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一行诗

第19章 第一行诗

        “……”

        叶珈蓝吃棉花糖的时候喜欢转着吃。

        她不敢想唐遇吃的地方自己有没有吃过。

        没有的话还好,有的话……怎么都觉得不太对。

        叶珈蓝睁大眼睛看他,隔着一朵棉花糖,她似乎能闻到对面那人浅浅的呼吸,合着淡淡的甜味一起,她心跳陡然加速。

        旁边有路过的同学往这边看了眼,起哄似的吹了声口哨。

        叶珈蓝抿了下嘴角,甜味在舌尖化开,直直渗进更深的地方。

        唐遇真的只尝了一口,前后大概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几秒过后,他抬头,又把距离拉开。

        依旧是糖精的味道。

        但是好像跟上次的不大一样。

        气氛不大对。

        直到旁边有人挤过来买棉花糖,叶珈蓝的肩膀被人轻撞了下,她才反应过来,攥紧了棉花糖的竹签,刚要退到旁边人少的地方,没拿着棉花糖的那只手腕就被人攥住,往前拽了下。

        叶珈蓝差点跌进他怀里。

        幸亏她反应够快,及时收住了脚。

        唐遇松手松地也快,叶珈蓝甚至还没站稳,下意识又反手拽住他的手腕。

        可能是受了惊吓没控制好力度的原因,等叶珈蓝站稳了松开手的时候,看见唐遇手腕上多了几点指痕。

        应该是她刚才掐出来的。

        叶珈蓝咳了一声,转头再一看自己手腕上也多出的那圈红痕,道歉的话又收了话来。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正好扯平了。

        叶珈蓝视线一偏,又看了一眼手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抬手,把情书递了过去。

        “宋琳给你的。”

        唐遇微微皱了眉,没说话。

        叶珈蓝寻思着他肯定还不记得宋琳是谁,于是耐心地解释了句:“就是北排第三桌靠近走廊的女生。”

        “……”

        见他不接,叶珈蓝又把手往他那边挪了挪。

        唐遇终于抬眼看她一眼,“干什么。”

        叶珈蓝重复:“给你的。”

        “给我干什么。”

        “……”

        叶珈蓝竟无言以对。

        唐遇舌尖轻碰了下嘴角,“我不早恋。”

        叶珈蓝:“……”

        她懂了。

        这封情书她估计送不出去了。

        唐遇不肯收,叶珈蓝也不能往他手里硬塞,她轻轻“哦”了一声,把手收回来的时候,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身后谢景非和苏锦珂已经谈好了事,两人一起回来,玩笑打闹的声音就响在身后。

        叶珈蓝听见谢景非说了句:“你跟我蓝姐天天在一起,怎么差那么多?”

        苏锦珂很快还击:“那你怎么不说你和唐遇同学怎么差那么多。”

        简直云泥之别。

        苏锦珂气不顺:“还有别一口一个蓝姐,我们弯弯被你叫的像是混社会的!”

        “……”

        谢景非吵不过她,干脆趁早脱离战场,大步过来拽着唐遇一起走了。

        她不就是想看唐遇吗?

        他偏偏不让她看。

        而叶珈蓝这边,那俩人已经走到了十米开外,苏锦珂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谢景非的背影。

        “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叶珈蓝随口一问。

        “他问我答了几道题。”

        苏锦珂越想越气,“这个人是魔鬼吗?”

        “你怎么说的?”

        “当然说都答上了啊!”

        “语文默写这次填了几句歌词啊?”

        苏锦珂气势不足:“也就……三分之二吧。”

        她说完叹了口气,刚要低头啃一口叶珈蓝的棉花糖,棉花糖就被她眼疾手快地收了回去。

        苏锦珂一脸茫然无助:“我连吃棉花糖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叶珈蓝耳根发热,她又不能跟苏锦珂明说,只能把自己那边调转过去,“你吃这边。”

        苏锦珂一脸狐疑。

        “怎么了?那边难道被谁吃过了?”

