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一行诗

第18章 第一行诗

        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唐遇没用力,牙齿刚刚碰到她的耳垂就反应过来。

        少女头发上有洗发水味道飘散开,淡淡的柠檬香,酸涩中又泛着甜。

        唐遇明明比谁都清醒,但就是鬼迷心窍地没有立刻松开。

        他之前注意到叶珈蓝耳朵上都穿了耳洞,但是好像没怎么带过耳钉,他齿间微微用了力,可能轻轻碾过了耳洞的地方,唇边女孩子轻轻哼了一声。

        但是没醒过来。

        唐遇牙齿一松,他退开些距离,然后视线稍微一转,看见叶珈蓝被他咬过的那只耳朵飞起了一抹红。

        上头依稀有个很浅的牙印,几不可见。

        叶珈蓝这会儿还趴在桌子上,刚才那哼声过后,她始终安安静静,眉头皱着,像是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唐遇嘴角扯了下。

        幸亏没醒。

        要不被她撞上这个场景不太好。

        显得他像个变态一样。

        唐遇视线偏开,他需要降温,刚伸手去拿自己的那瓶冰水,就看见旁边的谢景非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这会儿正贴墙靠着,像是怕发出什么声音来,还用手捂了下嘴。

        唐遇:“……”

        “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谢景非怕吵醒叶珈蓝,所以把声音压得极低,又克制又激动。

        他刚才看见了什么!

        他居然看见了唐遇咬人家小姑娘的耳朵,还是用的那种眼神。

        温柔又露骨。

        唐遇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温柔乡里抽身出来,他拧开瓶盖喝了口水,语调轻轻:“没有。”

        谢景非凑过来些:“遇哥,你这么喜欢蓝姐吗?”

        瓶盖已经又被拧上。

        唐遇的手指在矿泉水瓶身上轻搭,然后又渐渐收紧,水瓶皱起来,发出很轻的声响。

        他垂了垂眼,没回。

        谢景非了解他的性子,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刚要转头给他传授一下追女孩子的秘诀,就看见唐遇眼皮掀了下。

        他眼型极漂亮,眼睛没睁太开的时候弧度温柔得紧,“不然我亲她干什么?”

        谢景非:“……”

        难道他刚才的动作不是咬吗?

        他视线一转,刚瞄了一眼叶珈蓝耳朵上那个牙印,就听见唐遇又问了句:“我怎么不亲你?”

        “……”

        谢景非差点惊得从椅子上摔下去。

        他还是别亲他了。

        夏至的时候他都接受不了,更别说唐遇本尊了。

        这张脸长得再好看……也不是他的取向啊。

        谢景非唯恐他再谈起这个话题,没敢再跟他说话,又默默地转了回去。

        五分钟后,他猫在墙根给白亦发了条消息:【大白,遇遇他今天居然咬了一个小姐姐的耳朵!】隔了几分钟,白亦给他回了句:【是咬还是亲?】【咬。】

        白亦差点哭出来:【他还能分裂出狗的人格吗?】“……”

        谢景非这才又打了行字解释:【就是很温柔的那种咬,跟亲差不太多。】隔了几秒,【我确定是他本人。】

        【很温柔那种?】

        【你奔三的人了,没看过教育片?】

        【……】

        上课前半个小时,叶珈蓝被谢景非给叫醒。

        已经有同学陆续进教室,为了避免误会,她做贼一样拿着自己的卷子转了回去。

        晚上九点四十分,放学铃声准时打响。

        叶珈蓝还在座位上收拾东西,付桐就抬脚轻踢了下她的椅子腿:“班长同学,能让我出去吗?”

        第四节课是班会,班主任安排了职位给她。

        叶珈蓝拖着椅子往前挪了挪。

        付桐手里拎着一个饮料空瓶,她不愿意挤,又踢了踢她的椅子腿:“再里面一点呗,我出不去。”

        “……”

        她是猪吗?

        叶珈蓝皱了皱眉,再往前腰就要卡到桌子了。

        刚要回头看看空隙多大,身后就有摩擦声响了一下。

        后头那人把桌子往后移了移。

        付桐唇角一弯,甜丝丝地笑了一下:“谢谢唐同学。”

        她抬脚出去,把饮料瓶扔进垃圾桶,再转头要回座位继续跟唐遇说几句话感谢的时候,叶珈蓝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桌面整洁,叶珈蓝拿了校服外套穿上,刚要出教室,袖子就被人拽了下。

        叶珈蓝脚步顿住,一回头,唐遇正偏了头看过来。

        这人正是青春的时候,周身都带着一种这个年纪该有的少年感,他唇角一歪:“我饿了。”

        付桐:“……”

        她想起自己桌子里面一堆巧克力,赶紧回去找。

        叶珈蓝心跳又快了一拍。

        这会儿班上人虽然不多,但是到底是有一堆虎视眈眈盯着唐遇的女同学,比如她的同桌。

        叶珈蓝没敢在这边浪费太长时间,从口袋里摸了一颗棒棒糖就搁在了他的桌子上,然后快步走出教室。

        付桐已经找到一盒巧克力递过去,她挑了一缕长发在指尖绕了一圈,“巧克力热量高。”

