥为了不让考第二的学霸小姐姐不开心,考试的时候故意少写了几道题,甘愿考第二,就为了看小姐姐笑一下!”

        “……”

        叶珈蓝白她一眼,“神经病。”

        叶珈蓝当晚回家以后,考虑了半个小时,在十一点的时候还是发了条消息给谢景非。

        是一条关于人格分裂的百度百科链接。

        谢景非当时正在打游戏,十一点半才看见。

        他刚刚赢过了一场的热情都被浇灭,隔了好一会儿才回了句:【蓝姐,你这发的什么啊?】人格分裂毕竟也是一种精神类疾病,容易被人误解,而且排斥,谢景非不太想让别人知道。

        唐遇那种人,天生就应该被人宠的。

        时间不早了,叶珈蓝也不跟他兜圈子:【我今天看见夏至了。】谢景非完全没了主意。

        他绕着桌子转了好几圈,然后才回了句:【遇遇知道吗?】【知道。】

        叶珈蓝没跟唐遇多问,是看出他不想说。

        但是她想知道。

        她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莫名地想更了解这个人。

        谢景非没辙了:【……你想问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呢。

        原因用文字来说的话不太好表述,谢景非打了电话过来,第一句话就直入主题:“他三年前溺过水。”

        “因为这个?”

        “也算是吧,大白……就是遇遇的主治医师觉得可能和这个有点关系。”

        叶珈蓝沉默,安安静静地听他继续说。

        “夏至第一次出来是在两年前,那年有个女孩子失足落水,遇遇跳下去救人……遇遇以前不是溺过一次水吗,那之后他家里人就让他学了游泳。

        “但是可能还是有点儿阴影吧,遇遇那天把人救上来之后整个人状态都不大好,后来还高烧了几天。

        “病好了之后,我去医院看他,就看到了夏至……”

        谢景非那年也还没转到南方上学,那天抱了一个大果篮去看望唐遇。

        结果那人一睁眼,第一句话就把他砸了个严严实实:“你是谁?进我房间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谢景非:“……”

        他开始以为唐遇烧坏了脑子失忆了,后来再仔细一想,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这几个字实在太过诡异。

        而那天,刚好是夏至节气。

        谢景非过了几天才知道,原来唐遇的身体里,住了另外一个人。

        白亦给的结论是,第一次溺水对他产生的阴影太大,只不过发作地晚了一阵子而已。

        谢景非见她一直不说话,难免有些着急:“蓝姐,这事儿您能不能别和别人说啊?”

        被别人知道了,说不定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唐遇。

        叶珈蓝轻轻“嗯”了声。

        谢景非这才松了口气,他连语气都轻松了不少,话也开始不过脑子地往外冒:“蓝姐,遇遇其实很喜欢你的……他上次在教室给你讲题的时候,还偷偷咬……哦不,亲你耳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