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一行诗

第11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愣了好一会儿。

        然后她想起了唐遇不喜甜。

        保温盒就在桌子上放着,即使扣着盖子,也隐隐透了丝丝甜味出来。

        叶珈蓝刚要问他要不要喝,夏至已经转了头过去,她没再看镜子,而是对着手机打了一行字。

        内容没瞧见,但是她看见上头的备注:谢景非。

        少年的声音随之响起,干干净净,难得温柔了不少:“放着吧,我回来喝。”

        今天的唐遇,不正常地连话都肯和她多说几个字了。

        叶珈蓝觉得不对劲儿,但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来。

        她站在那里,盯着唐遇的侧脸看。

        那张脸眉目依旧好看熟悉,但是嘴角弧度柔和,他对着屏幕笑了一下。

        再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可能是瞧见叶珈蓝还没走,夏至又抬眼问了她一句:“我一会儿要和景非去篮球场,你去吗?”

        他本来就长得好看,温柔起来的时候看着更养眼不少。

        叶珈蓝随口问了句:“打篮球吗?”

        “不打。”

        叶珈蓝眼睛一抬,然后听见他接着说了句:“看。”

        打篮球这种剧烈又粗鲁的运动,不适合她。

        夏至把手机一收,“对了姐姐,我不知道篮球场在哪里。”

        连说话的腔调好像都跟平时不大一样。

        但是叶珈蓝没时间细想,就听他又道:“你带我过去行吗?”

        “……”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下一秒,根本来不及回答,被同意的叶珈蓝被拉着出了房门。

        南城一中是省内重点中学,也是南城百年名校。

        自从叶珈蓝中学时候转了性之后,余秋华像是料定了她会上南城一中一样,搬家的时候都把地方挑在了学校附近。

        步行五六分钟,骑行更快。

        学校的体育场在校外,隔着一个天桥的距离,更加靠近他们所在的小区。

        叶珈蓝和唐遇从家里走到体育场,一共用了三分钟。

        体育场的内侧有几个小型篮球场。

        正好是傍晚热闹的时候,篮球场上不少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挥汗如雨,风一样跑来跑去。

        叶珈蓝伸手指了指旁边的看台,“可以去那边坐着。”

        顿了顿,她还是不大确定地问:“你真的不打吗?”

        一个男孩子坐在这里看别人打球,好像怎么看都不太对。

        那人看她一眼,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她。

        夏至在看台第一排找了个地方坐下,位置和角度都良好,但是又隐隐藏着些危险性。

        叶珈蓝伸手指了指正对面正打得热火朝天的一帮人,小声提醒他:“坐这里的话,容易被飞过来的球砸到。”

        这个设计本来就不大科学,但是后来学校觉得没有人傻到坐在这里被球砸,也就没把这一排座位给撤掉。

        简单来说,就是嫌麻烦。

        夏至单手支着下巴,视线定在篮球场上一个个飞奔的身影上,半点都没移给她,“这里视野好。”

        “……”

        待会儿被砸晕过去视野就不好了。

        叶珈蓝没办法,也只能跟着在旁边坐下。

        叶珈蓝十几年的体育废材,篮球半点看不懂,所以基本就是陪旁边的人安安静静地坐着。

        坐了半分钟,她给苏锦珂发了条消息:【你的小哥哥现在在学校篮球场,你要过来来个偶遇吗?】

        那头很快回:【不了不了,等他把嗯嗯啊啊雅蠛蝶的事情忘了再说。】

        叶珈蓝差点笑出声来。

        转头一看,旁边人的视线依旧没有丝毫偏移。

        苏锦珂又问:【你怎么在篮球场?】

        她看消息看得不及时,看到这条的时候那头已经又发了一条过来:【你去看季燃的?】

        叶珈蓝抬了下眼,刚要回复“不是”,就看见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

        这叫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

        可能是因为是音乐特长生的原因,季燃看起来比周围的几个人要更清瘦一些,长相也偏清秀,他站在人群当中,仿佛有一种读书与艺术家们孤独的气质。

        叶珈蓝当时就是被这种气质吸引。

        她正盯着那个身影走神,旁边安静了几分钟的人突然说了句:“长得挺帅。”

