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6章 第一行诗

第16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当了这么多年第一,难得被人挤下来一次。

        而且还是以这么大的差距被挤了下来。

        她对年级前几名的成绩都有底,平时的第二名再怎么流水,她也是铁打的第一,每次基本和第二名都会差二十几分。

        所以当时答数学的时候她就在想,就算有几道题没写,成绩出来她应该也是在前几名,而且肯定和前面几名差距不大。

        结果谁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

        叶珈蓝视线下移,落到后排谢景非的名字上,轻轻皱了眉。

        她记得谢景非说过唐遇是因为这次没考好,所以才反常来着。

        她又看了眼唐遇的各科成绩。

        除了语文,其他几科不是满分就是接近满分。

        这要是还叫没考好,那怎么叫考得好?

        越想越觉得谢景非当时是随便扯了个理由搪塞她的。

        叶珈蓝看成绩的几分钟,讲台上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她从人群中退出来,又回到了自己占的座位上。

        因为还没排座,所以位置都是随便坐的,按照身高来看参差不齐。

        将近九点钟,班上同学基本都到的差不多了,有原本就认识的老同学在一起聊天,还有不认识的在互相认识。

        也有几个重量级学霸不受外界影响地在看书。

        叶珈蓝揉了揉耳后的地方,心不在焉地翻开物理选修三看了眼。

        有高一高二同过班的同学过来跟她打招呼,叶珈蓝也不管还能不能把每个人都对的上号,为了避免尴尬,都一视同仁地弯着嘴角冲他们一笑。

        有个女生坐到她旁边:“班长,我待会儿能跟你坐一起吗?”

        刚说完,班主任从门口进来,“大家安静一下。”

        叶珈蓝嘴角动了动,跟旁边女生眼神示意了一下,没开口接话。

        新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姓简,教英语,年级看起来刚过三十岁,打扮的年轻又活泼。

        几句简单的自我介绍下来,底下已经有同学自来熟地叫她“小简”。

        班级气氛良好。

        班主任站在讲台扫了一圈底下的同学,然后拍了下手:“我们这个班都是从年级里挑选出来的好同学,所以就不按照成绩排座位了,同学们去走廊里根据身高站成两列,男女同学各一列,我待会儿喊进的时候,两个人一组往里面进。”

        她说完做了一个全体起立的手势。

        叶珈蓝收拾好东西,跟着旁边的女生一起出去,然后在楼道里贴着墙站着。

        谢景非和唐遇晚了几分钟才到,他一看这个阵仗,惊了一下:“哎,全体罚站啊?”

        他人脉广,好学生也认识几个。

        有几个和他熟的男生立刻告知:“排座呢!”

        谢景非“哦”了声,和唐遇干脆顺势站在了最后面,他往对面瞅了一眼,然后吹了声口哨:“班长,你也在一班啊?”

        叶珈蓝看了眼他,不想说话。

        她今天尤其不想和谢景非旁边的人说话。

        谢景非转头问旁边的另个男生:“男女一桌?”

        他站的地方正好和叶珈蓝并排。

        那男生回他一个白眼:“想得美。”

        谢景非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和旁边这位大爷换位置了。

        他又看了眼叶珈蓝:“班长,你没睡醒吗,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叶珈蓝:“……”

        她把头转过去,正对着墙。

        队伍前移的速度快,很快就轮到了后面几个。

        叶珈蓝个子在女生里面算高的,所以最后几个。

        她没能和刚才那女生成为同桌。

        因为那女生一米五五,比她矮了半个头。

        叶珈蓝的新同桌是个高高瘦瘦的女生,她把课本在桌子上放好以后,转头看了她一眼,准备打个招呼。

        有点眼熟。

        再看一眼,叶珈蓝想起来了。

        是上次那个晚自习去找唐遇告白的女生。

        叶珈蓝打招呼的话在嗓子里更了一下,没说出来。

        后门有人进来,紧接着后桌有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那女生情敌众多,明显是不记得叶珈蓝是哪号人了,她抬了抬下巴,轻飘飘扫过来一眼,“我叫付桐。”

        叶珈蓝点了点头,“叶珈蓝。”

        她心想,冤家路窄。

        刚要转头看一眼让这位付桐心猿意马的人在哪里,斜后方就有人叫了她一声:“班长,我们在这儿呢!”

