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一行诗

第15章 第一行诗

        唐遇确实想吃了她。

        不过也只是想想。

        他嘴角的笑微微敛起,转了话题:“会做饭吗?”

        叶珈蓝点了点头。

        余秋华在医院工作,值班是常事,经常饭点都在医院,叶珈蓝自力更生,早在前几年就学会了做饭。

        唐遇视线在她右眼眼角停了一秒,因为一晚没睡,他声音有些发哑:“饿么?”

        这句话落在叶珈蓝的耳朵里,自动转换成了“我饿了,给我做早饭”,她又点了点头,眨下眼犹疑地问了句:“你想吃什么?”

        她总是有一万种曲解唐遇话的方式。

        他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唐遇想的是,如果她不会做饭的话,就顺便让待会儿要过来的谢景非多带一份早餐过来。

        结果到了她的眼里,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唐遇嘴边刚收起的笑又荡开半分,他也没解释,顺着她的问题回了两个字。

        “随便。”

        “……”

        有那么两秒,她想把这两个字拍在眼前这张好看的脸上。

        两秒过后,叶珈蓝冷静下来,打算真的随便做点东西吃,她“嗯”了一声,刚转了下身,手腕就被人轻握住。

        少女手腕纤细,唐遇注意了几次,总觉得跟易碎品一样一折就断。

        他也没敢太用力,指尖在她滑腻的手腕上碰触一瞬就松开。

        叶珈蓝诧异地转了下头,她反应极为敏感,就这么一下,耳垂好像又红了,她眼光微闪:“干……什么?”

        话音刚落,那人低头凑近了些,左手抬起,食指伸过来,指腹在她右眼眼角轻蹭了下。

        叶珈蓝呼吸都慢了几瞬。

        她注意到唐遇的右眼下方生的那颗痣,浅浅的,小小的。

        应该和他手指在她眼角停的位置差不多。

        唐遇应该是真的没睡太好,连看她时候的眼神都柔了几分,他一双眼睛生得漂亮,被眼角那颗痣一衬,颜色更重。

        就在这一秒,叶珈蓝想的是,如果唐遇真的对季燃有意思,那战争还没开始,对方就已经吹响了胜利的号角。

        她丝毫没有胜算。

        叶珈蓝走神半秒,直到唐遇指尖收回,指腹沾了一根睫毛。

        是刚刚从她眼底蹭下去的。

        唐遇凑近时手指上淡淡的香皂味还停在鼻息间,她回过神,轻声道了声谢,然后转身又回了客卧。

        客卧里东西齐全,一次性用品不少。

        叶珈蓝简单洗漱了下,下楼做饭前,靠着手机仅剩的百分之八的电量看了一次信息。

        有余秋华的一条——

        【弯弯你早午饭自己做点吃,妈妈下午回家。】

        还有苏锦珂的一条,简单一句话:【卧槽居然出成绩了!】

        叶珈蓝各回了一个“好”,然后下楼做饭。

        厨房明显不常开火,东西齐全,而且基本都是新的。

        叶珈蓝简单做了两碗青菜面,然后又煎了两个鸡蛋,端上桌子的时候,唐遇换了衣服下楼。

        两人对面而坐。

        叶珈蓝一边吃饭一边盘算起从现在到余秋华回家这段时间,她应该怎么度过。

        去找苏锦珂,或者干脆回学校看一下成绩单,然后再去医院等余秋华下班。

        计划完美。

        叶珈蓝抿了下唇角,一口面刚进嘴,就听见对面那人轻轻出了声:“姐姐?”

        “……”

        姐姐——

        叶珈蓝拿着筷子的手一抖,有根筷子就从嘴里滑了出来。

        那口面在就喉咙里卡了一下,然后还没来得及咀嚼,就咽了下去。

        唐遇视线落在她脸上。

        她皮肤白,这会儿被面的热气染红了些,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过来,明显是被吓得不轻。

        昨天夏至叫她姐姐的时候,她应该也是这种表情。

        勾引别人勾引得毫无意识。

        唐遇嘴角弯了下,“你好像很怕我。”

        叶珈蓝:“……”

        她和男生平时不太接触,唐遇又长得比一般男生都好看,他一靠近她就容易脸红。

        如果说起怕不怕这个问题,她也只有在唐遇用那种眼神看她的时候才觉得害怕。

        比如刚才在书房门口,再比如,现在。

        带了点儿想把她拆吃入腹的侵略性。

        叶珈蓝觉得唐遇这个人爱记仇,从他记了七八年的踩鞋事件就能看出来。

        她咬了咬筷子,“也没有很怕……”

        唐遇不说话。

        叶珈蓝看他几秒,见他是真的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才松了口气,她继续低下头,把剩下的半碗面也慢慢吃下。

        唐遇确实爱记仇。

        他没再动筷子,视线轻飘飘落在对面女孩子的脸上,想:慢慢还。

        他没睡的一个晚上,总能让她变本加厉地还回来。

        叶珈蓝洗完碗之后就离开了唐遇家里。

        她决定去找苏锦珂。

        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刚好和谢景非撞了个正着,对方冲她眨了眨眼,要不是那张脸好看,活脱脱一个猥琐不良少年:“班长,昨晚睡得好吗?”

