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2章 第一行诗

第12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

        想了几秒,她才想起苏锦珂常用这三个字来形容季燃。

        她也说不好什么心理,反正唐遇这三个字一落在耳边,她全身的血液仿佛都齐齐地往脸上涌,憋得慌。

        叶珈蓝下意识摇了摇头否认:“不是。”

        和苏锦珂可以这么不着边际,但是和别人还是解释清楚得好。

        更何况以刚才的情况来看,跟前这人对季燃……好像有点不同寻常。

        这么一想,叶珈蓝越发觉得唐遇这种反应是吃醋的表现。

        不过吃的不是她的醋。

        叶珈蓝指尖一松,立刻松开手,单手撑在唐遇腿边,老老实实地坐回原位。

        这种行为落在唐遇眼里,明显是她不想被季燃看见她和别的异性亲近,他嘴角轻轻一扯,微微嗤了声。

        那边打篮球的几个人都停下,三三两两聚了过来。

        叶珈蓝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其中一个皮肤有点黑的高瘦男生说了句:“小美女,你没事吧?”

        叶珈蓝听出这声音,是刚才说话的男生。

        她还来不及摇头,季燃的声音响起,他拨开前面挡住路的两个人走过来,”这位同学,刚才没砸到你吧?“

        叶珈蓝抿了抿唇,然后摇头:“没有。”

        唐遇转头看过来。

        她刚才差点被篮球砸到的时候脸色还是白的,就这么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又红了起来。

        变色龙一样。

        唐遇把视线转开,瞥见不远处跑跳着过来的谢景非。

        他视力不大好,所以看不清谢景非的表情,但是光看他的动作也知道他一张脸肯定咧成了花。

        他高兴个屁呢。

        少年和少女都生的干净漂亮,坐在一起更是爽心悦目,金童玉女一样。

        季燃看了一眼叶珈蓝被篮球蹭脏的袖子,抱歉道:“不好意思,刚才没看见这边有人,不小心把球砸了过来。”

        要是放在平常,也根本没人在这里坐,所以他们开始都潜意识以为这里没有人。

        黑皮肤拍了拍季燃的肩膀:“小美女多担待,他最近失恋所以打球的时候状态不好,不是故意要砸你的。”

        季燃没理他,“需要送你去医务室吗?”

        刚说完,就被刚才那人撞了一下:“没看见人家男朋友在这里吗?哪用得着我们送……”

        “男朋友”三个字落在耳边,叶珈蓝脸上表情僵了一瞬。

        她不是太主动的性子,也不说话,侧了头看向唐遇,等他开口澄清。

        结果等了几秒,那人抬了下眼,不咸不淡“嗯”了一声:“我送她去。”

        “……”

        那黑皮肤笑嘻嘻地又道了歉,然后推了推季燃回篮球场:“走了走了,继续,你失个恋至于吗……”

        声音越来越远,那边的篮球已经再次运了起来。

        叶珈蓝手指轻轻攥起:“他刚才好像说你是我男朋友了……”

        唐遇低头看她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回:“没听见。”

        叶珈蓝微微松了口气。

        下一秒,有只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班长,遇……”

        谢景非一手搭到一个人的肩上,派头足的跟大哥大一样。

        唐遇偏头,眼皮微掀瞥了他一眼。

        谢景非立刻察觉到不对劲儿,咽了口口水道:“遇哥。”

        他没想到就这么几分钟,夏至就又不见了。

        明明十分钟前,她还给他发消息让他赶紧过来的。

        唐遇眼神淡淡:“手。”

        谢景非立马把搭在他肩上的手缩回来,半秒后,他在唐遇的眼神示意下,又默默把叶珈蓝肩膀上的那只手也收了回来。

        两个人认识时间长,唐遇情绪对不对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也不在叶珈蓝面前提夏至的事,一屁股坐到唐遇旁边,试探道:“你们两个今天穿的情侣装吗?”

        叶珈蓝:“……”

        谢景非这么一提,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和鞋子也都是白的。

        远远看过去,可能还真像是情侣装。

        唐遇抬了抬眼,没说话。

        指不定又没听见。

        叶珈蓝也不指望他解释了,扯了扯衣摆,轻声说了句:“随便穿的。”

        “哦,那就是心有灵犀!”

        叶珈蓝:“……”

        谢景非把唐遇拉到另一个篮球场打了场球。

        他认识的人众多,没几分钟就又叫了几个人过来陪他们打。

        篮球场外围围了一圈女生,叶珈蓝重新又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坐下,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他们打球。

        她坐的地方不显眼,也不像旁边的女生们一样为他们呐喊加油,就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拿着手机跟苏锦珂聊几句。

        旁边有女生喊得累了,喝口水降了声音跟同伴问:“那个是不是一班新来的同学啊?”

        “啊啊啊……他冲我笑了一下!”