        “没有。”

        叶珈蓝说完怕她不信,轻轻咬了一口,下一秒,她嘴里的甜味还没化开,就听见苏锦珂嘿嘿笑了一声:“我刚才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

        “唐遇吃了你的棉花糖。”

        “……”

        “你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了啊?”

        “……”

        “哇塞这么一想,我就觉得好浪漫啊,纯情又色情。”

        苏锦珂几乎快要猥琐地笑出声。

        她对唐遇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刚才看见他和叶珈蓝站在一起的时候,她居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欣慰。

        “弯弯,你好好珍惜啊!”

        她珍惜个屁。

        刚才跟她说“不早恋”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呢。

        叶珈蓝没再理她,一盆冷水浇过去:“别想太多,他就是想尝一口。”

        “他怎么不尝我的?”

        “因为你没有。”

        “……”

        苏锦珂想没想多叶珈蓝不知道,但是她自己有点想多了。

        假期的三天,她连家门都没怎么出,就怕一出去就碰上对面的某个人。

        唐遇可能不怎么在乎,但是叶珈蓝一想到苏锦珂那句“间接接吻”,就觉得头晕耳鸣。

        尤其这几天日子有点特殊,她觉得自己再憋下去可能会憋坏。

        连余秋华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儿,连着几天都在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叶珈蓝全部否认。

        假期最后一天的时候,家里做了一桌子的菜,叶珈蓝旁边的位置上海多摆了一双碗筷。

        叶珈蓝埋着头吃饭,等着余秋华开口。

        果然,第二口米饭下咽,余秋华叹了口气:“要是你姐还在家,过了今天就二十五岁了。”

        叶珈蓝喉咙一更,眼眶微微有些发热。

        她大多数时候是忘了自己其实是有个姐姐的,随母姓,叫余莹。

        不过在三年前乘船出国的时候,船触礁沉了海,整个船上的乘客生还的人数好像还不足十人。

        其他上百人不是身亡就是不知所踪。

        叶珈蓝的姐姐是后者。

        当时新闻出来的时候,余秋华刚下完夜班,本来就劳累过度,再加上这个噩耗,当即就晕了过去。

        余秋华那阵子大病了一场,本来要评的职称都搁置了一年。

        这也是叶珈蓝和唐遇同级一年,但是比他大了点的原因。

        她中考那年出的事,后来考试都没能参加,所以高中比别人读的晚了一年。

        苏锦珂也晚了一年,但是她和叶珈蓝不一样,她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留的级。

        三年的时间,一家人都默契地有意把这件事给淡化。

        也只有在余莹生日的时候会再挖出来,没人愿意承认她已经沉眠海底的事,都只当她是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生活。

        叶珈蓝也这么想。

        她就当余莹还在北方读大学,只是平时太忙,疏于和家里联络。

        虽然有点自欺欺人,但是这么一想,每个人都觉得心里舒服不少。

        叶珈蓝给余秋华夹了一块排骨:“妈,我姐今天肯定也吃了一顿大餐。”

        余秋华笑了笑。

        “说不定她只是失忆了,然后凑巧被阿拉伯王子给救了……”

        余秋华差点拿筷子来敲她:“行了吧你,妈早就想通了。”

        反正没成定局之前,她就只往好的方面想。

        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开始的情绪已经淡下来不少。

        余秋华把菜都往小女儿那边挪了挪:“吃完出去透透气,都憋家里几天了。”

        她还以为叶珈蓝是因为余莹的事难受。

        今天听她说了几句话,倒是又放心不少。

        人啊,谁都是要往前走的。

        余秋华递过来两张电影票,“下午叫珂珂一起去看电影,珂珂没空的话叫其他同学,或者小遇也行。”

        叶珈蓝忽略了最后一句,乖乖应了声。

        苏锦珂果然没空。

        她要陪弟弟去游乐场玩一天。

        叶珈蓝来回把那两张电影票翻了个遍,是一部动画片。

        还不如干脆去大街上找两个小朋友送了。

        叶珈蓝拿了两张电影票出门,结果刚关上门,对面的门紧接着就要打开。

        她吓了一跳,准备在那人出来之前赶紧溜下楼,脚菜抬起来,就被身后那人叫住:“姐姐?”