        叶珈蓝:“……”

        她瞥他一眼,没理他,快步出了小区。

        她怕唐遇,但是不代表她怕谢景非。

        这俩人压根就不像一类人,能走到一起也是一大奇事。

        苏锦珂家就在她家附近,叶珈蓝过去用了还不到五分钟。

        给她开门的是苏母,眉开眼笑地把她迎进屋,下一秒,河东狮吼几乎要掀翻房顶:“珂珂,弯弯来家里了!”

        苏锦珂还在睡觉,磨磨蹭蹭半天,一直到十点,才穿好了衣服出来。

        十点半的时候,两人去了学校一趟。

        苏锦珂没叶珈蓝学习好,站在老吴办公室没敢进去,她站在门口,等叶珈蓝出来才恹恹问了句:“怎么样?”

        叶珈蓝:“还可以。”

        苏锦珂拿过两人的成绩条一看。

        她还好,比平时多了几十分;而叶珈蓝,比平时成绩差不多少了三十分。

        不过再差也是年级前几的命。

        苏锦珂心情转好,“没有名次啊?”

        “没有。”

        老吴说是分班以后排新班级的名次。

        为了庆祝发挥超常,苏锦珂出了大手笔请叶珈蓝吃了烤肉。

        下午两点多,叶珈蓝还剩百分之五电量的手机苟延残喘,余秋华发了消息过来。

        问她现在在哪儿。

        叶珈蓝呼了口气,在外漂泊一整天,她从烤肉店出来,和苏锦珂在她家小区门口分别,然后回了自己家。

        对面的门紧闭,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

        叶珈蓝看了两秒,然后才敲了自家的门进去。

        夏季渐盛,外头太阳越发毒辣。

        南城这几日没雨,出去基本能晒掉一层皮。

        叶珈蓝几乎整个暑假都窝在家里,出家门的时候,基本都是应余秋华女士的要求,去叫对面的唐遇过来吃饭。

        其余活动,基本只剩下她在家吹着空调,被苏锦珂拉着做瑜伽。

        暑假前期,叶珈蓝还接到了一通越洋电话。

        来自大洋彼岸的她的亲爸爸,叶璟。

        “弯弯,来不来爸爸这里玩几天?”

        余秋华和叶璟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工程师,都是大忙人,长时间分居感情淡了,早在叶珈蓝出生后不久就协议离婚了。

        算是和平分手,没离婚的时候经常吵架,离婚以后双方反倒还能心平气和地聊几句。

        叶璟早些年再婚找了位美国妻子,但是余秋华平时实在忙,再加上没这种心思,直到现在还是单身。

        叶珈蓝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那会儿暑假还剩了不到两周。

        她拒绝了。

        然后下一秒,她听见那头同父异母的混血弟弟撕心裂肺地哭出了声:“姐姐,你不爱我了吗?你都好久不来看我了!”

        小孩子中文发音不大标准,叶珈蓝又是心疼又是好笑,红了好一会儿,承诺了寒假去看他才把人给哄好。

        挂断电话,她翻了几页日历。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八月了。

        高三年级在八月中旬开学。

        暑假放了不到二十天,一群学生又顶着烈日回到学校。

        开学第一天,分班名单贴在了各班门口。

        叶珈蓝在一班看见自己的名字,根据姓氏字母排的。

        围在门口的人实在太多,叶珈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别人,就被挤着进了教室。

        教室人不多,讲台上贴着一张按照成绩排的名次。

        学校也是不怕麻烦,光是名次表都用了几种形式排。

        叶珈蓝从最后一个往上看,一个一个挨着看过去,看到大概十几个熟悉的名字。

        苏锦珂不在。

        但是谢景非居然居然吊车尾的在后面。

        再往上,她看见自己的名字,在第二名。

        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叶珈蓝屏住呼吸,怀着一种近乎于对学霸的敬佩的虔诚心态再往上看,然后,她看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

        唐遇。

        再一看成绩,比她高了五十分。

        叶珈蓝:“……”

        这他妈的还是人考的成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