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一行诗

第17章 第一行诗

        唐遇话音顿的那半秒,叶珈蓝呼吸也跟着轻轻顿了一下。

        两人距离近,连空调的冷风打过来都被跟前的人挡住,力度削弱了不少。

        外界因素加上内部干扰,叶珈蓝鼻尖有细密的汗渗出来,她卡了一下壳,“你要我的书……干什么?”

        唐遇没回。

        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女孩子近在咫尺的耳朵,耳垂小巧,又红得剔透。

        如果再凑近一点——

        他可能会控制不住,一口咬下去。

        唐遇嘴角扯了下,他视线偏开一些,指尖一移,带出了叶珈蓝压在物理练习册下的那张纸。

        声音细微,但是盖过了空调声。

        叶珈蓝眉梢一敛,刚要转头去看,唐遇已经收回手,他往身后轻轻一靠,随意倚在了他自己桌子的桌沿。

        少年身形已经差不多长开,一双腿笔直修长。

        他连今天穿的校服都比别人好看。

        叶珈蓝视线停了一瞬,然后上移,看到他手里拿的那张卷子。

        是她期末考试分数最低,空了几道题的数学卷子。

        唐遇微微垂着眼,没看她,视线就在那张卷子上快速掠过。

        叶珈蓝考试的时候状态不大好,抛开没做的题不说,连错的题都比平时多了几道。

        她看见唐遇把卷子随手翻到了反面,然后就看了一眼,他抬眼看她。

        “怎么没写?”

        写了也没你高。

        叶珈蓝心想,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那天不太舒服。”

        唐遇眼睛微微眯了下。

        他那天考完试听谢景非提过。

        谢景非太了解他,向来知道他想听什么不想听什么,一下了考场就跟他说了句:“今天班长答数学的时候身体不舒服,居然提前几十分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提前十几分钟还可能,提前几十分钟,卷子基本是大不完的。

        果然,谢景非又加了句:“收卷子的时候我瞥了一眼,她后面半页卷子都没答。”

        “学霸就是学霸,空着一半都比我全写上分数高。”

        唐遇觉得是考试前一天她没收到季燃联系方式的原因,他皱了眉,眼神也凉下来:“闭嘴。”

        谢景非真的闭了嘴。

        后面第二天考的三科,唐遇其实每一科都空了两道题没写。

        他有意放水,但是没放太多。

        但是叶珈蓝不知道。

        幸亏她不知道,不然她可能会被打击到怀疑人生。

        唐遇把卷子放到自己桌子上,用右手轻轻压住,语调有些漫不经心:“没睡好?”

        “嗯。”

        叶珈蓝又想到了那条短信。

        想了几秒,她还是决定旁敲侧击地确认一下,“你那天有没有看到我手机上的短信?”

        唐遇抬了下头,侧眸看她。

        他眼底很深,眼尾微微弯起,似笑非笑。

        叶珈蓝受不住这种眼神,立刻又怂了起来:“没看见就算了……”

        刚说完,她听见唐遇回了句:“看见了。”

        叶珈蓝眼睛睁大了些。

        “被我删了。”

        “……”

        他这毫不掩饰地措辞,就像是光明正大地跟叶珈蓝宣战。

        战利品是季燃。

        对手太强大,叶珈蓝看见自己对季燃仅剩的那半点喜欢,像是细小的火星,不仅没燎起原来,这会儿又被一盆冷水给浇灭。

        她咳了一声:“你是不是……喜欢季燃?”

        这么一确认,连唐遇这次超她几十分她都能理解了。

        肯定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用事实告诉她不管是论美貌还是论智商,她都比不过他。

        叶珈蓝长发从肩膀上垂过一缕,她抬手轻拽了下,刚要再说一句“我不跟你抢”,唐遇就轻轻嗤了声。

        她话又憋了回来,了然地点点头:“我懂我懂。”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

        男男现在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叶珈蓝觉得唐遇只是不好意思承认,很有眼力见儿的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伸手去拿自己的卷子,但是那人没松手。

        卷子就在他们两个的指尖底下挣扎了几秒,叶珈蓝实在抽不出来,抬眼看过去。

        她耳根的红晕还没完全褪去,一双眼睛总是湿漉漉的,“手。”

        唐遇眸光沉沉,盯着她小巧红润的唇勾了下嘴角:“你懂什么了?”

        她还能懂什么?

        叶珈蓝还没措辞好,门外有人哼着歌进来。

        谢景非买了一瓶冰镇可乐,一瓶矿泉水,两瓶一起拍在自己桌子上:“遇哥蓝姐,小弟请你们喝水!”

        叶珈蓝:“……”

        她发现自从新换了班,她不是班长之后,谢景非对她的称呼都变了。

        叶珈蓝手还扯在自己卷子上,没去拿那瓶可乐。

        谢景非慢了半拍才注意到这俩人的姿势,不算太近,但是也肯定算不上远。

        更关键的是,他们两个人的重心仿佛都在一张卷子上,他看一眼唐遇,又看一眼叶珈蓝,最后决定问温柔不少的后者:“你们两个……怎么了?”