        “……”

        叶珈蓝差点脚底打了滑。

        唐遇每次叫她姐姐,好像都不一样。

        叶珈蓝捏了捏上衣一摆,不情不愿地转了下头。

        女孩子心思细腻敏感,这一转头,她轻而易举就发现唐遇今天的眼神也不大一样,她盯着看了好几秒,一直到那人弯着眼睛笑了下:“你也觉得我长得好看吧?”

        叶珈蓝想到哪里不一样了。

        现在的唐遇眼底情绪丰富了不少,以前他的眼神大多数时候是凉的,但是现在,是温的。

        叶珈蓝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几乎要呼之欲出。

        她还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但是知道肯定不是谢景非说的考不好就容易反常。

        叶珈蓝和谢景非还没有和唐遇熟,没到那种可以质问别人的程度,所以她之前看完成绩诧异归诧异,但是也没跟谢景非提过这事儿。

        现在这种情况又来了一次。

        叶珈蓝有些晃神,不由自主地轻轻咽了口口水。

        那人又走进了半步,“你胆子大吗?”

        叶珈蓝回神,慢吞吞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还……行。”

        不大不小,就是怕黑怕鬼。

        她盯着少年的眼睛看,试探性地问了句:“唐……遇?”

        “非非没跟你说过吗?”

        非非……谢景非?

        唐遇有这么肉麻吗?

        果然,少年微微笑了下,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姐姐,我不是唐遇。”

        叶珈蓝想到了自己那次搜索表演性人格障碍时的关联词,其中有一个好像是人格分裂。

        她没办法不往这方面联想,尤其是那人下一句话出来之后,几乎肯定了她的猜测,她说:“我叫夏至。”

        “……”

        叶珈蓝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回应这句话。

        “吓傻了?”

        自称是夏至的人,这会儿顶着唐遇的脸,抬手在她额头上轻叹了下,“也没发烧。”

        叶珈蓝这才反应过来,憋出来两个字:“你……好。”

        夏至嘴角弧度弯的更大,“真可爱。”

        她之前是看到谢景非给唐遇的那张班级合照,后头标了每个人的名字。

        叶珈蓝的用了大一号的字体,下面还写了“班长”两个字。

        小姑娘长得漂亮,一张脸又温温柔柔,还挺合夏至的眼缘。

        所以她上次来的时候,才愿意拉着叶珈蓝一起去篮球场。

        夏至偏头看了看她:“姐姐,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叶珈蓝到了地方就后悔了。

        她如果知道夏至要去的地方是鬼屋,她绝对打死也不过来。

        夏至票都准备好了,到了门口就由不得她拒绝,拉着她就排起了队。

        队伍前面隔了两个人的位置,叶珈蓝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季燃。

        他旁边还跟了几个男男女女,也不知道有没有他的新任女友。

        叶珈蓝晃了下神的功夫,已经被夏至拉了进去。

        里头光线忽明忽暗,还响着诡异到让人头皮发麻的音乐,凉风不时从四面八方冒出来。

        叶珈蓝刚一进去就出了一身冷汗,旁边那人比她反应更大,捏着她手指的手力度大的像是要把她的手指给折断。

        “……”

        这是什么操作?

        感情是一个胆小鬼,带了另一个胆小鬼来鬼屋找刺激?

        叶珈蓝心跳加快,耳边刚好有为了营造气氛放大的心跳的“扑通扑通”的声音,越往里走越渗人。

        开始有带毛的东西往她腿上蹭,叶珈蓝吓得眼泪都给出来了,攥着旁边人的手小声开口:“唐……夏至,我们出去吧?”

        太可怕了。

        刚说完,夏至也不知道被什么鬼怪刺激到,攥着叶珈蓝的手收紧,另一只手也往前一伸,抓住了前头人的衣服寻求安全感。

        前面的人是季燃。

        下一秒,刺啦一声,季燃的衣服,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