        那人说话时一口北方口音。

        谢景非在她斜后桌,那唐遇,百分之九十就在她后桌。

        叶珈蓝把脸偏向过道,也没转头去证实。

        不同证实,同桌的付桐媚眼早就斜飞到她后面那人身上了。

        谢景非又叫她:“蓝姐,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啊?”

        叶珈蓝:“……”

        她仿佛瞬间回到了多年前,被簇拥着当大姐大的时候。

        简直黑历史。

        叶珈蓝老脸一热,微微偏了下头,轻声说了句:“该上课了。”

        她声音本来就不大,旁边几桌又都在互相认识,轻而易举就被盖了过去。

        谢景非没听见,往前倾了倾身:“什么?”

        还没凑近,唐遇偏头瞥他一眼:“话怎么这么多?”

        谢景非嘟嘟囔囔地又坐了回去。

        真小气,连话都不让他跟叶珈蓝说了。

        期末考试卷子是在上午最后一节课发下来的。

        这天中午放学,叶珈蓝没回家吃饭。

        反正余秋华中午不在家,她也懒得回家再做饭,干脆和苏锦珂一起去食堂解决了午饭。

        午休时间,苏锦珂来一班观摩。

        班里的人大都回宿舍或者家里休息了,这会儿安安静静,叶珈蓝把空调的风调小了些,刚要趴桌子上眯一会儿,苏锦珂就“哎”了一声,“弯弯,唐遇同学学习这么好吗?”

        “……”

        叶珈蓝睡不着了。

        她“嗯”了声,顿了顿,又道:“珂珂,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你给一个同学补课,那个同学也不拒绝,后来考完试,你发现那个同学甩你几条街,你觉得你给他补课的时候,他是怎么想你的?”

        “你觉得我能给谁补课啊?连谢景非考得都比我好……”

        叶珈蓝抬眼看她。

        苏锦珂立刻转了口:“他可能觉得我是沙雕吧。”

        毕竟这种行为看起来挺自作多情。

        叶珈蓝:“……”

        她困意全无,拿出练习册,做起了物理卷子。

        一点多的时候,苏锦珂回自己班午睡了。

        班上就剩下叶珈蓝一个人,她做题做得无聊,又把空调风调大了些。

        两点半上课,她决定还是睡会儿,睡意酝酿出来刚趴在桌子上,后门就被人推开:“今天真……”

        话音一顿,“蓝姐,你怎么没回家?”

        叶珈蓝:“……”

        她又从桌子上爬起来,轻飘飘回了句:“外面太热,不想回去。”

        “也对……”谢景非立刻又要从后门出去,“蓝姐,我去给你买冰阔落!”

        “……”

        还来不及拒绝,谢景非已经从狂风一样卷了出去。

        叶珈蓝这次是真的睡不着了,她打算去洗把脸,结果刚站起来,后门又进来一个人。

        那人应该也是刚洗完脸,额前的短发半湿,遮住了小半边眉,他偏了下头,有水滴就顺着下颌滴下。

        叶珈蓝又想坐回去了。

        她站在原地几秒,低头一瞥,看见唐遇桌子上的卷子。

        基本见不到红色的叉。

        她抿了下唇,话还没过完大脑,已经脱口问了出来:“你学习这么好……我借你书复习的时候为什么说成绩一般?”

        她还记得当时问他英语怎么样来着。

        他说一般。

        一般个屁。

        叶珈蓝越想越觉得郁闷,怕是真应了苏锦珂刚才那句话,“沙雕”两个字就在她眼前飘,她皱了下眉:“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后面一个字没说出来,她不会说脏话。

        唐遇走近几步,他视线掠过那几张卷子,然后又回到叶珈蓝脸上。

        她看起来太委屈了。

        唐遇轻轻歪了下嘴角,“不是。”

        他居然还笑。

        叶珈蓝深呼几口气,勉强平静下来,刚要从他身边过去,唐遇就又往前迈了半步。

        她抬起的脚不得不收回来。

        唐遇就站在她跟前十几厘米的地方。

        他微微俯身,左手越过叶珈蓝身侧,指尖在她课桌上轻点了下,“因为,”

        然后,叶珈蓝听见他在耳边开口,像是轻轻笑了一下:“想要你……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