        叶珈蓝又扯了扯自己的卷子,那张卷子已经脆弱到仿佛再用一点力,就会腰斩一样。

        她抿了下唇角,干脆就松了手,她闷声:“没什么。”

        谢景非觉得气氛不大对。

        他连忙推了那瓶可乐过来。

        叶珈蓝没伸手去拿,她把椅子又拉开,“不用了,谢谢。”

        刚要转身坐下,手腕就被人扯了下,身后那人已经坐回去,他的手还没松开:“卷子不要了?”

        叶珈蓝:“……”

        她要拿的时候他不松手,她这回不要了他居然还能问出这种话?

        叶珈蓝完全摸不清他在想什么,她有点气,说话是声音带了点鼻音:“不要了。”

        看着更委屈了。

        唐遇嘴角不动声色地勾了下,又把她卷子翻了半页,然后指尖一落,点在那张卷子上往她这头移了移:“再做一遍。”

        他指的是叶珈蓝做错的题。

        前两个月还都是叶珈蓝在给他辅导,结果过了两个月之后,两个人的身份就调换了过来。

        叶珈蓝盯着卷子上头几个显眼的红叉,“哦”了一声,这次再去拿卷子,唐遇依旧没松手。

        “在这里做。”

        旁边的谢景非看得目瞪口呆,“遇哥,你是不是太区别对待了?”

        唐遇可从来不主动教他做题。

        虽然也有谢景非自己不愿意做的原因。

        唐遇没理他,头一偏,看了眼跟前站着的女孩子。

        她生得温柔漂亮,外头这么毒的太阳,她的胳膊都依旧白皙干净,像是会发光一样。

        叶珈蓝拧眉,几秒后,她屈服于唐遇的淫威之下,把椅子调转了个头,拿了笔在唐遇的桌子上做起题来。

        谢景非往唐遇这边凑了凑,“班长,你学习为什么这么好啊?”

        叶珈蓝没理他。

        这个问题不是问他旁边那个更直接么。

        “班长,你写字也好看!”

        “……”

        她以前跟谢景非接触少,都不知道他话这么多。

        叶珈蓝继续埋头算题。

        总共做错了四道题,有两道题是因为计算错误,一道是因为当时脑袋不好使,写公式的时候写错了个符号。

        最后的一道错题,她不会。

        叶珈蓝碰上难题时喜欢咬笔头,结果这次刚咬上去,谢景非就“哎”了声,“蓝姐,这是遇遇的笔。”

        “……”

        她立刻松开嘴巴,头低得更低。

        这道填空题她耗时将近十分钟,终于还是做了出来。

        期间教室一直安安静静,连开始打搅她的谢景非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唐遇轻靠在椅背上,和她拉开了一些距离。

        从他这个距离看过去,还能看见她垂下来的睫毛,但是不太清晰。

        然后下一秒,他看见叶珈蓝抬了下眼,把卷子往前一推:“写完了。”

        她用了半张纸演算。

        唐遇这才又倾身过来,在结果上看了眼,然后又回头去看她的过程。

        过程没问题,但是稍微有点繁琐。

        他把笔从叶珈蓝掌心抽回来,然后在旁边写了两个公式,“下次用这个算。”

        “……嗯。”

        干净清冽的男性气息掠过鼻息,叶珈蓝心跳快了几拍,她眼睫又垂下,应得有些漫不经心。

        “不看题也不看我,你嗯什么呢?”

        “……”

        叶珈蓝这才把视线转到题上面去。

        她发现自己最近有点不大正常。

        每次唐遇一靠近,甚至不用特别近,她就觉得心跳开始加速,像是刚跑完了八百米一样。

        和唐遇来的第一天,旁边女生说得差不多。

        那女生当时形容这种感觉是心动,但是叶珈蓝觉得不是,她坚定的认为是因为自己接触的男生少,所以产生的正常反应。

        她决定下次找苏锦珂的弟弟试验一下。

        刚这么想完,跟前一本练习册推了过来。

        唐遇的书都是新到的,上头干干净净,一个字都没有。

        叶珈蓝看见他在上头勾了几道题,和她刚才做的那道是同一类型,底下的答案比她的过程简单不少。

        她伸手摸了摸那瓶冰可乐,瓶子上带着凉意的水珠沾满了手指,她又把手指贴到耳朵上降起温来,低头认认真真地看题。

        旁边谢景非的呼噜声响起,这会儿极具催眠功效。

        叶珈蓝看到第三道的时候没撑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整间教室就剩下唐遇一个清醒的人。

        他把叶珈蓝还握在手心里的笔拿开,凑近的时候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声。

        果然,她连呼吸都是甜的。

        唐遇唇线扬了扬,和那次把她手机里的短信删除时一样,鬼使神差的,他微低了下头,然后在女孩子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