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一行诗

第20章 第一行诗

        在背景音乐的衬托下,这声衣料撕裂的声音更显得诡异了几分。

        叶珈蓝尾音都没收完整就顿住,她嘴角轻轻抿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现在还攥在季燃衣服上的那只手。

        依旧是那只漂亮的手,但是手的主人已经换了人。

        时间仿佛静止。

        前面的季燃也怔住,几秒后,和他同行的一个男生狐疑地问了句:“你们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立刻有人抬手搓了搓暴露在凉气中的胳膊,“别瞎说别瞎说,人吓人吓死人……”

        季燃还站着没动,没继续往前走,但是也没回头看。

        叶珈蓝快速瞥他一眼,赶紧趁着还没被受害者发现反手拽了一下身边的人,暗示他先把季燃的衣服松开。

        夏至明显也是吓得不轻,往常这种时候说不定会狂喜自己抓了心上人的衣服,但是这会儿脸上吓到没多少表情,他唇线微微抿直,特别配合又听话的松了手。

        季燃那件白衬衫衣摆被扯成了两片布料,刚才被夏至拽在手里的那一片这会儿飘飘摇摇地又落回去,半遮半掩地盖住少年年轻的**。

        叶珈蓝把眼睛撇开。

        她都把应对措施想好了,如果季燃这时候回过头来,她就说是她不小心扯裂了他的衣服。

        夏至现在毕竟还顶着唐遇的脸,要是被前面几个人知道他干出了这种事来,那唐遇这个名字明天绝对会响遍整个南城一种。

        不是因为长得好看。

        纯粹是因为他去鬼屋扯坏了同性的衣服。

        叶珈蓝虽然还挺期待看见这个场面,但是到底也没敢这么办。

        她又低头看了眼季燃的衣服,连自首的念头都出来了,结果前面那人手攥成了拳,抬脚快步跟到了同伴的身边。

        叶珈蓝听见季燃压低了的声音,隐隐发颤:“你们别离我太远……刚才好像是鬼屋里的鬼扯到了我的衣服。”

        “……”

        她还真没看出来,连季燃都怕这个。

        前面一行人走了左边的那条路。

        直到他们人影都看不见了,叶珈蓝才抬手指了指右边那一条:“我们走那边。”

        她怕场景重现。

        再来她一次,她说不定会突发心脏病。

        夏至没有反应。

        后面又有人推推搡搡地进来,惊叫声和小声啜泣声不断,就在他们旁边滑过。

        叶珈蓝把夏至的胳膊往旁边拉了拉,抬手在她跟前晃了晃。

        还是没有反应。

        除了微微皱了眉,少年一张脸上甚至看不出多大表情。

        这是……吓傻了?

        时隔多日,叶珈蓝仿佛再次老妈子上身,想在他跟前再晃几下,结果刚抬起手来,五指连同半个掌心就被就被他握住,然后拉下。

        叶珈蓝松了口气,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那人这次总算有了反应,轻轻“嗯”了声。

        叶珈蓝把手抽回来,先往前面走了几步。

        因为可能时不时就冒出奇怪的东西来,叶珈蓝只敢贴着墙根走。

        依旧有毛绒绒的像尾巴一样的东西在她脚踝上扫,她今天穿的短裤,那条尾巴就一直往上,到她膝盖回弯的时候才又停住。

        叶珈蓝吓得腿一软,差点往前跌过去。

        下一秒,腿上让她毛骨悚然的触感消失,身后有个男声响起:“不要拽不要拽……”

        鬼屋里扮鬼的工作人员把尾巴从拿皱着眉的少年手里拽回来,委屈巴巴:“这是道具,拽坏了要赔钱的……”

        他以前就听说有扮厉鬼吓人的同事,因为演的过于逼真,被客人暴揍了一顿的事。

        没想到今天就被他给碰上了。

        刚才差点把他尾巴拽掉的少年看起来斯文清贵,但是手劲儿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怪不得刚才把前面的一个男生衣服都给拽破了。

        工作人员光是想想就觉得害怕。

        他没敢在这边多待,灰溜溜地抱着尾巴跑到了另一头吓别的玩家了。

        叶珈蓝心跳还没平复下来。

        似乎还有千万只尾巴在她腿上扫,她并紧了两条腿不敢动,直到耳边熟悉干净的男声响起:“走了。”

        话音落下,叶珈蓝的手被拉住。

        对方用力不轻不重,手指似乎在她掌心轻勾了下,然后和她十指相扣,抬脚拉着她往前走去。

        叶珈蓝跟在后面,一抬眼就能看到前面男生高高瘦瘦的背影。

        虽然他身体住了一个比她还胆小的灵魂,但是叶珈蓝这会儿被他牵着,又莫名地安下心来。

        叶珈蓝觉得夏至是被刚才的突发状况吓坏了。

        本来进去之前她都定好了路线,立志把整个鬼屋的路口都给走一遍,结果出了季燃事故之后,两人直接就从那条通道出来了。

        还是下午十分,外头光线正足。

        左手边是兴致勃勃吵着进去的,右手边是吓得脸色苍白泪流满面出来的。

        叶珈蓝是后者。

        在里面的时候还好,一出来仿佛重见天日,后劲儿发作的厉害,刚一见到太阳,眼泪就落了下来。

        旁边有一对儿小情侣出来,女生哭哭啼啼地正往男生怀里靠。

        叶珈蓝没有男生可靠,夏至不过来往她身上靠就行了。

        一想到这个,她才想起一路上夏至都没再开过口。

        别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叶珈蓝抬手抹了抹眼睛,转头看了他一眼:“你没事吧?”

