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3章 第一行诗

第13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本来低着头垂着眼,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两人距离有些近了,而是惊恐地抬了下眼。

        唐遇又不是苏锦珂,可以随随便便喝她喝过的水。

        越想越惊恐。

        叶珈蓝抬了下眼,微微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强装淡定道:“因为你的水……我开瓶盖的时候不小心弄洒了点。”

        她丝毫不敢提她没喝过的事儿。

        不然这种强调,绝对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作用。

        叶珈蓝往前挪了半步,然后转头。

        唐遇刚好直起身来,他盯着她的眼睛,然后微微眨了下眼。

        也不知道是信还是没信。

        手机刚好在掌心轻震了下,谢景非的消息又发过来:【班长,我刚才说错了,不是表演性人格!】

        【你千万不要和遇遇说啊!】

        谢景非神经粗,说完了才想起去问专业人士,结果这么一问,跟他心里想象的遇到挫折就反常完全不一样。

        他可不能随意抹黑唐遇,赶紧又解释了句。

        两人谈话围绕的中心人物,这会儿就站在跟前,叶珈蓝下意识抬了下眼,开口问他,顺便转移话题:“你知道表演性人格障碍是什么意思吗?”

        话音落下,她看见唐遇微微皱了眉。

        少年生了一张温柔的脸,皱起眉来的时候,眉眼间的疏离隐隐又透了出来。

        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新的话题。

        叶珈蓝抬手摸了摸耳朵,刚要再开口,就听见唐遇说了句:“知道。”

        “……”

        他居然知道。

        “怎么?”

        叶珈蓝这回倒是有些接不下去话了。

        想了几秒,她才“哦”了一声,“刚才看见了一个新闻,上面写有的人有表演性人格障碍。”

        岂止是有的人有,有这种症状的人简直太多了。

        叶珈蓝心想,要是唐遇问她是哪条新闻,她就直接把刚才百度出来的给他看,结果等了几秒,她没听见唐遇说话,倒是谢景非没等到她的回复,声音远远传了过来:“班长,我刚才真的说错了……”

        唐遇眼睫一垂,轻哂出声:“新闻他写的?”

        叶珈蓝:“……”

        这人到底什么脑子,这都能看得出来。

        叶珈蓝觉得万分对不起谢景非,刚要否认,唐遇就抬了下眼,他的眸光有些深,似有若无地在她唇上停留半秒,然后开口:“刚才给我的水,是不是你自己的?”

        “……”

        她费尽心思想要转移的话题,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他转了回来。

        叶珈蓝做贼心虚,不说话的样子基本等同于默认。

        唐遇俯身,微微偏了头,两人呼吸交错而过,他附在她耳边轻声:“甜的。”

        少年声音干净,但是语调又总带着一中引人遐想的暧昧。

        叶珈蓝耳廓上沾了那人呼吸的地方迅速飞起一抹红,她的反射弧骤然拉长,用了好几秒,她才意识到这个词是形容水的。

        “……水本来就是甜的。”

        唐遇侧眸看她,距离拉开了些,他在她的视线之外轻轻舔了下唇角:“你也是。”

        “……”

        叶珈蓝疯了。

        回去的一路,叶珈蓝都有些心不在焉。

        进小区的时候,她相信了谢景非说的话。

        表演型人格障碍的前半部分——他是因为期末考试没考好,所以才这么反常。

        因为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

        到家门口的时候,叶珈蓝做了个决定。

        她要在唐遇恢复正常之前跟他保持距离。

        结果刚决定好,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她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也没能把钥匙翻出来。

        叶珈蓝对着门口看了几秒,然后转身,“唐……遇。”

        唐遇刚开了门,看都没看她一眼:“进来的时候把门关上。”

        “……”

        叶珈蓝赶紧跟了进去。

        唐遇刚从篮球场上下来,身上带了汗,回家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楼上楼下都有一间浴室。

        他去了楼上。

        叶珈蓝呼了口气,直到看见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她才坐到了沙发上。

        茶几上海放着她的一本物理书,书页翻到了扉页,上头写着她的名字,字迹清秀大方。

        叶珈蓝手机电量很快就要耗完,反正待着无聊,她也没有乱动别人家东西的习惯,干脆就翻起了自己的书,又把高二下学期的知识从头看了起来。

        唐遇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是在十五分钟以后。

        他给谢景非发了条消息:【我来南城以后,夏至来了几次?】

        因为夏至在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记忆,所以不能完全确定。

        但是谢景非不一样,夏至每次来基本第一个找的人都是他。

        果然,谢景非道:【三次。】

        隔了几秒,【已经过了夏至了啊,夏夏怎么还一直出现。】

        谢景非像是发现了一个规律:【遇遇,好像是到了南城以后,夏夏出现的频率才变高的。】

        放在以往,夏至基本一年才出现个三四次。

        结果到了南城之后,才一个多月就出现了三次。

        谢景非见他不说话,又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

        关键信息只有一句话:【不过这段时间,她每次来都没超过半个小时。】

        前两年的话,夏至一来,少则半天,多则三四天。

        谢景非又开心又痛苦。

        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痛并快乐着。

        快乐的原因是夏至对他比唐遇温柔,痛苦的原因是谢景非怕唐遇再也回不来。

        唐遇把手机放在一边,没再回复谢景非。

        他开了电脑,把这段时间的作息和夏至出现的频率和时间编辑成一个邮件,给一个备注为“白医生”的联系人发了过去。

        发送成功以后,唐遇拿起手机出门。

        刚走到门边,电话就打了过来。

        备注同样是白医生。

        唐遇开门,然后接听。

        电话里头男声明显有些激动:“哇小祖宗,你居然主动给我发你的近况了!”

        唐遇嘴角一扯,没说话。

        白医生全名白亦,前两年担任了他的主治医师。

        唐遇这个人性子冷惯了,平时倒也不是不配合治疗,但就是没像今天这么主动地跟他沟通过。

        白亦连班都不想下了,在办公室翘起了脚,“我刚才看了你发给我的邮件。”

        唐遇嗯了声。

        “夏至出现的频率高也不完全是坏事,我们说不定可以找到成因。”

        白亦喝了口水,手指滑动鼠标又看了眼她最近停留的时间:“时间比以前短了很多,可能是因为你年纪大……不,成熟了,所以心理承受能力和自制力都比小的时候强了。”

        “不过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顿了几秒,白亦又问:“小遇,你有喜欢的人吗?”

        下一秒,不等唐遇回答,那头又很快自我否定道:“我收回这句话,肯定没有。”

        “小白以前就说了,他们家小少爷从来都只有被别人追的份。”

        唐遇走到楼梯口,手肘轻轻在栏杆上搭了下:“再废话我挂了。”

        白亦立刻又回归正题,正经问:“说真的,有没有喜欢的人,这个问题很有可能影响到你潜意识的心理状态。”

        唐遇眼睫一垂,往楼下客厅扫了一眼。

        叶珈蓝这会儿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书,客厅里一圈大灯一圈小灯,她开了小的那一个。

        灯光不算太亮,把她整张脸照的越发柔和。

        唐遇手指在栏杆上轻点了下,他眼底深深,语调却有些漫不经心:“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