        旁边女生一巴掌拍她脑门,“醒醒,他是冲我笑的。”

        “……”

        无聊。

        叶珈蓝抬头看了一眼,唐遇视线没落在这边,侧着脸和谢景非说了句什么,他唇角轻勾着,确实在笑。

        而且这个笑,比一般人要好看。

        叶珈蓝视线转到另一边,落到另一侧篮球场上的季燃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那个黑皮肤说的失恋影响,季燃今天明显不在状态,一连几次都没有进过球。

        她收回视线,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我在篮球场真的碰到季燃了。】

        【怎么样,打球帅吗?】

        【还行。】

        没有旁边那个帅。

        叶珈蓝没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还没来得及结束,苏锦珂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是季燃的联系方式。

        【前几天忙着打游戏,忘记发了。】

        隔了几秒,苏锦珂:【我上次真的给你发了啊,怕你删除聊天记录,特地用短信发的。】

        叶珈蓝:“……”

        发没发她不知道,但是她是真的没看见。

        苏锦珂:【你确定真的没人给你误删了?】

        叶珈蓝:“……”

        放在几天前,她肯定还是确定的。

        但是到了今天……叶珈蓝犹豫了几秒,然后一字一字地敲,敲完之后觉得文字说不太清楚,干脆一通电话拨了过去。

        那头苏锦珂很快接听:“真被人删了?”

        “如果一个男生删了你手机里另一个男生的联系方式,那可能是因为什么?”

        苏锦珂一拍桌子:“因为喜欢你,看不得你眼里有别人!”

        怎么可能。

        “除了这个?”

        苏锦珂思考了几秒,然后摸着下巴回:“他是你爸爸。”

        “……”

        感情她还把这个问题当成脑筋急转弯了?

        叶珈蓝的爸爸现在正在国外,说不定已经进入梦乡了。

        她咳了一声,“认真点。”

        “他喜欢那个男的?”

        叶珈蓝:“……”

        她不敢往下想,又说了几句之后,直接挂断电话。

        叶珈蓝又坐了一会儿,期间她背了四十六个英语单词。

        一直到太阳落山,那群男生们终于从篮球场过来。

        旁边的女生们都争先恐后地跑去小摊上买水,叶珈蓝看了眼旁边的两瓶水,一瓶新的一瓶自己喝过的,念在谢景非和自己同班一年的份上,她也给谢景非去买了一瓶。

        回来的时候坐下去不久,那两人抬脚过来。

        叶珈蓝旁边的女生们跃跃欲试,但是没有一个把手伸出去的。

        然后唐遇和谢景非走得越近,落在叶珈蓝身上的视线越火热。

        直到那两人停在跟前。

        叶珈蓝硬着头皮递了瓶水过去,她指尖葱白圆润,像是怕拿不稳,用了两只手拿水瓶。

        唐遇以前打完球也有不少女生给他送水,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但叶珈蓝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她连递水的动作,都比别人要乖要好看。

        唐遇眼尾微微一弯,“谢谢。”

        他伸手接过,然后拧开瓶盖,微仰着头喝水的时候喉结明显。

        旁边有女生后悔不迭:“早知道我就先给他送了,我以为他不喝女生的水……”

        谢景非出声:“班长,你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我们可是有一整年的同学情……”

        叶珈蓝这才想起他来,一转头,准备那瓶新的给他,接过定睛一看,她整个人愣住。

        放在她座位边上的两瓶水,都是满的。

        她把自己喝过的那瓶……给了唐遇。

        而且他,已经喝了。

        叶珈蓝觉得她可能随时被自己的唾沫给噎死,她抿紧唇角,心跳陡然加快。

        思考几秒之后,她决定不告诉唐遇。

        不然以唐遇那种洁癖到变态的性格,很有可能会杀了她。

        她耳尖泛红,随手递了一瓶给谢景非。

        回去的时候,三个人家的方向截然相反。

        谢景非家在南,而叶珈蓝和唐遇往北。

        两个男生有话要说,所以叶珈蓝自己先往回走。

        走了几步之后,叶珈蓝收到谢景非的消息:【班长,今天遇遇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吧?】

        当然有。

        叶珈蓝想了一下,然后回复:【他今天叫我姐姐,还夸季燃长得帅。】

        十米开外,刚和唐遇分别的谢景非差点被石头绊倒。

        他用了半分钟编了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是这样的班长,遇遇这个人期末考试可能没考好,所以有点不正常,医学上好像把这种现象叫做表演型人格障碍。】

        顾名思义,就是喜欢表演呗。

        但是叶珈蓝没自己胡乱猜测,她直接把这几个字百度了一下。

        很快,上头出来一行字,对于这种人格的通俗解释,就四个字:俗称装逼。

        “……”

        她对着这行字愣了几秒,屏幕刚暗下去,有人从背后倾身靠近。

        唐遇声音极低,呼吸温温淡淡洒在她耳侧,“景非的水怎么是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