        那人依旧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外头比里面温度高了不知道多少度,才出来没几分钟叶珈蓝鼻尖上就渗出了一层汗,食指抬起轻轻一抹,“吃冰淇淋吗?”

        她看见不远处有家卖冰淇淋的店。

        唐遇微微眯了眼:“不吃。”

        “那你吃冰糕吗?”

        “不吃。”

        “……”

        一如既往地挑剔。

        叶珈蓝过去给自己买了支冰淇淋。

        往这边走的时候上面的帽子已经被舔平,她喜欢甜食,尤其是这种热天,吃一根冰淇淋简直赛神仙。

        叶珈蓝走到唐遇跟前,又扬手晃了晃:“真的不吃吗?”

        刚说完,出口处出来一行人。

        其中一个嚷嚷了句:“哎阿燃,你衣服怎么扯了?还这么长的一条?”

        话音落下,一群人稀稀拉拉地笑了起来。

        刚从鬼屋出来,惊吓过度之后,季燃的衣服成了他们唯一快乐的源泉。

        叶珈蓝突然有点同情季燃。

        她舔着冰淇淋往那边看了眼,“你这么喜欢季燃的衣服吗?”

        喜欢到都上手撕了。

        唐遇皱了眉,他想起刚才自己有意识的第一秒,看见的就是手里攥着的季燃的衣服。

        夏至这人贼心大,但是贼胆小,闯完祸之后最长干的事就是躲起来。

        留了一堆烂摊子等着他收拾。

        那边季燃的脸色黑的似要滴出墨来。

        旁边有朋友憋着笑建议:“要不我们去找工作人员调监控录像看看……让撕你衣服的赔你一件新的。”

        叶珈蓝成功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她转头看了眼唐遇,“要不我现在过去跟他说是我不小心扯坏了他的衣服……”

        唐遇垂眸睨她,“然后跟他要联系方式,借着还衣服的机会跟他聊几句?”

        “……”

        这语气越听越不对。

        叶珈蓝反应了几秒,才想到夏至好像是对季燃是不太一样的。

        她“哦”了一声,“那我到时候把他联系方式给你,让你跟他聊?”

        叶珈蓝说完就抬了下头,结果一对上他的眼神就愣了下。

        这人的眼神是凉的。

        叶珈蓝眼眶微微撑大了些,冰淇淋化开不少,在嘴角蹭了一点,她连忙几口吃掉,还没完全咽下去就试探性地问了句:“唐……遇?”

        “嗯。”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什么?”

        “刚才不是夏……”叶珈蓝怕被别人听见,压低了声音道:“夏至么。”

        唐遇偏了偏脸。

        他唇线紧绷,眉间隐隐透出些不耐来,唐遇当然不耐。

        夏至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暴露在了叶珈蓝跟前,不知道有没有把她吓到。

        安静几秒后,他答:“把他衣服扯坏之后。”

        “……”

        怪不得他刚才半天没吭声。

        粘在嘴上的冰淇淋干掉不大舒服,叶珈蓝舔了下嘴角,她眼眸晶亮,这会儿盯着他不说话。

        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网上说人格分裂也是精神疾病的一种。

        叶珈蓝把唐遇的这种表情当成了被人发现秘密时的懊恼和羞愧,她轻轻咬了下牙,在唐遇意味不明的视线当中措辞了几秒,还没想好怎么当好知心姐姐帮他开导,就听见他说了句:“我不喜欢男的。”

        “……”

        叶珈蓝:“……哦。”

        那就是夏至,这么一来就全能对上号了。

        两人都不再说话。

        旁边季燃几个人经过,吵吵闹闹——

        “刚才有个黏糊糊的东西一直往我背上贴。”

        “有个带毛的在我腿上扫。”

        叶珈蓝又回忆起那种触感来。

        她头皮发麻,然后又听见那边又有人说了句:“行了你们谁有季燃厉害啊!”

        几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季燃的衣服,然后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季燃沉着脸先走了。

        “……”

        几个人形容的绘声绘色,叶珈蓝仿佛又置身鬼屋,肩膀轻颤了下,她心跳速度还没缓下来,眼底有水汽聚在一起渗出眼眶,还没把视线收回来,眼角就被微凉的指尖轻轻碰了下。

        少年声音干净清朗,隐隐柔和:“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