        最适合这个时候吃。

        唐遇抬眼看她,眼神凉下来:“我不吃甜。”

        付桐脸上的笑僵了一下。

        她从唐遇转学过来第一天就对他上了心,直到现在才有机会跟他多接触,她也不气馁,收回巧克力的时候又笑了一下。

        不吃甜下次就准备不甜的。

        付桐眼光闪了闪,反正她有信心能把他拿下。

        唐遇确实不喜甜。

        但是出校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把那颗棒棒糖的包装纸撕开,咬在嘴里尝了一口。

        谢景非差点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了,愣了愣才试探性地问了句:“夏……夏夏?”

        夏至是喜欢吃糖的。

        唐遇一记眼神浅浅扫过来,谢景非立刻了然,他这次更吃惊了:“你怎么也吃上糖了?”

        “好吃吧?是不是开辟了新大陆?”

        “……”

        “夏夏可喜欢吃糖了!”

        “……”

        刚说完,那颗糖就被唐遇扔进了垃圾桶。

        谢景非:“……”

        糖是草莓味的,甜味过重。

        他吃不惯。

        好像还没有叶珈蓝的耳朵好吃。

        唐遇把糖扔了好一会儿,嘴里还残留着那种味道,他轻舔了下唇角,突然觉得有点口渴。

        九月一以后,正式步入高三。

        班上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

        高三年级基本一周一小考,一月一大考。

        大大小小考试接连不断。

        九月底的时候,学校即将进行第一次月考,考完就是国庆节假期。

        高一高二年级放七天,而高三年级只有屈指可数的三天。

        讲台前面已经挂上了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的牌子,叶珈蓝负责每天去改天数。

        时间仿佛就这么从她指尖流过,到了后面,她越改越觉得心烦。

        周考不算成绩,但是月考算。

        还没考试,叶珈蓝已经开始估算起自己和唐遇会差多少分了。

        一想到这个,她手里的记号笔用力过猛,在写字板上拖出了长长的一道。

        苏锦珂站在门口“哎”了一声,“弯弯,你激动什么?”

        叶珈蓝擦掉重写,随口扯了个理由:“突然想到了我同桌。”

        “她又怎么了?”

        苏锦珂听叶珈蓝说过几次付桐,知道她对唐遇动机不纯,所以一提起她苏锦珂就来气:“她装晕往唐遇身上靠了还是故意在唐遇面前湿身了?”

        “……”

        她果然是小说看多了。

        这两样付桐倒是都没干过。

        她也就是每次和唐遇说话的时候都压着嗓子一样,娇滴滴的,听得她头疼。

        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后来越听越觉得不舒服。

        关键是唐遇居然也能听得下去。

        叶珈蓝把笔放回去,眉头拧了下:“明天考试,今天早点回去。”

        她拿了锁头,关灯,然后锁门。

        月考时间安排得紧凑。

        两天排的满满当当,考完第一天还要留校上晚自习。

        第二天考完试以后,班主任交代了几项假期注意安全的事项以后,就宣布了放学。

        九月底的南城,还踩在夏天的尾巴上。

        下午六点多,天光还大亮着,室外温度依旧在三十度上下。

        叶珈蓝带了物理和数学书回家复习,和苏锦珂出校门的时候,正犹豫着要不要买个棉花糖吃,身后就有人叫了她一声:“班长。”

        声音不大,是个女孩子。

        叶珈蓝递给师傅两块钱买了个棉花糖,然后转头。

        叫她的女孩子小跑着过来,她脸颊微红,递了个粉红色的信封过来:“班长,给你。”

        “……”

        女生是她班上的新同学,平时文静的很,不像是在高三这一年掉链子的人。

        苏锦珂看得诧异无比:“哇,弯弯,你这是男女通杀啊!”

        叶珈蓝:“……”

        她已经看见信封上的署名。

        是给唐遇的。

        她也就是个邮递员的存在。

        旁边师傅把做好的棉花糖递过来。

        苏锦珂把情书拿过去看了眼:“吓死我了……我以为是真给你的。”

        叶珈蓝舔了口棉花糖,“想太多了你。”

        苏锦珂还挺好奇,就差把信封拆开来看了。

        结果一抬头,她看见情书的收件人过来了。

        谢景非在不远处叫她:“苏锦珂你过来会儿,我有事跟你说。”

        她看了眼叶珈蓝,后者还站在棉花糖摊旁边,眼睛都没抬一下:“过去吧,我在这边等你几分钟。”

        苏锦珂跑了过去。

        没出两分钟,叶珈蓝听见身后有人问了句:“甜吗?”

        甜啊。

        叶珈蓝转了下头,“你要尝尝吗?”

        那人没拒绝。

        叶珈蓝刚要再递两块钱过去,让师傅再做一个,唐遇就低了下头,在她的棉花糖上轻舔了下。

        他“嗯”了声,声音低低,鼻音浅浅:“一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