        叶珈蓝转眼,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眉角轻轻跳了下。

        唐遇说的是季燃。

        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

        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说一个长得不如自己好看的同性帅。

        叶珈蓝抿了抿唇角,不知道怎么应。

        又过了半分钟,季燃开始运球。

        叶珈蓝起身去旁边卖零食的小摊上买了两瓶水,回来坐下的时候递了一瓶过去。

        夏至依旧是看都不看她一眼,接过水放到旁边的座位上。

        叶珈蓝诧异:“你不喝吗?

        问完连她自己都沉默。

        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唐遇不正常也就算了,连她好像都不太正常。

        伺候前伺候后,絮絮叨叨地跟个老妈子一样。

        叶珈蓝拧开瓶盖喝水,决定闭紧了嘴不再乱说话。

        一口水刚进嘴里,她就听见旁边的人抬了下食指虚虚一指:“留给他喝。”

        他指的是季燃,眼底放光,嘴角像是抿出了一朵花。

        叶珈蓝一口水呛在嗓子眼里,因为转头不及时,有小半口吐在了脚边那只白鞋上。

        唐遇今天穿的又是一双白鞋。

        叶珈蓝恨不得立刻在地上刨个洞钻下去,她脸一偏,低着头细细地咳,声音不大,但是很连续。

        唐遇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弯着腰咳嗽的叶珈蓝。

        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体育场的看台上,鞋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滩水。

        不用想也知道是夏至干的好事。

        唐遇微微皱了眉,一低头,就能看见女孩子弯腰时倾斜下去的衣领,锁骨露出来大半,底下肌肤雪白。

        有经过的男生看过来。’

        唐遇眉头皱的更深,右手食指勾住她的衣领,然后轻轻往上拉了拉。

        “……”

        叶珈蓝反应过来,连忙直起腰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咳得时间太长呼吸不畅,还是因为刚才唐遇的动作,她整张脸都染上一层绯色,耳垂小巧,红得更甚,像是要滴出血来。

        她后知后觉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唐遇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鞋,没说话。

        完了。

        生气了。

        要是被余秋华知道,估计要扣她生活费去给唐遇买新鞋。

        这人一看就是资本家,一双鞋估计得几千块。

        这么一算,她至少要被扣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要是算上上次被她棒棒糖玷污的那双,她可能整整一年都要艰苦中度过余生了。

        叶珈蓝搅了搅手指,越想越觉得害怕,“唐遇……”

        她刚想说能不能先打个欠条,不远处就有人喊了一声:“小心!”

        风声越来越近,叶珈蓝话音一止,然后转头,看见一只篮球迎面朝着她砸了过来。

        叶珈蓝耳边完完全全安静下来,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腰就被人揽住一带,下一秒,她整个人都栽进一个怀抱里。

        那颗篮球就擦着她的短袖袖口飞出去,砸在身后的墙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这要是刚才砸在身上,她估计能直接被砸晕过去。

        叶珈蓝惊魂未定,埋在唐遇怀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唐遇的手很快从她腰间松开,微微低着头看她:“傻了?”

        叶珈蓝眨了眨眼,脸色发白,没说话。

        支撑在她腰上的力移开,为了不让自己倒下去,她只能抓住跟前人的上衣衣领。

        唐遇的锁骨生的漂亮,他一低头,唇角微微抿了下,“干什么。”

        叶珈蓝:“……”

        比起刚才,现在的唐遇简直太凶了。

        她还来不及开口。

        旁边有人先一步出声,来自那颗飞来横球的主人们:“季燃,你刚才用力太猛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这个小美女有仇呢?”

        唐遇抬了下眼,声音轻轻,一字一顿:“你的心上人?”